《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七百章刀芒


    箭雨紛飛,其氣勁旋轉著,箭支過處必定ji起一道猩紅。

    慘叫聲匯聚成片,葉凡白始終站在首位,數道白光在指尖處流轉而出。

    起手,出手,這一簡單至極的動作已經成為了葉凡白的本能。

    沒有人敢小覷那閃爍而過的白光,因為小覷那白光的人已經躺在冰冷的血泊中。

    嘴角微揚,司徒木冷冷的望著城門上的葉凡白等人,眼中浮現出一絲寒意。

    若除去那些人,那麼葉家的暗衛軍便無法抵擋住攻勢,那時,失去這些暗衛軍的保護,尋常的葉家弟子又如何逃脫的了。

    想此,司徒木低聲對著身旁的數名司徒家弟子,沉聲道:“緊隨著我!”聞言,數名司徒子弟緊隨在司徒木身後,幾人其修為皆是煉武三層。

    憑借著強悍的修為,司徒木幾人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擋,瘋狂的朝城門衝去。

    這漫天的箭雨輕飄飄的從習徒木幾人身旁劃過,憑借著身法的靈巧,幾人倒是安然無恙。

    氣罩浮現而出,箭雨終究破不開這氣罩。

    砰砰!沉悶聲越來越近,眼眸微低,葉凡白望著下方那衝來的司徒木,臉上難得出現一絲凝重。

    如今,葉家能夠穩定局勢的因素便是城門上的遠攻,若司徒木衝上來,那麼遠攻必定失去了原本的威力。

    想此,葉凡白沒有任何的猶豫,氣勁在指尖流轉著。

    一時間,數十抹白光同時從城門上ji『射』而出,朝下方的司徒木掠奪而去。

    白光所過之處,其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

    暗勁爆發,比起箭雨,這些被氣勁所包裹的刀刃更具有威力。

    然而在司徒木眼中,無論是那勁道十足的箭雨,還是眼前的刀刃,其根本沒有本質的差距。

    “僅僅隻是暗勁而已嗎?無知!”劍光如毒蛇出洞一般,ji『射』而出,不得不說司徒木對劍勢的把握極為老練,每一劍便將數道刀刃彈開。

    劍勢凝聚成一點,劍氣jidng著,司徒木如一離弦外的線般,無可抵擋。

    不僅僅葉凡白意識到司徒木帶來的威脅,其他暗衛軍也是如此,一時間,城門上的主要攻勢皆是集中在司徒集尊上。

    漫天的箭雨ji『射』而出,比起暗勁,煉武境武者所蘊含的真氣更加恐怖。

    然而司徒木總是那麼雲淡風輕的化去這攻勢,兩方的距離也越來越近,二十米,十米,六米。

    司徒木所帶來的威壓越來越盛,倒是葉凡白卻突然閉上眼。

    一柄黑s刀刃從葉凡白的衣袖中滑落,握住這黑s刀刃,當握住這黑s刀刃的瞬間,葉凡白整個的人的氣息都變了。

    一股霸道的氣勢席卷而出,此刻的葉凡白,如一柄鋒芒畢lu的劍。

    “我始終相信家主的那句話,所以我堅信自己是天才!”無數日夜的苦修令葉凡白越發堅信自己。

    “我非上天寵兒,然而我堅信自己比上天寵兒更天才!”無比堅信自己,葉凡白身上的氣勢越來越盛,在司徒木錯愕的目光中,一道光芒徒然在葉凡白手心浮現而出。

    不同於劍氣,這道光芒透著無盡的霸道。

    “武神大陸以劍為尊,然而我葉凡白必定走出自己的道!”雙眼徒然一睜,葉凡白右臂徒然一甩,這道光芒夾帶著黑s刀刃,ji『射』而出。

    刀芒!修煉至今,葉凡白終於修煉出了類似於劍氣的刀芒。

    一道bo紋擴散而出,刀芒掠奪而出。

    對於這ji『射』而來的刀芒,司徒木臉上罕見的流lu出一絲凝重之s。

    “劍氣非劍氣,不倫不類!”司徒木腳步數步,難得雙手握住劍,一劍仰天劈落。

    司徒木的語氣雖狂妄,然而這一劍倒是出了九成的實力,其劍氣如虹般,將那刀芒包裹住。

    見此,司徒木倒是鬆了口氣,然而詭異的一幕卻發生了,那柄黑s刀刃徒然化作兩柄刀刃,各自朝司徒木的肩膀『射』去。

    如此近距離,司徒木倒是未有時間出劍,憑借著巧妙的身法,司徒木頗為勉強的避過這致命一擊。

    司徒木能夠避開這兩道刀刃,但是這並不意外著他身後的那些司徒家子弟也能夠反應過來。

    咻咻!黑s刀刃直接洞穿了兩名司徒子弟的心髒,兩具屍體拋天而起,血染虛空。

    見此,三大世家子弟不由倒吸了數口冷氣,這兩名煉武三層武者便如此輕易死在一血脈未覺醒的青年手中。

    煉武境武者也罷,氣武境武著也罷,隻要葉凡白的刀芒能夠破開其防禦,那麼對於葉凡白來說,兩者並無差別。

    “劍氣如虹!”司徒木突然輕喝道,漫天的劍氣如流水一般在司徒木周旁浮現而出。

    “殺!”司徒木冷聲喝道,在未覺醒的廢物手中吃虧,這對於司徒木而言,無疑是一次赤luoluo的恥辱。

    箭雨被司徒木這一劍所破去,這短短數米的距離對於司徒木來說再也不是距離。

    腳步微踏,司徒木落在城門上,雙腳立於石柱上,周圍的劍氣如流水一般湧出,將那些ji『射』而出的箭雨粉碎。

    緊隨而來的世家子弟也紛紛躍上城門,這意味著葉家的遠攻立即瓦解。

    持劍,數十名暗衛軍立即將司徒木圍起來,組成一劍陣。

    不過司徒木的速度更快,其身形幾乎化作一道虛影,劍起,血飛,這突然爆發的速度讓人始料未及。

    數名未反應過來的暗衛軍無力的倒在血泊之中,劍光飛舞,沒人可以阻擋住司徒木的攻勢,而司徒木的身形也離葉凡白越來越近。

    在司徒木的潛意識,葉凡白要第一個除去,畢竟,先前那道刀芒產生的威力讓司徒木為之忌憚。

    血脈未覺醒,這便意外著無法近戰,葉凡白深知若自己被敵人靠近,那麼等待他的結果會是如何。

    腳步微踏,葉凡白巧妙的躲閃在人群之中,手中的刀刃源源不斷。

    無論身處何地,葉凡白始終是隊伍內的遠程攻擊。

    生死之爭,必定出全力,然而偏偏多了葉凡白的偷襲,加上地勢原因,暗衛軍倒是也斬殺了不少世家半弟。

    城門上陷入苦戰中,而城門下的戰鬥卻越來越婁慘,失去葉家的遠攻,下方的葉家子弟如何抵擋住那源源不斷的世家子弟。

    越來越多的葉家子弟躺在血泊之中,然而有人倒下,必定有人站出來接替位置。

    斷肢,斷裂的劍器灑落滿地,那青灰s的牆壁已經被染成了紅s。

    三大世家子弟,因為要誅滅葉家,斬殺葉家子弟而建功立業,因此,他們無比英勇。

    葉家子弟,因為要守護家族,守護親人,因此,他們無懼死亡,正是因此,這一場廝殺越來越慘烈。

    鮮血染紅了夜幕,這注定是一個不眠的夜晚,沒人知道這場殺戮到底進行了多長時間。

    天際處已經出現了少許朦朧的光芒,那黑s的衣紗也漸漸從天際處退去。

    將近一夜的殺戮,然而卻未結束,城門前依舊殺戮聲響徹不斷,而在城牆上,屍野遍地。

    世家子弟的屍體,暗衛軍的屍體倒落四周。

    雙手仿佛失去了知覺,司徒木也倒在血泊之中,其右眼半閉著,xiong前一道醒目的劍痕浮現而出。

    而司徒木則是持劍站在葉凡白的前麵,少許血跡順著劍尖滴落,滴答滴答作響!

    在司徒木的xiong前處則是『插』著一柄黑s刀刃,鮮血湧出,司徒木滿臉駭然的望著自己xiong前的刀刃,若先前,自己躲閃慢一秒,那麼這刀刃便『插』進心髒。

    冷汗順著司徒木的臉頰滴落,望著猶如死狗一般的葉凡白,司徒木冷笑道:“結束了!”!。

    

Snap Time:2018-01-23 08:28:23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