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九十七章劍塚


    yin雨綿綿,其細雨飄dng在劍神山脈之中。

    一道修長而又ting拔的身影站於樹梢之上,其下方赫然是滿地的屍體。

    這屍體,其中有人類的,有魔獸,無論如何,此處猶如人間地獄般,觸目驚心。

    細雨飄dng,雨水便那麼輕飄飄的穿過那道身影,赫然是殘影。

    持劍,一道白s身影飄dng在劍神山脈之中,其劍光帶起,鮮血四『射』。

    此刻,一簇朱雀之火徒然淩空浮現而出,空間ji起一道bo紋,旋即,火麒麟的身影蔓延而出。

    望著那一道白s身影,火麒麟輕微一歎:“接連七天的殺戮,或許隻有這樣才能釋放內心的憤怒,以及對自己的怨恨!”

    相處數年,火麒麟不敢說自己已經完全了解葉晨,然而還是能看懂葉晨。

    因為自己實力不濟而導致這一切,火麒麟輕微搖頭。

    殺戮依舊在持續著,正如這接連下了數天的雨,從未斷絕過。

    滴答!滴答!陽光透過雲層,數日未見的朝陽浮現而出,一條長虹橫跨天際。

    劍落,鮮血順著麒麟劍滴落,葉晨雙腳未著地,便那麼靜靜的漂浮在虛空中。

    抬起頭,葉晨望著那漸漸放晴的天空,輕聲喃喃道:“放晴了!”

    七日前,葉晨帶著師妃暄離開劍神山脈,然而,將師妃暄安置在好後,葉晨卻再次回到劍神山脈。

    而這殺戮便是由七日前開始,無論是魔獸,還是劍神門弟子,遇見葉晨的下場便是死。

    此時此刻,葉晨全身的氣息完全融入天地之中,少許白s真氣在指尖流轉著。

    右手微抬,葉晨隨意朝前點出,銀s火焰飄dng而起,僅僅瞬息,方圓數便成為了銀s火焰的海洋,滿地的屍體也再次化作灰燼。

    見此,火麒麟略顯忌憚的望著葉晨手中的銀s火焰,輕聲喃喃道:“這便是hun武境,這小子的成長速度完全超乎我的意料!”

    似乎察覺到火麒麟的喃喃自語聲,葉晨抬起頭,一股驚天的劍意至葉晨身上爆發而出,破開上方的空間,一道扭曲的空間裂痕浮現而出。

    “hun武境!”葉晨嘴角牽扯出一絲苦澀笑意,他得到hun武,然而卻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芷韻!”葉晨眼神不由一黯,轉身,目光落在天際處,那仿佛有一道倩影正在舞劍。

    “如今,世家紛爭越來越ji烈,葉家的局勢不容樂觀!”火麒麟的身形在葉晨身旁浮現而出。

    聞言,葉晨並未說些什麼,而是望著劍神峰所在的方向,淡淡道:“我知道,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去一趟劍神門!”

    “你要去殺月驚仙等人?”聞言,火麒麟臉s微變。

    輕微搖頭,葉晨將麒麟劍收入麒麟戒中,轉身,望著火麒麟道:“雖然如今已經突破至hun武,我也絕非月風之敵!”

    “因為自己的盲目而葬送了xing命,不是很愚蠢嗎?”說此,葉晨的嘴角浮現出一絲自嘲之s。

    若自己不是那麼盲目的相信自己的實力,那麼又豈會導致那一日的結果?

    雖然不能盲目,但是必須堅信自己的實力,葉晨臉s淡然,淡淡道:“去見一個人,一柄劍,一架琴!”

    說此,葉晨其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朝劍神上所在的方向飛去。

    “琴,劍?”火麒麟輕微一歎:“是那妮子!”

    說完,火麒麟的身形同樣化作一道流光,沒入葉晨右手處的麒麟戒內。

    數日連綿的細雨衝刷著劍神五峰上的樹林,樹葉被洗的晶瑩透亮,帶著泥土味的空氣飄dng在山澗。

    在劍神五峰的後麵則是一地勢比較平坦的山坡,這山坡雖然平淡,不過其麵積倒是極大,連綿不絕。

    而這山坡上則是落立著密密麻麻的石碑,猶如一座石碑林。

    在虛空望上去,這綠草如茵,鮮花芬芳,碧綠的枝葉鬱鬱蔥蔥,隨著微風輕輕搖曳,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顯得異彩響亮。

    然而仔細一看,這墓碑如林,一片片墓碑如滿天星辰般灑落在密林四處,青灰的石碑周圍雜草橫生,一座座高大的墓碑矗立在夕陽之中顯得格外醒目。

    墓碑周圍無一不『插』立著一把劍器,歲月的痕跡令劍器鏽跡斑斑,然而也未能夠隱藏住劍器內那驚天的劍意。

    在數,此地是大多數尋常劍神門弟子的歸宿,夕月峰,劍神峰,星辰峰,朝陽峰的弟子皆是埋葬於此,可以說此處埋葬了不知多少名武者,無數柄劍。

    一道空間bo紋在虛空中浮現而出,一道身影浮現而出,這道身影的氣息完全融入這片天地之中。

    “她的氣息便在這!”身影輕聲喃喃道,這道身影赫然是葉晨。

    朝前一踏,葉晨落於地麵,踩著這被雨水衝刷過的泥土。

    葉晨緩緩抬起頭,望著中央處的最大一塊石碑,石碑上雕刻著龍飛鳳舞的大字:劍塚。

    在這些石碑的旁邊則是橫『插』著一柄劍器,這些劍器無疑是其原主人的劍器,隨著主人一起埋葬在此地。

    周圍一片死氣沉沉,葉晨能夠清晰感受到周圍劍器上傳來的悲傷。

    作為一柄劍器,人在,劍亦在,人亡,劍便塵封。

    塵封的劍器,寂靜的石碑,這些組成了劍塚。

    葉晨雙眼微閉,其靈hun力擴散開來,覆蓋住這片劍塚,突然,神情輕微一怔。

    雙腳著地,葉晨朝前邁出數步,徒然躍上一樹梢,在樹梢的下方則是落立著兩塊嶄新的墓碑,兩塊墓碑之上分別雕刻著一些字跡。

    令葉晨感到詫異的則是墓碑上的字跡,分別是李詩月,隨風!

    而在右邊的墓碑上,葉晨感到一股熟悉的氣息,那是屬於李詩月的氣息,一柄劍器和古琴落在墓碑旁。

    葉晨並未立即下去,依舊站在樹梢之上,因為此刻下方有一道葉晨熟悉的氣息。

    一個梳著牛角辮的女孩,赫然是安靜。

    那個在劍神之戰中失去雙親的女孩,安靜今日依舊是一襲白裙,手中拿著兩束梨花。

    彎下身,安靜將兩束梨花置於墓碑前,而在墓碑旁倒是有一些枯花,顯然,這數日,安靜一直到這來。

    “峰主,安靜來看你了,你和詩月師叔在天堂還好嗎?”安靜輕聲喃喃道。

    隨即,安靜便一直自言自語,將數日以來修煉的心酸和生活中的趣事說出來。

    而葉晨也並未打斷,始終安靜的站在樹梢上。

    直到半小時之後,安靜才起身,對著墓碑一拜,道:“峰主,詩月師叔,安靜先回去照顧爺爺,明天再來看你!”

    轉身,安靜背負著那巨大的石劍,正yu朝落霞峰走去,然而此刻卻不知為何抬起頭,正好瞧見樹梢上的葉晨,臉上閃過一絲錯愕之s。

    感受著安靜投來的目光,葉晨輕微一笑,這是葉晨數日以來的第一次笑。

    “落霞峰弟子安靜見過師兄!”安靜笨拙的對著葉晨行了個劍禮,因為,葉晨如今的麵貌絕非隨風的麵貌,這也是為何安靜認不出葉晨的原因。

    見此,葉晨嘴角處的笑意更濃,輕輕點頭道:“嗯!安靜你的修為倒是精進了許多!”

    聞言,安靜怪異的望了葉晨一眼,搖頭道:“師兄說笑了,安靜還需要努力!”

    頓了頓,安靜道:“師兄,你也來看望峰主嗎?”

    “嗯!”葉晨輕輕應了一聲,指尖微抬,其一道流光徒然ji『射』而出,赫然是一簇銀s火焰。

    隨著葉晨指尖撥動,銀s火焰不斷變化著,最後化作一道流光沒入安靜的眉心處,一朵火焰印記在安靜的眉心處浮現而出。

    安靜隻是見到一道光芒閃過,然後自己的額頭便有點熱。

    “那麼安靜便不打擾師兄,先回去照顧爺爺了!”不知為何,安靜對於眼前這個人始終有種熟悉的感覺。

    聞言,葉晨輕微點頭,揮揮手。見此,安靜也不再耽擱,背負著石劍,朝小道走去,最終消失在幽徑處。!。

    

Snap Time:2018-07-20 03:35:07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