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九十三章遍地殘紅破繭成蝶


    .羞澀的神情在月光的襯托下顯得極為you人。中文網

    朱雀之火在虛空中彌漫著,火麒麟指尖輕輕點落在葉晨的眉心處。

    其一道紅光沒入葉晨的體內,葉晨那原本黯淡無光的皮膚上浮現出淡淡紅光,其全身上下的溫度也急速上漲。

    產許白氣在葉晨的臉上冒出,見此,火麒麟輕聲喃喃道:“利用朱雀之火牽扯出最原始的yu望,恐怕史上也隻有我會這麼做!”

    完,火麒麟轉身,朝前邁出一步,其身形化作一道紅光消失在竹屋內。

    火麒麟知道這種事橡對於一個女孩來無疑是一件羞澀的事情,因此,倒是沒去打擾。

    躍落至虛空,火麒麟隨意的朝下方的竹屋點了數指,一道無形的氣罩將竹屋籠罩在內。

    判…子,能不能度過此劫便看了,度過便破繭陳蝶,若度不過,那麼便讓劍神門會陪葬!”此,火麒麟的眼中閃過一道寒意。

    的確,月風等人的作法已經觸及了火麒麟心中的底線。

    如流水般的月光從窗戶般溜進屋內,整個竹屋內寂靜的隻剩下兩人沉重的呼吸聲。

    當獨自麵對葉晨的時候,林芷韻的臉『色』越發羞紅起來。

    月『色』漸濃,那滿地殘紅在月光之下灑落開來,其春『色』正在竹屋內上演著。

    粗重的喘氣聲,壓製著痛苦的shn『吟』聲響徹而起,衝擊著這安靜的竹屋。

    對於林芷韻來,這注定是一不眠之夜,同時,也是落紅之夜。

    而對於蘇妃暄而言,這同樣是一不眠之夜,持琴,蘇妃暄坐在山石之上,空洞的目光朝竹屋方向望去。

    “師姐和老師?”想此,蘇妃暄臉上不由閃過一絲緋紅之『色』,其玉指也淩『亂』的在琴弦外上撥動著。

    原本低轉清婉的琴聲也變得淩『亂』無比,正如此刻蘇妃暄的心境。

    虛空中的銀月不知何時已經被雲霧所遮蓋,然而竹屋內的春『色』卻越來越濃,其玄冰靈氣隨著兩具赤luo的身體而變化著。{ 手、打{{吧.首.發}

    夜幕之下,原本沐浴在黑夜中的竹屋發出淡淡的姿光。

    水汽在竹屋旁環繞著,僅僅瞬息怕時間而已,一道薄薄的冰層在竹屋的表麵浮現而出。

    虛空中,火麒麟身形始終站立不動,察覺到空氣中靈氣的變化,火麒麟眼眸微低,望著下方那凝結出冰層的竹屋,輕聲喃喃道:“終於將玄冰靈氣引出來了!”

    竹屋內,葉晨與林芷韻兩人的四周被一股藍『色』氣霧所籠罩著,虛空中的靈氣瘋狂的朝兩人湧去。

    葉晨體內下意識的運起玄冰訣,那玄冰靈氣瘋狂的朝葉晨體內湧去。

    銀『色』火焰徒然在葉晨體內浮現而出,隨即便在葉晨體內流轉開來,不時的將玄冰靈氣吞噬,同時,銀『色』火焰也漸漸發生變化著。

    這銀『色』火焰居然吞噬玄冰靈氣,從而產生進化。

    葉晨那些原本破碎的經脈也以一種不合常理的方式回複著,一時間,葉晨那原本虛弱的生機漸漸好轉起來。

    感受著葉晨那越來越強的生機,火麒麟輕微鬆了口氣,指尖點落,一道紅光沒入竹屋內。

    “既然已經引出玄冰靈氣,那麼接下來便是將之煉化,希望透過此次煉化能夠完全解決玄冰靈氣的弊端,以及水屬血脈的不完整『性』!”火麒麟輕聲道。

    按道理,葉晨對於劍意的理解已經足夠讓他突破hun武。

    然而如今的葉晨卻始終停滯在假hun武境,通過數天的觀察,火麒麟也發現了這緣由所在。

    正所謂,成也玄冰,敗也玄冰。水屬血脈畢竟是由於那玄冰靈氣所導致,本質上並不是屬於葉晨的血脈。

    若葉晨完全將這玄冰靈氣煉化,那麼玄冰靈氣方才在葉晨體內形成正在的水屬血脈。

    “子,這突破的關鍵便靠自己了!”抬起頭火麒麟凝視著星空淡淡道:“將注些玄冰靈氣煉化,化作自己的水屬血脈,那麼體質的瓶頸也自然瓦解!”

    shn『吟』聲伴隨著喘氣聲,一時間,整個竹屋內都覆蓋了一層冰霜。

    其鮮血在血管之中瘋狂的流竄著,瞬間,少許玄冰靈氣出現在葉晨的血管內。

    按道理,這玄冰靈氣那恐怖的低溫足以秒殺掉這些血細胞,然而血細胞卻瘋狂的分裂著,最後血細胞和玄冰靈氣相結合在一起。

    導此同時,玄冰訣瘋狂的運轉著,越來越多的玄冰靈氣被煉化成真氣流淌在葉晨體內。

    當初那些積累在體內的地火靈『液』也被ji發出來,再次化作那股恐怖能量,流淌在經脈內。

    破碎的經脈在這股能量和玄冰靈氣的作用下,漸漸好轉起來。

    這是一場華麗的蛻變,破繭成蝶的蛻變。

    此刻,竹屋內的喘氣聲漸漭散去,失去玄冰靈氣的林芷韻顯得極為虛弱,臉『色』慘白無比。

    當瞧見葉晨那好轉的臉『色』,林芷韻方才鬆了口氣,臉『色』依舊緋紅,生機在林芷韻身上流失著,加上疲憊來襲,林芷韻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銀『色』火焰冒騰而出,詭異的在葉晨的身上流轉著。

    原本緊緊擁抱著葉晨的林芷韻被這銀『色』火焰彈開,其銀『色』火焰如水一般,覆蓋住葉晨的全身。

    而此刻,詭異的一幕出現了,葉晨那布滿劍痕的皮膚此刻紛紛布滿了裂痕,猶如一破碎的瓷娃娃般,其血肉和血管都可以瞧見。

    然而正在此刻,一道薄薄的藍霧覆蓋住這些血肉和血管。

    與此同時,葉晨那布滿劍痕的皮膚層漸漸脫落,其白nn如嬰兒般的皮膚在葉晨身上重新浮現而出。

    無論是玄冰靈氣還是恐怖能量,在玄冰訣的運轉之下,紛紛化作了最純淨的真氣,流淌在葉晨體內。

    不過如今這真氣倒是有幾分怪異,不是青龍真氣,不是朱雀真氣,也不是玄冰真氣,而是白『色』真氣。

    這真氣最終匯入葉晨丹田內那顆詭異的真晶內。

    這是一場蛻變,一場在漫漫長夜中的蛻變,直到天地間第一縷曙光灑落的時候,這蛻變方本井束。

    朝陽帶來的生氣隨著夏風撲麵麵來,其微弱的陽光透過那竹窗灑落在空dngdng的竹屋內。

    兩具赤luo的身體相擁在一起,如那幹枯的水池內的兩條魚般。

    微弱的陽光打落在林芷韻那慘白的臉龐上,艱難的睜開眼,昨日那瘋狂的一幕在林芷韻眼前不斷回放著,一絲緋紅之『色』冒騰而出。

    艱難的站起來,還未站穩,一陣暈眩感便席卷而來,此刻的林芷韻顯得如此虛弱。

    望著那張在陽光下如此安寧的臉龐,林芷韻嘴角處也泛起了一絲笑意。

    一如既往,林芷韻還是替葉晨清理身體,當瞥見地上那殘紅時,林芷韻臉上飄過幸福感。

    殘紅落地訴情意,不知流水在乎否?林芷韻不知,但是她也不想去追求那所謂的答案,她知道自己的時日無多,如今,她最想做的便是安靜站在一旁望著葉晨,然後慢慢失去知覺。

    依舊是一襲白裙,林芷韻頗為不舍的站在葉晨身前。

    而此刻,蘇妃暄也持琴走進來,對著林芷韻所在的方位,輕微點頭!

    聞言,林芷韻應了一聲,婉然一笑,那笑容如往日一般。

    將古琴置於竹桌上,望著葉晨,仿佛在:“師姐,先去休息,老師由我來照顧吧!”

    聞言,林芷韻輕微搖頭道:“不,讓我再看看老師一眼!”

    林芷韻不敢離開,因為她不知道自己何時會閉上雙眼,她希望,在失去意識的時候,能夠停留在腦海中的是這張安寧的臉龐..

    

Snap Time:2018-07-21 08:27:42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