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九十一章血脈反噬


    .第六百九十一章 血脈反噬

    銀月,瀑布,流水,nv子,這一切無疑成為了今晚 更新

    流水擊打著皮膚,林芷韻身體漸漸的漂浮在水麵之上,那一具幾乎完美無瑕的身體也沐浴在月光之中。

    如雪的肌膚,其上兩點嫣紅在月光的映sh之下倒是顯得極為神秘。

    抬起頭,林芷韻望著頭頂的那一輪銀月,輕聲喃喃道:“滿月了”

    對於別人來說,滿月隻是尋常事,對於詩人來說,滿月倒是一個充滿詩情畫意的夜晚。

    然而對於林芷韻,滿月便意味著痛苦,要承受著那種非人的痛苦,玄冰血脈吞噬的痛苦。

    月光溫柔的流淌在林芷韻身上,月光之下,林芷韻那張原本就純潔無比的俏臉顯得更加神聖。

    瀑布擊打下來,一道道水汽冒騰而出,這些水霧緩緩上升著,最後受到牽扯,繞著林芷韻旋轉著。

    沐浴在月光下的林芷韻,那原本安寧的臉龐上卻逐漸出現了一絲痛苦之s,與此同時,那些環繞的水霧也詭異的化作冰晶灑落開來。

    持琴立於山石之上,蘇妃暄略顯擔憂的望著下方的流水,以及那一道倩影。

    蘇妃暄知道,今日又是滿月,而林芷韻便要承受那玄冰血脈的反噬。

    林芷韻那低沉的慘叫聲響徹而起,其一道藍光在黑幕中響起,無盡的寒氣在林芷韻身上冒騰而出,藍光彌漫。

    寒氣蔓延而出,幾乎在一瞬間,這些流淌的溪水瞬間便被冰凍住。

    冰封千,寒氣彌漫著,以林芷韻的身體為中心,到處皆是結著一層冰層。

    而那從上空砸落的瀑布在接觸到寒氣的時候,瞬間凍結住,由下至上,數百米的瀑布化作一冰柱。

    寒氣席卷而來,蘇妃暄打了個寒顫,坐在來,修長而又纖細的yu手撥動著銀弦,悠揚而又清婉的琴聲飄dng在冰層之上。

    然而在這琴聲之中,林芷韻的慘叫聲越來越盛。

    那一張比擬仙nv的臉龐完全扭曲開來,臉s慘白的如那月光般,林芷韻全身上下不斷chou搐著。

    寒氣將林芷韻的身形完全包裹住,那種刺骨的冰寒讓林芷韻連哆嗦的機會都沒有。

    一層冰霜在林芷韻身上蔓延而出,那刺骨的玄冰靈氣完全將林芷韻冰凍住,就連體內那流轉的真氣以及經脈也是如此。

    這對於林芷韻來說注定是一個難熬的夜晚,天地間的水靈氣瘋狂的朝林芷韻聚集著。

    寒氣彌漫,望上去,林芷韻的身形倒是顯得有幾分朦朧。

    慘白的月光流淌而下,沐浴在月光中的竹屋,一道道藍光徒然在竹屋之中閃爍著。

    竹屋內,葉晨依舊安靜的躺在chung上,全身上下已經結著冰層。

    一道道藍光在葉晨身上流轉著,隱藏在葉晨體內的那玄冰靈氣蔓延而出。

    這是屬於慕葉的玄冰靈氣,當初大部分的玄冰靈氣雖然被葉晨所煉化,然而依舊有玄冰靈氣隱藏在葉晨體內。

    而此刻,這些玄冰靈氣受到林芷韻體內靈氣的牽扯,徒然從葉晨身上冒出。

    一層冰霜同樣在葉晨的身上蔓延而出,覆蓋住葉晨的全身,當冰層要覆蓋住麒麟戒的時候,麒麟戒上閃過一道紅光,冰層瞬間融化開來。

    一簇銀s火焰徒然冒出,在葉晨的眉心處跳動著,葉晨全身上下的冰層也漸漸化開。

    麒麟戒之上,紅光陣陣,一股熱氣撲騰而出。

    朱雀之火在麒麟戒上跳動著,那股消失數月的氣息再次在麒麟戒上浮現而出。

    朱雀之火不斷變化著,火麒麟的身形在朱雀之火中浮現而出,眉頭緊鎖,火麒麟凝重的望著葉晨以及那蔓延的寒氣。

    “沒想到傷勢會如此嚴重,看來不僅僅被那空間lun流所重創”察覺到葉晨體內那完全被冰凍住的經脈,火麒麟劍眉皺的更深。

    “沒想到,那被壓製住的玄冰靈氣已經爆發開來了”火麒麟輕聲喃喃道。

    當初,火麒麟運用慕葉的玄冰靈氣來替葉晨來療傷也是無奈之舉,雖如此,這玄冰靈氣也給葉晨帶來巨大的好處。

    然而,那玄冰靈氣畢竟是屬於慕葉,葉晨終究不能完全煉化,憑借著朱雀訣,葉晨倒是能夠壓製住那玄冰靈氣。

    而此刻,葉晨暈眩過去,這股玄冰靈氣倒是壓製不住,完全爆發出來。

    “連意識都被完全壓製住”火麒麟抬起手,指尖落在葉晨的眉心處,感受著葉晨這股薄弱的氣息,輕微一歎。

    接連而來的追殺已經讓葉晨耗盡了全身真氣,加上那空氣lun流的衝擊,葉晨幾乎命懸一線。

    而此刻,林芷韻的慘叫聲徒然飄dng而來。

    抬起頭,火麒麟詫異的望著屋外,其靈魂力蔓延而出。

    “原來是這妮子,還有那玄冰靈氣”火麒麟目光複雜的在葉晨身上流轉著,輕微一歎:“玄冰靈氣,莫非隻有這樣的辦法了”

    朱雀之火在火麒麟的指尖流轉著,手指揮動,其朱雀之火閃過數道軌跡。

    一道道紅光蔓延而出,最後其朱雀之火形成一八卦的形狀,隨著火麒麟指尖點落,這八卦便朝葉晨的眉心落去,隨即,懸浮在葉晨的眉心處、

    葉晨全身上下的玄冰靈氣紛紛朝葉晨的體內湧去,最後再次隱藏在葉晨的體內,然而那些經脈已經被冰凍住。

    “經脈破碎”火麒麟輕微一歎:“隻能先壓製住,但是這不是長久之計,看來也隻能運用那個秘法了”

    說此,火麒麟轉身,若有深意的望著竹屋外的山石,以及那兩道倩影。

    慘叫聲和琴聲jio織在一起,月光之下,林芷韻全身chou搐的越發厲害,臉s慘白至極。

    數刻之後,那些蔓延在虛空中的玄冰靈氣方才再次朝林芷韻體內湧去。

    那些被冰封住的冰層也化解開來,瀑布再次從空砸落。

    臉s慘白至極,林芷韻抬起頭,望著那一輪銀月,輕聲喃喃道:“終於過去了”

    “然而還有下一個月嗎?”林芷韻嘴角浮現出一絲苦澀額笑意,下個月的滿月便是她最後一月。

    玄冰血脈終究熬不過二十歲,在先前,林芷韻知道,自己離死亡越來越近,先前若不是擔心葉晨,林芷韻已經失去了意識。

    幸虧最後還是熬過來,拖動著疲憊的身體,林芷韻抓起白s衣裙,逐件穿起來,而此刻,蘇妃暄的琴聲也嘎然而止。

    雖然看不見,然而蘇妃暄卻能感受到林芷韻方位,伸出手,扶住林芷韻,柔和道:“師姐,還好吧”

    聞言,林芷韻婉然一笑,輕微搖頭道:“算是堅持過去了,還真是難熬的夜晚”

    突然,林芷韻臉上的笑意嘎然而止,抬起頭,錯愕的望著竹屋。

    在竹屋上空漂浮著一道身影,紅光陣陣,赫然是火麒麟。

    神情一怔,林芷韻的身形立刻緊繃起來,不顧身體的疲憊,雙腳一蹬,其身形暴sh而出,掠到竹屋前。

    當瞧見竹屋中的身影依在時,林芷韻方才鬆了口氣。

    葉晨受如此重的傷,那麼必定有人傷他,這也是林芷韻緊張的原因,無疑,林芷韻將火麒麟當做追殺者。

    蘇妃暄雖然看不見,但是也能察覺到這詭異的氣氛,持琴,跑到林芷韻身旁。

    見兩nv那緊張的神s,火麒麟灑然一笑,其身形緩緩落下。

    “小nv娃,不要緊張”說著,火麒麟抬起手,其朱雀之火在火麒麟的指尖流lu而出......

    

Snap Time:2018-04-24 16:56:37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