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九十章竹屋倩影


    第六百九十章竹屋,倩影

    初夏的味道席卷而來,虛空中不時閃過數道電蛇。

    電芒ji『射』而出,其磅的大雨紛紛灑落,夏天便用這樣的方式來宣示他的到來。

    窗外,其雨滴敲打著那晶瑩透亮的綠葉,從而發出嘶嘶的響聲。

    有人說,如果在某的時刻,安安靜靜的聽著雨聲也是一種享受,然而這種享受卻不適合屋內的人。

    古琴無力的擺放在竹桌上,整個竹屋內安靜的可怕,安靜的隻剩下那雨水落地的滴答聲。

    滴答滴答!雨水順著屋簷滴落開來,少許雨滴落在窗前的古琴上,雨水撥動著銀弦,清脆的叮咚聲隨之響起。

    叮咚聲打斷了竹屋內的安寧,兩道倩影皆是抬起頭來。

    夏風帶著清爽的空氣從竹窗外席卷而來,卷起這二人那柔順無比的秀發,赫然是林芷韻和蘇妃暄兩人。

    正處年華的容貌應該綻放著無限生機,然而此刻,林芷韻和蘇妃暄的臉s卻略顯慘白,柳眉緊鎖著,少許化不開的愁緒徘徊在二人的眼角處。

    林芷韻的目光流轉在竹屋中央上,其上有一道身影橫躺著,這道身影臉s極為慘白。

    無盡的愁緒在眼角流轉著,林芷韻抓起竹桌上的布,沾了少許雨水,起身,走到那人的身旁。

    望著這張英俊非凡,卻失去往日風采的臉,林芷韻輕聲喃喃道:“一月過去了,老師,你還未蘇醒嗎?”

    蘇妃暄雙目失明,然而她卻能感受到那道身影的存在。

    清澈如水的雙眸望向那道身影,眼中流lu出一絲擔憂之s,蘇妃暄靜靜的站在原地。

    躺在chung上的赫然是葉晨,其長發被梳理的整齊有致。

    距離劍神峰那戰役已經足足有一月多了,當初,葉晨毅然踏進那空間『亂』流,在火麒麟的協助之下,葉晨再次破開空間,從而逃脫出來。

    然而在最後關頭,葉晨卻被空間『亂』流重創,一出現在虛空中便暈眩過去。

    說來也巧,憑借著葉晨傳授給林芷韻的寒冰訣,葉晨破開空間後,倒是掉落在離林芷韻和蘇妃暄兩人不遠處。

    數月前,葉晨帶著二人回歸劍神門的時候,便將這二人安置在劍神山脈內。

    輕輕擦拭著葉晨眉心出冒出的冷汗,林芷韻輕微一歎,回想起當初遇見葉晨時,那時候葉晨的慘樣,林芷韻便有種後怕的感覺。

    那時候,葉晨全身上下布滿了劍痕,血流不止,儼然一副生機已絕的模樣。

    而那時,林芷韻同樣認出來了葉晨的真實身份,原來自己的師傅是葉家之主。

    雖然葉晨現在的容貌有些不同,但是憑借著自己熟悉的氣息和那寒冰訣,林芷韻還是可以肯定這人便是自己的老師。

    蘇妃暄更不用說,僅僅憑借氣息便足以認定此人是葉晨。

    因為雙目失明,蘇妃暄更熟悉葉晨的氣息。

    因此,林芷韻二人還是將葉晨抱回來,並且悉心照顧了足足數月,這數月以來,葉晨倒是未醒過,不過,其生機倒是恢複了不少。

    修長而又纖細的右手握住濕布,林芷韻輕輕擦拭著葉晨的臉,當指尖不經意間劃過葉晨的臉龐時,林芷韻臉頰處不有飛過少許緋紅。

    那種奇怪的感覺徘徊在林芷韻心頭,林芷韻感到自己的臉頰一片火熱。

    倒是蘇妃暄察覺到林芷韻的異樣,疑huo道:“詩月師姐,怎麼了?”

    聞言,林芷韻臉s更加緋紅,輕微搖頭道:“沒!”

    “哦!”蘇妃暄輕輕應了一聲,其清澈的目光落在葉晨身上,雖看不到葉晨,蘇妃暄卻能感受到葉晨的存在。

    “老師,你何時才能醒來!”指尖觸及銀弦,蘇妃暄輕聲喃喃道。

    不知為何,如今的蘇妃暄發現自己再也彈不出那種動人心弦的琴聲,或許僅僅隻是葉晨未蘇醒的緣故。

    當林芷韻指尖劃過葉晨眉心處的時候,林芷韻不由停下手,略顯疑huo的望著葉晨眉心處的印記,一隻展翅yu飛的朱雀,還有一道詭異的印記。

    那道印記看起來像一柄劍器,不過乍一看倒也像一輪銀月。

    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那印記,林芷韻一時間倒是沉浸在這印記之中。

    “怎麼了,詩月師姐!”見林芷韻許久未出聲,蘇妃暄抬起頭,一雙大眼睛盯著林芷韻,疑huo道。

    聞言,林芷韻臉s再次一紅,回想起自己先前那樣盯著老師看,林芷韻便發覺自己心跳加快。

    “這種感覺,也很好!”林芷韻發現自己漸漸喜歡上這樣的生活,沒有利益紛爭,每天要做的便是好好照顧著葉晨,期待他的蘇醒。

    雖然每天都在期待,然而每天又絕望,不過正是因為這期待才讓林芷韻感到溫馨。

    突然,林芷韻詫異的望著葉晨的手,在那,數道藍光閃爍著,與此同時,其寒氣蔓延而出。

    一時間,整個竹屋內的溫度直減,不過這寒光消失的也快。

    在先前那一那,林芷韻明顯感受到自己身體的震動,那種屬於血脈的震動。

    詫異的望著葉晨,林芷韻發現葉晨體內有一股力量吸引著自己,那是屬於血脈與血脈之間的吸引。

    “好奇怪的感覺!”林芷韻輕聲喃喃道,壓製住這股怪異的感覺,林芷韻還是小心翼翼的擦拭著葉晨的臉。

    之後,林芷韻便為葉晨梳理頭發,一切弄完之後,林芷韻和蘇妃暄兩人方才退出竹屋。

    然而,在林芷韻關上門的那,卻未發現,葉晨眉心處的印記上閃過一道詭異的藍光,其寒氣蔓延而出。

    隱藏在葉晨四肢百脈之中的玄冰靈氣瘋狂的在葉晨眉心處聚集著,一道薄薄的冰層在葉晨的身上蔓延而出,同時,葉晨體內那些斷裂的經脈也再次被這寒氣凍住。

    葉晨全身顫抖著,卻始終未醒來,黑幕悄然降臨,葉晨右手處的麒麟戒散發著淡淡的紅光。

    慘白的月光之下,數座竹屋安靜的沐浴在月光之中。

    在竹屋之後則是流淌著一溪水,其瀑布至山壁上夾帶著恐怖的勁道朝下方砸去,發出陣陣轟鳴聲。

    月光倒映在流水之上,一輪銀月至水麵上浮現而出。

    瀑布落地,ji起一道道水花,在月光的照『射』下,這些水花被渲染成了銀s。

    然而這些水花卻遮擋不住那一道倩影,月光之下,一道倩影站在流水之中,白s衣裙緩緩退去,如雪的肌膚在月光之下顯得更加白nn。

    林芷韻退去白s衣裙,將裙子放於山石之上,光赤著腳丫,朝溪水走去。

    這道倩影無疑成為了今晚最美的夜景,任憑那流水劃過自己的肌膚,直到流水覆蓋住雙峰的時候,林芷韻的身形才止住。

    流水劃過皮膚帶來一種冰冷的感覺,這種冰冷吹走了夏日的炎熱。

    抬起頭,如墨長發柔順的落下來,漂浮在水麵上,望著虛空中那漸漸變圓的銀月,林芷韻輕聲喃喃道:“滿月了嗎?”ro!。

    

Snap Time:2018-07-19 22:57:56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