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八十四章我堅持的便是我的執著


    .“退下吧!”持劍,葉晨望著月風的身影,淡淡道。中文網

    聞言,千川雪輕舞搖頭,同樣抬起頭,望著月風,輕聲喃喃道:“你有你的堅持,我也有我自己的執著!”

    輕輕的將葉晨放於地麵上,千川雪緩緩起身,緊握手中之劍,眼神中lu出一股堅定的神『色』,長劍如長虹ji『射』而來,恐怖的威壓也撼動不了那修長動人的身影,猶如月華一般清冷。

    “不自量力!”月風冷哼一聲,長劍驟然化作三道劍影分別朝葉晨席卷而去,高台之上的碎石也被氣流卷起,瞬間化作灰塵卷在一起。

    灰塵漫天,千川雪的那一抹白衣異常的醒目,長劍旋轉飛『射』,形成一道旋風巨龍,卷起千川雪的身影朝那三道劍影『射』去。

    長劍落地,有力的『插』於高台之上,轟轟之聲驚天動地身影身子一個踉蹌鮮血順著嘴角流下1身子再次退到葉晨身旁,血跡緩緩的滴落在葉晨那慘白的臉上。

    葉晨身影一震,緩緩抬起頭望著那嘴角一處的一抹血跡,葉晨那原本清澈的眼眸也隨之變得血紅起來,無盡的殺意湧出體外,周圍的溫度驟然下降幾度!

    在這一刻,葉晨ォ正視起這個如冰雪一般的女子,原來,在那冰般淡漠的外表下,同樣有一顆跳動的心。

    柳雨燕黯然一歎,沉聲道:“雪兒,你!”

    隨即便黯然一歎,或許這一刻,她也明白,有些事情是不能阻止,也無法阻止的。

    在千z:雪的身上,柳雨燕仿佛看到了當初的自己,自己曾經不也是為師兄持劍?

    “時空輪轉!師兄,你會怪我沒有出手助你弟子嗎?”望著那yin霾的天空,柳雨燕眼前不禁浮現出皇無雙的身影。

    高台之上,月風靜靜的望著千川雪,沉聲道:“小女娃,你太執著了,你救不了他的命,你還是退去吧!”

    平靜的望著月風,千川雪眼中依舊一片淡漠,緩緩搖頭,血跡順著指尖滑落,然而千川雪宛如未感受到,淡淡道:“有些事情,即使明知不可為,也得去做,因為那是一生中的寄托,那是一生的回憶,倘若寄托沒了,那這一生也沒有什麼可以懷念的,你不懂得,真的不懂得!”

    一生的寄托,一生的回憶!誰也不能想象的出,葉晨到底在千川

    雪心中留下多大的印記。

    那些年,相遇於葉家,你望著我,我望著你,相望無語。

    那些年,相遇於廢域,你我相擁,兩心相隔,無語凝咽。

    那些年,相遇於劍域,共赴黃泉,生死緋徊。不離不棄。

    那些年,你我看似平淡的時光卻成為我一生的點綴,如山水畫上滴落的墨跡般。

    寒風冷冽。在寒氣的『逼』迫之下,虛空之中再次飄起了雪花,漫漫白雪之下,千川雪持劍而立,臉『色』淡然,然而卻透著一股無人可以理會的執著。

    葉晨艱難的從地上爬起,身影搖搖晃晃的站在高台之上,血跡順著臉頰不斷滴落,滿是血跡的手拍著千川雪的肩膀,著急道:“讓我來!”

    然而恢複葉晨的是一雙無比堅定的眼神,死亡麵前也改變不了那一汪清眸中的堅定,千川雪緊緊護著葉晨,淡淡道:“這是我的劍道!”

    神情一震,葉晨駭然的發現眼前的千川雪已化作一道虛影朝月風『射』去,那一抹白影漸去漸遠。

    葉晨,朝陽與落日總是更能令人感動,隻因那一刻他那正午的鋒芒熔成了圓潤的輝光而劍也是同樣令人感到,他能夠救人葉晨,每個人都有自己所堅持的東西,所堅持的劍道。

    而我的劍道僅僅隻是為了執著,屬於我的執著,不管別人懂不懂,這便是我的執著,我的劍道。

    血蓮含苞綻放,那一抹白影宛如風中的蝴蝶無力的朝後落去,那一張魅huo蒼生的臉上盡是慘白之『色』。

    葉晨眼中流lu出一絲複雜之『色』,雙腳一蹬,身影如離弦的箭抱住千川雪,掠過『射』擊而來的劍氣,身體體輕盈的落於高台之上。

    此刻,千川雪臉上的一抹血跡令葉晨為之心痛,千川雪緩緩的舉起手擦拭掉葉晨嘴角處的血跡。

    此刻千川雪眼神中沒有憂傷,反而有著幾分堅定之『色』。

    葉晨抱著千川雪緩緩朝千川雪走去,每踏出一步,葉晨身上的殺意便增強一分,滿頭的長發無風自動,顯得詭異至極。

    柳雨燕心痛的躍到葉晨的身旁,神『色』著急的朝千川雪體內輸入一絲真氣,察覺千川雪並無生命之憂ォ放心下來,接過葉晨懷中的千川雪,柳雨燕輕微一歎,並未說些什麼。

    千川雪淡淡一笑,這樣的笑容還是葉晨第一次見到。

    千川雪目光的遙遙的落於月風身上,輕聲道:“前輩,晚輩接下的倆劍可算!”

    月風淡漠的望了千川要一眼,漠然點頭,隨即身影便如鬼魅般朝葉晨『射』去。

    沒有刻意去壓製內心的殺意,葉晨心中的殺意已經蔓延而出,其清澈的眼眸也漸漸變得血紅起來。

    葉晨很討厭一種感覺,那種感覺便是因為自己的無能而眼睜睜看著別人為自己受傷,為自己死去。

    因為討厭,所以耍變強,盡管屠盡眾生,葉晨也無所謂,正如千川

    雪所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執著,都在為執著而努力。

    葉晨淡漠的望了月風一眼,那一眼的冷意令月風身影不由一頓,在那一那,月風居然感到了一絲心悸。

    葉晨身影如鴻雁般朝後躍去,血跡順著衣袖落下,在高台之上留下兩道醒目的印記。

    然而月風的周旁的劍氣卻朝地麵刮去,頃刻間高台之上便布滿了劍痕,眾人皆是一陣驚呼。

    柳雨燕一手抱住千川雪朝高台之下躍去,而台下的眾人皆是慌忙的朝四周散去。

    轟!龐大的高台居然經受不住月風那恐怕的氣勢轟然倒塌,無數塊巨大的石塊朝四周落去,一時間慘叫聲不斷,一些來不及躲避的劍者直接被巨石砸成粉碎,血濺滿地。

    月風長劍縱橫,輕歎道:“小子,你終究接不住我十劍,結束子!”

    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起,月風手中長劍藍光大盛,宛如到日一般刺眼,藍『色』氣霧不斷的湧出月風體外,一道巨大的劍影緩緩的從劍身處延伸而出。

    無盡的寒氣從那劍影處流lu出來,飄dng的灰塵詭異的靜止於虛空之上。

    月風淡漠的望著葉晨,朝前邁出一步,踏步聲如雷鳴,藍『色』霧氣朝劍影龜縮著,匯聚成了一柄足有十丈高的巨劍。

    其近乎實質的巨劍散溢出恐怖的威勢1那巨劍表麵流轉的藍氣令高台之下的眾人不由自主的打起寒顫。

    月風長劍一揮,巨劍夾帶著無盡的威壓朝葉晨劈落,此刻葉晨眼中卻流lu出了瘋狂之『色』,一股肅殺之氣緩緩的朝四周彌漫著。

    “老匹夫,你若殺了他,那麼我便讓整個劍神門陪葬!”火麒麟的咆哮聲響徹而起,血紅著雙眼,一道猶如來自遠古的咆哮聲在天地間響起。

    那間,劍神五峰齊震,特別是落霞峰上那五座石像,瘋狂的震動著,其五道劍意破開石像,破天而出。

    五股劍意破開這四周的時空,其禁錮的空間也解除,火麒麟幾人滿臉怒『色』的朝月風奔去。

    在自己守護數千年的宗門和葉晨之間,火麒麟選擇了這個小子,一路走路,火麒麟見證了葉晨的一切,葉晨的喜怒哀樂。

    沒有人能想到葉晨在火麒麟心中的地位,對於葉晨而言,火麒麟是亦師亦友的存在,對火麒麟而言,葉晨也是如此。

    誰也不懂得漫漫數萬年歲月的那種孤獨寂寥,然而正是葉晨,火麒麟ォ不會去重圍那種孤獨寂寥。

    “若墮落,那麼便毀滅,這便是劍神門的命運!”蕭子雲全身上下殺意騰騰,因為留戀,他始終未動殺意,而此刻,他已經舍棄了留戀,動了殺意。!。

    ..

    

Snap Time:2018-01-20 21:23:12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