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八十二章守護者


    在喝聲響徹的那,天地齊鳴,天地間那股凝聚的大勢也散去。

    葉晨身體宛如陷入沼澤般,移動的速度變得極為緩慢,而原本動彈不得的月痕卻流lu出欣喜之s,狼狽的朝虛空處逃脫著。

    葉晨麵s一沉,左指快速的朝月痕那狼狽的身影點去,但聽轟鳴回dng,卻是狂風驟然呼嘯,紫光一閃,空間破碎開來,一道劍光越過空間『亂』流擊中月痕的後背。轟的一聲驚天動地之音,在那間震驚天地回dng。

    月痕的身影如斷線的風箏朝後落去,鮮血不斷湧出嘴角處,緊隨的便是那慘叫聲,麵如死灰,眼中流lu出絕望之s,瘋狂的吼道:“葉晨,我要殺了你!”

    葉晨淡漠一笑,右手持麒麟劍於xiong,隨即一道劍氣猛『射』而來,麒麟劍恰好擋住那劍氣。

    盡管如此葉晨的身影也狂退數十米,腳下浮現出一縷清風,葉晨身影搖搖晃晃的漂浮在虛空之上,臉s震驚的望著虛空處。

    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壓,從遙遠的天空中,呼嘯降臨,這威壓之大,足以驚天動地。

    全場的部分劍器皆是發出一陣清脆的劍『吟』聲,宛如臣服於劍中之皇,天空處劍氣飛舞,隨即虛空處無數的劍氣洪流化作一道漩渦,橫掃之下更有轟鳴回dng,漩渦瘋狂的旋轉起來。

    一道修長的身影在那漩渦之中浮現人出,白發飄dng著,赫然是一名中年人。

    這道人影原本在漩渦之內,然而在下一刻便詭異的出現在月痕的身旁。

    中年人身著紫衣,紫衣背後繡著一輪銀月,宛如此時虛空中的銀月,其雙眼流lu出一道精光,仿佛天地一切力量在其麵前都無法傷到他。

    中年人的麵容倒是和月驚仙以及月痕有點相似,其眉心處浮現出一道劍形印記。

    葉晨身體不由一震,疑huo的望著此人,這個人站在那,然而葉晨卻未感受到眾人的氣息。

    “你想廢他的真晶?!”天地驟然轟鳴,陣陣轟轟之聲驚天動地,一道沉厚的聲音緩緩響起,中年人盯著葉晨,徐徐開口,其聲音中蘊含的冷意卻令在場的人一驚。

    真晶一廢,便注定月痕此生隻能成為一廢物,這對無比高傲的月痕無疑是一致命的打擊、

    中年人的目光如同實質,好似兩道劍芒,直『逼』葉晨而來,在其目光凝聚過來的那,葉晨周圍的空間隨之震dng起來。

    葉晨身影狂退,鮮血不斷的順著嘴角處滴落,被那目光凝聚在身,立刻就感覺似乎在這一那,一股難以抵擋的威壓憑空而現。

    若不是先前那道劍氣,那麼也晨早就廢掉月痕,顯然,先前那道劍氣是這一個人所為。

    隨手擦拭掉嘴角處的血跡,葉晨目光變得冰冷無比,在那一那,他感受到那目光蘊含的殺機,猛然抬起右腳,向前邁出了一步,這一步中,葉晨身上的氣勢隨之暴漲。

    盡管不知此人的身份,但是顯然是屬於敵方。

    輕微一歎,葉晨並未說些什麼,在麵對眼前這名中年人時,葉晨心中感到一陣無力。

    火麒麟和蕭子雲兩人身形皆是一震,其目光皆是落在那中年人額前的眉心上。

    “那劍形印記?”火麒麟劍眉微皺,輕微一歎,看來得撤退了!

    “守護者!”蕭子雲喃喃自語著:“原來,如今的劍神門還有守護者的存在,倒也沒敗落太徹底!”

    高台之上,柳雨燕難以置信的望著虛空中的那道身影,隨即,對著虛空中那道身影一拜:“弟子柳雨燕見過守護者!”

    沒有人比柳雨燕跟清楚眼前這個人的實力,柳雨燕記得當初自己拜入劍神門的時候,眼前這個人就是當地劍神門的宗主。

    複雜的望著月驚仙,柳雨燕輕微一歎,記得當初他將宗主位置傳給月驚仙的時候,便選擇閉關修煉,出去雲遊,沒想到今日會現身。

    高台之下,眾多弟子則是疑huo的望著虛空之上,劍神門有守護者的存在除了幾峰之主外稍有了解。

    “我叫你住手,你為何依舊動手!”雙手負背,中年人出聲道,然而那平靜的話語卻蘊含著無盡的憤怒,縱然是尋常弟子也是感受的出來。

    恐怖的威壓席卷而來,這股威壓遠遠超過月驚仙的威勢,在此刻,葉晨發現自己連站立在老者麵前都顯得如此勉強。

    直立的身形朝下彎去,葉晨身形徒然淩空跪下來,空氣仿佛化作岩石般堅硬,一道沉悶的碰撞聲響起。

    劍尖傾指,葉晨右手緩緩上舉,劍尖冷冷的指著該名老者,喃喃道:“老夥計,你很不甘對不!”

    麒麟劍發出一陣顫抖,隨即驚天的劍『吟』聲響起,頂著身上的威壓,葉晨臉s略顯血紅,重新站立起來。

    抬頭,望著中年人,葉晨淡漠一笑,搖搖頭道:“他要殺我,我為何不能殺他!”

    淡淡一笑,中年人目光宛如實質般落於葉晨身上,在那一那葉晨宛如感覺到一股心悸。

    隨即,一道劍氣憑空的出現在葉晨的身前,隨即那劍氣便化作一道寒流將葉晨籠罩在內。

    葉晨滿身血衣瞬間凝結成冰晶,寒冷刺骨的氣息撲麵而來,葉晨不由打了個寒顫,白霜布滿了葉晨那如墨的長發,寒氣不斷的收縮著,葉晨的體外表麵居然詭異的凝結出一層冰層。

    葉晨臉s一沉,緩緩運轉著體內的朱雀真氣,一小簇朱雀之火湧出葉晨的表麵,隨即那寒氣宛如遇到天敵般化作一股股白氣朝四周消散掉,血跡順著衣袖不斷的朝下方落去,葉晨眼中湧出一絲殺機,倘若在那一那要不是朱雀之火解危,此刻他必定被那寒氣凍死。

    僅僅這股寒氣便如此可怕,葉晨實在難以想象這個中年人的實力。

    月痕原本麵如死灰,然而此刻卻流lu出了怨毒之s,鼻涕摻雜著鮮血流出,拉扯著中年人的衣袖,哭喊著:“爺爺,你得替我做主我,一定要殺了他!”

    這一稱呼立刻讓那些老資格的弟子想起了一個人,前前任宗主,月風!

    然而令眾人疑huo的是月風的麵容,數年前,這月風還是白發蒼蒼的老者,然而如今看起來猶如中年人一般。

    然而下一那,月痕的聲音卻嘎然而止,虛空之中一道白s劍光如流星隕落般一閃而過,在那一那,月痕看到了一雙眼眸以及那張他極為厭惡的臉。

    咻咻!這抹劍光輕微偏移了一下,從月痕的肩膀處劃過,瞬間,鮮血ji『射』開來。

    “找死!”月風臉s一沉,他沒有預料到葉晨居然敢當著他的麵動手,一掌拍出,冷冽至極的掌風朝葉晨席卷而去。

    葉晨嘴角處卻是流lu出一絲笑意,身影如狂風中的一片落葉,憑借著掌風朝後躍去,然而那股力道依舊擊中葉晨的xiong脯處,一道醒目的手痕布滿了整個xiong脯。

    隨即葉晨的身影便如斷線的風箏朝後落去,血跡不斷順著嘴角湧出,冷哼一聲,身影緊隨在葉晨之後。

    一道劍氣脫指而出朝葉晨的xiong脯處『射』去,葉晨周旁的水汽不斷的朝葉晨凝聚著,頃刻間葉晨皮膚表麵凝結出一層冰層。

    死亡的危機的臨身,葉晨卻冷靜的可怕,三種截然不同的真氣同時運轉,出劍,一劍傾城!

    唯美的劍光,其劍氣如洪流般傾瀉而出,然而卻依然阻擋不了月風的步伐,一掌輕飄飄的朝葉晨xiong脯處拍去。

    然而下一刻,月風便發出一道詫異聲,身影狂退,此刻那一雙手宛如被火焰灼傷般,月風頗為詫異的望著葉晨xiong脯處湧出的一簇朱雀之火,詫異道:“真的是朱雀之火!”

    身影一頓,葉晨此刻依稀聽到自己的心髒在怦怦、怦怦的跳動,身子如在雲中飄搖,但卻越來越虛弱,最終還是依然懸浮於虛空之上,然而卻麵lu慘白之s。

    全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剛才的一係列發生的太快,當結束的時候,他們的目光方才落在月痕身上。

    無疑,月痕敗了,敗得如此徹底。ro!。

    

Snap Time:2018-06-23 23:57:24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