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八十章一路敗北


    .單手持劍,左手緩緩的上舉,四周,大量的氣流急速的朝著葉晨匯聚,在他身邊形成無數五顏六『色』的光芒,如朵朵雲霞,隨著他飛舞,葉晨此刻心中異常的平靜,平靜的俯視著月痕。..

    然而眼尖的人卻發現了那光芒之中一閃而過的劍氣!

    其朱雀之火旋轉在四周,將葉晨的身形護在其中!

    “,敗了很多次,會死人的,月痕!”那種語氣,冰冷而殘酷,不帶絲毫感情,如諸神,高高在上,俯瞰著眾生。

    全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月神弟子此刻牟中不知為何皆是感到一絲心悸,駭然的望著虛空之上二人,那兩道如魔神般的身影深深的刻在眾人的記憶深處。

    “聽過hun嗎?”微弱的真氣緩緩湧出葉晨的指尖處,以指為劍,食指緊繃而立,沒有絲毫的的僵硬,大勢天成1

    “當初,我僅僅隻是氣武境的時候,我便用hun殺了一名hun武境武者!”葉晨淡淡道。

    腳下逐漸匯聚的巽風好似天威降臨1罡風卷起腳下的朱雀之火,其寒冰之氣蔓延而出,漸漸的將葉晨的身影淹沒掉,那滿頭的黑發在那銀『色』的颶風中顯得如此異常!

    三種不同的真氣在葉晨的指尖流轉著,其劍意同時爆發開來。

    縱然以前見識過葉晨hun的劍神門弟子此刻皆是流lu震驚的表情,此刻,宛如hun不再單單是hun。

    葉晨始終都在壓製心中的殺意,正如月驚仙所那般,葉晨不因為自己而將葉家牽扯進來。

    然而此刻,葉晨反而看開了,其殺意不再收斂,恐怖的殺意在此刻完全爆發開來。

    數萬生命蘊育而成的殺意,僅僅這份殺意便足以令人動容。

    隻是眨眼間的功夫,一柄數十丈的劍影在葉晨的頭頂處緩緩形成,周圍的真空再次再次顫抖著蔓延了開來。

    這不單單是劍意顯化,同樣是殺意顯化,兩種巧妙的結合在一起。

    眼神淩厲的望著葉晨,月痕嘴角處閃過一絲冷笑,先前,他便見過葉晨用這一指抵擋風影二人的攻勢。

    在月痕看來,這劍技雖然玄奧無比,終究威力不足,冷喝一聲,身影如鬼魅般的閃動著,瞬間幻化出九道人影,隨即九道人影再次重合在一起。

    宛如一輪銀月般的劍氣脫劍而出,一股黑『色』的氣霧緊緊的環繞在周圍,不斷的吸收著遊離在空氣中的吳氣。

    隨即那劍氣也隨之幻化成九道劍氣朝葉晨『逼』近,緊隨的便是月痕的冷喝聲:“葉晨,如今的是那麼的不堪一擊!”

    劍指至上而下點落,其十丈劍影化作一道長虹朝那九道劍氣『射』擊而去,一道無形的空間波紋緩緩散開。

    在眾人詫異的眼神之中,數十丈長的劍影宛如破碎的鏡麵破碎開來,道道颶風朝四周卷去。

    月痕見此,臉上出現了一絲得意之『色』,今日終於在劍技上將葉晨壓下去,然而臉上的得意之『色』出現的快也消失的快,駭然的朝後退去,還不時的朝前揮出數劍。

    原本道道颶風卻頃刻間變成一把把劍影,劍影一幻十,十幻百,數萬道劍影眨眼劍便覆蓋了整個虛空,望著那漫天的劍影,全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眾多武者的呼吸聲變得無比沉重,那威壓令他們不由自主運起真氣抵抗,然而令他們震驚的是那數萬道劍影。

    月痕麵如瘋狂之『色』,難以置信的喝道:“影劍術,不可能,怎麼會!”影劍術,先前月驚仙所施展的劍技,然而此刻葉晨為何也會,全場竊竊si語聲不斷,目光皆在葉晨和月痕背影處徘徊著。

    盡管月驚仙等人也是流lu出一絲驚訝之『色』,他們可不會相信該劍技是月驚仙教給葉晨。

    虛空中,月驚仙神情一怔,眼中流lu出一絲詫異之『色』。

    倒是伯牙和子期兩人神『色』淡然,在落霞閣中,其劍技數萬,又豈會缺少這影劍術。

    然而,伯牙和子期兩人記得,影劍術這樣的劍技應該被歸類於落霞閣頂級劍技行列,尋常的弟子根本沒有資格去瀏覽。

    葉文單手負背,閑庭漫步的躲避著,見此,其嘴角揚起一絲笑意,淡淡道:“影劍術嗎?、“萬劍影術!”長劍看似緩慢的劃過天際,一排排劍影蔓延而出,一幻十,十幻百,數萬道劍影蔓延而出,遮天蔽日,充斥著虛空的任何空間當初,葉文滅柳落兩家的時候,便施展過這樣的劍技。

    然而這劍技卻和劍神門的影劍術極為相似,神情微震,月驚仙臉上流lu出一絲凝重之『色』,看來,作為那個人的後代,這葉家倒是傳承了不少劍技。

    影劍術!數萬道劍影蔓延而出,頃刻間,葉文和月驚仙的身影便被那劍影所淹沒。

    月痕那大呼大喊的舉動落入葉晨的眼中,葉晨緩緩搖頭,淡漠的望著月痕,道:“溫室的花朵終究會枯萎!”

    此言落入月痕耳中無疑是嘲諷,長劍一揮,九道劍氣再次重合在一起,化作一道流光朝葉晨直『逼』而去,葉晨則是淡然的朝前一點出幾指,那道流光便被漫無邊際的劍影所淹沒掉。

    望著周旁飛舞的劍影,葉晨嘴角處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絲笑意,自語道:“葉家的萬劍影術,落霞閣的影法劍術,月驚仙的影劍術,歸根到底隻是萬劍齊下的延伸而已!”

    正如葉晨所料的這般,當初四代月神創造萬劍齊下,這所謂的萬劍影術和影劍術隻是他的運用而已。

    此刻,月痕卻無心的去仔細聽葉晨的自語聲,那漫無邊際的劍影漸漸的將的月痕的身影淹沒掉,無數次的強勁劍擊,夾著震天的爆炸,帶著刺目的鮮血,月痕在半空中不停的變化著方位。旋轉、移動,閃避、猛衝,然而他驚駭的發現無處可躲閃,隻能一一接下那劍影。

    控製這萬道劍影,對於葉晨來無疑也是一次巨大的負擔。

    散開的餘波砸落在葉晨身上,葉晨嘴角處流出一絲血跡,不顧傷勢,今日他倒是下了決心誅殺月痕。

    猶如喪家之犬般,月痕此刻方才體會到葉晨先前的感受。

    臉『色』猙獰,月痕探進衣袖,手指撥動,一顆黝黑『色』的丹『藥』至指尖浮現而出。

    這顆丹『藥』正是數日前黑衣人所給之物,略顯猶豫的望著丹『藥』,月痕狠下心,直接服之。

    服下這顆黝黑丹『藥』之後,月痕的氣息瘋狂的暴漲著,赫然衝入hun武之境,隻不過,身體四周那環繞的黑霧越發的濃厚。

    這片天地仿佛盡在掌控之中,月痕身形止住,淡漠的望著那ji『射』而來的劃鼻。

    “破!”這道聲音仿佛來自地獄般,同冷無比,聲浪化作實質音浪,將這些劍影一一摧毀。

    劍影散去,虛空之上的雲彩也隨著颶風的退去而再次湧入虛空之上,夕陽宛如一遲幕的老人無力的朝地平線下墜去。

    夕陽的餘暉染紅了半片天空,月痕狼狽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眾人的眼中,血『液』隨風朝地麵落去。

    身影搖搖晃晃,月痕麵『色』陰沉的盯著葉晨,喝道:“這種程度的攻擊遠遠不夠,葉晨不得不承認此刻體內真氣消耗過度,如今又有何信心來敗我!”

    聲音如雷鳴,月痕的身上浮現出雄厚的真氣,顯然是先前那顆丹『藥』起作用了。

    一道道氣浪以月痕為中心朝四周擴散而去,隨即月痕身影閃動,再次幻化出九道身影,九道身影,九道蔚藍『色』的劍柱,在九個方位同時劈斬而出。那縱橫交錯的劍氣,籠罩著整個上空,將葉晨的去路皆斷去。

    嘴角處再次湧出一絲血跡,葉麵對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劍氣,臉『色』沒有絲毫的慌忙,麵『色』尋常,同樣朝前邁出一步,其兩道殘影赫然在四周浮現而出。

    兩道殘影隨著葉晨腳步一踏而閃動著,隨即三道身影緩緩的重合在一起,葉晨左指上舉,一指點出,上麵沒有任何的劍氣波動1反而透lu著一種劍器般的鋒芒之氣。

    “依舊如此,月痕除了嗑『藥』,還會些什麼!”葉晨淡漠的聲音在虛空中緩緩響起,那看似強悍無比的劍卻在這葉晨的一指點出之後瓦解掉,滾滾聲浪朝四周散去,葉晨身影如鬼魅般朝月痕『逼』近。月痕驚怒不敢相信的望著奔襲而來的葉晨,咆哮道:“可惡,為何此刻也能夠接下我一劍,為什麼!”接二連三的失敗已經令月痕處於崩潰的邊緣,每一次總以為要勝利的時候總是被葉晨那淡漠的聲音所粉碎掉,月痕瘋狂的朝奔襲而來的葉晨飛舞著長劍,劍氣如洪流般朝葉晨『射』去,然而葉晨身影卻搖搖晃晃般的避過,望著那如閑庭漫步愜意的葉晨,月痕崩潰了..

    

Snap Time:2018-07-22 11:20:53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