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七十九章會死人的

  
  .這四個人交給我1
  持劍,蕭子雲神『色』平淡的望著念輪回四人,其眼中流lu出一絲寒意。中文網
  聞言,葉晨若有深意的點點頭,並未些什麼,朝後退出數步。
  見此,蕭子雲嘴角處不要揚起一絲笑意,轉身,若有深意的望著落霞峰所在的方位。
  “沒有想到,多年以後,我會以這樣的姿態來到這堙I”蕭子雲輕聲喃喃道,持劍,跨步而出,其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
  這股劍『吟』聲響徹天地,衝天而起,勢不可擋。
  蕭子雲整個人化作一道長虹,朝念輪回四人衝去,在眾人眼中,蕭子雲無疑是飛蛾撲火。
  念輪回身後,玉皇學院的守護者之一跨步而出,臉『色』微沉,喝道:“蕭子雲,此事關係到玉皇學院的存亡,還不退下!”
  對於蕭子雲這個蕭家廢材,念輪回幾人也有所耳聞,隻是,沒想到蕭子雲的修為會如此恐怖。
  “玉皇學院的存亡,與我何幹!”長虹劃過天際,蕭子雲聲音越來越盛:“我蕭子雲隻認準我認為該做的事情!”
  見此,這名守護者一歎,抬起手,劍器飛舞,劍氣如『潮』水般湧出,頃刻間,劍氣如星空中的銀河般,流淌在蕭子雲與念輪回之間。
  然而蕭子雲的身形依舊如長虹一般,起劍,出劍!
  天地間徒然剩下這道劍光,在蕭子雲揮出這一劍的時候,一股恐怖的劍意爆發開來,這是屬於蕭子雲的劍意。
  與此同時,在落霞峰上,四座月神石像,其第三座石像ji烈的震動著恐怖的劍意至石像上爆發開來,這股劍意赫然與蕭子雲的劍意相呼應。
  而在劍神峰上全場的劍器皆是震動起來。
  隱隱約約間,劍器的劍尖紛紛朝蕭子雲轉去,萬劍歸宗!
  萬道劍器,仿佛臣服於虛空中的那道身影,那柄劍器正如蕭子雲所,傲世於九天。 更新
  傲世於九天之上,鋒芒之氣繞著傲世劍旋轉著,僅僅這一劍,蕭子雲便輕而易舉的破去眼前這劍氣銀河。
  勢不可擋,在此刻,望著那道長虹,眾人再無先前那種飛蛾撲火的感覺。
  劍意彌漫蕭子雲這股劍意出乎意料的強悍,身形徒然止住,蕭子雲隨意刺出一劍,這一劍便蘊含了恐怖的劍意。
  身形一震,念輪回幾人臉上皆是浮現出一絲凝重,持劍。
  在麵對蕭子雲這一劍時,念輪回四人居然再次聯手,將蕭子雲的圍在其中瘋狂的攻勢層出不窮。
  然而對於這些攻勢,蕭子雲總是輕描淡寫的化解掉。
  在這一刻,眾人皆是有種被眼前這個胖子欺騙的感覺,這胖子真的有這麼強?
  火麒麟和葉晨皆是若有深意的望著蕭子雲一眼,這股劍意,他們極為熟悉。
  “這股氣息,怎麼可能?”火麒麟暗道:“三代!”
  如今念輪回幾人被蕭子雲牽扯住,無疑,此刻便是離去的時機。
  “我倒是成為最弱的!”葉晨輕笑一聲,沒有任何猶豫,轉身yu離去。
  咻咻!一道劍氣從葉晨的身旁ji『射』而過,抬起頭,葉晨恰好聽到月痕的冷笑聲:“怎麼想逃嗎?”
  月痕單手負背,淩空踏步緩緩的朝葉晨『逼』近,眼中不由閃過一絲得意之『色』。
  瞥見葉晨投『射』而來的目光,月痕陰森一笑,單手持劍,眼眸盡是寒意,淡漠望著慘白的葉晨,冷笑道:“真正決勝負的時刻到了,葉晨,我之間的恩怨也是時候結束了,讓世人看看到底誰是劍神第一!”經過數刻的休息,此刻,月痕體內真氣澎湃,真氣如『潮』水一般湧出月痕的體外,一股強悍至極的氣勢在月痕的身上爆發開來,破碎的衣袍獵獵作響,強橫霸道的威嚴氣勢,如旋風狂卷四周,那可怕的力量壓得在場眾人心頭沉重。
  葉晨臉『色』凝重的望著月痕,如今體內真氣空虛,隻剩下風屬真氣。
  葉晨的臉部也開始變化著,在這一刻,葉晨的真實麵貌呈現在眾人的眼中。
  盡管知道先前那麵貌並非是葉晨的真容,然而此刻瞧見葉晨的真容,眾人還是驚歎不已。
  感受著月痕和葉晨兩人的氣息,葉慕婉和千川雪兩人神情皆是一變。
  葉慕婉麵『色』一沉,雙腳點地,躍於虛空之上,然而一股力道卻再次將她的身影拉住。
  葉慕婉疑婁的轉身望去,赫然是柳雨燕。
  柳雨燕雙手一揮,再次將葉慕婉的身影再次拉回原地,解釋道:“慕婉,去反而成了累贅!”
  葉慕婉神情一黯,然而眼中卻流lu出一絲堅定之『色』,朝柳雨燕道:“峰主,倘若我不去,或許我會後悔一生!”
  察覺到下方的狀況,葉晨眼眸微低,輕微搖頭著。
  見此,葉慕婉輕微一歎,放棄掙紮,隻是擔心的望著葉晨。
  月痕不由冷哼一聲,嘲諷道:“葉晨,臨死前居然還有心安慰人,在這一點上,我不得不佩服的鎮靜!”
  淡漠一笑,輕輕的握住麒麟劍,左手緩緩撥動劍尖,葉晨嘲諷道:“月痕,可知差距還是差距,在某種程度上,還不配我出劍,縱然我如今真氣消耗過度,又能拿我如何!”
  聲浪如雷鳴震得月痕耳膜發痛,臉『色』一變,負在背後的左手伸出,雙手緊握劍柄,整個人全身猛然爆發出一股狂野而霸道的氣息。
  一股黑『色』氣霧緩緩的在月痕體外流轉著,劍氣同樣緩緩的在月痕的周圍環繞著,隨即一道道劍氣形成一片片宛如杵葉的狀。
  周圍的空氣被劍氣粉碎掉,一道颶風憑空出現,將葉晨籠罩在其中,臉『色』一變,葉晨有些驚駭的望著月痕。
  一股股黑氣從那颶風中散發而出,僅僅的將葉晨的身體束縛住,體內流動的真氣也隨之停止流轉。
  冷酷一笑,月痕長劍一揮,周旁的劍葉化作一道長虹融入那颶風之中,颶風發出一陣低沉的劍『吟』聲。
  葉晨駭然的發現那黑氣居然凝結著黑絲,體內的真氣瘋狂的流逝著,滾滾劍氣撲麵而來。
  月痕傲然仰天長嘯,喝道:“葉晨,此招,看如何接下!認命吧!”
  身體一晃,葉晨張口吐出一道鮮血,眼神淩厲的看著月痕,臉上lu出堅毅的神情,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嘲諷之『色』,淡漠道:“還差得遠呢?”
  一簇朱雀之火緩緩的躍出葉晨的指尖,葉晨手掌飛舞,朱雀之火在虛空之上留下一道詭異的紅光,隨即那一簇朱雀之火便詭異的被颶風吞噬掉。
  滿臉陰沉的月痕臉『色』不由一頓,駭然的發現一股滾熱至極的溫度在那颶風中緩緩升起。
  數百道劍葉在那詭異的紅光之下化作了灰燼,原本無『色』的颶風也被染成紅『色』,隨著葉晨靈hun力如『潮』水般湧出,一股恐怖的威嚴緊隨而來。
  葉晨的身影緩緩的被颶風所托起,腳下便是那紅『色』至極的颶風,如墨長發隨風飄dng,一身血衣獵獵作響,淡漠的望著臉『色』凝重的月痕,嘲諷一笑,道:“第一次,五峰論劍,敗於我,第二次,讓各峰之主以及兩名hun武境武者來消耗我的真氣,然而依然敗了,而第三次,,月痕依舊會敗!,月痕敗了很多次,會死人的,真的會死人!”!。..
  

Snap Time:2018-10-17 18:33:00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