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七十六章居然是他


    葉晨身影驟然一頓,難以置信的望著聲音來源處,這道聲音,他極為熟悉。

    然而這道聲音不應該在這個世界上,然而此刻卻出現了。

    巨劍懸浮於半空中,巨劍帶來的威壓也頓然消散,葉晨身體被一股輕柔的力量舉起。

    hu即葉晨的身影化作一道長虹躍到後方,那巨劍則是驟然劈落,一劍劈空,空間延著劍身處緩緩破碎開來。

    眼見葉晨脫離危險,月舞邪暗呼一口氣,葉慕婉和千川雪兩人皆是鬆了口氣。

    這一係列發生的太快,全場皆是陷入了呆滯狀態,皆是疑huo的朝聲音的來源處望去,然而那處卻絲毫未見人影,一些劍神弟子不相信的放出靈hun,然而結果依舊。

    月痕嘴角始終掛著得意的笑容,神s間帶著幾許殘忍,然而隨著這一道聲音的出現而變得憤怒無比。

    一劍朝那聲音的來源處劈出數十劍,劍氣相互緊繞在一起,形成一道絢麗的劍柱狂『射』而去。

    然而那劍柱卻再次詭異的靜靜的懸浮於虛空中,縱然那停頓的時間很短,但是在場的hun武境級別的人物卻是清晰的感受到,隨即一道罡風吹來,那強悍無比的劍柱轟然破碎開來。

    無數的光點緩緩飄散在周圍,隨即依舊充滿戲漬語氣的笑聲傳來:“這便是一宗之主該有的風範?”

    葉慕婉神情同樣一怔,這道聲音對於她來說也是極為熟悉。

    數十年以來,葉慕婉皆是聽著這道聲音,然而這道聲音應該不在這個世界上,然而此刻卻出現了。

    錯愕過後,便是狂喜,葉慕婉臉s壓製不住內心的狂喜原來,他還在。

    “原來你還在!”葉晨嘴角微挑,流lu出一絲發自內心的笑意。

    全場的人再次陷入了呆滯的狀態,皆是難以置信的望著虛空之上輕笑出來的葉晨。

    月痕也感應到全場的氣氛,然而他卻被那話語ji怒了,那句話那語氣,和眼前的葉晨是如此的相似。

    葉晨的輕笑聲落入月痕耳中無疑是在嘲諷他,眼中憤怒之s一閃而過,喝道:“到底是何人!敢來申釁劍神門權威!”

    “公眾誅殺葉家之主,原來,葉家在劍神門眼中便是如此不堪!”那道聲音再次響起:“數千年以來,你還是第一個誅殺葉家之婁的宗主!”

    數千年以來,葉家和劍神門的關係倒是極為密切。

    “我葉家數千年以來為劍神門抵抗外敵莫非換來的便是這樣的結果,可笑!”聲音如雷鳴般響徹而起,任誰都能聽出這咄咄『逼』人語氣中所蘊涵的怒氣。

    月痕再也壓製不住內心的憤怒,原本俊秀的臉也變的猙獰無比,喝道:“你到底是何人!”

    一道無形的空間bo紋緩緩從那劍柱破碎處散開,一道身影緩緩出現在列,身著一襲飄飄白衣,腰上掛著一柄雪s長劍。

    這道身影站在那仿佛便是代表這一片天地。

    當葉晨和葉慕婉的目光觸及這道身影的時候,神情還是變了,原來,他真的還在。

    白衣獵獵作響,這道身影便安靜的站在虛空中,全場的聲音皆是寂靜下來。

    “月宗主,別來無恙!”淡漠的目光朝月驚仙投『射』而去月驚仙同樣錯愕的望著眼前的這道身影。

    按照宗門的情報,眼前的這個人應該隕落在廢域之內,然而眼前的這道身影卻粉碎了這個事實。

    對於這道身影,眾多劍神門弟子和外宗之主倒是極為陌生,然而星辰峰主幾人依不陌生數道驚呼聲響徹而起:“葉文!”

    上任葉家之主葉文,這個原本死在廢域之內的人卻出現在此地。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一陣嘩然這葉文在皇楓國中倒是極為出名。

    右手微抬,少許真氣至葉文的右手浮現而出包裹住葉晨那滿身血*的身體,葉晨那湧出的鮮血也止住。

    若有深意的望了火麒麟和慕辰一眼,葉文輕微一笑,對著葉晨道:“這段時間倒是辛苦你了,不過,你做的比我想象中的還好!”

    聞言,葉晨則是輕微點頭,並未說些什麼。

    對於葉文,葉晨始終存在一股複雜的情緒,畢竟,他是自己名義上的父親。

    最令葉晨在意的是葉文身上流lu的氣息,那種感覺跟麵對月驚仙沒有區別,原來,他已經突破了。

    消失將近數年的葉文,最終還是突破了。

    持劍,月驚仙略顯凝重的望著葉文,淡淡道:“原來你還活著,看來,那廢域一行倒是成就了你!”

    聞言,葉文轉身,直視月驚仙,眼中再無以往的恭敬,淡淡道:“看來,我依舊活著的事實不僅僅讓你詫異,想必其他人也是如此!”

    “晨兒,剛剛上位,其皇族便對葉家施壓,劍神門也默許!,月宗主難道不給我一個交代嗎?”葉文淡漠道:“還有今日的事,月宗主,你說呢?”

    “當日葉晨繼位,皇族施壓之事,我劍神門倒是有愧於葉家,不給最後,宗門還是向皇族警告了!“頓了頓,月驚仙繼續道:“至於今日之事,葉文你還是別『插』手,別將你葉家扯進來!”

    “月宗主,你當眾誅殺我葉家之主,難道我不應該『插』手嗎?”葉文淡淡道,眼中閃過一絲寒意。

    “葉晨不僅僅混入玉皇學院奪取月神佩玉,今日又混進宗門,想趁機奪取月神佩玉,僅僅這個理由,他便該死!”身上湧出淩厲的氣勢,月驚仙猛然朝前踏出一步,踏聲如雷鳴般響亮恐怖的氣勢席卷而出,處於這氣勢之中,葉文倒是神s淡然。

    身形紋絲不動,葉文隨意的朝前一拂,這漫天的氣勢dng然無存。

    抬起頭,葉文的語氣越發的冰冷:“敢問月宗主,葉晨可做出對不起宗門的事情?”

    “而奪玉之說,,月宗主莫非你感覺好笑嗎?月宗主莫非忘記我葉氏一族的根源!”葉文淡淡道:“這月神佩玉便是屬於我祖先之物,而那劍閣也是我祖先所建造,你說這月神佩玉是屬於玉皇學院的嗎?”葉文口中的祖先自然便是四代月神,僅僅這一句話便讓月驚仙無言以對。

    月痕驚仙聞言,緩緩搖頭,道:“今日,這葉晨必死,葉文若你不想將葉家扯進來,那麼你便不要『插』手此事!”

    然而在月驚仙話語落地的那一那,月驚仙立刻感覺到了被葉晨深藏起來的濃重劍意,那處有惹實質的劍意,在那淩厲的眼眸之中流lu而出。

    葉文緊緊的握住劍柄,劍尖指著月驚仙,冷笑道:“你月驚仙可以為了自己的兒子而不顧一世英明,我葉文又豈不會!”

    全場的氣氛完全緊繃起來,兩股氣勢在虛空中彌漫開來。

    星辰峰主黯然一歎,緩緩的淩空踏步而來,朝葉晨瞥去,最後目光落於葉文的身上,淡淡道:“葉文,你還是別將葉家牽扯進來!”

    若葉文出手,那麼葉家和劍神門的關係恐怕也會因此而破碎,不複以往。

    “數千年以來,葉家便是宗門的一部分,又何必傷了兩家的和氣呢?”星辰峰主一歎,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星辰峰主也頗為無奈。

    聞言,眾人皆是一愣,特別是那些不熟悉葉家和劍神門關係的人,各個神情詫異。

    特別是那些外宗之主,各個詫異的望著葉文,原來葉家和劍神門還有這一層關係。

    葉文自嘲一笑,虛空之上一抹寒光閃動,驚虹乍起,星辰峰主臉上那間一片慘白,那滿天寒光令得天地為之s變,恐怖的氣勢朝緊壓而來訂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4-24 20:47:16  ExecTime:0.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