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七十章收割魂武劍器


    抬起頭,葉晨望著周圍的數十名弟子,淡淡一笑:“先前是你們出手,既然出手,那麼便決定接受出手的後果!”

    葉晨的自言自語無疑深深的刺痛了數十名劍神峰弟子,皆是臉s難堪。

    轉身望著月痕,葉晨淡然一笑,淡淡道:“好戲現在才開始!”

    同言,月痕神情一怔,駭然的望著天際處,老者完全被火麒麟壓製住。

    數名劍神門弟子相望一眼,成夾擊之尊,將葉晨包圍其中,各自的劍氣在體外環繞著,劍氣浮盈出來1周圍的虛空的空氣瞬間化作冰晶或者水汽散發。

    “劍神峰弟子聽令,誅殺這人!”坐在石椅上,月痕不慌不忙道。

    “水火兩儀劍陣!”二十名劍神峰弟子朝四周擴散開來。

    其中,這二十名弟子之中居然有數名氣武境巔峰武者,其恐怖的威壓彌漫開來。

    最令葉晨在意的是,這二十名弟子中最強的那中年,假hun武境。

    “怎麼,以這些蝦兵蟹將就可以收拾我嗎?”葉晨喃喃自語著:“盡管我受傷了,不過,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聞言,月痕端起石桌上的茶杯,隨意飲了一口,喃喃道:“大話誰都會說,唯有讓事實說話!”

    話語未落,數十股恐怖的氣勢在高台之上爆發開來,其劍氣顯化而出。

    這些弟子之中,居然有一半人是水屬血脈,一半人是火屬血脈。

    水火真氣至劍神峰弟子身上湧出,數丈長的劍氣從長劍處延伸而出,澎湃的劍氣湧動,冰冷至極的氣息以及炙熱氣息各自占著半個虛空,一圈圈磅的空間大浪緩緩地朝著周圍擴散而出。周圍的壓迫越來越大,葉晨卻麵s平淡,這股威壓太弱了。

    一聲響徹天地的劍鳴從葉晨身上發出,隨後一聲裂帛般聲響傳出,震驚的眼神從眾人的眼中迸發而出,葉晨右手輕輕的朝前一伸,猛然喝道:“麒麟!”

    麒麟兩字一出,空氣中dng起了螃的音浪,這無形的音浪便如同一bobo洶湧的流水一般。

    音浪凝出了實質般的音劍,其音劍瞬間湧到了劍神峰弟子的身前,劍神峰弟子皆是朝後退出半步,這音劍之中居然蘊含著葉晨的劍意!

    絲毫不將這些人的包圍放在眼,葉晨輕飄飄的朝前邁出一步,身影卻詭異的出現在這些的包圍之外,一道劍光被握住。

    低頭,葉晨望著手中的麒麟劍,輕聲喃喃道:“老夥計,該開始飲血了!”

    當初麒麟劍被火麒麟煉製出來的時候,其最後一步便是需要血祭,如今,飲血無數之後的麒麟劍,蘊含在其內的殺意輕而易舉的被葉晨這一句話勾出。

    宛如感應到主人的殺意,麒麟劍猛烈的震動著,發出一陣清脆的劍『吟』聲,隨即灼目的血芒從劍身處迸『射』而出。

    這是屬於血氣,少許血『液』順著葉晨的指尖滴落,落在麒麟劍之上。

    叮嚀!其震天的劍『吟』聲響徹而起,壓蓋過這虛空中的劍嘯聲。

    虛空中,火麒麟隨意的朝高台處瞥去,輕笑道:“最後一步,血祭終於完成了,麒麟出世了!”

    那血芒是如此之強烈,以至於整個天地都為之失s,或許別人不知道這血芒代表什麼,但是葉晨知曉,這血芒代表無數生命。

    月痕以及月驚仙皆是一臉震撼的望著麒麟劍,難以置信的驚呼道:“hun武劍器!”

    葉晨也是怪異的望著右手所握的麒麟劍,終於到了hun武級了嗎?

    葉晨心中一陣欣喜,葉晨傲然的揮舞著麒麟劍,長嘯道:“來吧!”

    一抹劍光閃過,一名劍神峰弟子前方的空間立刻扭曲開來,劍氣流淌而出。

    劍神峰弟子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應付周圍流動的劍氣,葉晨身影閃動躍到兩名氣武境巔峰武者的上方,猛然的朝兩人劈去。

    兩名氣武境巔峰武者皆是警惕的朝上方劈出數劍,水火劍氣詭異的融合在一起,形成月牙形劍氣朝葉晨劈去。

    然而在葉晨劈出一劍的那,葉晨的身影卻緩緩消散,心中一駭,

    兩名氣武境巔峰武者者皆是駭然的望著出現在另一名劍神峰弟子的上空。

    一道無形的空間bo紋緩緩散開,葉晨身影詭異的出現。

    剛才居然是葉晨快速留下的殘影,此刻,兩名氣武境巔峰武者才真正感受到葉晨的可怕之處。

    麒麟劍突然劇烈地顫抖起來陡然間分為了一實二虛的三道劍影隨即三道劍重合在一起,麒麟劍劈落,恐怖的威壓鎮壓在劍神峰弟子的身上。

    數名劍神峰弟子身形微動,嘴角處流出一抹血跡,冷喝一聲,揮舞著長劍朝葉晨刺去。

    “不可硬接!”那名假曖武境弟子突然開口道,然而一切都遲了!

    一圈恐怖的劍元bo動擴散開來胖隨著兩股恐怖的劍氣,其碰撞的空間破碎開來劍氣餘bo掃『射』而來,餘bo依舊未散去,其恐井的餘bo同樣掃『射』在兩名氣武境巔峰武者身上。

    兩人驚駭的感受到周身傳來一股不可抵擋的巨力,在二人驚恐的目光下,一道劍氣輕飄飄的劃…過他的脖頸,隨即他的眼中就剩下那一抹劍光,知覺如『潮』水一般退去,儼然失去生機。

    劍氣『亂』流淹沒掉月神守衛的身體,隨即在緩緩的消散掉,葉晨始終冷眼望著僅存的一名劍神峰弟子。

    “假hun武境嗎?”嘴角微揚,葉晨身形猛然一動,一劍傾城。

    恐怖的朱雀之火蔓延而出,正在躲閃的劍神峰弟子直接被這朱雀之火淹沒掉,化作灰燼。

    又一假hun武境隕落在葉晨手上,現場立刻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各個眼神怪異的望著葉晨,眼中又敬畏的,也有擔心的,但是過多的便是震撼。

    鮮血順著麒麟劍的劍尖滴落,恐怖的真氣在葉晨體內流淌著。

    月痕身影宛如石化一般,呆呆的戰於原地,臉s盡是難以置信之s,喃喃道:“怎麼可能,你居然還有反抗怕力量!”

    葉晨淡然望著麵syin沉的月痕,淡淡道:“月痕,如今你還能自信留下我嗎?”話畢,葉晨緩緩轉身,其身形朝半空中躍去。

    葉晨可不好顧忌什麼,直接一劍出手。

    原本與慕辰廝殺的風影,心頭一沉,葉晨的劍氣輕飄飄的從他肩膀處劃…過。

    心頭猛然一沉,風影原本便被慕辰牽扯住,若加了個葉晨,那麼情況就不容樂觀。

    如今局勢所『逼』,月痕最終出手了,身影一閃,躍到葉晨的前方,長劍一揮,冷聲道:“葉晨,你今日休想想平安離開劍神門,今日我必定敗你,將你拿住!”

    葉晨身影一頓,嘲諷的望著滿臉yin沉的月痕淡淡道:“先是派三名hun武境武者,後是派兩名hun武境三層武者,隨即又是門內弟子,如今我真氣所剩無及的時候你才敢出來,月痕,當真是好計謀!看來當日失敗給我留下很大的yin影!”

    赤luoluo的嘲諷,月痕冷冷的看著葉晨,眼神中lu出一絲冷烈的神s,語氣有些yin森的道:“今日,我必定留下你,當日我敗於你不過是我大意罷了,葉晨,你既然殘害神雷宗和寒冰宗數千條xing命,如今又對劍神門居心不軌,那麼,今日我便讓你永遠留在這!”

    葉晨眼神中流lu出一無奈之s,輕握著麒麟劍,淡淡道:“又何必找理由,動手吧!”

    此刻,葉晨心中異常的平靜,或許今日便是結束兩人之間糾結的時候。

    四周的目光再次落於葉晨和月痕身上,兩位原本便是劍神門最傑出的天才,然而卻互相敵對,當初月痕慘敗於葉晨的那一幕是否又會再次出現,倘若葉晨處於全盛狀態,眾人毫無疑問的選擇葉晨會贏了,然而此刻葉晨卻真氣消耗過度,此刻眾人皆是各自猜疑起來,有質疑,有擔心,有疑huo的眼神充斥在周圍。

    然而,葉晨真氣當真已經消耗過度了嗎?!。

    

Snap Time:2018-04-24 20:32:24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