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六十九章現身


    死亡的氣息撲麵而來,體內那股恐怖的能量最終還是隱入丹田之內。

    失去這股恐怖能量之後,在麵對這股威壓時,葉晨不複先前那般從容。

    特別是右手一陣麻煩,感受著自己這發麻的身體,葉晨臉s還是那麼從容,不見一絲慌張的神情。

    望著那道血影,月舞邪再也保持不住先前的那般從容,輕輕的將李詩月的身體放在雪地上,雙腳一躍,其身形朝高台上躍去。

    始終,月舞邪都未想過,以自己那卑微的修為又豈能改變些什麼。

    但是,月舞邪知道,若自己不出手,那麼他便會後悔一輩子。

    然而,在月舞邪其身形踏在高台的時候,一股柔和的力道席卷而來,將他的身形壓製的不能動彈。

    柔和的力道並未傷到月舞邪半分,與此同時,月驚仙的聲音響徹而起:“此事與你無關,退下1”

    聞言,月舞邪原本俊弄的臉也變的猙獰十足,殺意十足道:“老匹夫滾開!”

    持劍,月舞邪朝前揮出一劍,劍指月驚仙,冷冷道:“老匹夫,讓開!”輕微一歎,月驚仙隨意的一拂,月舞邪的身形便如斷線的風箏,朝下方落去。

    望著那道血影,柳雨燕有種恍惚的感覺,仿佛看到了皇無雙。

    輕微一歎,柳雨燕雙腳一躍,如離弦的箭狂『射』而出,然而,月痕的身影卻緩緩的出現在柳雨燕的身旁,那張俊秀的臉上盡是淡漠之s,望著許雨婭,淡淡道:“一切該結束了”…

    柳雨燕臉上湧出複雜之s喝道:“退開!”

    月痕聞若未見,雙目緩緩緊閉同時,月驚仙氣息緊鎖柳雨燕,令她不能動彈。

    見柳雨燕未動彈,轉身,月痕隨意一笑眼流lu出一絲喜s,此刻他才發現當初的那一戰的確在心中留下失敗的yin影,而如今隨著葉晨的隕落也隨之消失。

    望著下方那道血影,月痕笑道:“縱然他強悍又如何,依舊逃不出!該結束了,一切該結束了!”

    全場的目光都遙遙的落於葉晨身上,關心、擔憂、焦急、憤怒浮現在外門弟子的臉上,然而卻不缺乏歎息、嘲笑、高興、仇恨則出現在其他人臉上當一切麵臨最終判決時,所有人心底隱藏最深的心思,都在這一刻毫無掩飾的表現出來,人xing的淡漠在此刻體現的淋漓盡致。

    伯牙和子期兩人相望一眼,皆是無奈一歎。

    持劍,老者輕微歎道:“結束了!”

    劍氣冒騰而出,攪動著四周的靈氣,一股天地之勢浮現而出。

    咻咻!一道劍光浮現而出葉慕婉持劍躍上高台,手中的劍器化作一道流光朝老者『射』去。

    “葉家女娃,別為葉家引來禍端!”老者隨意的揮出一劍,其劍氣化作月牙形朝葉慕婉『逼』去。

    氣劍!葉慕婉握住氣劍,企圖抵擋住這月牙形氣劍,然而其恐怖的勁道爆發開來,葉慕婉的身形直接朝後落去同時,一股力道臨身,

    壓製的她不能動彈。

    月牙形劍氣並未有所消散,反而是繼續朝葉晨『射』去。

    如今葉晨動彈不可,又豈能抵擋的住一時間,擔心葉晨的皆是捏了一把冷汗。

    倒是,慕辰若有深意的望了葉晨一眼空洞的眼神中沒有任何的擔心之s。

    “那股氣息,出現了!”轉身慕辰並未去理會葉晨,依舊對風影展開淩厲的攻勢。

    然而此刻卻沒有人注意到,一道白s身影從場下的人群中一躍而出,義無反顧的朝葉晨飛去。

    在月牙形劍罡即將斬在葉晨的那一那,那道白s身影抱住葉晨的身影朝後躍出數十步,避開那危險至極的月牙形劍氣。

    yin霾的天空之下,那修長動人的身影,猶如月華一般清冷,充滿了朦朧般的美麗,白s身影和葉晨滿身的血衣形成鮮明的對比。

    千川雪一襲白衣若雪,手持白s小劍,猶如九天仙子落入凡塵,清麗脫俗,瀟灑絕塵,那顛覆蒼生的臉上閃過一絲複雜之s。

    望著那張顛覆蒼生的臉,月痕眼中閃過一絲嫉妒之s,隨即流lu出一絲憤怒之s朝一旁的柳雨燕道:“怎麼,夕月峰主便是如此教弟子的?”

    抬起頭,柳雨燕並未說些什麼,隻是輕微一歎。

    “皇族的小女娃,此事,無關你皇族的事情,退下!”老者淡淡道。

    聞言,那張顛覆蒼生的臉上閃過一絲複雜之s,沒有理會月痕和老者,淡淡的望著葉晨那已被血跡染紅的臉。

    橡澈如清泉的眼眸中,隻有一絲葉晨讀不懂的複雜之s。

    葉晨微微搖頭,同樣複雜的望著千川雪的那張顛覆蒼生的臉,淡淡道:“你不該來!”

    千川雪輕握著長劍,眼流lu出一絲追憶之s,追憶道:“記得,我說過,如果有一天,你沉淪於殺戮,我便會殺了你!”

    “如今,你未沉淪於殺戮,所以我來了!”千川雪淡淡道。

    聞言,葉晨起身,難得正視起眼前這個女子。

    修長而又纖細的手指抬起,率川雪指著雪地上的李詩月,輕聲喃喃道:“她不是也這樣的嗎?”神情一怔,葉晨複雜的望著雪地之上的李詩月,那飄落的雪hu已經堆滿了李詩月的屍體,這白雪仿佛要將那血紅的衣裙覆蓋住,隻是覆蓋的了嗎?

    “這趟渾水,不適合你!”擦拭掉嘴角的血跡,其發麻的身體也恢複了知覺,葉晨指著周圍的看台,道:“那才適合你!”1

    聞言,千川雪並未說些什麼,其淡漠的目光直視葉晨的神情。

    在這一刻,時間仿佛靜止住似的,其飄落的雪hu在兩人之間無力的飄落。

    “還是那一句話,如果你死了,那麼葉家之人便要下去陪葬!”說完,千川雪身形如那飄落的雪hu般,輕飄飄的落回原位。

    依舊是那一句話,葉晨嘴角處浮現出一絲笑意。

    持劍,轉身,葉晨神情淡漠的望著前方的老者,背後的長發淩『亂』的披在雙肩處。

    “結束了!”老者淡淡道,起劍,恐怖的劍氣在那劍尖處冒騰而出。

    “還是這一句話,那麼接下來,這個老匹夫就交給你了!”葉晨突然說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語。

    原本戴在手上的麒麟戒閃過一道紅光,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一道紅s的身影在葉晨的前方的浮現而出。

    漫天的朱雀之火流淌而出,一道身影緩緩浮現而出,赫然是化作人形的尖麒麟。

    恐怖的威壓在火麒麟身上彌漫而出,仿佛盛受到葉晨心中的那股憋氣,火麒麟一出現,其冰冷的殺意便爆發開來。

    一陣倒吸聲席卷而出,眾人皆是錯愕的望著火麒麟,葉慕婉,慕辰等人也是如此。

    “老小子,剛才打的爽嗎?”淡漠的目光落在老者身上,火麒麟淡淡道。

    僅僅這一目光便讓老者有種心驚膽巔的感覺,施展秘法後的火麒麟,在某種程度上將靈hun實質化,同時,將自身的氣息收斂起來。

    “你是何人?”老者凝重道,一股久違的氣息撲麵而來,那是屬於死亡的氣息。

    “打了小的,老的總要找回麵子,不是嗎?”右手微抬,其朱雀之火在火麒麟手中冒騰而出,化作一柄火焰劍。

    火麒麟的朱雀之火比起葉晨的朱雀之火更加恐怖,周圍的空間直接扭曲起來。

    今日,火麒麟已經對劍神門失望了,特別是這兩名劍神門太上長老。

    因此,火麒麟望向老者的眼中再無任何s彩。

    “他是你的弟子!”老者朝後退出一步,瞥見自己那失去感知的右臂。

    “你剛才出了五劍,對吧!”話語未落,火麒麟的身形便暴『射』而出,漫天的朱雀之火席卷開來。

    一場壓倒xing的比鬥在虛空之中展開。

    望著虛空中,老者那狼狽的身影,葉晨淡淡一笑。

    血跡順著指尖滴落,葉晨抬起頭,望著那散開的雲層,其夕陽浮現而出,輕聲喃喃道:“蓄勢夠了,那麼便開始收割!”!。

    

Snap Time:2018-07-22 19:02:05  ExecTime: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