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六十七章非酵為殺手


    劍器突然破碎開來,化作碎片朝四周灑落開來。

    望著這一幕,眾人皆是一陣嘩然。

    “尋常的鐵劍能夠支撐到如今已經出乎我的意料了!”抬起頭,老者淡淡道。

    在眾人看來,失去劍器的葉晨仿佛失去牙齒的老虎。

    握住隻有劍柄的劍器,葉晨無奈的搖搖頭,右手微抬,隨意的朝前甩出。

    手中斷裂成一中劍器ji『射』而出,什作一道長虹朝老者ji『射』而來。

    見此,老者左手隨意的朝前一點,其劍器便化作虛無。老者朝前邁出數步,其淩厲的氣息緊緊鎖住葉晨。

    “可惜了,憑你的天賦,若數十年以後,以你的實力足以問鼎hun,

    武巔峰!”老者語氣中多出了一絲無奈之s,若眼前這小子並未對劍神門居心不良的話,那麼倒是值得培養。

    “hun武巔峰嗎?”葉晨輕微搖頭,並未說些什麼。

    瞥見對麵的慕辰,慕辰的實力雖然不能將風影擊敗,然而憑借著唯情意境的獨特,短時間內,慕辰還不會落敗。

    “一名劍客如果連自己的劍器都無法保住,那麼他也失去了做為一名劍客的資格!”老者淡淡道。

    聞言,月痕開口道:“的確,失去劍器的劍客,那麼他還是劍客嗎?”抬起頭,葉晨隨意瞥了一下月痕,無奈的搖搖頭道:“他可以無知,那麼身為前輩的你,也可以如此無知嗎?”

    話語未落,葉晨的身形便掠出,一柄氣劍至葉晨手中浮現而出。

    劍氣斬!劍氣呈扇形ji『射』而出,同時,葉晨的身影也消失不見。

    聞言,老者劍眉微皺,隨意的揮出數劍,化解這些劍氣,然而便在此刻,一道身影在老者的身後浮現而出。

    化風訣!一道通天的龍卷徒然產生,劍氣龍卷繞著葉晨旋轉著。

    葉晨的速度原本便奇快無比,加上這龍卷之後,其速度更加恐怖,猶如劍光一般,眨眼便至。

    風神指!一柄罡風巨劍淩空劈落。

    望著那淩落的罡風巨劍以及葉晨,老者搖頭,這種程度的攻擊,遠遠不哦長劍至下而上劈去,恐怖的氣勁爆發,僅僅一劍而已,那罡風巨劍便化作虛無。

    “隻有這種程度的攻勢而已嗎?”月痕頗為不屑道,僅僅這種程度攻勢,又豈會從師祖手中逃脫。

    在施展出風神指之後,葉晨的身影依舊朝老者奔去。

    速度越來越快,一道道殘影蔓延而出,一時間,虛空中倒是浮現出數十道身影。

    記得我還未用劍的時候,我是一個殺手,而屬於殺手的同伴,不是劍,而是不顯眼的匕首。

    天地間,其數十道光芒閃過,這些光芒猶如劍光一般,來的快,消失的也快。

    砰砰!沉悶聲驟然響起,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道單薄的身影猶如斷線的風箏,無力的朝下方的高台落去。

    一時間,無數道目光投『射』而去,是葉晨。

    然而當眾人的目光觸及老者時,目光瞬間變得呆滯,在那老者右肩膀上,不知何時已經『插』上了一匕首。

    鮮血順著老者的肩膀滴落,那滴落的鮮血中居然摻雜著少許黑s。

    師祖居然受傷了?月痕以及月驚仙兩人的神情也是一怔,如今的葉晨,居然能夠傷到師祖!

    身形朝下方的高台落去,一道醒目的劍痕至葉晨的xiong前浮現而出,望著上空的那道身影,葉晨嘴角處浮現出一絲笑意。

    雖然受了一劍,不過這個代價還是值得的。

    如墜落的流星似的,葉晨的身體離高台越來越近,然而在葉晨身體即將觸及高台的時候,身形突然止住,旋轉,雙腳淩空一蹬,ji『射』而出。

    龍卷化作虛無,葉晨的身速再次暴漲,居然在眨眼間便橫跨出數十米,直接在月痕身前浮現而出。

    一柄泛著冷光的利刃浮現而出,沒有任何的停頓,出擊。

    危險的氣息撲麵而來,月痕心頭猛然一沉,他沒有想到葉晨居然在此刻還可以出手。

    而且,這出手的速度實在太快。

    !月痕的身形直接朝後躍去,然而方才後退一步,一股恐怖的威壓便緊緊鎖住月痕。

    殺意爆發,冰冷的殺意鎖住月痕,讓月痕身形一滯。

    僅僅這短暫的一息,對於葉晨來說便是足夠了,不過在利刃將要觸及月痕的時候,兩根修長的手指浮現而出,夾住那利刃。

    “月驚仙!”沒有任何猶豫,葉晨直接朝後躍去。

    手中的利刃也瞬間破碎開來,化作密密麻麻的碎片朝月痕『射』去。

    葉晨的劍氣已經蘊含在這些碎片之中,碎片最終詭異的化作一柄劍,淩空朝月痕劈落。

    砰砰!月痕持劍擋之,不過其身形還是後退出數步。

    見這一劍僅僅隻是讓月痕狼狽而已,葉晨輕微一歎,身形再次止住。

    望著這一幕,眾人皆一陣疑huo,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至始至終你都在隱藏自己的實力,有意思!”一直沉默不語的月驚仙突然開口道:“突然爆發的身速,以自己的身體為代價,僅僅隻是為了牽扯住師伯,最終突然對痕兒出手!”“看來,你的最終目的是月神佩玉,不愧是葉家之主!”月驚仙難得讚歎道。

    抬起頭,葉晨並未說些什麼,隻是忌憚的望著月驚仙。

    捂住受傷的肩膀,一陣發麻的感覺席卷而來,老者若有深意的望著『插』在自己肩膀上的匕首,淡淡道:“有毒的匕首,這倒是有點意思!”

    血『液』已經發黑,滴落下來的血『液』居然將碎石腐蝕掉。

    聞言,月痕跨步而出,劍指葉晨,冷聲道:“葉晨,你居然在匕首在抹毒!”

    體內那股恐怖的能量越來越虛弱,葉晨知道,這股能量終究要耗盡了,聞言,葉晨並未去理會月痕,反而望著虛空中的那名婁者。

    “作為一名劍客,難道你不感到羞恥嗎?”月痕繼續嘲諷著。

    起身,葉晨同樣一手捂著xiong前的劍痕,止住那湧出的鮮血,並未說些什麼。

    “你已經失去了做為一名劍客的資格!”老者淡淡道,運起全身的真氣,將自己的肩膀封住,以免毒素擴散。

    身形浮現而出,望著失去先前那般淩厲的老者,葉晨輕微搖頭,淡淡道:“劍客嗎?我從來都不是!”

    我從來都不是一名劍客,我隻是一名殺手,對於殺手來說,注重的是結果,而不是過程。

    對於一名緋徊於死亡邊緣的殺手來說,要做的便是殺死對方,無論什麼手段,用毒也罷。

    “在生死麵前,一切皆為虛幻,不是嗎?無知的月神門主!”語氣一冷,葉晨運起所剩不多的那股恐怖能量。

    “不管如何,也該結束了!”老者冷漠道。

    “你的右臂還動彈的了嗎?”葉晨搖頭,冷笑道。

    自從廢域之行開始,葉晨便收集一些魔獸的膽汁,而那匕首完全被那些膽汁泡過,再加上葉晨特意收集的一些毒『藥』。

    因此,這匕首上的毒可是厲害的狠,當毒素擴散至全身的時候,其身體便會失去知覺。

    長劍至老者的右手劃…落,砸落在高台之上,一柄氣劍至老者的左手浮現而出,望著眼前這道單薄的身影,老者淡淡道:“左手便可以解決你!”

    “失去劍器的劍客,還是劍客嗎?”一模一樣的語氣,葉晨淡淡道。

    其目光柔和的望著麒麟戒,感受著麒麟戒的震動,葉晨輕微一笑,喃喃道:“好了,老夥計,馬上就可以一起戰鬥了”!。

    

Snap Time:2018-01-19 15:40:31  ExecTime: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