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六十三章血淚

  
  這完全是一個yin謀,而這局完全是皇淩天所設。
  一切皆是按照皇淩天的預料發展著,想此,月驚仙和兩名老者皆是臉syin沉。
  停頓數秒之後,李詩月繼續道:“或許沒有隨風的強勢崛起,一切便如我們所計劃…的軌跡進行下去,但是隨風的崛起已經影響到了月痕的地位,隨即皇淩天便策劃…了一係列的計劃,原本想借月痕之手在五峰大比之中除去隨風,卻不料,月痕還是敗了,敗得如此徹底!”說此,月驚仙怪異的望了月痕一眼,回想起五峰大比時,月痕那突然暴漲的實力。
  “看來那顆丹『藥』便是皇淩天所給”…月驚仙輕微歎道。
  隨即,月驚仙流lu出了一絲疑huo之s,淡淡道:“五峰大比之後,若要除去隨風,皇淩天出手便可,為何要圍攻劍神門?”
  李詩月苦澀一笑,撥開額前的幾縷青絲,目光遙遙的落於yin沉臉上的月驚仙身上,苦笑道:“他等不下去,所以提前動手了。而此次圍攻劍神門的原因也可以分為兩種,若能滅掉劍神門,那麼便覆滅劍神門,若不能覆滅,那麼便為月痕造勢!按照他的劇本發展,最後是月痕出手,擊退敵人!卻不料隨風橫空出世”原本的聲望也落於葉晨的身上!”月痕臉syin沉的朝台下的某一腳落撇去一眼,眼中閃過一絲殺意,隨即一道輕『吟』的劍『吟』聲憑空出現,一道無形的空間bo紋緩緩的出現高台之上,隨即一道冷光朝李詩月刺去,台下立刻驚呼不斷。月驚仙臉s一頓,雙腳朝前邁出一步,然而此刻他卻發現一道力量將自己阻擋在原地,冷哼一聲,喝道:“何方鼠輩,膽敢下手!”
  星辰峰主幾人皆是暗喝一聲,身影閃動朝李詩月奔去,然而那道冷光的速度卻出乎預料的快,宛如黑夜堿y星劃過天際般一閃而過,縱然他們想要阻止也無法阻止。
  手持長劍,葉晨平靜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著急之s,身影朝前一邁,化作一道虛影朝李詩月襲來。
  李詩月饒是預料到眼前的一切,緩緩的轉身,絲毫沒有的驚慌,眼神柔情的望著麵s著急的葉晨,喃喃道:“此刻能夠看到你那著急的臉s,我發現一切足矣!你我的身份差距注定是兩個世界的人,然而我卻期待在某個時空的轉折點,會再次相遇!”晚風中,絲絲塵香飄來,淺淺的,淡淡的,那是,李詩月的發香。
  時間仿佛在李詩月的眼前靜止,很多年前,如墨長發,一裘白衣,那些年的那些話語:“你能替我殺一個人嗎?”
  “什麼人?”“羅絕!”“倘若你能幫我殺了羅絕,我劍器閣必有重謝!”“重謝,免了!”“謝謝你,隻不過,我是應該叫你隨風,還是葉晨呢?”李詩月的眼中浮現出了一絲追憶之s。
  無數個風雪夜晚的陪伴,琴聲與劍光交纏的夜晚。
  每當我舞劍的時候,抬起頭,望著落霞峰的那道身影,我就有種感動,因為你依然還在。
  每當我撫琴的時候,抬起頭,望著落霞峰的那道身影,我就有種問下,因為你還在傾聽。
  那一抹抹令人心醉的劍光讓我mi戀不已,不知為何,我已經習慣了你的存在。
  李詩月無盡的柔情化作那一汪深情的凝望,一眼如萬年,深情一眼摯愛萬年,幾度輪回戀戀不滅,冷光漸漸的流lu出本來的麵目,一把泛著冷光的劍器無情的從李詩月的xiong前橫穿而過。血『液』如蓮hu一般在空中綻放,在葉晨就要接觸冷光的那一那,詩月的身影卻如斷線的風箏朝後落去,在與葉晨擦肩而過的那一那,李詩月臉上lu出一縷輕笑,隱約間有些淡然。
  鮮血ji『射』而出,灑落在葉晨那張略顯慘白的臉上,顯得如此觸目驚,心。
  眼皮緩緩的閉起,在最後的那一那,李詩月臉上流lu出一縷輕笑,我活的時候不能在你記憶中留下不可抹滅的印記,然而我卻希望死後能夠在你的心中刻下一名叫李詩月的女子。
  風輕輕走來,帶走了那一朵如hu般jio豔的生命,人生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溫柔地看著你你卻不知道我眼媟R你的呼喚,那一眼深情的凝望卻成了生死永別的凝望。
  原本灰s的高台之上,此刻卻是落著滿地血紅,風有點思念的味道在那灰與藍交織的天澗,帶著一縷惆悵,挾著一片凝眸,隻為你我再次的相遇,才會流下最深情的血紅。
  晚風拂過那失去光彩的臉龐,如雪的手帕緩緩的從李詩月的懷中飛舞而出,淡淡清香拍打在葉晨的臉龐上,葉晨身影落寞的朝李詩月追去,在李詩月落地的那一那,葉晨緊緊的抱住李詩月那已經逐漸冰冷的身體。
  手帕緩緩落地,白s的手帕一觸地便被那血泊染成血紅,手帕上的字眼此刻也顯得異常醒目,手帕清晰的留下數行字眼:“相思yu寄無從寄,畫個鳥兒替。守巢鳥是我,展翅鳥是你!但願來世,我依舊站在夕月峰上,駐足,望著你舞劍的身影,但願來世,你依舊在落霞峰上,傾聽我的琴聲!”
  “風的歸屬的那浩瀚星宴,而你的歸屬也不是這堙A為何要回來呢?”葉晨黯然一歎。
  葉晨知道,李詩月此次回來,僅僅隻是為了卻今日的鬧劇而已,僅僅隻是為了自己而已。
  然而,這代價,未免太慘重了。
  這一生,有兩個女子在葉晨的心底留下了影子,一個是慕葉,而一個是眼前的這女子。
  感謝你陪伴我度過了那無數個枯燥乏味的夜晚,感謝的你琴聲化開了那如冰的寂寥,我也習慣了夕月峰上的那道身影,不知為何,我也已經習慣了你的存在。
  冰冷的殺意蔓延而出,那細雨化作雪hu,然而雪hu,落在葉晨那滾熱的紅s『液』體時,便融合開來,順著葉晨的眼角滴落,落於李詩月臉上那道醒目的劍痕上,原本眼皮緊閉的李詩月此刻居然緩緩張開,lu出濃濃不舍,她眷戀的看了一眼葉晨隨即又慢慢的閉上了雙眼,她的眼角,流下了一淚水,隻不過馬上被血染成了刺眼的血紅。
  血淚慢慢落下摔在了地麵,擊碎了平靜的血泊,響出一道輕微的響聲!
  這聲音,落在葉晨的耳中好似聽到了宿世的呼喚,以及那一眼斬不斷的凝望!
  葉晨,縱然地牢有多深嚴,依舊逃出,隻為這一刻能為你解除麻煩,留下滿身的劍痕又如何!
  葉晨,縱然追殺有多險,依舊躲閃而過,隻為這一刻你的安危,留下那刺目驚心的劍痕又如何!
  葉晨,縱然身處兩個不同的世界又如何,三生石無你我的名字又如何!
  血淚落地,遍地成詩,不知來年是否會開出滿地的不舍和思念,
  而此刻,一道身影詭異的從下方的人群中消失不見。
  那『插』在李詩月身上的劍器化作無數碎片灑落滿地,此刻,月驚仙周圍的那股力道也隨之消失,靈hun力如『潮』水一般朝四周擴散而去,月痕驚仙卻絲毫發現不了那一道黑影的蹤跡。
  李詩月走了,然而她卻在葉晨的心中留下了一道不可抹滅的印記。懷中伊人已冰冷,葉晨默然的抱起李詩月緩緩的朝月舞邪走去,黃昏之下,那身影顯得如此落寞。
  “事已至此,我們終究要除去他,不然對宗門隻有不利,而無益!”月痕微微朝兩名老者道。
  劍眉微皺,兩位老者漠然點頭,腳尖點地,身影如鬼魅的出現在葉晨的身前。
  兩股強悍至極的氣勢宛如一座大山般遮蓋在葉晨的身前,在這兩股氣勢之前,葉晨宛如大海中的一片孤舟,顯得如此無助。!。
  

Snap Time:2018-10-17 15:25:43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