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六十二章李詩月歸來兮


    全場的人目光一凝,遙遙的落於葉晨身上,有一股可以震撼心靈的力量,那麼便是葉晨的劍。

    那一抹令人心醉的劍光卻粉碎眾人的認知,曾經以為,不會敗的星辰峰主三人,如今也敗了。

    一頭黑發隨著山風飄動就連衣服池被山風吹打1發出啪啪之聲,葉晨臉s慘白,剛才那一指消耗了太多的靈hun力,此刻,居然感受到眩暈。

    一抹嫣紅順著葉晨的嘴角滴落,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葉晨若有深意的望著下方的星辰峰主三人,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s。

    “他們終究不忍!”葉晨暗道,盡萃體內運轉著那股恐怖的能量,加上火麒麟的協助,葉晨也不能如此輕易擊退三人。

    那兩名老者最先反應過來,其身形掠到虛空中,氣息鎖住葉晨,

    以免葉晨逃脫。

    對此,葉晨則是嘲弄一笑,看來,今日劍神門要留下自己的決心可是很大。

    月痕冷眼望著葉晨,喝道:“葉晨,你竟然重傷前輩,你眼中可還有前輩的存在!”

    葉晨淡然一笑,緩緩轉身,淡淡道:“既然出劍了,那麼便應該知道出劍的後果,不是嗎:”

    高台之上的星辰峰主三人相望一眼,皆是看到對方眼中的黯然之s,眼神中流lu出一絲歎息。

    此刻,或許葉晨和劍神門之間再也無情分可講,當初自己等人出手的那一那,結果便已經注定。

    “為何如此,僅僅隻是因為我嗎?,…一道如黃鶯般的聲音從虛空處緩緩傳出,聞言,葉晨和月痕皆是身影一震,詫異的望著那漸近的身影臉上都不由流lu出一絲錯愕之s。

    一身白衣,白s衣裙襲掩住那單薄的身影青絲飄過那魅huo蒼生的臉,然而一道醒目的劍痕卻破壞了整張臉的美感,顯得猙獰可怕,緩緩的朝高台之上飄來。

    踏雪而來,其身形如那雪hu般飄落在高台之上。

    出塵的氣質也遮蓋不住那道醒目的劍痕,望著眼前這道倩影,熟悉這道身影的人皆是驚呼而出。

    神情猛然一變,月痕難以置信的望著那張自己愛慕已久的臉,驚呼道:“詩月!”

    夕月峰弟子,李詩月!

    怪異的目光投『射』而來,坐在高台上的榫雨燕猛然起身,難以置信的望著李詩月以及臉上的那劍痕。

    在數日前,柳雨燕便派李詩月出去送劍帖,卻久久未見她歸來,原本柳雨燕打算此次盛宴結束,便出去尋找她,卻不料,在此刻,李詩月歸來。

    此刻李詩月身上的氣息極為雄厚,絲毫不亞於假hun武境,然而葉晨卻駭然的發現李詩月身上已經生機全無,恐怕不能活過今日,然而那一雙眼眸之中卻是無比的清澈,未理會月痕。

    李詩月緩緩轉身望著葉晨,慘然道:“風的歸屬是那浩瀚星空而不是這,為何,你卻不離去!”

    又是這句話,葉晨清楚的記得這句李詩月已經告知自己好幾次,望著那破壞了整張臉的醒目劍痕葉晨淡淡搖頭,隨即擔心道:“你的臉為何,誰傷了你!”

    一張臉對女孩的重要xing足以大過生命葉晨不知誰那麼狠居然下次重手。

    沒有異樣的目光,沒有別人那種惋惜的眼神他的目光還是如此!

    李詩月婉然一笑,如那山壁上綻放的雪蓮似的,絲毫不在意自己臉上的劍痕。

    笑而不語,李詩月轉身望著月痕,淡淡道:“有必要嗎?”

    那道醒目的劍痕是如此的刺眼,月痕眼中不由流lu出一絲複雜之s,淡淡道:“這不是你所希望的嗎?,…

    此刻,葉晨也不由被月痕和李詩月之間的對話所疑huo,兩人之間必定有著外人所不曉得的事情,此刻,葉晨才發現眼前的這女子還是一如既往的神秘!

    慘然一笑,李詩月緩緩搖頭,苦澀道:“人世間的赫光榮,往往產生在罪惡之中,有些是為了權力,有些是為了利益,犧牲自己的良心。在這條罪惡的道路上,你還未走遠,又何必如同我這個已經走了一半的女子呢?”李詩月的語氣中透著一股無人可以理解的寂寥。

    抬起頭,月痕望著那飄dng細雨的虛空,輕聲喃喃道:“我不會像你,因為,我有反抗的力量!”“反抗的力量嗎?”李詩月苦澀一笑,世界本無好事與壞事之分,隻不過思想的區別而已,本以為以前是對的,然而思想變了,以前的事,也變了。

    耬身,李詩月轉身,婉然對月驚仙躬身道:“今日,一切皆是因那股勢力引起,為何要繼續錯下去呢?”

    原本眼s清明的月驚仙眼中爆發出一股精光,眼s複雜的在葉晨和月痕之間緋徊,隨即一拂,一道清風將李詩月的身軀緩緩托起,月驚仙淡淡道:“那股勢力?”那股勢力?兩名老者神情皆是一怔,先前他們是因為葉晨的那個身份才同意月痕的計劃,莫非這麵還有一些內因?

    眼神一冷,兩麼老者皆是淩厲的望著月痕。

    冷汗連連,承受這這莫名的壓力,月痕臉上還是保持著先前的從容之s。

    李詩月苦澀一笑,緩緩的卷起衣袖,原本潔白無瑕的左右臂上卻被劍痕所布滿。

    微風吹過,白衣隨風飄dng,葉晨此刻駭然的發現李詩月的背上盡是數道醒目的劍痕,到底經曆何事會留下這麼多劍痕。

    絲毫不理會眾人的驚訝聲,李詩月眼中流lu出追憶之s,喃喃道:“幼時,我曾有個美滿的家庭,我曾是落霞城李家的掌上明珠。那時候,真的很美好,沒有殺戮!然而父親的離世卻給原本落沒的李家帶來了重大打擊,越來越多的世家要吞並李家,越來越多的勢力在暗中對李家下手!直到有一天,馬言徒弟的兒子,上門欺辱我,母親便也在那一次死於劍『亂』之中,那時候,我感覺自己的世界都要崩潰了,沒有親人,沒有可依靠的人!”

    說此,李詩月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幸虧,那時候,那個人出現了,帶著麵具的人!是他殺死了羅家那些人,殺死了那虎狼幫!”聞言,葉晨神情輕微一怔,他自然知道李詩月口中的那個人,那個人自然就是自己。

    “至今,我還未對他說過一聲謝謝!”李詩月輕聲道:“羅家雖滅了,母親依也走了,在那此刻,世界都崩潰了!就在那個時候,那個男人來了,他說,他可以給救活我的母親,不過代價便是把我的命運交付於他,對於這個交換了!在那一天,他帶著我和母親離開了落霞峰,去了一個永遠充滿殺戮的地方,在那,除了冰冷的殺戮便隻剩下修煉。那個男子並未救活我的母親,他隻是維持了我母親那微弱的生機而已,承諾他要辦的事情成功之後,他便救活我母親!為了母親,我別無選擇!在那時候,那個男人給了我很多血紅s的丹『藥』,服用了那丹『藥』之後,我的修煉便無瓶頸似的!而同時,那個鼻人把我帶離了那個地方,帶到了這!”

    一直沉默不語的月驚仙突然開口道:“那個男人是誰?”

    “皇淩天!”李詩月淡淡道。

    月驚仙幾人臉s猛然一變,這事情變得越來越不簡單了。

    月驚仙麵容沉思之s,右手緩緩的托著自己的下巴,眼中閃過一絲精光,淡淡道:“他帶你來劍神門,又是為何!”

    李詩月苦澀一笑,眼中流lu出一絲追憶之s,喃喃道:“僅僅隻是為了控製月痕而已!”

    “控製月痕”月驚仙臉s一變,冷聲道:“為什麼!”“計劃…如同他所預料的那般,幾次偶然的避運,月痕暗地mi戀上了我!”李詩月目光微瞥,望著月痕手中的玉佩,道:“而他的最終目的也僅僅隻是為了那月神佩玉和控製劍神門!”

    的確,月痕作為月驚仙的兒子,注定便是下一任門主,控製主月痕,那麼便控製住劍神門。

    此刻,月驚仙幾人突然有點明白了皇淩天為何將李詩月『插』入劍神門的原因。

    那時候,皇淩天奪玉失敗,不過,他倒是未放棄自己的野心,反而是采取另一手段來奪玉和控製劍神門。!。

    

Snap Time:2018-04-25 05:15:24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