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五十九章小的不行老的上


    “當日舊情!”一抹嘲弄的笑意至葉晨的嘴角浮現而出。

    “的確,你無需顧及當日舊情!”葉晨淡淡道:“比起步驚仙,你實在差的太多!”“冷千楓!昔日,若不是峰主出手相助,今日你豈能站在這!”

    月舞邪冷笑道:“好一個昔日舊情!”

    頗為嘲弄的笑語,落入冷千楓的耳中極為刺耳。

    落霞峰弟子皆是鄙夾的望著冷千楓,一時間,冷千楓在劍神門弟子心中的地位猛降。

    站在冷千楓身後的幾名朝陽峰弟子也是複雜的望著冷千楓。

    “動手!”冷千楓冷喝道,他知道,在這樣下去,局勢便對自己越不利。

    數十名氣武境武者加上一名假hun武境,其組成的劍陣也是恐怖無比。

    數十道劍光如那天地間投『射』而來的曙光似的,令人無法睜開雙眼。

    劍氣如流水般流淌在虛空之上,一時間,虛空中ji起了一道道無形的空間bo動,周圍的空氣在這股威壓之下凝固起來。

    抬起頭,望著這漫天ji『射』而來的劍氣,葉晨輕微一歎,有時候,殺戮是因為無奈。

    葉晨長發如柳絮紛飛,右手微抬,朝虛空中一握,一柄尋常的劍器至下台ji『射』而出。

    長劍詭異的直『射』到葉晨的身前,最後詭異的懸浮在葉晨的身前,葉晨雙目緊閉,頃刻間便再次睜開雙眼,此刻眼中盡是淡漠之s。

    既然決裂,那麼便用劍了卻這段因果。

    長劍發出一聲劍嘯,葉晨握住長劍,一股驚天的劍意在葉晨身上爆發開來,驅散那ji『射』而來的劍氣。

    數十名弟子盡是驚駭的朝後退出數十步,在冷千楓的帶領下,劍器飛舞,虛空之中仿佛形成了一道劍氣風暴,頃刻間,葉晨便被那漫無邊際的劍氣所淹沒掉。

    驚呼聲不斷,眾人皆是滿臉震驚的望著那道在劍氣中的人影,依舊那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葉晨如閑庭漫步般,劍氣如洪流一般在他的四周穿棱著,然而葉晨卻如閑庭漫步般的踏出幾步,眼中依舊是一片淡漠。

    衣袖隨風飄dng,葉晨隨意的朝前一拂,周圍的劍氣如夏天的泡沫頃刻間消散掉,周圍的劍影如『潮』流一般朝葉晨鼻卷而去。

    葉晨淡淡搖頭,就在劍尖要觸及葉晨身體的那一那,數十名弟子的身影皆是一頓,任憑他們輸入多雄厚的真氣依舊不能撼動葉晨半分。

    “一名劍客違反了本心,那麼劍用來有何用?”葉晨的聲音剛落,數十名弟子手中,那劍器皆是發出嗡嗡的顫鳴聲。

    從其中,數十名弟子皆是感受到了一股懼意,那顫抖聲如一臣民的君王的臣服,此刻,數十名弟子才真正感受到眼前葉晨的可怕。

    “咻咻!”數十把劍器紛紛脫離主人的控製,詭異的朝葉晨漂浮而去,劍柄處傳來的力道紛紛令數十名弟子朝後退出數十步。

    一絲血跡順著嘴角處滴落,數十人麵s慘白,無力的倒落於高台之上。

    “當日我既然能夠救你,今日我同樣能夠殺你!”葉晨左手一揮,那飄dng而起的數十道劍器化作一道長虹朝冷千楓ji『射』而去。

    在葉晨那強悍的靈hun力之下,這些劍器繞著某種軌跡運轉著。

    嘩嘩!見此,眾人一陣嘩然,這葉晨居然以一己之力構成劍陣,這需要多麼強悍的靈hun力。

    落霞閣內自然不缺乏劍陣,加上皇無雙的傳授,葉晨對劍陣倒是有幾分獨特的理解。

    數十柄劍器形成的威壓仿佛禁錮住了空間,冷千楓身形一滯,那淩厲的劍氣轟然砸落。

    砰砰!劍器的碰撞聲響徹而起,冷千楓的身體如死狗一般朝高台落去,狠狠的砸落在高台之上。

    四周一片嘩然,葉晨實力居然如此的深不可測,此刻,眾多劍神門弟子才認真想著葉晨剛才的那一句話,或許月痕如今當真不如葉晨。

    解決冷千楓之後,葉晨淡淡一笑,目光遙遙的落於月痕身上,淡淡道:“怎麼?還想躲在別人身後嗎?”

    “莫非當初那一戰給你留下的yin影還在?”一抹冷笑浮現而出,葉晨其目光不經意間掃過月痕手中的月神佩玉。

    葉晨的語氣變的冷厲無比,句句直『逼』月痕。

    然而月痕卻笑了,臉上流lu出一絲恭敬之s,對著柳雨燕等人道:“夕月峰主,星辰峰主,看來如今也隻能你們出手擒住他!”

    月痕這一句話狠毒至極,將柳雨燕幾人放在葉晨的對立麵。

    星辰峰主聞言,臉s一變,有些為難的望著月痕,在他心中對葉晨頗有好感,不僅僅解救了劍神門的危險,為人更是溫而儒雅。

    柳雨燕絲毫沒有理會月痕,直接閉上雙眼。

    “既然痕兒如今是門主,那麼他的話便是劍令,作為一峰之主,又豈能不遵守!”先前出聲的那名老者開口道。

    聞言,星辰峰主眼s複雜的望了柳雨燕一眼,默然的朝前邁出一步,身影頃刻間便出現在高台上空。

    “你們也上前!”那名老者繼續開口道,聞言,朝陽峰和星辰峰的兩名hun武境武者也是起身,朝虛空中躍去。

    “你也要攔我!”葉晨淡漠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凝重之s。

    此刻,葉晨才發覺原來心的那股不安便是預示今日所發生的一切,倘若劍神門頃全門之力留下自己,那麼自己能夠逃脫嗎?

    伯牙和子期相望一眼,正yu起身,然而一股恐怖的威壓席卷而來,壓製著兩人的身形不能動彈。

    此刻,伯牙和子期兩人才發現兩位師伯正在看著自己,顯然這股威壓是來自那二人。

    星辰峰主無奈一歎,神情黯然道:“落霞峰主,你為何不解釋清楚,我相信那些慘案必定不是你所為!”

    話出,身旁的幾人皆是點頭,與葉晨一戰,他們皆是非常的不願!

    葉晨淡然一笑,目光遙遙的落於天際處,淡淡道:“有時候,一些理由隻是因為為了掩飾而已!在失去了公道的宗門內,其解釋又有什麼用!”

    聞言,星辰峰主幾人皆是一歎,無奈的相望一眼,今日必定出手不可了。

    來時,白雪紛飛,離時,煙雨mngmng!

    葉晨眼s複雜的望著落霞峰一眼,昔日的記憶如『潮』水一般浮現而出,昔日那些美好的回憶終究要埋葬在這一場冉雨之中。

    或許,這不是一場煙雨,而是一場血雨!

    葉晨低頭,望著下方的月痕,隨即浮現出一絲冷笑,淡淡道:“做了門主,你還是那般不懂事,連直視的失敗都沒有!”

    聞言,月痕淡淡一笑,絲毫不以為意,如今的一切盡在掌控之中。

    “如今,劍神門人才輩出,又豈能輪到我親自出手,你說呢?”月痕淡淡道:“如今的你已經是喪家之犬,又有何資格讓我出手!”

    比起當初,他倒是成長了許多,葉晨難得因為月痕的話語感到詫異。

    無奈搖頭,葉晨難免有點失望,隨即望著臉s不定的星辰峰主人,淡然道:“在我眼中,曾經我以為你們或許如朝陽峰主前輩一般明大義,然而此刻我卻發現自己錯的很離譜!”

    以一人之力麵對三名hun武境武者的威壓,葉晨必敗無疑!

    而葉晨要做的便是用言語影響三人,隻要三人不出全力,那麼自己未必會敗。

    “比起步驚仙,你們實在差的太多!”葉晨淡淡道,其少許真氣在指尖流轉著。

    “突破這三人的攻勢,靠近,月痕,奪玉!”火麒麟的聲音在葉晨的腦海中響徹而起,此刻,火麒麟的語氣中也多出了幾分黯然之s。

    如今的劍神門讓他太失望了。

    聞言,星辰峰主再次一歎,複雜的望著葉晨一眼,默然點頭,三人分別立於葉晨周圍,將葉晨的去路一一阻斷。

    整座劍神峰寂靜的可怕,眾人的視線隻剩下虛空中的那四道身影,以一人之力抵抗三名hun武境武者的攻勢,他能辦到嗎?!。

    

Snap Time:2018-01-22 14:33:53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