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五十八章比起步驚仙你差遠了


    現場的氣氛完全緊繃起來,眾人皆是大氣不敢一喘。

    落霞峰弟子則是滿臉憤怒的望著月痕,伯牙和子期兩人的臉s也是yin沉的可怕。

    鼻緊握住雙手,葉慕婉臉s顯略顯慘白,眼中流lu出一絲擔憂之s。

    “你要留下我,就憑你布修為!”傲然一笑,葉晨平靜道,如墨的長發隨意的披在肩膀處。

    “當日我敗於你不過巧合罷了,今日倘若你與我一戰,我必定敗你,但是我有必要與你動手,在場的高手眾多足以拿下你!”月痕此刻竟然笑了,絲毫沒有因為特晨的話語而動怒,雙手負背,情況再次如先前所預料的一般,仿佛一切盡在掌控中。

    葉晨若有深意的望著月痕手中的月神佩玉,竟然撕破臉麵,那麼也沒必要顧及舊情。

    葉晨淡淡道:“當日我能敗你,今日依然如此,難道你不敢與我一戰!”月痕的步步緊『逼』已經觸及了葉晨內心的底線,今日必定要讓月痕付出代價,同時,那第四塊月神佩玉,他葉晨要定了。

    聞言,月痕不由一怒,當日敗於葉晨一直便是他的恥辱,然而今日被葉晨當眾提出,但是依舊壓製住想要動手的衝動。

    冷笑而出,月痕身上浮現出一股磅大勢,眼神淩厲的看了周圍那些氣武境弟子,喝道:“眾弟子聽令,結陣,擒住他!”

    月痕深知盡管葉晨離去也撼不動葉晨在劍神門的名聲,除非讓這些弟子朝葉晨動手,之後必定會有死亡,隨即便讓其餘的弟子見到葉晨殘殺劍神弟子的一幕此舉必定摧毀掉葉晨在眾多弟子心中的地位。

    然而回應月痕的卻是數名劍神峰弟子,而其他峰弟子則是一動不動。

    特別是這些劍神峰弟子躍到高台的那一那皆是錯愕的望著身後那些紋絲不動的師兄弟。

    初次號令門內弟子,然而卻少數人遵令,這無疑往月痕的臉上狠狠扇了一巴掌,月痕麵s難看的環視一周,怒氣衝衝的朝周圍的弟子質問道:“你們為何不聽我的命令你們還把我這門主放在你們的眼中嗎?還不動手!”最後一句是月痕怒喝出來的,尋常弟子此刻都能感受到月痕心中的怒火。

    全場的氣氛隨著月痕的這句話立刻緊繃起來,此刻眾多弟子目光皆是茫然的在葉晨和月痕之間徘徊著,伯牙和子期兩人朝前邁出一步,朝葉晨躬身道:“我不知峰主所犯何罪,我隻知道他是我落霞峰的一峰之主,我落霞峰弟子又豈能出手對付峰主!”伯牙和子冉的語氣極為堅定。

    “身為落霞峰弟子,又豈能對付峰主!”緊隨之後便是數十道喝聲從落霞峰弟子中傳出喝聲如雷鳴般響亮。

    除了那如雷鳴聲般的喝聲,周圍一片寂靜,外宗之主皆是怪異的望著伯牙和子期,這落霞峰居然公開反對月痕,這倒是有趣。

    月痕冷哼一聲,冰冷的目光落於其他峰的弟子身上,淡淡道:“你們還不動手,冷千楓莫非你朝陽峰要反對本座的劍令嗎?”站在高台之上,冷千楓血紅著雙眼,滿含殺意的望著葉晨,在他看來,這葉晨便是害死冷千流之人,喝道:“朝陽峰弟子聽令,結陣!”冷千楓在朝陽峰中倒是極有聲望僅僅這一喝,便有數十道身影躍落在高台之上。

    數十股淩厲的氣息將葉晨鎖住,隻要葉晨一動彈,那麼迎來的便是那如狂風暴雨般猛烈的攻勢。

    見此,月痕的臉上難得出現了幾分笑意然而其他峰弟子卻依舊一動不動。

    月痕那恐怖的氣勢爆發開來,其淩厲的眼神掃『射』在步驚仙身上,

    淡淡道:“怎麼步驚仙,你星辰峰也要反對本座的劍令嗎?”先前月痕還自稱我,此刻先稱號本座。

    一時間,周圍的壓力劇增,然而步驚仙的臉s卻如水般平靜,抬起頭,步驚仙並未去看月痕,而是若有深意的望著冷千楓,淡淡道:“你明知道,凶手不是他,為何還要動手呢?”

    聞言,冷千楓神情一怔,眼中流lu出一絲複雜之s,淡淡道:“無論凶手是不是他,門主既然發令,作為弟子,我們便要謹遵劍令!”灑然一笑,步驚仙嘴角處浮現出一絲無奈之s。

    “因為嫉妒而動手,值得嗎?”步驚仙對著葉晨一拜,旋即轉身望著月痕,臉s還是那麼從容,開口道:“恕弟子不能遵劍令!”

    “好!很好!”月痕臉s一沉,冷笑至嘴角浮現而出,冷聲道:“步驚仙,你可知反對門主劍令的下場!”一時間,空氣中不由彌漫著一股肅殺之氣,眾人皆是詫異的望著步驚仙。

    恐怖的威壓席卷而來,月驚仙的身上同樣浮現出一股大勢,直視月痕的目光。

    “記得前去送劍帖的時候,你,我,千楓師兄受到截殺,若不是隨風師弟出手相助,此刻,我們三人或許早就死於那些人之手!”頓了頓,步驚仙轉身對著葉晨一拜,淡淡道:“而今日,你卻要讓我對恩人出手,這樣的事情,我步驚仙做不來!”此言一出,眾人皆是怪異的望著月痕和冷千楓。

    臉syin沉,冷千楓倒是未說些什麼,月痕則是冷笑道:“那日,若不是井月師妹相勸,他豈會出手!”聞言,一絲嘲弄的笑意至步驚仙嘴角處浮現而出,步驚仙無奈的搖搖頭,直接轉身,朝星辰峰躍去。

    望著步驚仙離去的背影,月痕對著星辰峰主喝道:“星辰峰主,莫非你就是這樣教導你的弟子,連門主的命令也可以違背,你們棄門規於何地!”

    星辰峰主和柳雨燕皆是相望一眼,眼中多出了一絲怒意,對於月痕當上門主他們便是極為不願,如今月痕居然當著全宗上下喝斥自己,心中的月痕的不滿更加之s的濃鬱。

    高台之上,柳雨燕冷笑數聲,鄙夷的望著月痕,漠然道:“那門主你說我們要如何教導弟子,教導弟子因為一些可笑的理由便對自己恩人出手?”

    月痕顯然沒有預料到柳雨燕的態度會如此堅硬,月痕臉s如冰山處的冰雪一樣冰冷,沉聲道:“還不動手!”然而回應他的依舊的眾多弟子那沉重的呼吸聲,顯得無比諷刺。

    先前那些躍上高台的朝陽峰弟子也紛紛朝台下落去,一時間,高台之上隻剩下寥寥幾個弟子。

    葉晨傲然一笑,緩緩轉身,背對著月痕道:“月痕,有膽便一戰,無膽,我也不陪你參與這場鬧劇!”嘲諷,這簡直是赤luoluo的嘲諷,更何況是死對頭的嘲諷。

    在麵對這嘲諷時,月痕差點壓製不住內心的怒氣,要忍不住出手,但是想到今日的計劃…不僅要誅殺葉晨,而且還要在劍神門弟子中建立聲望,月痕隻能無奈的壓製住出手的衝動。

    門主之令居然無人遵守,月痕冷笑而出,對著冷千楓等人喝道:“動手!”

    一聲喝下,數十名劍神峰弟子圍在葉晨的周圍,數十氣息鎖住葉晨。

    氣武境的氣勢流lu而出,天地間也隨之變的壓抑無比,正如眾人此刻的心情。

    冷千楓站在首位,身上的氣勢最為冷冽,隱隱約約間,這些人構成了一劍陣。

    葉晨神s淡然的望著身旁的數十名弟子,灑然一笑,淡淡道:“…你們不是我的對手,又何必徒增xing命!倘若月痕,或許能夠在我劍下走上幾回合!”

    又是嘲諷,今日也晨非得『逼』月晨出手不可,那樣才能有奪玉的機會,因此,葉晨的語氣也隨之變得冷冽無比。

    嘲諷的語氣令人厭惡,然而這數十名弟子依舊臉s不變,畢竟在他們的想法葉晨此言是事實。

    持劍,冷千楓淡淡道:“隨風,你殘害我師弟,今日,就休怪我不念當日舊情!”

    聞言,葉晨笑了……!。

    

Snap Time:2018-07-22 11:21:00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