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五十七章月痕退位


    葉晨的聲音仿佛穿透天地,頓時所有人皆是驚駭的望著葉晨。

    此刻,在他們眼中葉晨再也不是那溫而儒雅的少年,在葉晨身上,他們感到了威壓,那是一峰之主該有的威勢。

    葉晨那一句話太淩厲了,此刻,眾多劍神門弟子心中都不由產生了月痕不配當門主的想法。

    特別是葉晨那一句:“皇淩天率眾來襲,年幼少年都知灑血保護家園,然而你卻躲避在後山養傷,此舉實為不仁!”

    那些失去親人的劍神門弟子皆是複雜的望著月痕,的確,那時候,他又在那。

    特別是葉晨當初那揮劍抹殺hun武境武者的場麵,眾人此生難忘。

    葉晨再次踏出一步,霸道至極的劍意臨身,一道劍影在葉晨的背後緩緩浮而出,神s凝重,葉晨喝道:“不仁不義不忠不孝之人何有資格,月痕退位!”

    驀然間衝天而起,聲浪如洪流一般朝四周擴散而去,月舞邪臉s一正,緊隨在葉晨之後,喝道:“月痕退位!”

    隨即落霞峰弟子中立刻爆發出了雷鳴般的喝聲,數千股氣勢聚集在葉晨的身處,此刻葉晨身上升起了一股博大的威嚴。

    這威壓氣勢哪怕是身旁的兩名老者也為之動容,那股威壓縱然是他們也感到心悸。

    “月痕退位!”喝聲如雷鳴般響亮,其他峰的弟子也加入其中。

    咻咻!一股驚人的劍意在落霞峰上浮現而出,漫漫劍道上,萬道劍意齊鳴。

    萬道劍意淩空而出,此刻,眾人皆是駭然的朝落霞峰望去。

    落霞峰的大勢凝聚在葉晨的身上,伯牙和子期兩人皆是跨出一步落在葉晨身後,其氣勢和葉晨的氣勢匯聚在一起。

    情況峰回路轉遠遠超出月痕的預料,月痕臉s慘白,身上的武衣隨著葉晨氣勢的攀升而破裂開來,束在背後的發冠也隨之破裂開來,如墨般的長發雜亂的披在雙肩處此刻,月痕痕得落魄十足。月痕沒有想到葉晨在落霞峰內的地位如此之高,同樣,月痕也忽略了葉晨麼劍神門冉的威望。

    “月痕退位!”葉晨抬頭嘴角處lu出一絲冷笑,他嘴角的笑,在這一刻,好似成為了高台最冷的存在。

    葉晨左腳朝前一踏,再次邁出一步葉晨的腳步,一步一步均都深深地踏入高台之內傳出陣陣砰砰之聲直奔月痕而去。

    踏步聲刺耳,每一步仿佛踏在月痕的心頭處,此刻,月痕終於失去了冷靜,身影朝後狂退,朝背後的月驚仙喊道:“父親,落霞峰主居然公然反叛此事該當如何!”此刻,月痕也隻能寄托月驚仙的威望可以壓製台下的喝聲。

    眼s複雜的望著月痕的背影,此刻,月驚仙悲哀的發現或許選擇月痕當門主或者真的是一步明智的選擇,然而時刻他還有什麼選擇,當初選擇了,就算是錯也要一直走下去。

    兩名老者也是輕微一歎月痕實力雖不錯,然而處事手段還是nn了點。

    雲淡風輕的朝前一拂,一道清風在他的衣袖間冒出,隨即變成恐怖的異常的颶風出現在月驚仙的腳下。

    月驚仙身影緩緩的漂浮起來,月驚仙每踏出一步腳下的颶風便緊隨之後,聲勢浩大令周圍的劍神門弟子啞口無聲。

    “月痕始終都是劍神門主,隨風你不僅沉浸於殺戮之中,還居然公然挑釁門主的威嚴你可知罪,今日,我便逐你出劍神門,你可有意見!”月驚仙麵s尋常,語氣充滿無情,雙眼緊盯著隨風,如今,在劍神門中,能夠撼動月痕門主位置的人也唯獨眼前這個少年郎。

    此刻一出,全場立刻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隨即落霞峰弟子紛紛大呼不公平。

    葉晨臉上不由流lu出一絲嘲弄的笑意,身影緩緩的漂浮起來,漂浮在空中1整個人仿佛和周圍的天地融合在了一起就好像一柄通天徹地的龐然巨劍散發著無比威嚴的氣息,長臂一振,怒指月驚仙喝道!”你有何資格逐我出月劍門,

    我何時犯了門規!”

    月驚仙聞若未聞,身影緩緩的朝高台處落去,雙腳著地便雙目緊閉!

    月痕冷笑一聲,底氣十足的朝葉晨走去,喝道:“隨風,你為何屠殺外宗弟子,你又何為滅掉神雷宗和寒冰宗!”

    “婁滅掉神雷宗和雷洞宗的事情也需要向你交代嗎?”劍眉微皺,葉晨淡淡道。

    台下的那些喝聲被月怕仙壓製下去,畢竟月驚仙當了數十年的門主,這點威望還是有的。

    “宗門上下皆知,你修習的是忘我意境,終有一天沉淪於殺戮!”

    頓了頓,月痕繼續道:“而這神雷宗和寒冰宗便是殺戮的開始,不是嗎?”葉晨沒有理會月痕的長薯大論,而是轉身,對著那落霞峰一拜,嘴角處浮現出一絲歉意。

    同時,葉晨轉身,對著伯牙和子期兩人沉聲道:“以後,落霞峰就有勞你們多操心了!”正如李詩月所說,這劍神門並非是自己的歸屬,葉晨目光掃過月痕手中的劍神佩玉,眼中閃過一絲寒意。

    淡淡一笑,葉晨默然轉身,虛空一步步的朝劍神山脈外的方向走去。

    絲毫未將自己放在眼中,葉晨的這種態度無疑ji怒了月痕,恨恨看著葉晨,冷漠之極的道:“隨風,既然你不交代為何屠殺外宗弟子的原因,那麼也就別怪我沒有給過你機會。現在,最後再問你一次,說是不說,不說,我就派人先拿下你,然後再嚴刑逼問。”“交代原因嗎?”抬起頭,葉晨望著天際,眼前不禁浮現出一張俏臉。

    神雷宗,寒冰宗都經受不住玄冰血脈的youhuo,這月痕又豈會經受的住。

    葉晨未語,並未去理會月痕,而此刻,月舞邪幾人方才反應過來,轉身,望著葉晨。

    臉syin沉,伯牙對著月驚仙拱手道:“月師兄,隨風身為一峰之主,既無觸犯門規,在劍神之戰中誅殺數名hun武境武者,這樣的功勞菩能抹殺?”

    見此,柳雨燕朝前邁出一步1淡淡道:“一峰之主,若無背叛門派,一身皆為劍神門弟子!、,對此,月驚仙並未去理會,隻應了一聲:“月痕會處理!”

    每踏出一步,葉晨便感受到兩股恐怖的氣息鎖住自己,那是那兩名老者的氣息。

    葉晨身影不由一頓,再次轉身,望著那眼底的劍神山,其目光落在落霞峰上,還有那條漫漫劍道。

    那,有過一段美好的回憶,不過那終究成為了生命中的過站而已。

    落霞峰以及其他峰弟子皆是默然的望著葉晨,此刻,那威嚴的身影竟如此的落寞。

    這個落霞峰數千年以來最傑出的弟子,便僅僅隻因為這個可笑的理由而被驅除出宗門!

    “留下他!”月痕的聲音響徹而起,兩道長虹掠出,遮擋住了葉晨的去路,赫然是兩名老者。

    每踏出一步,葉晨便不得不運起真氣抵抗那威壓,默然回首,葉晨臉s平靜的望著滿臉傲s的月痕,葉晨搖搖頭,淡淡道:“在五峰大比時,你便對我動了殺意,我卻饒你一命,我當初一無名小卒能夠打敗你的那一那時,你便怨恨上了我,因為李詩月,你嫉妒我,因為劍神之戰,你嫉妒我在劍神門中的聲望,現在你當了劍神門主,第一個要對付的人便是我,你又何必找那麼多理由,慘白的理由無法遮蓋住你的目的,這一點,或許在場的人都知道,不是嗎?”臉s難堪,月痕yin沉道:“對付你,你一被逐出門派的弟子有何資格讓我對付你,留下你是因為你心術不正,昔日你便屠殺數千名外宗武者,難免你以後魔xing大發屠殺其他宗門,為了皇楓國之內的宗門,你說本座又豈能讓你這樣的人離開?”!。

    

Snap Time:2018-04-26 19:21:44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