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五十六章逆襲(下)

  
  細雨飄dng,兩道修長的身影站在高台之上。
  望著那兩道身影,感受著現場那緊繃的氣氛,眾人皆是一陣嘩然。
  相比外宗之主那看好戲的心態,柳雨燕則是感到了擔憂,今日之事絕非那麼簡單。
  鼻有深意的望了身後兩名老者一眼,柳雨燕輕微一歎。
  “能不能留下我,那試一下不就知道了嗎?”月痕淡淡道:“你,實力勉強不錯,但是你我之間的差距卻不是身法所能彌補的!”
  顯然,葉晨先前那巧妙的身法給人留下極深的印象。
  微微搖頭,指著月痕那yin沉的臉s,葉晨淡淡道:“真正的實力,永遠是憑借自身不斷積累,再加上一些必要的機遇,自身的領悟所創造的,你的真氣依舊那麼虛浮,無知!”
  言畢,便不理會月痕的反應,葉晨隨意的耬身朝高台邊緣處緩緩走去,月舞邪望著走過來的葉晨,不由苦澀一笑,暗道:“這話夠傷人的!”
  “走吧!”葉晨淡淡道,聞言,月舞邪望了月痕一眼,旋即,兩人同時轉身,準備離去。
  咻咻!微風拂麵而來,兩道身影鬼魅的出現在葉晨和月舞邪的身旁,恐怖的威壓僅僅鎖住葉晨,令葉晨不能動彈半分,眉頭不由一皺,望著突如出現的兩人道:“兩位前輩有事!”
  突然出現攔住葉晨的二人正是月痕身旁的那兩名老者。
  先前開口的那名老者,繼續道:“留下!”
  淡淡的語氣卻顯得極為霸道,透出一股無形的威壓其hun武境三層的修為在這一刻表lu無疑1隻是看其樣子卻似乎隨意而發1並非真正修為。
  望著葉晨,月痕不由冷笑數聲,大步的朝驚仙走去,躬身道:“父親,痕兒最近收到一些外宗門派的密信!”
  月驚仙眉頭微挑眼s複雜的望了葉晨一眼,淡淡道:“什麼密信!”
  隨即月痕神情悲憤的轉過身怒指著葉晨喝道:“落霞峰主沉淪於殺戮之中,殘殺無數的外宗弟子,不僅僅覆滅了一些外宗門派,還強行奪走外宗門派的劍技所己用,至今死於他劍下的外宗弟子竟然有數千之人。”此言一出全場皆是震撼的望著葉晨,落霞峰主一眨眼之間卻變成了殺人魔頭。
  “數月前,雷動城神雷宗數百名弟子慘死於隨風之手,不知為同!”
  “數月前,寒冰宗數千麼子弟慘死於隨風之手,不知為何!”
  月痕朝前邁出數步,每踏出一步,其喝聲便如雷鳴般響亮然而這一切卻未結束。
  數名外宗之主徒然從座位上站起,朝前邁出數步,同時,數十道冷喝聲響徹而起:“數月前,我玄陽宗數百名弟子慘死於流風之外,據目擊者透lu弟子皆是被落霞峰主誅殺,落霞峰主給個交代!”
  “數月前,我派天風宗百名弟子慘死於榕城之內據目擊者透lu皆是被落霞峰主誅殺,請交代!”
  “落霞峰主,請交代!”轟轟之聲驟然驚天動地數十名外宗之主滿臉憤怒的躍到高台之上,數十道喝聲漸漸的融合在一起,這一瞬間1天地驟然轟鳴1陣陣轟轟之聲驚天動地在這天地中咆哮數十股強悍的氣息朝葉晨席卷而去,麵對這股強悍的氣勢時,葉晨也為之動容。
  假hun武境巔峰的氣勢爆發開來身影化作一道殘影,月痕怒指著葉晨,喝道:“隨風,你為何屠殺神雷宗,寒冰宗弟子!為何屠殺他宗弟子!”
  喝聲如雷鳴般響亮四周的劍神門弟子皆是望著葉晨,就算是傻子也看出今日月痕是針對葉晨,從一開始便是如此此刻眾人的心眼都提到嗓子上,兩眼睜的如銅鈴般大小。
  目光環視一周葉晨麵s尋常,凝視著無盡的天際,淡淡道:“你有何資格問我,我又有什麼權利回答你!”
  在月痕說出神雷宗的時候,葉晨便知道,看來今日之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了。
  “能夠調動數十個宗門之力!”葉晨暗道,平靜的目光至那數名外宗之主身上掃射而過。
  月痕冷笑數聲,再次朝前邁出一步,和兩名老者形成夾擊之勢,將葉晨包圍在其中。
  抬超頭,月痕寒聲道!”因為我是門主,你既然是劍神門弟子。那麼便是有責任回答我的問題,否則你今日便將被踢出劍神門!”
  此話一出,眾人一陣嘩然,落霞峰弟子皆是滿臉怒s等著月痕。
  “將一峰之主踢出宗門,新門主好大的手筆!”臉syin沉,月舞邪嘲諷道。
  “風的歸屬不在那,而是那浩瀚虛空!”抬起頭,葉晨望著那飄dng細雨的虛空,暗道:“峰主,抱歉了!”一時間,葉晨的眼神變了,不複先前的平靜,而是如利劍一般淩厲。
  一抹嘲諷的笑意至月痕的嘴角處浮現而出,葉晨全身武衣隨風飄dng,葉晨朝前邁出一步,體內的真氣快速的運轉起來,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氣勢,一股傲然的氣勢,勇往直前,舍我其誰,在此刻眾人才猛然的發現,這道身影是曾經誅殺過hun武境武者。
  葉晨淡漠的望著月痕,一步步的朝月痕走去,每踏出一步,整座高台居然搖晃起來,踏步聲如雷鳴般冉亮,葉晨身上的氣勢也隨之增強一分,當葉晨達到月痕麵前的時候,全身的氣勢達到了恐怖異常的地步,周圍的空氣變的極為稀薄,淡漠道:“劍神門主,就憑你劍神門主的,就憑你有那兩個hun武境武者撐腰,記住你沒資格!”
  沒資格,三個字如天際的雷鳴般響亮在月痕的耳旁響起。
  ,月痕朝後退出一步,隨即臉s一沉,月痕怒喝道:“隨風,你居然不把劍神門主放在眼中,居然不把祖師放在眼中,你可知罪!”葉晨嘴角微挑,隨即臉s一頓,朝前踏出一步,恐怖的氣勢僅鎖住月痕,喝道:“你有何資格做門主!”月痕此刻再也壓製不住內心的怒氣,一拳朝葉晨打出,恐怖的威壓緊隨在數道劍氣朝葉晨襲來,然而此刻葉晨背後的長發卻詭異的靜止下來,葉晨猛然的朝前點出一指,無形的空間bo紋從指尖出朝四周擴散而去,劍氣頃刻間便粉碎掉,猛然的朝前踏出一步,長臂一甩,右指怒指著月痕喝道:“劍神門規規定繼承門主必須有四峰之主共同商討,然而落霞峰可有參與此事,你棄劍神門規於何地,你棄長眠不醒的祖先於何地,此舉實為不忠!”
  “你!”月痕臉s微變,化沒有料到葉晨會提起此事!
  然而葉晨卻打斷了月痕,再次喝道:“皇淩天率眾來襲,年幼少年都知灑血保護家園,然而你卻躲避在後山養傷,此舉宴為不仁!”“你!”恐怖的威壓加上葉晨那咄咄逼人的語氣竟然再次將月痕逼退一步。
  再次朝前邁出步,劍氣如洪流一般湧出葉晨的身體表麵,葉晨整個人看起來仿佛戰神一般,再次喝道:“你口口聲聲的說我屠殺外宗弟子,你可有證據,你此舉陷害同門實為不義!”
  “你!”月痕再退後一步,此刻,他滿腦子的計劃也隨著葉晨的一句句而為之扔到九天雲霄外。
  “我師父屍骨未寒,相傳你年幼之時曾受過我師父的教導,正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師,然而至今你可去祭過師父,此舉實為不孝!”葉晨突然沉喝一聲,整個高台之上,空氣中dng起了螃的音浪這無形的音浪便如同一bobo洶湧的流水一般1無形之聲竟是凝出了實質。
  “你!”月痕再次後退一步,此刻,他居然連續退了四步!
  “武者追求的便是ji流勇進,勇往直前,你先背我一句話而後退,實為不勇!”葉晨語出驚人,身上的氣勢居然有突破極限的前兆,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的強悍無比。
  “你!”月痕再次後退一步,此刻,仿佛後退已經成為他的本能!
  “我不知你這種不仁不義不忠不孝不勇之人有何資格擔任劍神門主!”葉晨此刻將真氣混合在聲音中,聲浪如雷鳴般朝月痕湧去!
  月痕身上的氣勢一滯,瞬間崩潰1整個人朝後連退三步。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了一個足有五寸深的清晰的腳印,嘴角處的血跡不斷的滴落,在寂靜的高台之上,顯得異常刺耳!!。
  

Snap Time:2018-12-13 08:17:35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