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五十五章逆襲(上)


    “我想知道,你這麼做是為了什麼!”葉晨淡淡道,其臉s還是那麼從容。

    聞言,月痕冷笑而出,淡淡道:“為了正義,為了給劍神門上下的弟子一個交待,同樣是給朝陽峰峰主一個交代!隨風,按照門規你殘殺同門師弟必須要受到責罰,你可知罪!”

    目光緊盯著月痕那冰冷的眼眸,葉晨默然一歎,隨即望著那天際處飄過的雲彩,淡淡道:“是因為她嗎?”

    輕微一歎,葉晨繼續道:“僅僅隻是因為她而已嗎?”

    葉晨口中的那個她自然是李詩月,原來一個人的嫉妒心理無限擴大之後便會變得如此恐怖。

    聞言,一直麵s平靜的月痕眼中閃過一絲yin狠之s,朝前邁出一步,猛然的爆發出一股雄厚的氣勢,怒指葉晨,喝道:“隨風,不管如何你殺冷千流的事情已成事實,你可知罪!”

    葉晨麵s尋常,雙手負背,轉身望著台下那一張張錯愕的臉s,淡淡道:“因為那個人的一句話,他又有何資格認定我殺人,因為他是hun武境三層武者!”

    葉晨的話語絲毫沒有因為對方是前輩而有絲毫的恭敬,語氣依舊那麼平淡,宛如hun武境武者在他的眼中並不是什麼大人物,此刻葉晨表現的很平淡,沒有絲毫的慌張。

    見此,兩名老者皆是輕微一歎,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那麼便沒有後退的希望。

    月痕臉s不由一變,怒指著葉晨喝道:“隨風,你居然目無尊才!”

    目無尊長嗎?葉晨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看來今日此事不能如此輕易罷手了。

    “此次便有朝陽峰主處理!”月痕恭敬的對朝陽峰峰主拱手道,眼卻無絲毫的恭敬之s。

    見此,靜靜站於一旁的月驚仙眼中不由閃過一絲讚歎之s,月痕此舉無疑賣朝陽峰峰主一麵子,如今他初次登上門主之位最重要的便是要鞏固門主之位。

    葉晨漠然的站於一旁,麵s平靜,長發如墨般散落在白衣上,隻是葉晨的眼中還是流lu出了少許不舍之s。

    “到該離開的時候了嗎?”望著天際,葉晨輕微一歎,這一歎是為皇無雙而歎。

    朝陽峰主臉s極為yin沉,目光直視葉晨,複雜道:“千流真的是你所殺?

    葉晨麵s淡然,淡淡道:“如果我說,不是我,那麼你信嗎?”

    “給我一個理由!”朝陽峰主並未失去往日的冷靜,隻不過眼中那悲傷卻不可壓製。

    “理由嗎?”葉晨淡淡一笑,指著月痕身後的那兩名老者,淡淡道:“什麼理由在他們麵前都顯得如此慘白無力,不是嗎?”

    葉晨不知道那兩名老者為何要配合月痕,但是葉晨在那兩名老者身上感到了殺意,置他於死地的殺意。

    細雨依舊在飄dng著,詭異的是,這些細雨都未沾染在眾人的身上。

    此言一出,台下立刻引起了轟然**o,為何這落霞峰主不解釋呢?

    難道這冷千流當真是被葉晨所殺,伯牙和子期兩人眼中流lu出一絲擔憂之s,殘殺同門,這個是要受到劍神門的追殺。

    見此,月痕朝前踏出一步,身上的氣勢變得淩厲無比,臉上異常的悲憤,怒指著葉晨,悲痛道:“隨風,我不知你為何能夠對同門師兄弟也能下此重手,難道你沒有顧忌到同門情誼嗎?”高台之上,月痕的聲音如此悲憤,先前那些對月痕印象不太好的其他峰弟子也隨之動容。

    那些外宗之主倒是始終一言不發,詫異的望著眼前這一幕?

    莫非這便是劍神門的內鬥?

    葉晨依舊沒有理會『亂』吼的月痕,葉晨依舊凝視著天際處飄落的細雨,沒有絲毫的慌張。

    對此,月痕也不生氣,走到朝陽峰峰主的身旁,朝朝陽峰峰主躬身道:“朝陽峰主,此事便有你全權負責!”

    月痕原本意料朝陽峰主必定憤怒異常,然而結果卻出乎月痕的意料,朝陽峰主對於月痕的話語聞若未見,雙眼緊盯著葉晨,淡淡問道:“還是沒有解釋嗎?“

    眼s複雜的望了朝陽峰主一眼,葉晨沒有絲毫猶豫的點頭,淡淡道:“你說呢?”

    此刻,朝陽峰主突然一笑,走前幾步,在眾人詫異的眼神中拍打著葉晨的肩膀,眼中沒有絲毫的殺意,目lu追憶之s,輕聲道:“我不相信那些理由,但是我相信無雙!”

    “今日的劍神,昨日的劍神,不一樣了!”朝陽峰主說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緩緩的轉身,在眾人詫異的眼神中緩緩的朝高台邊緣走去,此刻朝陽峰主那年邁的身影顯得異常落魄,在那一刻,葉晨明顯感覺到朝陽峰主仿佛了好幾歲,葉晨也lu出了詫異的眼神。

    一種心酸以及悲哀的感覺,不僅僅是因為冷千流的死亡,朝陽峰主因為這個宗門而感到了悲哀。

    朝陽峰主的舉動不由令月痕滿頭霧水,假裝恭敬的朝朝陽峰主道:“朝陽峰主不知如何處理隨風!”

    對此,朝陽峰主聞若未聞,依舊緩緩的朝高台邊緣走去,當走到月痕身旁的時候,朝陽峰主對月痕淡淡一笑,隨即雙腳一蹬身影朝朝陽峰所在的山峰躍去,如流星劃過天際,頃刻間便不見臨威的身影。隨即一道平淡的聲音從朝陽峰主離去的方向傳來:此事本座不追究!

    全場針若可聞,皆被朝陽峰主的舉動弄的滿頭霧水,自己愛徒被殺,他居然沒有任何反應。

    而月痕臉上更是出現了一絲怒s,在和朝陽峰主擦肩而過的那一那,月痕居然瞥見朝陽峰主嘴角處的嘲諷,那一笑仿佛像嘲諷一小醜般對著自己。

    複雜的歎了口氣,葉晨望著那道漸去漸遠的身影,悲哀嗎?

    為這樣的宗門而悲哀!火麒麟的聲音在葉晨腦海中響徹而起:“這個朝陽峰主倒是有點意思!”

    在那一那,昔日朝陽峰主對於兩名師伯的尊敬也化作虛無。

    嘴角微揚,一抹充滿嘲諷的笑意浮現而出,葉晨望了滿臉複雜的月痕一眼,如墨的長發隨風飄dng,雙手負背,淡淡道:“這樣的鬧劇值得嗎?”

    臉s極為yin沉,原本萬無一失的計劃便如此輕描淡寫的失敗了,月痕雙腳一躍,掠到葉晨身前,寒聲道:“隨風,事情還沒有結束,這才是個開頭!”

    葉晨眉頭不由一皺,顯然對月痕的阻擋而不滿,淡淡道:“沒時間陪你弄這無聊的鬧劇!”

    月痕冷笑數聲,長臂一振,怒指著葉晨,喝道:“此事關係到帝國內所有宗門的存亡,你說這還是鬧劇嗎?”

    此話一出,周圍那些原本看好戲的外宗之主,臉s猛然一變。

    到底什麼事情,會扯上他們宗門的存亡,至此,他們的臉s也變得凝重起來。

    心中的那股不安越發的響亮起來,葉晨眼中閃過一絲殺機,朝前再次踏出一步,雄厚異常的氣息從葉晨的身上湧出,自始至終葉晨隻想息事寧人,然而眼前的月痕卻步步緊『逼』,此刻,葉晨再也不壓製自己,淡淡道:“怎麼,鬧劇還要繼續嗎?”說完,葉晨便轉身,朝高台邊緣走去。

    月痕雙腳一踏,身影化作一道長虹朝葉晨ji『射』而去,同時,右臂一甩,擋住葉晨的身影。

    然而月痕驚駭的發現此刻擋住的葉晨卻不過是一道殘影,而真正的葉晨卻站在背後,麵帶淺笑的望著自己,冷笑道:“怎麼,要動手嗎?”

    臉s還是那麼從容,僅僅這份氣度便讓在場的人佩服不已。

    “今日之事,還未結束,你不得離去!”劍眉微皺,月痕冷聲道。

    嘴角處噙著一抹冷笑,葉晨淡淡道:“你留的下我嗎?”ro!。

    

Snap Time:2018-04-21 06:12:43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