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五十四章理由

  
  除了頭頂的這片星空需要我們去敬畏,還有什麼值得我們去敬畏呢?
  然而在此刻,眾人卻在月痕邪那單薄的身影中感到了久違的敬畏。
  初春的氣息撲麵而來,月痕邪那身影如田野堥g長的鶯草般,沒有人敢去忽視這道身影。
  喝聲如雷鳴般響亮,飄dng在高台之上,這高台仿佛在月痕邪的喝聲下震動起來。
  月舞邪質問一個接一個,每問出一句,身形便『逼』近一步,三步之中,他的步伐中運用起了真氣,給人一種氣勢雄渾,不可抵抗的感覺。
  煉武境的氣勢配合上月痕邪那咄咄『逼』人的語氣,倒是也幾分霸道。
  此刻,全場針若可聞,皆是滿臉震撼的望著場中那單薄的身影,此刻,那身影竟顯得如此高大。
  抬起頭,葉晨倒是淡淡望了月舞邪一眼,隨即帶著莫名的笑意看向月驚仙。
  月痕再也保持不住淡然的樣子,麵對月舞邪那如劍芒般的眼神時,他居然有種麵對月驚仙的感覺,,月舞邪居然朝後退出三不。
  一股恥辱感如『潮』水般從月痕的心中蔓延而出,自己剛剛居然被人一個眼神駭得連退三步,麵s難堪的朝月舞邪喝道:“你一低階弟子豈有資格出言,還不退下!”月痕眼神朝台下的弟子一撇,隨即便有道身影從台下躍到高台邊緣,一道恐怖的氣息鎖住月舞邪,令月舞邪絲毫不能動彈隨即一股劍氣朝月舞邪席卷而來,緊隨的便是一道喝聲:“黃口小兒竟然如此大膽對門主說話,你可知禮儀!你可知尊重門主,你可知門規!”
  望著那道ji『射』而來的劍氣,月舞邪並未躲避反而是冷冷的望著那ji『射』而來的劍氣,喝道:“今日是宗主接任之時爾等卻出手搗『亂』!”
  與此同時,那道ji『射』而來的劍氣輕飄飄的從月舞邪身旁劃過,月舞邪的身形如清風一般,避開這道劍氣。
  朝前邁出一步,月舞邪的身形直接落在那人身旁喝道:“公然挑釁劍神門,你置門規於何處!”該名武者哆哆嗦嗦的指著月舞邪,滿臉的駭然之s“目無尊長,當眾對同名師兄弟出手,你可知同門情誼!”踏出一步,月舞邪冷喝道。
  !這名武者身形朝後退出數步,直接躍落高台。
  月舞邪此舉無疑往月痕的臉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此刻月痕臉s鐵青,寒氣道:“你一低階弟子卻在那堣j放厥辭,你還不退下!”一股恐怖氣勁爆發開來,一股劍氣憑空出現朝月舞邪猛撲而去,所到之處一道無形的空間bo紋緩緩散開,恐怖的氣勁令月舞邪身體忍不住的顫抖著。
  神s凜然,月舞邪絲毫不畏懼,一道冷光的鋒芒憑空出現月舞邪身姿瀟灑的朝前刺出一劍,劍氣漸漸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道劍氣旋風席卷而去。
  砰!無盡的勁道朝四周散開來,月舞邪朝後退出數步,直到高台邊緣處,麵s一凝,猛然的朝前邁出數步,長臂一振食指冷冷的指著月痕,喝道:“門主,口口聲聲的說低階弟子,難道低階弟子不是屬於劍神門弟子,自古以來曆任宗主皆是提倡言論自由,莫非門主要禁止弟子的言論不可?門主這置祖師的威望於何處?”
  “弟子不知,一個不仁不義不尊重先祖的人為何能夠做一宗之主!”天際處仿佛響起了一聲炸雷。
  在這草長鶯飛的季節下,春雷炸響其細雨飄dg而下。
  然而這初春的炸雷卻比不上月舞邪的這一句話來的震撼。
  此言一出,立刻在台下引起了轟然**o,全場靜的猶如死靜一般,整個高台周圍都飄dng著月舞邪的那句話語,各種心緒不同的目光遙遙的落在了月舞邪那單薄的背影處,有佩服,有震撼,有動容。特別是那些外宗之主,他們沒有想到,一個低階弟子竟然敢當麵質問一宗之主。
  冷冽的寒風卷起細雨飄向天際處,細雨之下,眾人並未出聲,周圍出奇的安靜。
  雨水不斷順著月痕的臉頰滴落,月痕沒有想到,月舞邪短短一句話便將自己打入了進退為難的地步,一時間竟然無語以對。
  月舞邪猛然的再次踏出一步,擊起滿地的塵泥,灰塵飛舞,月舞邪那一雙清澈的眼眸顯得異常明亮,持劍,劍指月痕,冷喝道:“這樣的宗主,落霞峰弟子月舞邪不服!“寂靜持續了片刻時間,終於是突然有著數道響亮的喝聲響徹而起旋即猶如連鎖反應一般,整齊的喝聲在下方響徹而起:“落霞峰弟子不服!”
  鼻霞峰弟子原本便是對月痕不服,再加上月舞邪這麼一刺ji,心中的不滿完全爆發開來。
  落霞峰如此,其餘三峰也是如此。
  喝聲如『潮』水般,一bo接著一bo,一時間,整座劍神峰皆是籠罩這喝聲之中。
  對此,外宗之中皆是一陣嘩然,這鼻主剛剛當上,其下便有無數弟子反對,這在劍神門的曆史或者是頭一回。
  先前的氣勢在這一道道浪『潮』之中消失,麵對這樣的場麵,月痕就有點應付不過來,不由詞窮,怒指著月舞邪喝道:“退下,不得無理取鬧!”
  月舞邪淡淡一笑,警惕的望著周圍,此刻旁人看來自己風光無限,但是月舞邪卻知道危機四伏,微微朝高台邊緣處後退出步,拱手道:“敢問弟子是否有發言權!“然而這時一股雄厚的氣勢在高台之上爆發開來,一道雄厚的聲音響起:“退下!”
  就在這一瞬間,天地驟然轟鳴,陣陣轟轟之聲驚天動地在這天地中咆哮,一股瘋狂的威壓朝月舞邪席卷而去,恐怖的氣勁未至,月舞邪身體不動蒼腳在地上劃…出兩條寸深的腳印,幾乎掉落高台。見此,眾人皆是一陣嘩然,這一切來得如此突然。
  始終未語的葉晨目光一凝,抬起右腳,向前邁出了一步,身影如鬼魅般的出現在月舞邪的身前,右手緩緩的朝前揮去,數道劍氣憑空出現朝前斬去,劍氣所過之處,一道無形的空間bo紋緩緩散開。驟然劍天地轟鳴,一股可怕的氣勁朝四周擴散而出,葉晨紋絲未動,長發飄飄,寬鬆的衣袍發出一陣陣的劈啪聲。
  劍氣化作一道長虹,破開那氣勢,朝高台之上的一名老者席卷而去,同時,葉晨淡淡道:“暗自傷人豈是前輩所為!”
  那名老者起身,右手隨意的朝前一拂,那ji『射』而來的氣勢便化作虛無。
  盡管葉晨的話語極為平靜,但是眾人卻感受到葉晨話語中的怒意,倘若那氣勢不是自己化解掉便足以令月舞邪重傷,僅僅一氣勢便有如此威能,葉晨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千流便是此子所殺,痕兒你看著辦吧!”轟轟之聲驟然驚天動地月痕滿臉恭敬的朝老者拱手道:“是,師祖!”
  聞言,葉晨縱然麵s平靜,心中卻起了轟然**o,暗道:“好戲終於要開演了嗎?”
  葉晨望著滿臉微笑的月痕,看來今日一切是早有預謀的。
  這名老者此言無疑認定了葉晨是凶手,周圍竊竊si語聲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目光皆是怪異的在葉晨和朝陽峰峰主之間緋徊著。
  這冷千流當真是被落霞峰主所殺?
  而劍神門則是一陣嘩然,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朝陽峰峰主麵s怪異的朝前緩緩走出,每踏出一步,宛如老了數分,隨即躍到葉晨的身前,眼神怪異的望著葉晨,喃喃道:“師伯所說的是否屬實!”此刻身上再無hun武境的氣勢,猶如一名白發人送黑發人的老人,那單薄的身影在此刻顯得異常落寞,失去愛徒,這對於朝陽峰峰主來說無疑是一次重大的打擊。
  聞言,葉晨則是淡淡一笑,輕微搖頭。
  月痕臉s一冷,全身猛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立時就將四周的聲音壓了下去,環視四周,最後目光落於葉晨身上,眼堣ㄔ扆{過一絲笑意,喝道:“隨風,你殘殺同門師弟可知罪!”葉晨麵s淡然,目光直視月痕,淡淡道:“為什麼,你這樣做的理由!”!。
  

Snap Time:2018-10-20 05:50:55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