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五十三章質問


    節哀?一股不詳的感覺在朝陽峰峰主心頭浮現而出。

    月痕並未說些什麼,而是朝身後的數名弟子輕微招了下手。

    兩人弟子的身影立刻朝高台之上躍來,兩人紛紛攙扶著一道身影,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彌漫開來。

    血跡順著中間這道身影而滴落,觸目驚心的劍痕浮現而出。

    當朝陽峰峰主的目光觸及中間這道身影的時候,其臉上便再也難以保持先前的淡然,一股恐怖的氣勢在朝陽峰峰主的身上爆發而出。

    “千流!”望著自己往日疼愛的徒弟變成這樣,朝陽峰峰主再也淡淡不了。

    冷千流,冷千楓之弟,當初在五峰大比的時候倒是與葉晨一戰過,然而昔日那個意氣風發的青年如今儼然生機已絕。

    其慘白的臉龐上,一道劍光顯得極為醒目,顯然便是這道劍光奪走了冷千流的xing命。

    冷千楓與冷千流兩人一直是朝陽峰的翹楚,也是朝陽峰峰主的得意門徒,對於這兩人,朝陽峰峰主是將他們當做兒子對待。

    然而眼前的這一幕卻讓朝陽峰峰主瘋狂了,其氣勢暴漲。

    “是誰1”一道暴怒聲響徹而起,一道修長的身影從朝陽峰弟子中掠奪而出。

    望著數日前還和自己有說有笑的弟弟如今已經化作一具冰冷的屍體,冷千楓那原本俊秀的臉龐變得無猙獰。

    “是誰!”hun武境武者的氣勢爆發起來,朝陽峰峰主那清澈的眼眸中浮現出了驚天的殺意。

    數日前,朝陽峰峰主方才派冷千流出去送劍貼,卻不料換來這樣的結果。

    眼眸微低,月痕輕微歎道,沒人注意到,此刻月痕低下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笑意。

    冷千流的死亡讓朝陽峰峰主失去了往日的冷靜柳雨燕幾人也是如此,不知為何幾人皆是感到一陣不安。

    不僅僅幾人如此,葉晨也是如此,那股不安的感覺越來越鼻到。

    抬起頭,月痕目光遙遙的落於葉晨身上,淡淡道:“落霞峰主能否上台當著大家的麵說清楚一些事情!”言必便雙目緊緊盯著葉晨,隨著月痕的一句話周圍的目光都聚集在葉晨的身上。朝陽峰峰主臉s微變,枯黃的右手拉住葉晨的衣袖,ji動道:“落霞峰主你可知凶手是誰!”

    月痕雙目緩緩張開,望著朝陽峰峰主那ji動的表情,輕微搖頭,淡淡道:“不知!”

    說完,葉晨便抬起頭望著那虛空還是要發生什麼事情了。

    聞言,朝陽峰峰主神情一怔,疑huo的望著月痕,對此,月痕倒是頗為氣憤道:“落霞峰主,莫非你至今還要隱瞞嗎?”

    聞言,葉晨起身,身影一邁躍落在月痕的身前,淡然一笑,雙手負背,凝神注視著那天際處飄過的雲彩,淡淡道:“寫這個劇本的是你,我為何要按照你的劇本演下去?”

    月痕一笑,隨即表情一變變得無比威壓,指著葉晨質聲喝道:“隨風,你為何殺害冷千流!”

    此言一出,全場的人都震驚的望著葉晨,朝陽峰峰主臉皮微動勃然s變,朝葉晨拱手道:“不知落霞峰主,門主所言是真的還是假的!”此刻朝陽峰峰主內心深處卻希望葉晨能夠搖頭畢竟如今經過劍神一戰之後,朝陽峰峰主也不由對葉晨產生了敬佩之情其餘三峰之主皆是茫然的望著葉晨。

    千川雪和葉慕婉皆是臉s震驚的望著月痕,震驚之極,望著月痕那滿臉自信的表情,二人相望一眼,皆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擔心之s。

    千川雪仿佛知道些什麼,輕聲喃喃道:“這個地方不屬於你!”

    相比千川雪的自語,葉慕婉可是滿臉擔憂,既然月痕敢如此說,那麼今日之事就不會這麼簡單。

    柳雨燕望著滿臉淡然的葉晨,不由眉頭微皺,雙腳一蹬,身影輕飄飄的落於高台之上,朝月痕拱手道:“門主,你可有證據,如今隨風貴為落霞峰主豈能容人陷害!”

    正所謂愛屋及鳥,皇無雙已死,柳雨燕自然不能夠讓人欺負葉晨,就算對方貴為門主也不行。

    柳雨燕一番話無疑引起了台下眾多弟子的附和,畢竟,葉晨的聲望擺在那。

    落霞峰弟子中,落霞峰弟子各個神情憤怒,顯然對於月痕此舉很不滿。

    臉syin沉,月舞邪朝前邁出一步,躍上高台,朝月驚仙拱手道:“請老門主主持公道,門主剛剛上位便如此陷害我落霞峰,這實在令人心寒,門派大事豈能摻雜個人情感!”

    月舞邪此言說的十分巧妙,僅僅一句話便把問題歸咎到月痕與落霞峰的問題上。

    四周眾人聞言都古怪的看棄月痕,聯想到月痕和葉晨之間的恩怨,月舞邪之言也不無道理,這不得不使人猜疑。

    月驚仙饒是雙日緩緩緊閉,淡淡道:“如今月痕是門主,此事他必然辦好!”

    朝陽峰峰主也漸漸冷靜下來,臉s漸漸恢複正常,朝月痕拱手道:“不知門主有何證據!”

    聞言,月痕淡然一笑,雙手負背,環視四周,喝道:“安靜!”

    周圍立刻陷入了一片寂靜,絕對的安靜1往往會升起一股無形的威壓見此,月痕不由冷聲道:“本座自然有證據,隨風你或許想不到當初你的所作所為會落入他人眼中吧!”

    話語一落,月痕兩眼便緊盯著葉晨,但是讓他失望的是葉晨沒有想象中流lu出擔心的表情,反而是一臉的淡然,自己的所作所為落入他的眼中仿佛是一個小醜在狂吠。

    葉晨麵s淡然,依舊雙手負背,長發飄飄,落入他人的眼中無疑是君子坦dngdng,見此,眾人再次怪異的望著月痕。

    莫非這月痕真的是因為個人恩怨,從而陷害落霞峰主?

    葉晨未說話,月舞邪倒是大聲喝道:“那證據呢?”

    臉syin沉,月痕臉s微沉,對於月舞邪,他始終都有一股厭惡的感覺。

    如今見月舞邪三番兩次的出聲,這無疑惹惱了月痕。

    “長輩說話,你一晚輩有何資格『插』話!”月痕雙目如實質的劍芒朝月舞邪望去,一掌拍出,一股氣勁席卷而出,周圍的空氣由於壓縮發出一道道嘶鳴聲,聲勢浩大,絲毫不能小瞧。

    假hun武境氣勢爆發開來,麵對這股氣勢,月舞邪直接拔劍而出,一劍避開,同時身形的朝後退出數步。

    揮出這一劍,月舞邪麵s淡然,倒是月驚仙複雜的望了月舞邪一眼。

    月痕麵s一冷,沒想到在他眼中如螻蟻一般的月舞邪居然可以抵抗住自己的氣勢。

    對此,月痕不由再次朝前邁出一步,喝道:“身為劍神門弟子,你竟然如此目無尊長,你平日的師傅去了哪,天地君親師,你可知!”

    聞言,月舞邪淡然一笑,望著月舞邪,嘴角浮現出一絲嘲弄笑意,這便是你全力培養出的人嗎?

    月舞邪同樣朝前邁出一步,望著天際,月舞邪輕聲喃喃道:“他去了那!”

    說完,月舞邪指著頭頂的那一片天。

    隨即月舞邪語氣一變,變的咄咄『逼』人指著月痕喝道:“門主因不合便向弟子出手,倘若弟子不是學有所成,剛才必定死於門主掌下,門主竟然能夠如此漠視門內弟子xing命,劍神門規規定門內弟子有言論的自由,剛才弟子言論對老門主極為的恭敬,這符合尊師重道,而門主卻說我目無尊,這不是極為可笑嗎?”

    微風吹過,月舞邪拔劍,身形猛然的朝前踏出一步,神情凜然,大聲喝道“門主,你如此淡漠門內弟子xing命實為不仁!”

    “門主,你陷害我目無尊長實為不義!”

    “門主,我師從前任落霞峰主,落霞峰主為守護宗門而獻身,而如今你如今便直言落霞峰主管教弟子不言!”

    “敢問,門主,在此次劍神大戰之中,你獎賞眾多弟子,卻忘了最大的功臣,落霞峰峰主皇無雙和落霞峰主隨風,你這又是何意?”

    “賞罰不明,實為不智!”!。

    

Snap Time:2018-08-14 23:15:21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