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五十二章終來


    皇甫員外身上的皮外傷並不礙事,主要是他的hun神被拂曉和尚的法術震傷,需要靜養好一段時間才能慢慢恢複回來。由於受創不輕,在這段時間內他甚至無法變化出人形來,隻好躲在房間內,不被外人看見。

    這倒不是什麼大問題,平時沒有命令,仆從們都不敢進入他房間的。

    說了好一會話後,皇甫員外的精神越發疲軟,倦伏在被窩,墊高了枕頭,但他還不願休息,望著陳劍臣,慢慢道:“留仙身懷正氣,萬中無一,實在令老朽好生仰慕。”

    陳劍臣回答:“不過是偶然養出的而已。”

    皇甫員外歎一口氣:“好一個偶然老朽本以為正氣虛無縹緲,隻是聖賢書上的胡謅之言,不料留仙竟能修養而出,嘖嘖,真不該說什麼才好,………”

    陳劍臣眨眨眼睛:“我小時候也以為神仙鬼怪都是滿紙荒唐言的。”

    皇甫員外哈哈一笑,不想牽動了傷勢,頓時痛苦得咳嗽不止。

    jio娜白了陳劍臣一眼,關心地道:“爹爹,你就不要再羅嗦了,早點安歇吧。”

    陳劍臣也道:“皇甫小姐所言極是,員外有傷在身,應該多休息,那小生就告辭了。”

    說著,和jio娜關好門退了出去。

    出到外麵,jio娜忽然道:“先生,今天不是魯姐姐返回江州的日子嗎?”

    陳劍臣點點頭,本來他答應今天要去蘇州城府送行的,隻是發生了一係列的事情耽誤了。現在,王複和魯惜約他們應該早就在返回江州的路上了吧。

    jio娜自是知道陳劍臣沒有去送行的緣故,心生內疚,忽道:“先生,以前娜兒不懂事,還請先生多多原諒。”

    陳劍臣笑道:“皇甫小姐看我像個小氣的人嗎?”

    jio娜認真打量他一眼:“我隻知道先生和一般讀書人不同嗯,先生,我們該去上課了。”

    學生能如此懂得上進,先生自不可怠慢了,舉步yu行。猛地外麵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不多一會,管家阿福就扶著一人走了進來。

    王複,竟是王複。

    隻見他衣衫被撕破了好幾條口子,左邊臉頰被打了一拳,腫得像個大饅頭似的,左眼幾乎都睜不開了。

    陳劍臣吃了一驚,忙問:“拂台兄,發生了什麼事?”

    王複看見他,嚎啕起來:“留仙,我們被打劫了,魯惜約姑娘被人劫走了。”

    “什麼?”

    陳劍臣霍然s動——這幾天簡直就是事故迭生,一樁接著一樁地發生著,沒個喘息的空當。

    當下王複坐下來,把經過道出——原來他們一大早就離開蘇州,開始返回江州。在路上,魯惜約對於陳劍臣沒有前來相送而甚是黯然。

    但就在他們途徑一片林子時,邊上突然殺出十餘名mng麵漢子,個個手持刀刃,不由分說衝了進來,三兩下就把王複等人打倒在地,然後擄掠魯惜約而去。shi女香兒緊抓住魯惜約的手不肯放開,竟然被對方凶殘地一刀殺了。

    香兒死了?

    陳劍臣的拳頭不禁緊緊握起,對於這個忠義並全的小丫鬟,他相當有好感。沒想到就這般沒了,沒得如此意外。

    人生,本就脆弱如曇hu,乍看風華正茂,轉瞬已凋謝枯萎。

    被劫人了而且發生了命案,王複第一反應就是要返回蘇州報官,隻是人生地不熟的,不好著手,就先趕到胡莊找陳劍臣匯合,商量對策。

    突然之間發生如此重大的事故,縱然陳劍臣也有些心亂,微微定神,忽問:“拂台兄,對方直接就擄掠魯姑娘走的嗎?可有搶劫其他?”

    “沒有,連錢財都沒有搶。”

    王複回答。

    陳劍臣長吸口氣,心中已有些分明,道:“不管怎麼樣,報官那是一定的。走,我們現在就去蘇州府衙擊鼓報案。”

    回頭對jio娜道:“皇都小姐,你就留在莊上吧,不要亂跑了。”

    jio娜本想跟去的,但爹爹卻要人照顧,就道:“先生,我會聽話的。嗯,另外你也不必太擔心,尋找魯姐姐的事情,娜兒可以讓鬆娘去打聽打聽……

    隻是這兩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鬆娘沒有在莊上,不知飛哪兒去了。”

    鬆娘?

    很陌生的名字,不知道是誰……

    可陳劍臣也不及多想,急匆匆和王複出莊,坐了他的馬車趕向蘇州城府。兩輛馬車,香兒的屍首就放在後一輛馬車之上。

    這麼一個年級稚nn的小姑娘,對方說下手就下手了,當真是心狠手辣。

    陳劍臣沒有觀看丫鬟的屍首,據說是被一刀刺入心腹間,死得甚為慘烈。他怕自己看了會當場忍不住掉眼淚兒。

    馬車飛奔,鞭兒飛響,入得蘇州城後,直奔蘇州府衙。

    蘇州府衙的建築布局和江州差不多——其實天下間當官者辦公的地方都差不多,首先是大,占地大,房子大:其次是威風,建築風格森然,架勢寬宏,建造得能讓一般人還沒有進來,光看一眼就心生敬畏了就最好。

    府衙大門外左邊鼓架之上,掛立著一麵牛皮大鼓,白麵紅身。

    陳劍臣動作迅捷,馬車還沒有停穩,他就飛身而去,疾步衝上台階,就要去擊鼓,讓府尹升堂。可他奔到鼓前時卻看到隻有這麼一麵光禿禿的鼓,而沒有鼓槌放在邊上。

    這是怎麼回事?

    他正疑huo地左顧右盼,一名上了年紀的官差慢悠悠走過來,打量了一身敝舊的陳劍臣一眼,有氣無力地道:“你可要擊鼓?”

    陳劍臣道:“不錯。”

    “老規矩,擊鼓當收銅錢一貫,方能拿鼓槌。”

    陳劍臣不曾進過府衙,哪知道這些狗屁規矩,又驚又怒:“官差矢人,現在有命案發生,趕緊叫府尹大人升堂審案吧。

    老官差置若罔聞,懶散地用小手指摳了摳耳朵,道:“死人了也得先交銀子,這是規矩。”

    “哈哈哈!”

    陳劍臣怒極而笑,頓覺得一團怒火在xiong間獵獵焚燒,直要燒得他眼睛都要通紅起來,勇從怒火生,舉起拳頭,猛地一拳打在鼓麵上。

    咚!!。

    

Snap Time:2018-01-18 16:15:05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