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四十六章最好的未來(下)


    清澈的眼眸之中,詫異之s浮現而出。

    時間仿佛停止似的,空間定格,那飄dng的雪hu詭異的靜止在半空中。

    安靜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的那一道倩影,那一道給她無比熟悉的感覺。

    感受到葉晨投來的目光,安靜臉上浮現出一絲緋紅,持劍,走到葉晨先前,恭敬道:“見過峰主!”

    葉晨的目光依舊落在安靜那泛紫的手腕上,眼中閃過一絲惋惜之s。

    右手微抬,其真氣在葉晨的指尖跳動。

    葉晨淡淡一笑,並未說些什麼,其真氣如那飄dng的雪hu般,飄dng而出,最終落在安靜的右手腕處。

    一股溫熱的感覺席卷而來,安靜感到一陣舒爽,原本發紫的手腕也漸漸好轉起來。

    那股熱流在安靜體內流轉著,以往安靜感到不適的地方都突然消失了。

    安靜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沉醉的表情,不過想起峰主在麵前,安靜臉s便再次紅起來,輕吐下舌頭。

    “你叫什麼名字!”瞧見安靜這羞澀的表情,葉晨溫和笑道。

    “我叫安靜!”安靜紅著臉道:“母親他們都叫我靜靜!”

    提起母親,安靜的臉上便浮現出一絲黯然之s,眼中的童真也被那濃濃的悲傷所取代。

    這抹悲傷猶如那大海般,這抹不屬於孩子的悲傷。

    抬起頭,葉晨望著天際,輕聲喃喃道:“你母親呢?”聞言,安靜神情一怔,同樣抬起頭,望著那西落的夕陽,凝噎道:“他們走了去了遙遠的地方!”

    說完,安靜便指著頭頂的這片藍天。

    在此次的劍神之戰中葉晨知道落霞峰失去了數百名弟子,不僅僅如此,同樣有數百個孩子失去了父母。

    輕微一歎,葉晨右手輕輕一拍安靜的小腦袋,溫和笑道:“你喜歡劍嗎?”

    葉晨那溫和的笑意仿佛驅散了安靜眼中的悲傷被葉晨這麼一拍,安靜的臉s頓時羞紅起來,羞澀道:“不喜歡!”聞言,葉晨一愣,原本以為安靜那麼勤奮練劍是因為喜歡劍。

    “那一天,滿地都是血泊,好多劍光,父親和母親就是那樣消失在劍光之中再也沒有回來過!”安靜緊握著雙拳,堅定道:“安靜不想看到越來越多的人消失在劍光中,所以安靜要練劍!”說完,安靜仿佛想起了什麼,突然呀的一聲,朝前跑去,jio小的身影在寒風中顯得如此單薄。

    轉身,葉晨平靜的望著這道單薄的身影在風中,那馬尾辮隨風飄dng著。

    寒風中飄dng的馬尾辮掃dng著四周的雪hu,安靜突然轉過身,對著葉晨不好意思一笑道:“峰主,我要回去幫爺爺做飯了!”說完,安靜便輕吐下舌頭,將笨重的長劍係在身後葉晨不知道那jio小的身形是如何背負起那笨重的石劍。

    聞言,葉晨依舊溫和一笑,道:“嗯!小心點,別摔倒!”

    聞言,安靜也是一笑跑了幾步,又停下來,轉身問著葉晨:“峰主你喜歡劍嗎?”

    說完,安靜還未等葉晨答話安靜便消失在那風雪之中,漸去漸遠。

    “我喜歡劍嗎?”耳旁似乎還環繞著安靜那清婉的聲音,葉晨輕聲喃喃道。

    朝前邁出數步,葉晨站在山崖上,腳下便是那翻滾的雲霧,那投射而來的餘暉不僅僅將雲彩染紅,同樣將腳下的這雲霧染紅。

    夕月西下,葉晨的身影望上去倒是顯得有幾分孤寂。

    “以前不喜歡,現在卻mi上了握劍的感覺,老夥計,對嗎?”葉晨臉微轉,對著背後的長劍道。

    叮!麒麟劍輕微晃動,發出一陣清脆的劍吟聲,仿佛顯得極為歡快的樣子。

    握住麒麟劍,葉晨隨意的朝前揮出數劍,尖銳的破風聲響起,那氣勁擊碎四周的雪hu,雪hu紛紛朝四周湧去。

    劍吟聲響徹而起,葉晨收劍,雙手負背,雙目緊閉,其靈hun力席卷而出,覆蓋了整座落霞峰。

    在葉晨這強悍的靈hun力之下,一副副清晰的畫麵在葉晨的腦海中浮現而出。

    鼻雪紛紛,孩童正在吃力的揮舞著手中的劍器,一下又一下。

    劍神之戰中,並非僅僅安靜失去了父母,其他孩童也是如此。

    突然,數道破風聲在葉晨的背後響起,眼珠微轉,葉晨連頭都未回便知道來人。

    伯牙與子期兩人的身形在葉晨身後浮現而出,兩人站在葉晨身後,輕微對著葉晨一拜,道:“見過峰主!”兩人的修為皆是強悍無比,葉晨眼眸微眯,淡淡一笑,道:“伯牙前輩,你知道峰上有個叫安靜的女孩嗎?”“安靜?”眉頭微皺,伯牙略顯沉思了片刻,眼前不由浮現出一俏皮的臉蛋,輕微點頭:“嗯!”

    “她父母怎麼了?”收回長劍,葉晨直接將麒麟劍係在背後。

    雖然不知道葉晨為何問起安靜,不過伯牙還是如實回答:“安靜的父親安德是子期的徒孫,而安靜的母親則是夕月峰的弟子。宗門內並不靜止結婚,因此,夕月峰內的大多數女弟子都嫁給了其餘各峰的男弟子。這樣的結合在門內倒是ting常見的,除了父母之外,安靜還有一爺爺,隻不過數十年前外出執行任何的時候,她爺爺受了重傷,至今還癱瘓在chung。數日前,皇淩天率眾前來攻打落霞峰,安靜父母雙雙慘死於黑衣人劍下。如今,安靜和她爺爺生活在一起,通常,她爺爺的生活都是由安靜照顧!”

    說此,伯牙不由一陣感慨,對於這個乖巧的女孩,他倒也見過數麵。

    頓了頓,子牙繼續道:“我們武者對於食物要求不是很高,因此,峰上的夥食皆是由自己負責!”

    聞言,葉晨眼前不由浮現出安靜離去那著急的表情,莫非她就是要回去照顧她爺爺。

    “峰主,你怎麼突然提起安靜那妮子?”伯牙略顯詫異道,按照他所想,像葉晨這樣的修煉狂,怎麼會注意到安靜。

    聞言,葉晨溫和一笑,並未說些什麼,雙目依舊緊閉,一副副清晰的畫麵在腦海中浮現而出。

    在這次劍神之戰中,有失去父母的,有失去妻子的,有失去丈夫的,有失去孩子的,然而最大的傷害卻是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

    “有多少個孩子在這次劍神之戰中失去雙親的!”葉晨問出一個頗為凝重的問題。

    聞言,伯牙略顯沉思了片刻,開口道:“三十六名!”

    “三十六名嗎?”葉晨眼眸微眯,眼中流lu出一絲凝重之s。

    盡管不知道葉晨在想什麼,伯牙和子期兩人倒是未去打擾,而是安靜的站在一旁。白雪紛飛,這下落的雪hu染白了兩人的長發。

    因為曾經經曆過,所以知道那種感覺。

    在失去父母的時候,葉晨體驗感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楚,那種仿佛被全世界拋棄一般,無助的絕望。

    抬起頭,葉晨那沾滿雪hu的長發隨風飄dng著,一身武袍獵獵作響。

    “他們是我們的未來,是落霞峰的未來!”葉晨突然開口道:“每個孩子都應該被寵愛,他們是我們的未來,最好的未來!”“最好的未來!”伯牙和子期重複了葉晨這一句話。

    “我很高興,這突如其來的災難沒有毀掉他們的信心!”葉晨輕笑道:“你說落霞峰的未來不是在這些孩子手中呢?”

    聞言,伯牙和子期兩人皆是有種怪異的感覺,這峰主也不過一少年而已,卻口口聲聲說那些少年是孩子。!。

    

Snap Time:2018-01-23 21:26:58  ExecTime: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