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四十五章最好的未來(上)


    淩厲的氣息在葉晨身上退去,此刻的葉晨如同返璞歸真一般,一副淡雅飄然,誰能想到便是眼前這男子一劍滅了數名hun武境武者。

    眼眸微低,葉晨低頭望著那漫漫劍道,在劍道上已經重新豎立著數百塊嶄新的石碑。

    悲傷的氣氛仿佛將周圍的空氣感染似的,抬起頭,葉晨輕微一歎:“死的人永遠無法理會活的人那心中化不開的悲傷!”

    葉晨身影如鴻毛一般輕盈的落於峰上,環視一周,察覺到四周弟子眼中的恭敬之s,不由失笑道:“你們不需要這麼約束,自然點!”

    “參加峰主!”數百名弟子躬身行禮道他們的目蕪自然落於葉晨身上,隨著名聲鳩起,葉晨的樣貌已經是眾人皆知了這一道峰主也是發自內心的,先前一戰足以征服了這些落霞峰弟子。

    聞言,葉晨無奈一笑,感受著周圍這些人那發自內心的敬佩,葉晨心中無奈之s便更濃了。

    “看來和這落霞峰越扯不開了!”葉晨暗道,原本以為會有人站出來反對他當落霞峰峰主,然而事與願違。

    到如今葉晨的聲名在劍神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經好事者的打聽,葉晨的過往也漸漸的被眾人所知曉。

    入劍神門不過僅僅數月而已,憑借著對劍道的理解令主考官折服,甚至引起四峰峰主的爭奪。

    特別葉晨背負石劍漫步於劍道的事情在劍神門中是人盡皆知。

    然而1這些還不是最讓人震動的1先前那一戰,獨自一人屠殺數百名氣武境武者,一劍滅數名hun武境武者,而葉晨卻隻是弱冠之齡而已。

    弱冠之齡便名動全宗!在麵對葉晨時,縱然落霞峰的老一輩弟子也心存敬佩。

    持劍,葉晨對著當初那兩名下棋的老者一拜道:“前輩,不知此次後事處理的如何!”

    聞言兩名老者皆是一笑,道:“此事已經處理完畢!”

    聞言,葉晨也是一笑,隨即,葉晨又和兩人討論了一些事情之後葉晨方才離開。

    在葉晨的勸說之下,眾人也漸漸放開,沒有先前的拘謹,修煉的修煉,練劍的練劍。

    聽完兩名老者的報告之後,葉晨方才鬆了口氣,經過短暫的交流,葉晨也知道了兩人的名字其中那名看起來比較消瘦的老者叫子期,而那名比較高的老者嗶伯牙。

    短暫的交流卻讓葉晨臉s頗為凝重,經過這一戰,落霞峰居然有二十多名氣武境武者,百來名練武境武者死去,這對於落霞峰而言無疑是一次打擊。

    如今的落霞峰元氣大傷,這更加落實了落霞峰為劍神五峰中最弱的一峰。

    輕微一歎,葉晨告別子期和伯牙兩人雙手負背,如平凡人一般走在山道之上。

    風的跳動都沒有了往日的歡快,站在山石之上,葉晨望著下方的那條劍道,以及那四座宏偉的石像。

    經過此次血腥的戰鬥之後,落霞峰弟子仿佛都成長了不少,往日那些偷懶的弟子也瘋狂的修煉著。

    曆代月神的石像已經屹立在劍道之上數萬年以來,那石像到底見了多少次如此次這般慘烈的戰鬥,麵對下方那密林的石碑,葉晨心中不由浮現出少許敬意。

    “我倒是漸漸喜歡上了這!”葉晨輕聲喃喃道。

    寒風吹來,刮落了那掛在樹枝上的積雪積雪如雨水般灑落。

    轉身,葉晨全身上下的氣息和周圍的雪景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體內運轉著玄冰訣葉晨走到了以往的庭院,望著那一塵不染的庭院葉晨眼中不由浮現出了一絲追憶之s:“來到這,多久了?”

    轉身,葉晨朝周圍的樓宇繼續走去,最終來到了一庭院前。

    積雪將庭院染成了白s,同樣將庭院前的石碑染成了白s,然而雪hu卻遮蓋不住石碑上的大字:君可悔!

    右手微抬,葉晨那修長的指尖從字跡劃過,一股劍意席卷而來,感妥著這股檢意,葉晨輕微一歎,這便是皇無雙的劍意。

    葉晨耳旁仿佛還飄dng著皇無雙那平淡的聲音:“如果有一天,你沉淪於殺戮,我會用我劍將你拉回來!”

    “我還未沉淪於殺戮,而你卻不在!”葉晨輕聲喃喃道,感受著這股劍意中的心痛已經堅定,葉晨有些漸漸明白了皇無雙的劍意。

    “你倒是放心將落霞峰交給我!”葉晨輕微一歎道:“可悔嗎?”

    合上庭院的木門,葉晨繼續朝前走,走到了以往練劍的山崖,抬頭望去,對麵便是夕月峰。

    冷冽的寒風刮動著漫天的雪hu,對麵的夕月峰完全籠罩在這雪hu之中,看上去倒是有些朦朧,昔日那道舞劍的身影,如今也不在。

    還未走進山崖,葉晨耳旁便響起了數道尖銳的破風聲。

    一道jio弱的身影在葉晨的眼前浮現而出。

    在寒風中飄擺的馬尾鼻,那單薄的身影在寒風中猶如那飄dng的雪hu般。

    而此刻,葉晨的目光卻落在了這單薄的身影上,不曾移開。

    虛弱的破風聲時而響起,一柄尋常的鐵劍劃過空氣,發出一陣清脆的劍嘯聲,一劍又一劍,出劍的速度雖不快,反而緩慢無比。

    站在原地,葉晨並未朝前走去,而是安靜的望著這道單薄的身影,紮著馬尾辮的小女孩。

    一劍又一劍,大概數百劍之後,這小女孩方才停止了舞劍,累的躺在地上呼呼喘氣著,吐出的白氣僅僅數息便化作了冰晶灑落開來。

    天寒地凍,盡管未看清楚這小女孩的樣子,葉晨卻瞧見了女孩那發紫的手腕,不僅僅是因為天氣冰寒的原因,更是因為練習太多次了。

    短暫的休息之後,女孩起身,握住那長劍,再次舞起劍來,仿佛不知疲憊似的。

    雪下的越來越大,漸漸的,這飄落的雪hu淹沒了女孩的身影。

    以葉晨的實力,僅僅一瞥便看出這女孩的修為極為薄弱,連血脈都未覺醒。

    安靜的站在原地,葉晨始終一動不動,靜靜的望著這女孩舞劍,停了又停,那雪hu將葉晨那如墨的長發染成了白s。

    yin霾的天空吞噬了那飄dng的白雪,夕月的餘暉難得透過雲層灑落下來,落在葉晨以及那女孩怕尊上。

    夕月的餘暉將兩人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那女孩始終未轉身,不停的練習著一套基礎劍法,盡管在劍法在葉晨眼中是漏洞百出,甚至有一些細節的地方都舞錯了。

    笨拙的身影,舞劍的女孩,觀望的少年,西落的夕月,飄dng的雪hu,這一切顯得如此安寧。

    夕月的餘暉將天際的雲彩染成了紅s,餘暉落在雪hu上,雪hu也失去了最初的冰冷。

    望著這一幕,葉晨嘴角處始終掛著一絲淡淡的笑意。

    不知何時,舞劍的女孩突然停了下來。

    轉身,這是一張頗為清秀的臉蛋,臉上依舊未脫去其稚氣。

    然而稚氣中卻流lu出一絲不屬於孩子的純真,這僅僅隻是一個十來歲的孩子。

    望著天際處那雲彩,一抹笑意至慘白的臉上浮現而出,安靜輕微一歎:“又一天了!”

    安靜隻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在以前她和普通女孩沒有區別,在家,有父母的寵愛,經常得到師兄們的照顧,然而這一切都開始變了。

    劍神之戰,父母紛紛死於戰鬥之中,這對於她來說無疑是一件天災。

    對於十歲的孩童來說,僅僅一夜變失去了父母,這好比如世界毀滅似的,或許因為這樣,稚氣的安靜一夜之間便長大似的。

    拖動著長劍,這長劍對於小女孩來說是如此笨重。

    還未走出數步,安靜的臉上便浮現出了一絲詫異之s!。

    

Snap Time:2018-07-17 21:29:43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