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四十三章風該去的地方


    .皇淩天的敗逃便說明了此次覆滅劍神門計劃的失敗,各峰之主也回到各自峰上分布一些善後事項。

    各峰山腳處到處都是劍神弟子清理戰場,遍地的凹坑處流淌著鮮血,劍神弟子則是無奈的用土遮蓋。

    而劍神弟子的屍體也從戰場中清理出來,送至於專門安葬弟子的地方,然而黑衣人則是直接焚燒掉。

    一時間,劍神五峰到處飄散著一種難聞的味道,原本山清水秀的劍神五峰也漸漸的變的不堪入目。

    一股沉重的氣氛在劍神弟子心中蔓延著,死於這場災難中的不僅有著他們可親可敬的師傅,還有肝膽相照的師兄弟,無聲的哀悼在眾人的那急促的步伐中進行著。

    弱肉強食是這個世界的主題,雖然世人都漸漸習慣了這個規則,然而在麵對親人慘死的時候,依舊壓製不住內心的悲傷。

    葉晨靜靜的穿梭在人群之中,靜靜的望著擦肩而過的劍神門弟子,慘白的月s仿佛為這遍地血泊的大地披上一層輕紗。

    或許見多了,看慣了,葉晨的心反而平靜下來,先前的那股悲傷也隨之衝散了許多。

    月s漸漸濃鬱,微風慢慢來臨,輕微地嗚咽之聲在風中回dng,吹過那寂靜的山道,把兩旁那一串串樹葉吹的嘩嘩響動,搖曳起來,樹葉處的血跡也隨之飄落,仿佛下起了一場血雨。

    昔日那氣勢恢宏的劍道如今儼然成為了一條血道,握住斷裂的劍器,葉晨並未直接淩空飛起。

    反而如常人一般,漫步於劍道之上,望著那倒塌的墓碑以及破碎開來的石階,久久無語。

    雪花不知何時再次飄落,擊在葉晨的身上,葉晨隨時隨地聽著那微風拂過山澗發出的風聲,葉晨的心境也漸漸的平靜下來。

    耳邊沒有絲毫的殺戮聲,有的隻是那微風吹過劍道的沙沙聲,還有雪花落地聲。

    如同昔日般,葉晨安靜的走在劍道上,感悟著那些虛弱的劍意。

    數刻之後,葉晨方才輕微一歎,雙腳一躍,身形化作一道長虹朝落霞峰的巔峰躍去。

    麒麟虛影在皇淩天敗退之後便被撤去,那劍陣也停止了運轉。

    雙腳微點,葉晨身影緩緩的落於那劍台之上,腳下雲霧翻滾,整個人仿佛置身於雲端之上,以前來見皇無雙的時候,葉晨總是會瞧見皇無雙站在此地的畫麵,然而此刻葉晨宛如皇無雙一般站於此地,此刻,葉晨居然感到了一種落寞,一種高處不勝寒,透過雲端,葉晨瞧見了落霞峰弟子忙碌的畫麵。

    手中那斷裂開來的劍器滑落開來,斷裂一麵的劍刃橫插在山石之上。

    劍氣在斷裂的劍器上彌漫著,雙手負背,葉晨便這麼安靜的站在劍台之上,眼眸微眯,正在思考著。

    雪花落在葉晨的頭上,染白了葉晨那滿頭的長發。

    劍眉微皺,葉晨輕微一歎,右手微抬,拖住那下落的雪花,眼中浮現出一絲無奈之s。

    對於他來說,這劍神門隻是人生的一個過站而已,然而皇無雙先將落霞峰交付於他,葉晨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離開這劍神門。

    隨風!隨風而來,隨風而去!

    “你要如何對待落霞峰,皇無雙已經不在,這落霞峰已經完全托付於你!”火麒麟的聲音響徹而起。

    聞言,葉晨輕微一歎,道:“我當初來此次便是為了第四塊玉佩,而並非是落霞峰,此處雖好,卻不適合我!”

    “那麼這落霞峰又要如何對待?”火麒麟無奈道。

    “落霞峰之主,我擔待不起!若我不是落霞峰之主,那麼這便和我們當初的計劃沒有衝突!”葉晨沉聲道。

    “若奪玉,那麼你的舉動便和背叛出落霞峰沒有區別,那時候,落霞峰或許會變得更加落沒!”火麒麟輕歎道。

    聞言,葉晨若有深意的望著麒麟戒,輕聲喃喃道:“你好像格外的看重落霞峰!”

    聞言,火麒麟淡淡一笑,道:“因為曾經在這待過太久,或多或少還有點感情!”

    !步伐聲在後方響起,葉晨並未轉身,反而繼續望著下方的雲層,那道身影雖未至,葉晨便知道來人。

    一道白s倩影如那雪花一般,飄落在葉晨的身旁,清冷的眼眸複雜的望著葉晨這英俊的側臉。

    “昨日與今日,人生便突然發生了變化!”清婉地轉的聲音在葉晨耳旁響起,白衣如雪,在月光之下,這道倩影顯得如此醒目。

    葉晨難得轉過頭來,略顯詫異的望著眼前這道熟悉的身影,淡淡道:“或許吧!”

    雙目對視,兩人皆是沒有移開,最後,還是葉晨別過臉,繼續望著那翻滾的雲層。

    微風拂來,那股淡淡的清香味在身旁的這女子身上彌漫而出,環繞在葉晨的鼻尖處,兩人便這麼安靜的站著,久久不語。

    寒風刮的兩人的武袍獵獵作響,數息之後,葉晨方才開口道:“李詩月,你說一陣風被困在一個山穀,那會變成怎麼樣!”

    原來這白s身影是李詩月,聞言,李詩劍神情一怔,複雜的望了葉晨一眼,輕聲道:“風不屬於山穀,那才是風該去的地方!”

    修長而又纖細的玉指抬,順著李詩月所指的方向望去,那是浩瀚星空。

    “那才是風該去的地方,風是不能被束縛的,不是嗎?”李詩月婉然一笑,或許唯獨站在這個人的身旁,她才能流lu出這樣的笑意。

    “是啊!那才是屬於風的世界!”葉晨望著浩瀚星空,輕聲喃喃道。

    兩人之間又陷入了短暫的沉默,對麵便是那朦朧的夕月峰,而此刻,葉晨方才注意到,在夕月峰的峰頂上,同樣有一道身影。

    察覺到葉晨目光的變化,李詩月輕微一歎:“那是師傅!”

    “隻是皇師叔已經不在了!”李詩月歎道:“你說你們落霞峰的弟子是不是喜歡偷看夕月峰呢?”

    聞言,葉晨隻是淡淡一笑,道:“或許是夕月峰的弟子喜歡看落霞峰,不是嗎?”

    兩人相視一笑,兩人雖然在笑,然而李詩月卻知道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兩個世界的人相交之後便再無交集。

    寒風卷起滿地的積雪,李詩月並未在說些什麼,朝前邁出一步,身形直接被那些雲霧所淹沒。

    “隨風,浩瀚星空是風該去的地方,那什麼地方是你該去的呢?劍神門不適合你,真的不適合你!”雲霧之中,李詩月的聲音飄dng而出。

    望著那道漸去漸遠的身影,葉晨心中一顫,一股莫名的情緒在心中蔓延。

    那道身影依舊熟悉,然而葉晨卻感到了莫名的陌生。

    輕微一歎,葉晨並未說些什麼,繼續轉頭望著那些翻滾的雲層。

    !腳步聲再次響起,此次葉晨依舊未轉身,反而開口道:“月舞邪,既然來了,又為何站在後麵呢?”

    話語未落,一道ting拔的身影在風雪中浮現而出。

    慘白的臉s,其長發披在雙肩處,月舞邪灑然一笑,向前走出書步,站在葉晨的身後。

    “高處不傷寒!”月舞邪徒然開口道,瞥見葉晨那疑huo的眼神,月舞邪淡淡一笑,道:“你察覺到變化了沒?”

    “變化?”葉晨劍眉微皺,道:“什麼變化?”

    “月驚仙的變化,他看向你的眼神都不同了!”月舞邪輕笑道。

    聞言,葉晨並未說些什麼,反而繼續望著那雲層,因為他知道月舞邪有話要對他說。

    “你知道嗎?我應該叫月驚仙為父親!”月舞邪灑然一笑道,不過,此刻這笑容如此的落寞……ro!。

    

Snap Time:2018-07-16 16:17:26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