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四十二章跪地三千十步叩首


    第六百四十二章 跪地三千,十步叩首

    第六百四十二章 跪地三千,十步叩首

    劍氣如洪流一般朝四周擴散而去,『亂』流引起空氣一陣爆鳴。

    這爆鳴聲似乎仍在所有人耳邊繚繞,那隨風飄散的血腥之氣,望著虛空中那一道單薄的身影,眾人久久無語。

    一劍『逼』退魂武境三層強者,這畫麵深深印在眾人的腦海中久久不能消散,那一身血衣,滿頭飄『蕩』的黑發,今生他們也不會忘記那個天才般的少年,那道單薄的身影,那一劍代表一個神話,那一指代表一個傳說,是他們今生無法觸及的神話,無法觸及的傳說。

    葉晨轉身,神『色』平靜,隻是一股蕭殺之氣緩緩的收斂起來,頃刻之間,葉晨仿佛再次化身成一名文弱的書生,目光遙遙落在了落霞峰所在之處,淩空一步步走去。

    麒麟虛影依舊將落霞峰上空,葉晨的身影緩緩的浮現而出。

    四周一片安靜,近千人的目光在這一刻凝聚在葉晨身上,那一道道目光落下,沒有讓葉晨出現半點不適。

    葉晨的腳步不快,每一腳踏空,便令劍神門的眾人感到了一絲異樣。

    慘白的月光灑落而下,照『射』在葉晨的身上,在這一刻,劍神門的眾人在那單薄的身影身上感到了一絲落寞之『色』。

    低頭,葉晨望著那滿地狼藉的劍道,葉晨輕聲喃喃道:“抱歉,最終還是沒有完成你的遺憾!”

    麵對皇淩天那強悍的實力,如今的葉晨依舊不能撼動。

    再次轉身,葉晨望著臉『色』慘白的柳雨燕,淡淡道:“他在哪隕落!”

    平淡的語氣聽不出來葉晨如今的心境,葉晨臉上始終未流『露』出一絲黯然的神『色』。

    然而這溫和的語氣,柳雨燕卻聽出了話語中的一絲悲傷,一抹隱藏不住的悲傷,聞言,柳雨燕臉『色』一黯,目光朝下方的劍崖望去,輕聲喃喃道:“劍崖!”

    “劍崖!”葉晨臉上閃過一絲黯然之『色』,望著劍崖,慘白的月光下,滿地血泊,鮮血將月光染紅,微微搖頭,葉晨身影緩緩的朝地麵落去。

    滿地血泊,葉晨身影如枯葉飄落,輕盈的落於遍地屍野的地上,在一些劍神弟子詫異的眼神中跪了下去。

    他日,你在世,天地君臨師,我無做到徒弟的義務。

    今日,你離世,我便跪地三千,十步叩首,隻為你收回屍骨,以報授業之恩!

    這個世界上,誰也沒有義務去關心一個人,當這個人去關心你的時候,僅僅隻是因為他想關心你。

    在皇無雙身上,葉晨便感受到了那種久違的關心,無關利益,僅僅隻是單純的關心而已。

    不僅僅葉晨如此,月舞邪幾人也是如此。身形輕飄飄的從劍道之上落下。

    在月舞邪等人心中,皇無雙和恩師沒什麼差別,想起接連數月,皇無雙那悉心的指導,月舞邪幾人便壓製不住內心的悲傷。

    葉晨從地上緩緩的站起,堅實的雙腿在朝著前方走了十步之後,就緩緩的停了下來,然後恭恭敬敬的跪倒。

    再次站起,同樣又向前走了十步的葉晨再次跪倒在了地上,滿臉堅毅的朝劍崖拜下。

    月舞邪幾人也是如此,漫漫劍道上,數道身影顯得如此醒目。

    跪地三千,十步叩首,隻為收回授業恩師屍骨,此刻,劍神門人被眼前的這些人震撼了、

    沒有任何人發出聲音,所有的目光都投在了葉晨那略顯單薄的身軀之上,就這樣默默注視著這無比虔誠的身影慢慢的遠去。

    此刻,葉晨那身影在他們眼中再也不是一劍滅魂武的傳奇少年,而是一個失去授業恩師的弟子。

    正是因為害怕失去,所以害怕擁有,葉晨所在意的人不多,而這皇無雙卻是其中之一。

    慘白的月光如流水般流淌而下,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峰下趕去,緊隨在葉晨身後,今日他們已經被眼前的這些人深深的所折服,十步叩首,這需要何等毅力,又是需要多少對恩師的尊敬。十步一叩首,站起身。十步一叩首,再起集,向前又走了十步。

    在這十步叩首中,葉晨走過遍地屍野的地麵,走過了滿地血泊的地麵,走過遍地劍器的地麵。

    來到了那倒塌的劍崖處,倒塌的劍崖四周堆滿的屍體幾乎圍成了一座小山,慘烈之狀比起劍神五峰山腳處更加的慘烈。

    這時候緊隨葉晨而來的劍神弟子才發現此地埋葬著一名英雄,一名為劍神門創造生機的英雄。

    滿地斷裂劍器,滿地屍野,葉晨目光在戰場之上徘徊,卻久久未能找到皇無雙的屍骨,屍骨未剩,葉晨臉『色』不由一黯。

    突然在戰場的中心處,葉晨發現一把橫『插』在地的斷裂劍器,那把劍器周圍環繞著絲絲劍氣,一股不屈氣息朝周圍蔓延著,傲然而立。

    葉晨黯然的朝那把斷裂的劍器走去,每一步都無比的輕緩,生怕驚動了已去的故人。

    一股氣勁以葉晨為中心朝四周散去,染遍滿地的劍器,斷裂的劍器緩緩的懸浮起來,發出了一陣清脆的劍『吟』聲,一道道劍『吟』聲形成了驚天的劍『吟』聲。

    在這股劍『吟』聲中透著無比的悲憤,透著無盡的哀意!

    不錯,就是悲憤,眾劍神門弟子等人清晰地從這千多道劍『吟』聲中聽出了悲憤的意味。

    一柄斷裂的劍器粉碎掉,化作無數鐵屑朝四周散去,隨即一柄柄劍器都被碎裂開來,朝地麵落去。

    緊接著,幾乎是同一時間。僅剩的千多柄劍器同時破碎,無數道殘餘的劍氣在劍器破碎的那紛紛從劍器中蔓延而出,漸漸的聚集在半空中,匯聚在一起。

    劍器通靈,當陪伴數十年的劍客隕落之後,劍器也失去了靈『性』。

    世人隻知,劍在人在,劍亡人亡,又豈不知人亡劍亡。

    劍氣翻滾,如那天上的雲彩般,一股怪異的波動在那劍器上彌漫而出,葉晨淡淡的望著聲勢浩大的劍氣雲彩,依舊朝中間的那唯一一把劍器走去。

    轟!一道無形的空間波動徒然擴散開來,劍氣變化不定,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一道虛幻的身影在那劍氣之中浮現而出。

    微風拂來,劍氣如那飄『蕩』的雪花般,朝一旁倒去。

    虛幻的身影浮現而出,眾人臉上的錯愕變成如今的狂喜。

    虛幻的身影,那一雙仿佛看透生死的眼眸,當觸及這道身影的時候,葉晨臉上也流『露』出一絲錯愕之『色』:“峰主!”

    溫而儒雅的笑意浮現而出,皇無雙單手負背,其虛幻的身影在寒風顯得如此弱不禁風。

    “還好,我還能見你一麵!”皇無雙輕笑道,臉『色』還是那般從容。

    “僅僅隻是一律殘魂罷了,他的執念正是支撐著他的殘魂,可是也不能長久!”火麒麟低沉的聲音在葉晨腦中響徹而起。

    聞言,葉晨神情一怔,複雜的望著皇無雙。

    察覺到葉晨的目光,皇無雙淡淡一笑,道:“我很開心,因為你是隨風,而不是誰!”

    聞言,葉晨低頭不語,其他人則是滿頭霧水。

    “以後,落霞峰便交給你了!”寒風撲麵而來,皇無雙的虛影最終化作了虛無。

    同時,這劍氣垂直的朝葉晨落下,狠狠的擊打在葉晨的身上。

    無數道虛幻的劍影在葉晨的身旁出現,形成了一道劍幕,在那劍幕之上,每一道劍影都發出了淒厲的劍『吟』聲。

    輕微一歎,葉晨朝前走去。

    隨著葉晨步伐的不斷前進,劍影漸漸化作無數光點而消散掉,當葉晨握住那柄斷裂劍器的那一那,一股不屈的氣息在戰場蔓延著,原本寂靜的戰場再次被肅殺之氣所覆蓋,肅殺之氣以斷裂劍器為中心朝四周擴散而去。這柄斷裂的劍器是他的佩劍,輕微一歎,葉晨朝前一拜。

    轉身,葉晨則是平靜的望著月舞邪等人,身形一邁,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

    

Snap Time:2018-01-23 02:16:56  ExecTime: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