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三十四章守像之戰


    第六百三十四章 守像之戰

    第六百三十四章 守像之戰

    孤鴻可以排成漫天的寂寥,一柄劍同樣可以揮舞出一個人精彩。

    刺鼻的血腥味彌漫在空氣中,浩瀚星空下,葉晨那單薄的身影安靜的立於虛空之中。

    在這一刻,空氣仿佛凝固,風也停止了咆哮。

    聞訊趕來的黑衣人的皆是難以置信的望著這滿地的血腥,驚駭以及畏懼的神『色』如『潮』水席卷而來。

    虛空中的雪花不知何時已經消散了,雪花化作雨水灑落下來,細雨擊打在眾人的身上,一陣冰冷。

    黑衣人皆是打了個寒顫,略顯畏懼的朝後退出數步。

    然而在他們後退的時候,漫天的劍氣便如那雨水般,席卷而來。

    慘叫聲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首哀曲,葉晨沒有去理會那些黑衣人,抬起頭,望著上方的劍道,眼中閃過一絲寒意。

    朝前邁出一步,葉晨化作一道長虹激『射』而出。

    屍體以及斷裂的劍器無力的灑落在劍道的兩旁,大部分墓碑皆是被劍氣所斬斷。

    恐怖的劍意在墓碑上彌漫而出,劍氣如流水般,流淌在這劍道之上。

    劍道上的大部分積雪皆是被滾熱的鮮血所融合,化作雪水流淌下來。

    身形至劍道的朱雀石像上浮現而出,葉晨劍眉猛然一皺,這黑衣人的勢力已經攻打到了石像。

    這數座石像是護峰大陣的基礎,若石像被破去,那劍陣也不攻自破。

    朱雀石像旁,數道單薄的身影持劍立於朱雀石像旁。

    臉『色』慘白無比,月舞邪眼神堅決的望著那不斷『逼』近的黑衣人,身上的氣勢極為淩厲。

    在月舞邪身後則是站著數名落霞峰弟子,幾人身上的武袍皆是被染成了血『色』,觸目驚心的劍痕布滿了眾人的胸脯。

    左手撥動,月舞邪眼神冰寒的望著為首的那名黑衣人。

    氣武境武者,強悍的氣武境武者!然而月舞邪等人卻不能退,這一退,朱雀石像一破,那麼星辰峰的劍陣便會破去。

    在月舞邪的身旁躺著數十具屍體,其中有曾經指導過他的前輩,有幫助過他的前輩。

    眼神一黯,月舞邪背對著身後數人,喝道:“誓死保護劍神!”

    一入落霞,終為劍神魂!數名落霞峰弟子紛紛朝前踏出數步,與月舞邪並肩而立,其氣勢匯聚在一起。

    對麵的黑衣人皆是冷笑而出,大多數黑衣人直接掠過這,朝上方的劍道趕去。

    “安利,這便交給你!”一名老者對著一名中年人道,聞言,那名中年人點點頭,眼神冰寒的望著月舞邪。

    原本數十名黑衣人,如今隻剩下數名黑衣人,然而僅僅一名氣武境武者便可以完全壓製住月舞邪幾人。

    那名叫安利的黑衣人身影一閃,輕握長劍,朝月舞邪襲去,強悍的氣勢頃刻間爆發開來,濃鬱的劍氣浮現出身體。

    見黑衣人動手,月舞邪漆黑的眼眸閃掠過一絲冷意,天地間仿若隻剩下那一抹劍光。

    墓碑齊鳴,在這一刻,月舞邪的身上居然浮現了一股劍意,這股劍意不屬於月舞邪,這是落霞峰曆屆前輩的劍意。

    安利臉上『露』出驚駭的神『色』,從這磅的劍意中,他居然感受到了一股勇往直前,舍我其誰的氣勢!

    目光一瞥四周的墓碑,安利冷哼一聲,雙腳一蹬,身形幾乎瞬間就跨越了二十米的地域,劍氣揮舞而出,勢如破竹般的將那些墓碑摧毀掉。

    墓碑摧毀的那,漫天悲鳴的劍『吟』聲響徹而起,那股恐怖的劍意也從月舞邪身上退去。

    持劍於胸,失去這股劍意之後,月舞邪獨自麵對這安利的氣勢時,臉『色』越發的慘白,身形搖擺不定。

    身形如大海中的一片孤舟般,月舞邪身形一頓,真氣爆發開來,義無反顧的朝前揮出數劍。

    對此,安利淡淡一笑道:“螻蟻焉能撼天!”

    持劍,淩厲的劍氣流淌而出,一時間,殺戮在這朱雀石像旁再次拉起。

    盡管月舞邪劈出數劍,但是依然抵擋不住藍衣劍者的攻勢,但是月舞邪依舊未放棄,將大部分的真氣集中於胸脯處形成一光盾,腳尖碰出數股劍氣,長劍直握,朝安利直衝而去。

    月舞邪此舉在安利的眼中無疑是不自量力,猛然再次一揮,身影的速度不由加快幾分,數米的距離眨眼間便至,霸道凜冽的氣勢瞬間瓦解了月舞邪的攻勢,長劍勢如破竹般的『插』進月舞邪的胸脯處。血霧揮灑,淩厲的劍氣劃破了月舞邪的胸脯,幾根骨頭斷裂開來,潺潺的鮮血頓時濕潤了月舞邪的整個胸脯。

    安利正想結束眼前卑微的生命,然而在這一刻,在他看來毫無抵抗能力的月舞邪突然爆發出一股淩厲的劍氣。

    如此近距離的攻勢,安利躲避倒是顯得極為急促。

    劍氣從安利的胸脯劃過,這一劍雖然未傷及安利的『性』命,然而依舊對他造成了極大的傷勢。

    冷哼一聲,安利長劍帶動著身影,猛然的朝月舞邪劈去!

    此刻,月舞邪體內真元力全無如何接下這一劍,幸虧『插』在胸脯處的長劍隱含著無比力道,月舞邪的身影如斷線的風箏無力的朝後方落去,在地上翻滾幾圈,撞上了石像才停下來。

    幸運的躲避過一劍,安利殺意更盛,一步步的朝月舞邪走來,手中長劍垂在地上,鋒利的劍尖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劍痕,每一步,安利的氣勢便增強一分。

    一絲冷笑浮上嘴角,安利最終停在月舞邪的麵前,淡淡道:“一不小心就被螻蟻給傷到了!”

    長劍微抬,安利正想一劍解決月舞邪,卻不料一股恐怖的劍意至朱雀石像上爆發開來。

    劍意恐怖至極,安利連反應的時間都未有,身形的朝後退出數步,一股暈眩的感覺席卷而來,一抹嫣紅至嘴角處浮現而出。

    劍意破體,安利的靈魂受到一陣重創。

    劍意席卷全場,廝殺中的黑衣人的反應和安利一樣,紛紛朝後退去。

    此刻,一道嘹亮的鳳鳴聲響徹而起,鳳鳴聲來得快,消失的快,那股劍意也漸漸消散掉。

    這股是朱雀石像內蘊含的劍意,原本朱雀石像憑借劍意可以輕易誅殺眼前這些人,然而護峰劍陣消耗了太多的能量。

    擦拭掉嘴角的血跡,安利眼神一寒,自己居然被一石像所傷,這對於他來說無疑是一奇恥大辱!

    持劍,安利連續踏出數步,淩厲的劍氣在長劍上環繞著,這一劍夾帶著恐怖的威勢,安利勢必要將這石像擊碎。

    見此,月舞邪等人臉『色』皆是猛然一變,欲阻止安利,然而這一切都晚了。

    “該死的石像!”安利低聲罵道,一抹冷笑至嘴角處浮現而出。

    “找死!”一道長嘯聲徒然響起,由遠至近的翻滾而來,轟然而至,最後宛如九天雷霆般,轟隆隆的在整個劍道上徘徊著。

    長嘯聲異常刺耳,同時,那朱雀石像上空再次浮現出一股驚人的劍意。

    原本黯淡無光的石像發出一道道紅光,一小簇恐怖的朱雀之火彌漫而出,僅僅瞬息的時間,這朱雀之火便覆蓋了虛空。

    安利的速度奇快,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身體直接被那朱雀之火所吞噬掉。

    慘叫聲驟然響起,隨即,安利的氣息便快速的消失不見。

    以此同時,數道劍氣從劍道下方激『射』而來,那些還未反應過來的黑衣人紛紛被擊殺。

    “還能戰鬥嗎?”一道平淡的聲音在月舞邪等人的耳旁響起,這一刻,月舞邪等人都是抬起了頭,將目光投向某一處方向,星光之下,一道單薄的身影浮現而出......

    

Snap Time:2018-07-22 11:20:37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