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一十九章一入落霞終為落霞徒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一入落霞,終為落霞徒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一入落霞,終為落霞徒

    無數道情緒不同的目光葉晨與月痕身上來回徘徊著。

    兩根修長的手指輕輕的夾住這劍尖,僅僅這一夾,月痕卻無法動彈。

    “還要打嗎?”抬起頭,葉晨淡淡道,手指輕輕的在劍身上一彈,其清脆的叮咚聲響徹而起。

    砰砰!恐怖的勁道在劍身處爆發開來,月痕身形如斷線的風箏朝武鬥台下方落去。

    月驚仙輕微一歎,右手朝前一探,抓住掉落的月痕。

    臉『色』慘白至極,月痕臉上盡是不甘之『色』,他不甘為何會敗於葉晨。

    論修為,他的修為強於葉晨,論武技,他的武技強於葉晨。

    抓住月痕的肩膀,月驚仙其手掌處浮現出雄厚的真氣,真氣如『潮』水般湧進月痕的體內,月痕的臉『色』也稍有好轉。

    寂靜持續了片刻時間,轟天的掌聲響徹而起。

    雷鳴般的掌聲落於月痕耳中顯得如此刺耳,月痕臉『色』黯然,落魄道:“為什麼,我修完明顯高於你,我為何會敗!”

    葉晨緩緩的搖了搖頭,目光有些憐憫的望著臉『色』煞白的後者,『摸』起地上的粉塵,淡淡道:“你說呢?”

    平淡的聲音,緩緩的在破碎的武鬥台上響徹而起,旋即朝四周擴散開來。

    “這小子的戰鬥經驗,比起月痕不知道強了多少!”皇無雙忍不住歎聲道,眼中流『露』出深思之『色』。

    聞言,其餘三峰之主也是緩緩的點了點頭,聲音中略微有些讚歎。

    這小子真氣極為凝固,顯然是靠自己的努力,而非丹『藥』,反觀月痕,真氣雖雄厚,然而卻不凝。

    夕月峰中,葉慕婉輕微鬆了口氣,這小子始終讓人提心吊膽的。

    神情輕微一怔,葉慕婉略顯詫異的望著前方的那道倩影,千川雪。

    在葉慕婉錯愕的目光中,那千川雪的嘴角處居然流『露』出了一絲笑意,見此,葉慕婉若有深意的望了千川雪與葉晨一眼。

    沒有去理會臉『色』黯然的月痕,葉晨轉身,持劍對著劍台之上的皇無雙一拜,旋即便從容的躍下武鬥台。

    見此,月驚仙輕微一歎,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兒子比起這小子差太多了。

    隨著月痕的落敗,此次的五峰大比也進入了尾聲。

    對於此次的五峰大比,在場的人皆是有些收獲,特別是最後一場,葉晨與月痕之間的比鬥,讓眾人受益匪淺,足以感悟好一段時間。

    隨著月驚仙宣布了此次五峰大比的結果後,整座破敗的劍穀內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緊接著葉晨等人紛紛上台。

    此次五峰大比的獎勵極為豐富,不僅僅有令人眼紅的劍器,更有些珍貴的丹『藥』以及『藥』材。

    最令葉晨期待的不是那頂級的氣武劍器,而是一顆叫做魂力果的果子。

    作為五峰大比的冠軍,葉晨得到的獎勵自然也是豐厚無比,不僅僅得到一柄頂級氣武劍器,以及一些丹『藥』,更重要的是包括那顆魂力果。

    魂力果,顧名思義是跟靈魂有關,這也是火麒麟所說的那種珍貴『藥』材。

    外宗之主皆是一陣感慨,這劍神門還真是財大氣粗。

    頒發獎勵之後,月驚仙隨意的講了一些激勵的話語後,此次的五峰大比也正式的落幕。

    落霞峰由於葉晨這隻黑名的存在,再次登上了五峰的首位。

    外宗弟子也在各自的宗主帶領下紛紛離去,雖如此,劍穀內還是喧鬧無比,紛紛議論著先前葉晨和月痕那一戰。

    經過這一戰,這落霞峰隨風的名字必定傳遍整個皇楓國。

    麵對其他峰主的恭賀,皇無雙始終麵帶笑意,其目光落在下方的那道身影中。

    處於人群之中,葉晨始終那麼安靜,其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

    隨著人群的離去,整座劍穀也變得安靜起來,葉晨等人也紛紛離去。

    繁華過後便是寂寥,待到慘白的月光灑落在這破敗的劍穀時,劍穀內已經空無一人。

    落霞峰,漫漫劍道之上,葉晨安靜的站在陡峭的山道前,任那冷冽的山風淩『亂』了滿頭的長發。

    單薄的身影在山風中顯得如此無力,其潔白的雪染白了葉晨的長發。

    體內運轉著玄冰訣,葉晨難得沒有去感悟在周圍的劍意,反而是感悟著最近幾日的戰鬥。

    劍再完美,還是有瑕疵的存在,或許正是因為葉晨這種作法,葉晨的攻勢方才越發淩厲,無懈可擊。

    白雪紛飛,在山道的盡頭處,一道挺拔的身影浮現而出。

    那咆哮的山風在這道身影前卻的如此無力,僅僅一邁,這道身影便在葉晨身邊浮現而出,並未說些什麼,其目光倒是平靜望著下方那雲霧。

    葉晨也感受到了身旁的身影,並未睜開眼,繼續修煉著。

    數刻之後,葉晨方才睜開雙眼,望著身旁的這道身影,淡淡道:“見過峰主!”

    此人赫然是皇無雙,聞言,皇無雙收回目光,轉身,對著葉晨一笑,道:“修煉要鬆弛有道!”

    “修煉之行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聞言,葉晨起身,淡淡道。

    滿頭的雪花落下來,葉晨起身,同樣望著下方的雲霧,雙手負背,一身武袍被山風刮得獵獵作響。

    聞言,皇無雙淡淡一笑,對於這種將修煉當做本能的人來說,一時的放鬆對於他們來說簡直是一種煎熬。

    “此次五峰大比倒是辛苦你了!”皇無雙輕笑道。

    葉晨抬起頭,若有深意的望著皇無雙,笑道:“這不是我應該做的?”

    聞言,皇無雙一笑,朝前邁出數步,站在懸崖邊,其腳邊便是那滾滾雲霧,輕笑道:“說的也對!”

    兩人之間倒是陷入一陣沉默,其山風的咆哮聲顯得格外刺耳。

    數息之後,皇無雙才開口道:“隨風,這個名字並不是你的真名字?”

    聞言,葉晨臉『色』雖平淡,然而其眼瞳卻猛然一縮,抬起頭,並未說些什麼。

    仿佛察覺到葉晨眼『色』的變化,皇無雙淡淡一笑,同樣閉口不言。

    數息後,葉晨方才開口道:“嗯!”

    見此,皇無雙輕笑道:“人生說長也長,說短也短,而這名字隻是個代號而已!隻要你在落霞峰,那麼你便是隨風!”

    葉晨始終不語,臉『色』還是一如既往的從容。

    “還記得當初你們拜入落霞峰時,我對你們說的那句話嗎?”雙手負背,皇無雙長歎道。

    “一入落霞,終身為落霞徒!”聞言,葉晨沉聲道。

    “一入落霞,終身為落霞徒!”皇無雙輕微一歎:“隨風,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那麼這落霞峰便交給你了!”

    說著,皇無雙其目光便落在下方的雲霧上,這座山峰,這座山脈是他活了一輩子的地方。

    聞言,葉晨輕微一怔,眼神疑『惑』的望著皇無雙!

    察覺到葉晨的疑『惑』,皇無雙淡淡一笑:“人終究要離開這個世界,不是嗎?”

    說完,皇無雙並未再說些什麼,其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朝落霞峰巔峰處激『射』而去,消失在風雪之中。

    望著皇無雙離去的背影,葉晨輕微一歎,莫非他已經知道我的真實身份?

    落霞峰頂,一道挺拔的身影浮現而出,皇無雙站在這落霞峰的最巔峰處,俯視著下方那秀麗的山脈,眼中浮現出一絲追憶之『色』。

    “師傅,你為何要背叛劍神呢?”皇無雙輕聲喃喃道:“如今,你可悔呢?”

    山風依舊在咆哮著,山風中隻剩下皇無雙的喃喃自語聲。

    

Snap Time:2018-07-18 09:23:35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