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一十六章驚世之戰(三)


    第六百一十六章 驚世之戰(三)

    第六百一十六章 驚世之戰(三)

    抬起頭,望著虛空之上的那道身影,葉晨淡淡一笑。

    玄冰真氣如『潮』水般朝葉晨的體內湧去,其寒氣漸漸的消散掉。

    其朱雀真氣和青龍真氣瘋狂的在葉晨體內流轉著,在葉晨強悍的靈魂力下,這些真氣紛紛轉化成玄冰真氣。

    其冰晶順著葉晨的腳掌處浮現而出。

    在眾人驚訝的眼神中,葉晨緩緩的握住『插』在地上的斷劍,在那一那,如同一柄寒芒畢『露』的長劍一般。

    持劍,葉晨眼眸微低,望著這斷裂開來的血劍,眼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

    這柄血劍陪伴了他無數月,然而最終還是碎裂開來。

    “老夥計,想必你也應該寂寞了吧!”葉晨輕聲喃喃道,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葉晨手上的斷劍徒然化作一道流光朝月痕激『射』而去。

    咻咻!斷劍過處,其空間『蕩』漾,無形的波紋擴散而出。

    望著激『射』而來的流光,月痕淡淡一笑,左手微抬,隨意的一握,其寒氣湧出。

    叮嚀!斷劍立即被寒氣凍結起來,無力的砸落在武鬥台上。

    葉晨卻始終未去注意月痕的動作,此刻,葉晨的目光已經落在手上的麒麟戒上,眼中浮現出一絲追憶之『色』。

    叮嚀!一道清脆響亮的劍『吟』聲徒然響徹而起,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一柄長劍在葉晨手上浮現而出。

    玄冰真氣瘋狂的湧出,化作白氣環繞在長劍周圍,因此,眾人倒是沒有清楚看見這柄長劍的真實麵目。

    在握住這柄劍的時候,一股雄厚的氣息在葉晨的身上不斷攀升著。

    驚天的劍氣破體而出,在此刻,葉晨完全是一柄鋒芒畢『露』的氣勢。

    冷冽的氣勢席卷而出,特別是那令人心悸的殺意,在葉晨握住那劍的時候,眾人仿佛聽到了滿天的哀嚎聲。

    刺鼻的血腥味,先前葉晨給人的感覺是一種溫而儒雅,然而如今卻是殺氣騰騰。

    在麵對這股殺意時,月驚仙幾人也為之動容。

    寒氣在麒麟劍上彌漫著,葉晨能夠感受到麒麟劍的震動。

    手握麒麟劍,葉晨朝月痕踏空而來,每一步,身上的氣勢便增強數分,此刻,葉晨不再壓抑全身的殺氣,冰冷刺骨的殺氣如風暴一般席卷全場。

    那冰冷刺骨的殺氣壓製的眾人呼吸不過來,少數武者更是昏暈過去,殺戮,無盡的殺戮。

    “居然是忘我意境?”月驚仙幾人滿臉不敢相信的表情,在他們的印象之中忘我劍意便是必死劍意,便是突破魂武境,終究沉淪於殺戮之中。

    一些外宗宗主心中不由一駭,倘若眼前的少年沉浸於殺戮之中,那後果必定是一場腥風血雨,再次望向葉晨的眼神中多了一絲異彩。

    劍眉微皺,月驚仙凝重道:“你早知道他的劍意,是嗎?”

    月驚仙此言無疑是對皇無雙所說,聞言,皇無雙抬起,淡淡道:“如果他有一天自己沉淪於殺戮,那麼我會殺了他!”

    皇無雙的語氣極為堅決,讓人無法質疑。

    虛空之上,葉晨右腳虛空一踏,一圈清晰的真空波紋擴散開來,葉晨平靜的望著月痕。

    下方的武鬥台轟然碎裂,那些大石被兩人的氣勢籠罩,一下子化成了碎石激『射』開來。

    “強弩之末的你又如何打敗我?”月痕淡淡道,此刻就在場的每一位武者都感到一絲壓迫,來自月痕的壓迫。

    “試下不就知道?”平複下氣息,葉晨開口道。

    坐台之上,皇無雙和月痕的臉『色』難得凝重起來,僅僅這兩人造成的氣場便足以令人動容,他們此刻緊緊地盯著葉晨和月痕的動作,臉上的神『色』變換不定。

    此刻,空氣中的靈氣異常的狂暴,葉晨和月痕宛如黑洞一般瘋狂的吸收著四周的靈氣,四周的雲彩也漸漸的被吸引進來。

    無盡的雲彩覆蓋,劍穀內光線變的無比陰暗,令人感受到風雨欲來。

    兩人之前的虛空,竟然無端地響起了巨大的劍『吟』聲,伴隨著這悠長的劍『吟』聲。

    一時間,劍穀內所有的劍器都開始發出了輕微的震顫聲,劍『吟』聲匯聚在一起,形成了驚天的震『吟』聲。

    “殺!”如雷鳴般的喝聲從葉晨和月痕上方飄出,罩住劍台的光幕此刻在這一喝之下化作無盡的光點朝四周飄散而去,幾百位低階武者紛紛吐血暈倒。

    武鬥台周圍,全部武者再也抑製不住內心的激動,盡數站起來,緊盯著虛空之上。

    “劍神門有一劍技,名為劍落九天!”左手輕輕一揮,月痕臉『色』淡漠的緊盯著葉晨,一時間,滿穀的劍『吟』聲徒然寂靜下去。

    一陣倒吸聲響起,劍神門弟子皆是難以置信的望著月痕。

    劍落九天,也被劍神門弟子稱呼為劍神技,唯獨劍神門門主方才可以學習的。

    眾人沒有想到月痕還未是門主,卻已經學會了劍神技,對此,皇無雙幾人皆是眉頭微皺。

    “師兄,劍落九天可是你教給月痕的?”皇無雙淡淡道,平靜的話語中卻罕見的多出了一絲怒氣。

    聞言,月驚仙劍眉微皺,淡淡道:“月痕最終是劍神門門主,那麼提前教給他劍神門技跟以後教他,又有什麼區別!”

    對此,皇無雙幾人皆是無奈一歎,在麵對這劍神技,葉晨又如何去抵擋呢?

    盡管皇無雙心中始終存在著一絲幻想,幻想葉晨能夠問鼎此次的五峰大比,然後多出這劍神技,這幻想無疑破碎了。

    抬起頭,葉慕婉目光複雜的望著虛空中的那道身影,輕聲喃喃道:“是他!”

    沒有疑問,隻有肯定的語氣,在那股意境爆發開來後,葉慕婉就知道這個人是他!

    不僅僅如此,千川雪同樣複雜的望著那道身影,喃喃道:“他怎麼在這!”

    在麵對月痕那恐怖的威壓前,兩女的眼中皆是浮現出一絲憂慮之『色』,作為地道的劍神門弟子,她們自然知曉這劍神劍技意味著什麼。

    劍神劍技在劍神門便代表了不敗的傳說。

    以葉晨的靈魂力足以撲捉到皇無雙等人的言語,劍眉同樣微皺。

    “劍神劍技?這倒是可笑!”火麒麟的聲音徒然在葉晨的腦海中響徹而起:“縱然四代他們幾人也不敢將自己的劍技稱之為劍神劍技!”

    聞言,葉晨並未去理會火麒麟,其目光一直停落在月痕身上,眼中赫然浮現出一絲期待之『色』。

    瞥見葉晨的眼『色』,月痕輕微搖頭,輕笑道:“你倒是挺有信心!”

    “有沒有信心都要麵對,不是嗎?”葉晨淡淡道。說完,他突然做出了一件,令所有人都震驚的事情,葉晨右手一揮,其麒麟劍朝破碎的武鬥台落去,穩穩的『插』入地下。

    這一刻,所有人都臉『色』大變的看著葉晨,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扔掉長劍。

    莫非這小子想赤手空拳接下劍神劍技?劍神劍技之威豈是肉體可以承受,此刻,無盡的疑『惑』爬滿了眾人的臉上,紛紛猜測葉晨棄劍之由。

    原本一直坐在石椅上的皇無雙猛然站起來,臉『色』凝重的望著葉晨。

    以葉晨如今展現出來的實力,眾人倒不會愚蠢的認為葉晨已經瘋了,他肯定有後招。

    眼眸微眯,葉慕婉眼前不禁浮現出一道清瘦的身影,一指落,檣櫓灰飛煙滅的畫麵。

    白『色』衣裙在風中飄『蕩』著,千川雪同樣輕皺著眉頭。

    不同的情緒在眾人心中蔓延著,眾人都在猜測著葉晨為何棄劍,就連月痕也感到一絲疑『惑』。

    他當真如此自信?

    

Snap Time:2018-07-21 08:28:14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