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一十章涅盤


    第六百一十章 涅盤

    第六百一十章 涅盤

    今日最出彩的無疑便是葉晨與張林這一戰,比起這一戰,接下來的幾場戰鬥倒是失『色』了。

    不過眾人還想獻上熱烈的掌聲以及歡呼聲。

    接連幾場,最令人意外的是這落霞峰還是隻有葉晨一人堅持下來。

    待到日落西山的時候,今日的五峰大比方才結束。

    月驚仙起身,環視一周中,淡淡道:“今日之戰便到此!”

    說完,月驚仙便起身離去,皇無雙幾人緊隨在後。

    睜開雙眼,葉晨平淡的望了月痕一眼,淡淡一笑,起身離去。

    望著葉晨離去的背影,月痕臉『色』微沉,低罵一聲:“討厭的小子!”

    “這小子雖然討厭了點,但是其實力還是非常恐怖的!”張林的聲音在月痕背後響起。

    轉身,望著臉『色』慘白的張林,月痕神情一怔,道:“師兄,那小子的實力當真那麼恐怖?”

    “隻有跟他交手之後才能知道他的恐怖!”回想起自己與葉晨的那一戰,張林便輕微一歎。

    “師兄,那麼若我與他對上,這勝負如何?”沉思了片刻,月痕凝重道。

    聞言,張林抬起頭,若有深意的望了月痕一眼,輕微搖頭,淡淡道:“你贏的機會不大!”

    說完,張林便留下滿臉陰沉的月痕,獨自離開劍穀!

    雙手青筋暴起,月痕輕聲喃喃道:“我會敗嗎?”

    夜涼如水,劍神之上,月痕一人傲然而立。

    周圍傳來寒風的咆哮聲,月痕此刻的心情如那被烏雲包裹的滿月,原本無比自信的誇下海口必定得五峰論劍的第一,但是葉晨的強悍出世無疑將他的信心摧毀掉。

    月痕無力的揮灑著手中之劍,汗水浸透了全身,常人隻知他靠丹『藥』以及月驚仙的悉心教導才有今天,卻不知在背後他付出了多少汗水以及辛酸。

    月痕一劍劍的刺出,直到脫力倒地為止。

    “為什麼,我付出這麼多,依舊比不上那個小子!”月痕不甘的望著滿天星辰,此刻,在他眼中那滿天星辰仿佛在嘲笑他一樣,月痕不甘的緊握著雙拳,隻見已經劃破手掌心他卻不知。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在月痕的上方,一股陰冷之極的氣息傳來,月痕不由打了個寒顫,左右手往地一拍,整個人騰身抓住地上之劍朝那虛影奔去。

    那虛影發出一陣陰笑聲,寬大的黑袍籠罩著整個身影,月痕穿過黑袍望去,隻見一雙細小的眼睛,那股陰冷的氣息令月痕身體發冷,冷聲道:“你是何人!”

    一陣微風傳來,那道虛影緩緩飄散,頃刻間便出現在月痕的身前,細小的眼睛中泛著冷光,虛影不斷的打量著月痕,最後開頭道:“少門主怕了那隨風小兒!”

    月痕心中暗怒,表麵依舊冷靜道:“你不是劍神門徒,你到底是何人!”

    虛影見月痕的表情冷笑數聲,緩緩的朝地落去,雙膝盤坐在地,淡淡道:“少門主,可知涅盤丹!”

    月痕身影不由一頓,眼中出現一絲火熱,隨故作鎮定道:“你指的是傳說中可以助假魂武境武者突破至魂武境的涅盤丹!”

    這涅盤丹在大陸上可說的上是絕頂丹『藥』,傳說,每一顆涅盤丹麵蘊含著每一強者的劍意。

    若服下涅盤丹,那麼這服用者雖不能立即突破魂武境,然而卻能傳承那劍意,直到有一天將那劍意化為己用,最終突破魂武境。

    虛影微微一撇月痕顫抖的右手,諷刺道:“幫我殺一人,我給你一枚涅盤丹!”

    “殺人,何人!”月痕心中暗自警惕,眼前這人給他一種危機感,不由朝後退出數步。

    “隨風!”虛影人緩緩道,一隻枯黃的手掌緩緩的從黑霧從伸出,枯黃的手掌四周被一股白『色』光芒所環繞,白『色』光芒逐漸消減,頓時『露』出其內本體。

    一枚龍眼大小的白『色』丹『藥』,丹『藥』表麵極為渾圓其上隱隱所殘存的白紋,在這丹『藥』中,蘊含著一股驚天的劍意。

    從丹『藥』暴『露』於空氣中時,月痕便聞到一股奇異的香味。

    眼前的這枚丹『藥』和書上所記錄的所差無及,月痕喉嚨不斷蠕動,口水不斷的往下咽下,表麵依舊裝作鎮定道:“我為什麼要幫你殺他,他和我無冤無仇!”

    虛影人冷笑數聲,淡淡道:“,這劍神門的曆任門主皆取得五峰大比的冠軍,少門主,你說呢?”

    月痕臉『色』一變,緊握的拳頭不由鬆開,往日他倒是未想到這一點。若他敗於葉晨,那麼他在劍神門內便無威望可言,那憑借什麼去接任門主之位。

    月痕如今被虛影人提醒,他終於感到了一絲危機感,沉『吟』道:“你為什麼要殺他!”

    “他該死,僅此而已!”虛影人淡淡道,此話一出,月痕立刻感覺到周圍的溫度下降好幾分,虛影人全聲上下的氣息也隨之變化起來。

    月痕不管眼前這虛影為何要誅殺葉晨,隻知殺掉葉晨和他的目的並無衝突,明知眼前黑衣人在利用自己,那自己有何嚐不是在利用眼前的黑衣人。

    虛影人冷笑數聲,將涅盤丹扔出,月痕靈巧的抓住,在那一那,月痕忍不住內心的激動而,臉『色』通紅,抓住涅盤丹的左手都顫抖起來。

    虛影人嘴角處閃過一絲嘲諷之『色』,緩緩的站起來,背對著月痕,道:“記住我的條件,倘若你沒有擊殺隨風,那我便擊殺你!”

    眼閃過一絲不屑之『色』,眼前這黑衣人也不過假魂武境的修為卻說擊殺,心雖是這樣想,月痕表麵卻裝出恭敬的表情,鄭重道:“這是自然!”

    月痕眼中的不屑之『色』自然落入虛影人的眼中,虛影人冷哼一聲,整個人突然消失不見,頃刻間便出現在月痕的身後,朝月痕的肩膀處一拍,再次消失不見。

    月痕身影不由一頓,冷汗直冒,驚駭的轉過身卻不見虛影人的身影。

    “記住我們之間的約定,我雖然殺不了你,但是有人可以!”一道陰毒的聲音在月痕的耳中徘徊,月痕此刻再也不敢懷疑虛影人話語的真實『性』,憑剛才那一手自己恐怕便死於虛影人手上。緩緩的伸出手掌,眼中出現了一絲狂熱之『色』,月痕臉上一掃剛才的陰霾,自信道:“隨風,嘿嘿,我必定讓所有人知道誰才是劍神最強的!”

    言畢,月痕才朝自己的庭院中飛去在月痕消失之後,那道虛影再次出現,望著月痕消失的方向,笑道:“有趣!”

    話語未落,虛影再次消失不見。劍神山脈的某處,此時一道虛影橫穿深淵,目標直指對麵一處隱蔽的山洞。

    虛影身形止住,其恐怖的靈魂力席卷而出,顯然是魂武境武者。

    當察覺到並無人跟來之後,虛影方才輕微鬆了口氣,身形一閃,消失在山澗間。

    當這道虛影飛近一半時,四周突然出現無數道光影,隻轉眼間就形成一道奇亮的光彩,在昏暗的深淵中組成一座圓形的陣法,無數的光影層層密布,宛如滿天星辰閃爍運行。

    陣法隨即便被啟動,那道虛影消失不見。

    虛影人身影出現在一黑暗無比的山洞中,虛影人退去黑袍,赫然是連雲宗宗主王通。

    起身,王通對著那漆黑的山洞一拜,道:“皇兄,我已經按照你所說的去做了!”

    空『蕩』『蕩』的山洞內響徹著王通的聲音,在這『潮』濕的山洞內充斥著刺鼻的血腥味。

    滴答滴答的聲音響徹而起!在這地麵之上,其數道血池浮現而出。

    瞥見這些猩紅的血池,王通劍眉微皺,沉聲道:“皇兄,王某已經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了!”

    然而回複王通的依舊是那滴答滴答的響聲......

    

Snap Time:2018-01-22 14:30:41  ExecTime: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