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零六章針鋒相對


    第六百零六章 針鋒相對

    第六百零六章 針鋒相對

    寒風盤旋在劍穀的上空,隨著朝陽的第一縷光輝灑落在劍穀時,其劍穀內喧鬧聲也隨之響起。

    數百名背負著長劍的劍神門弟子紛紛湧進劍穀。

    待到朝陽從雲彩中『露』出臉的時候,偌大的劍穀已經被人影所充斥。

    落霞峰弟子安靜的站在一旁做著早課,等待著今日的比鬥。

    月舞邪這些剛剛新入門的弟子自然東跑西跑,向這些師兄學習經驗。

    對於這個師弟,落霞峰的弟子倒是不介意傳授一些修煉經驗。

    正當月舞邪在和師兄討論的時候,突然發現周圍徒然安靜下來,當即略有感應的偏過頭來,在其目光掃到那坐台入場口走進來的一大群人時。

    平淡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陰沉之『色』,旋即,月舞邪繼續轉頭和落霞峰弟子討論修煉的問題。

    一群人徑直走進了高台,沿途之人皆是極為識相的閃避開來,赫然是月痕等人。

    劍神峰弟子緊隨在月痕身後,幾人身上彌漫的氣勢令周圍的外宗子弟感到一陣壓抑。

    坐台之上徒然安靜下來,眾人皆是詫異的望著走向落霞峰的月痕等人。

    一道道目光皆是投注在兩方人馬之上,眾人早就聽說過葉晨和月痕之間的矛盾。

    在那凝固了許多的氣氛之下,月痕帶著劍神峰弟子來到月舞邪等人麵前,劍眉微抬,月痕並未瞧見葉晨的身影,淡淡道:“怎麼?他又不在?”

    聞言,月舞邪並不去理會月痕,閉上雙眼,直接修煉起來。

    無數日夜,月舞邪想打敗眼前這個可惡的人,在還未有那實力前,月舞邪隻能選擇沉默。

    月舞邪沉默,其餘的落霞峰弟子也是沉默不言,做著自己的事情。

    “張林師兄,這落霞峰弟子倒是一點禮貌都沒有!”見此,月痕淡淡笑道。

    說完,月痕其目光朝劍穀四周掃『射』而去,卻依舊未瞧見葉晨的身影。

    這月痕口中的張林師兄是劍神門門主的大徒弟,一身修長的武袍將他襯托的更加威武。

    聞言,張林淡淡一笑,道:“這一點倒是可以跟無雙師兄提個意見!”

    皇無雙原本便是與張林,月痕同一輩,不過其師背叛出劍神門,後來便由皇無雙繼承峰主之位。

    聞言,月痕和張林皆是輕笑而出。

    “月痕師弟,聽說昨日落霞峰中隻有隨風一人挑戰成功!”張林若有深意的望了月舞邪一眼,輕笑道。

    聞言,月痕淡淡道:“確有此事!”

    見月痕和張林這兩人一唱一和的樣子,許多落霞峰弟子皆是眉頭微皺。

    自從經過上任峰主的背叛之後,落霞峰無疑沒落下去。

    “月痕!若無事,請離去!”月舞邪睜開雙眼,語氣淡漠道。

    聞言,月痕輕笑而出,道:“師兄,我所日的對手便是這位,說來也是怪事,這小子居然也是姓月!”

    不知為何,月痕一看到月舞邪便有種厭惡的感覺,那種很討厭的感覺。

    聞言,張林淡淡一笑道:“雖然同是姓月,不過這實力倒是有天壤之別,,這小子倒是埋沒了這月姓!”

    泥人都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月舞邪。

    隻要是明白人便可以看得出來,今日這月痕不僅僅是為葉晨而來,同樣也是為月舞邪而來。

    起身,一股冷冽的氣勢在月舞邪身上彌漫而出。

    見此,月痕淡淡一笑,倒是張林朝前邁出一步,恐怖的氣勢絲毫不加以掩飾朝月舞邪橫掃而去,坐台地上的碎石都懸浮起來化作灰燼。

    退,月舞邪被迫退出數步,鮮紅的血『液』順著嘴角不斷滴落!

    其餘的落霞峰弟子也是朝後退出數步,臉『色』皆是氣憤的望著月痕,這小子未免也太囂張了。

    “怎麼,小子,對我說的話不服氣嗎?”張林淡淡笑道:“記住,實力永遠比語言更有說服力,若你不服倒是可以與我過兩招!”

    說完,張林頗為挑釁的望著月舞邪。

    今日,前來劍穀前,張林便答應月痕欺辱這月舞邪,因此,說起話來,張林倒是絲毫不客氣。

    “你!”感受著張林身上那恐怖的威壓,月舞邪深知自己絕非對手,然而此刻,月舞邪還是朝前邁出一步,以自己的實力去硬接下這氣勢。

    見此,月痕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輕微搖頭,淡淡道:“明知不可而為之,則不智!”

    說完,月痕同樣朝前邁出一步,兩股恐怖的氣勢匯聚在一起。

    砰砰!在兩股氣勢的壓製之下,月舞邪的身形朝後退出數十步。

    血跡順著嘴角滴落,在麵對這兩股氣勢時,月舞邪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在絕對的實力麵前,月舞邪的實力顯得如此慘白。

    “算了,師兄,別跟這小子計量,這未免顯得我們氣量太小!”月痕輕笑道。

    “那麼便依師弟所言!”抬起頭,張林輕笑道:“小子,記住,尊嚴是需要實力來捍衛的,而不是靠眼神!”

    咻咻!尖銳的破風聲徒然在天際處響起,一道單薄的身影徒然在月舞邪的身後浮現而出。

    月舞邪原本後退的身形因為一隻單薄的手掌而止步,這漫天的氣勢也隨著這道身影的出現而隨之消散掉。

    眾人皆是錯愕的望著這道單薄的身影,眼中流『露』出一絲期待之『色』,這正主終於來了。

    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月舞邪轉過身,頗為無奈的對這道身影聳聳肩道:“這小子就是為我和你而來的!”

    這道身影自然是葉晨,聞言,葉晨輕微一笑,隨意的朝前邁出一步,淡淡道:“有些過火了吧!”

    抬起頭,葉晨若有深意的望了月痕和張林一眼,這兩人的修為倒是不錯。

    月痕和張林不由眉頭一挑,在葉晨的身上他們感到了一絲壓迫。

    “隨風師弟,你倒是誤會了,我隻是帶師弟們前來問候下落霞峰的弟子!”月痕拱手笑道。

    “問候,這問候的方式倒是有些特別?”葉晨淡漠道,平靜的眼眸中看不出此刻的心境。

    “特別嗎?”月痕無所謂的聳聳肩,臉上始終保持著淡淡的笑意。

    葉晨嘴角處不由多了一絲冷笑,淡淡道:“你不覺得嗎?”

    “你倒是欺負我落霞峰無人!”葉晨淡淡道,轉身,望著落霞峰弟子道:“我落霞峰當真無人嗎?”

    無數道冷哼聲從四周響起,緊接著便是數道人影如春後雨筍般冒出來,落霞峰弟子立刻將月舞邪等人包圍起來。

    恐怖的氣勢匯聚在一起,在麵對這數十股氣勢時,月痕等人也感到一陣壓力。

    落霞峰與其他各峰間的矛盾一直便是劍神門高層注意的問題,卻不料因為月痕此舉而導致提前爆發。

    “五峰大比之日,門下弟子不準***!”一名劍神門長老跨步而出,身形躍落在武鬥台上。

    咻咻!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眾多外宗宗主也紛紛趕至劍穀,對此,月痕隻能無奈的對著葉晨聳聳肩,道:“希望今日能在那上麵遇見你!”

    說著,月痕便指著那武鬥台,言畢,月痕率眾離去。

    聞言,葉晨則是淡淡一笑,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並不去理會月痕的挑釁。

    咻咻!尖銳的破風聲在天際處響徹而起,五道身影輕飄飄的從天際處朝劍台上落去,赫然是皇無雙等人。

    先前葉晨與月痕之間的那一幕自然落入五人的眼中,對此,五人皆是輕微一歎。

    “門主,沒想到劍神峰的弟子倒是夠閑!”皇無雙淡淡道:“這倒是獨特的問候方式!”

    察覺皇無雙話語中的諷刺意味,月驚仙淡淡應了一聲,目光頗為複雜的望了月舞邪一眼。

    

Snap Time:2018-07-18 11:12:52  ExecTime: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