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六百零一章月舞邪的劍

  
  第六百零一章 月舞邪的劍
  第六百零一章 月舞邪的劍
  武鬥台之上,兩道身影而立,其一身武袍獵獵作響。
  當瞧見月舞邪僅僅隻是煉武境的修為時,眾人皆是一陣錯愕,這煉武境武者居然也參加五峰大比。
  劍台之上,夕月峰峰住柳雨燕輕笑而出:“無雙師兄,你落霞峰弟子倒是勇氣可嘉!”
  聞言,皇無雙淡淡一笑,道:“想要在武道這條路走下去,這勇氣是必不可少的!”
  站在武鬥台上,月舞邪深呼吸了數口氣,這一幕曾經在他夢中經曆了無數次,然而今天真正站在這堛漁伬唌A月舞邪卻平靜下來。
  平靜的望著眼前的月痕,月舞邪輕微搖頭,再次望了月驚仙一眼,這便是你精心培養數十年的人嗎?
  兩人之間倒是陷入沉默,這氣氛倒是有些怪異。
  令月痕頗為怪異的則是那月舞邪望向自己眼神,那種嘲笑中帶著諷刺的味道。
  對此,月痕心中不由浮現出了一絲煩躁,慢吞吞的從劍台旁的階梯走上去,反手握劍,頂級氣武劍器所代表的鋒芒之氣環繞四周,劍尖直指月舞邪,淡淡道:“月舞邪?正好我也姓月,你也姓月,希望你能夠在我手中多堅持幾劍,否則你便侮辱了月姓,不是嗎?”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劍神峰弟子的喝彩聲,落霞峰弟子則是滿臉怒『色』,各峰弟子間的摩擦隨著月痕的這一句話立刻顯示出來。
  座台上的月驚仙五人皆是眉頭微皺,各峰之間的矛盾已經升級到如此地步!
  良『性』的競爭可以促進一個門派的發展,然而惡『性』的競爭卻足以摧毀一個門派。
  月痕不知為何,看到月舞邪就有種厭惡的感覺,那種很討厭的感覺。
  寒意在月舞邪的臉上浮現而出,月舞邪抬起頭,望著那無盡的虛空,嘴角泛起一絲苦澀:“月姓?!”
  這種自嘲的笑意令眾人有種怪異的感覺,特別是月驚仙,其劍眉緊皺著。
  “聽說,你當初敗在隨風手中!”月舞邪緩緩的從背後拔出佩劍,冷冷的望著月痕,淡淡道:“你和隨風相差太多了,心『性』猶如天地之差!”
  聞言,月痕臉上閃過一道怒『色』,不過又被很好的掩飾下去,冷笑道:“螻蟻般的你也配!”
  “螻蟻!”月舞邪眼中閃過一絲冷『色』,長劍一揮,冰冷的氣勢鎖住月痕!
  眾人居然在月舞邪的身上居然感受到了殺氣,殺氣,並不是憑空而來的,隻有真正殺過生的人才能慢慢積累出來。
  “記住,唯獨勝利者才能去嘲諷失敗者,你不配!”月痕淡淡道。
  “勝利者嗎?”月舞邪深呼吸數口氣,其眼神越發的冷冽起來,朝前踏出一步!
  初春的天氣隨之下降,隨著月舞邪往前一踏,整座武鬥台上起了陣陣劍風!
  當日你拋棄我和母親便是為了眼前這個廢物嗎?縱然我沒有頂級功法,沒有頂級丹『藥』,沒有頂級老師,今日,我也要用手中的劍告訴你,我不比你悉心培養的人差!
  月舞邪略顯嘲諷的望了月驚仙一眼,其身形橫跨而出,長劍揮而出。
  隨著月舞邪這一劍刺出,此次的五峰大比也正式開始,盡管這實力相差太大,眾人還是認真觀看著,全場安靜的可怕。
  蔚藍的光芒在月舞邪的長劍處浮現而出,這光芒如黎明破曉那的曙光般,如此璀璨。
  寒氣瘋狂的朝月舞邪的手心處湧去,其長劍在掌心疾速地旋轉,劍身上包裹的劍氣飛速地切割起周圍的空氣,劇烈的氣爆聲響起。
  隻有認清楚自己的實力,方才將實力發揮出來,月舞邪深知自己和月痕之間的差距,因此一開始,他便沒有去試探。
  這一劍容納了月舞邪這數十年以來的執念,這是月舞邪最強的一劍。
  月痕自月舞邪出劍之後便低下頭,撥動著手中之劍,懶散道:“你我之間有著不可彌補的差距,你可懂?”
  “人一出生命運便隨之確定,無論你多麼努力結果還是那樣!”麵對月舞邪的攻勢,月痕絲毫提不起興致,他太弱了。
  在眾人驚訝的眼中,月痕緩緩的伸出右手,真氣在指尖翻騰著。
  月痕並指為劍,其右指看似緩慢的朝前點出,然而這一指卻點落在月舞邪的劍尖上。
  一股恐怖的力道傳來,長劍受阻,絲毫不能前進半分,月舞邪臉漲的通紅,真氣源源不斷輸入進劍中,然而卻不能撼動月痕的身影。
  月痕如一座大山般,阻斷在月舞邪麵前,無可撼動。
  左手並指為劍,月舞邪快速的朝前點去,接著反衝力道,月舞邪抽回劍。
  數縷足以切金斷石的劍氣在劍尖處冒騰而出,隨著月舞邪長劍的擺動,數道殘影浮現而出。
  月痕抬起頭,淡淡的望了一眼,輕微搖頭:“僅僅隻是這點攻勢,而已嗎?”
  哼!月舞邪冷哼一聲,後退的身形止住,橫跨而出,那數道劍影匯聚在一起,其淩厲的劍氣將月痕四周的空氣撕碎開來,淩厲的劍氣籠罩他全身。
  “不知進退的小子!”月痕淡淡一笑,起劍,長劍至上向下虛空劈出,劍身龐大威武,此刻落下卻讓人有了種淡淡的輕盈感受。
  數道蔚藍的劍氣在劍尖處激『射』而出,這隨意的一劍卻蘊含了月痕的劍意,劍氣在月痕的控製之下,撞上了月舞邪的劍影。
  不入魂武,終為螻蟻!擁有意境的武者不是尋常武者可以比擬的,月痕這簡單至極的一劍卻展示了意境的恐怖之處。
  轟!月舞邪絲毫沒有抵抗能力,這劍意在眾人麵前展現了它的強大,暴虐的劍氣摧枯拉朽地撕碎了月舞邪的劍影。
  劍氣撞上月舞邪的劍器,月舞邪的整把劍化作無數碎片散落,其身體也如斷線的風箏朝武鬥台的光幕落去。
  砰砰!鮮血順著月舞邪的嘴角滴落,其滾熱的鮮血將滿地積雪融化開來。
  瞥了滿地那斷裂的碎劍,月痕朝月舞邪走去,在眾人驚駭的眼中踩住月舞邪的右手,冷聲道:“你不適合用劍,因為你的實力太弱!”
  台上的皇無雙幾人皆是眉頭微皺,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不滿之『色』,月痕此舉有些過分了。
  月舞邪不顧疼痛,掙開月痕的腳,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冷冷的看著月痕,突然一笑,躬身道:“我敗了!”
  言畢,便從武鬥台上橫跨數步,臉『色』平靜的走進落霞峰弟子中,知恥而後勇方才是大丈夫。
  第一戰,以月痕勝利結束,接二連三的戰鬥讓台下的觀眾一陣喝彩!
  “夕月峰葉慕婉對朝陽峰狄仁傑!”沉喝聲驟然響起,一道倩影那如輕飄飄的雪花般落於武鬥台之上,赫然是葉慕婉。
  葉慕婉孤傲的如山壁處的雪蓮,讓人不可褻瀆,其白『色』衣裙獵獵作響。
  一道劍光閃過,一名英俊的男子躍落在武鬥台上,望向葉慕婉的眼中盡是火熱之『色』。
  “見過慕婉師妹!”英俊的男子對著葉慕婉行了個劍禮,葉慕婉同樣衝著那名模樣頗為英俊的男子彎身行了一個挑剔不出任何『毛』病的禮節。
  咻咻!劍氣在葉慕婉的手心處浮現而出,赫然形成一柄氣劍。
  望著眼前這男子,葉慕婉淡淡道:“開始吧!”
  聞言,男子頗為有紳士風度道:“慕婉師妹,你先出手!”
  聞言,葉慕婉倒是懶得理會這男子,右手微抬,其氣劍激『射』而出,帶起一道光線,準確印在那名青年胸口上,恐怖的氣勁直接將那男子擊落。
  嘩嘩!眾人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幕,那個男子同樣如此,葉慕婉對著那名長老一拜,起身,躍落武鬥台。
  劍神門老者頗為無奈的望了那男子一眼,輕微搖頭,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
  “朝陽峰冷千流對落霞峰隨風!”
  

Snap Time:2018-10-20 11:07:00  ExecTime:0.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