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八十九章一個不留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一個不留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一個不留

    “閣下,此事皆是由寒冰宗引起,我等隻是局外人罷了!”臉『色』微變,老者輕微對著葉晨一拜。

    聞言,葉晨淡淡一笑,眼中盡是寒意。

    持劍,葉晨跨步而出,一劍劈出,淩厲的劍氣席卷而出。

    出聲的老者還未反應過來,那劍氣便破體而過。

    鮮血激『射』,眾人臉『色』猛然一變,匯聚在一起,皆是滿臉氣憤的望著葉晨。

    然而這僅僅隻是開始而已,數百道劍影至虛空之中浮現而出,隨著葉晨一劍劈落。

    咻咻!劍影如墜落的流星般,『射』落下去,眾人的身形皆是被那劍影所淹沒,一道道慘叫聲也隨之響起。

    刺鼻的血腥味彌漫開來,這些賓客皆是狼狽的朝四周躲去,那些未逃脫開來的賓客直接被劍氣所絞成碎片。

    眼眸微低,葉晨望著那些逃竄的身影,眼中盡是寒意。

    持劍,葉晨身形激『射』而出,身形飄忽不定,其一抹劍光劃過之處必定引起一場血雨。

    令這些賓客絕望的是,在他們逃離寒冰山的時候,方才發現一股無形的氣牆將他們的身形止住。

    遠遠望上去,整座寒冰山都被一道氣罩所籠罩住。

    殺戮依舊在持續著,這完全是一場屠殺,葉晨如死神一般,奪走一道道生命。

    寒風依舊在咆哮著,直到那微弱的夕陽沉入地平線時,這場殺戮方才結束。

    抬起頭,葉晨持劍朝高台徒步走去,其恐怖的靈魂力席卷而出,覆蓋整座寒冰宗,直到未察覺一絲生氣的時候,葉晨才收回靈魂力。

    為了避免林芷韻擁有玄冰血脈的事情流傳出去,葉晨隻能屠山,一人不留!

    無論小孩還是老人,葉晨始終一劍對之,隻要他認為有意義的殺戮,那麼葉晨便不後悔出劍。

    夜幕悄然降臨,慘白的月光灑落滿地,鮮血染紅了雪地。

    在月光的襯托之下,高台之上的那道倩影顯得如此醒目。

    林芷韻始終安靜的站在高台之上,耳旁仿佛依舊響徹著慘叫聲。

    盡管熟悉了殺戮,但是見到地麵那些屍體,林芷韻臉『色』還是有些慘白。

    止步,葉晨望著林芷韻,淡淡道:“芷韻,你說這些人該死嗎?”

    聞言,林芷韻一怔,輕微搖頭道:“既然如今他們躺在這,那麼他們便有該死的理由!”

    聞言,葉晨輕微一笑,轉身,道:“而這個理由便是他們知道你擁有玄冰血脈!”

    說完,葉晨便徒步朝山下走去,林芷韻心頭一暖,身形同樣一躍,緊隨在葉晨身後。

    白天,這還是熱鬧非凡的寒冰山如今儼然成為了一座死山,死氣沉沉。

    在葉晨與林芷韻離去之後,一簇紫『色』火焰在寒冰山上浮現而出,僅僅數刻,寒冰山上的那些閣樓便冒出了熊熊大火。

    雷動城,夜晚永遠都是城市的主題,也是城市最繁華的時刻。

    繁華的街道,絡繹不絕的叫賣聲,比起那些繁華的街道,林家安靜無比,安靜的隻剩下犬會噅聲。

    稀落的燈火在風中飄『蕩』著,林家的閣樓之上,數道身影依次站立,為首的是林霸。

    而一道倩影則是安靜的坐在下方的椅子上,師妃暄沒有去理會林霸等人,其目光始終落在自己的身前的古琴處。

    輕微一歎,林霸起身,來回走動著,臉上不禁浮現出少許著急之『色』。

    “希望隨公子能夠將芷韻帶回來!”林霸喃喃自語著,如今離林芷韻被擒有數天,然而依舊未見葉晨的身影。

    聞言,柳姨臉上也浮現出一絲著急之『色』,輕聲道:“希望如此,若小姐有什麼不測,那我如何對得起夫人!”

    著急的情緒在眾人心中蔓延著,雖然僅僅數天而已,但是對林霸等人來說卻是一漫長的等待,這無疑是最令人煎熬的。

    “咳!”林霸臉『色』有些慘白,經過那一戰,林霸身上的傷勢依舊未痊愈。

    “家主,你先去休息,我留在這等小姐就可以了!”瞥見林霸那慘白的神『色』,柳姨輕聲道。

    聞言,林霸搖搖頭,起身,走到閣樓之外,望著那天際。

    見此,柳姨倒也沒有再勸,同樣走出閣樓,隨即,一批林家子弟皆是走出閣樓,等待著葉晨的歸來。

    師妃暄抬起頭,望了閣樓外的數道身影,雙目微閉,其修長而又纖細的玉手在銀弦上撥動著,清婉低轉的琴聲響徹而起。

    聽聞這安寧的琴聲,林霸等人不知為何鬆了口氣。

    琴聲依舊響徹著,那些失去父母或者兒女的林家子弟皆是沉浸在其中,仿佛這樣才能忘記這疼,無可抹去的疼。

    雷動城的上空,兩道清瘦的身影浮現而出,望著下方的林家莊園,葉晨眼中流『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

    “這琴聲是妃暄的!”葉晨輕聲喃喃道,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望著下方那破敗的林家莊園,林芷韻眼角不禁濕潤起來,在這個家族,她感到了溫暖,這個家族不像以前那般冰冷。

    “愧疚了?”瞥見林芷韻的神『色』,葉晨淡淡道:“很多人向往武道這條路,然而這條路注定不是那麼好走,不僅僅要麵對突然降臨的死亡,同樣要麵對親友的死去,世界上最悲哀的莫過於親眼見著親友死去,而自己卻無能為力,所以有些人渴望變強!”

    聞言,林芷韻輕微點頭,道:“師父,這便是人為何追求武道根由,對嗎?”

    “有時候,人做一些事情,總有做這些事情的理由,而這隻是他們追求武道的理由!”葉晨淡淡道。

    “嗯!我會變強的,總有一天我會站在師父的身旁,而不是站在師父的身後!”望著葉晨那張雖不英俊,倒是看起來清秀無比的臉,林芷韻堅定道。

    聞言,葉晨倒是轉身,認真望著林芷韻,輕微一笑道:“有誌者,事竟成!”

    黑夜之下,一抹緋紅之『色』在林芷韻臉上飄過,望著身前的這道身影,一絲異樣的情緒在林芷韻心中蔓延著。

    說完,葉晨便控製了力道,兩人的身形緩緩的朝林家莊園飛去。

    夜風中夾帶著那低轉清婉的琴聲,離那林家莊園越來越近,這琴聲便越清晰。

    “這琴聲?”柳眉微蹙,林芷韻眼中流『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聽出什麼?”恐怖的靈魂力席卷而出,葉晨僅僅數息便找到了師妃暄所在之處,在他的感應中,還有林霸等人。

    “能夠用琴聲將情緒表達出來,不錯!”林芷韻點點頭,隨意又搖頭,道:“不過這琴聲有點像師傅的味道!”

    “撫琴者是你的師妹!”葉晨淡淡一笑,帶著林芷韻,朝琴聲之處飛去。

    兩道身影如長虹般劃過天際,其尖銳的爆鳴聲驟然在天際處響起,然而這尖銳的爆鳴聲卻未打斷琴聲中的安寧。

    爆鳴聲雖然未打斷琴聲,然而卻驚動了林霸等人,林霸等人猛然抬起頭,朝天際處望去,那兩道身影浮現而出。當瞥見那道熟悉的身形時,林霸那緊繃的心弦也隨之鬆開,喜意如『潮』水般從林霸的臉上冒出,柳姨更是淚流滿麵,這是高興的淚水。

    一陣陣歡呼聲從林家弟子口中發出,見此,葉晨倒是沒有感覺,而林芷韻則是輕微一歎,自己欠這個家族太多了。

    琴聲嘎然而止,一道倩影至閣樓內走出,一身衣裙獵獵作響。

    當瞥見那道熟悉的身影時,師妃暄婉然一笑,同時鬆了口氣。

    眼眸微低,林芷韻目光落在師妃暄身上,師妃暄同樣望著林芷韻,相望一眼,兩人皆是一笑。

    身形落地,葉晨背對著林芷韻道:“芷韻,數月前我住的那庭院還在嗎?”

    “在!”林芷韻還未出聲,林霸便出聲道,對於葉晨,林霸是發自內心的感激。

    聞言,葉晨對著師妃暄點點頭,抬腳,順著記憶中的路線,朝那庭院走去,師妃暄緊隨在後。

    望著葉晨身後的那道倩影,林芷韻心中不知為何產生了一絲失落......

    

Snap Time:2018-07-20 10:30:08  ExecTime: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