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九十七章滅宗


    第五百九十七章 滅宗

    第五百九十七章 滅宗

    玄冰真氣如『潮』水般湧出,攪動著周圍的寒氣。

    一層薄冰至許彬的雙腳處浮現而出,許彬身形一震,駭然的望著腳下。

    雙腳猛力一蹬,這薄冰立刻破碎開來,然而其這薄冰還是耽誤了許彬少許時間,這些時間對於來說便足夠了。

    許彬的身影立刻被那青『色』的巽風淹沒掉!

    恐怖的威壓席卷而來,許彬駭然的抬頭望去,在虛空中一柄巨大的劍影臨落。

    空氣發出一陣爆鳴聲,在這巨大的劍影中,許彬感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劍意,這充斥著殺戮的劍意。

    舉手投足之間,葉晨便意境融入其中。

    在麵對這恐怖的一劍時,許彬臉上再也難以保持住以往的從容,滿臉凝重。

    畢竟是一宗之主,盡管身處險境,許彬依舊能夠保持一顆冷靜的頭腦,持劍,不退反進。

    因為許彬深知,這個時候後退已經晚了,隻能接下這一劍。

    許彬身上騰起雄厚的真氣,長劍一擺,淩厲的劍氣至劍尖處冒騰著,隨著許彬劍勢的牽扯,數道劍影延伸而出,三股威壓在劍影之上彌漫而出。

    隨著許彬長劍的攪動,三道劍影環繞著劇烈地旋轉起來,嗚嗚的風聲隨著劍影的移動而驟然響起。

    “凝!”許彬冷喝而出,三道劍影重合在一起,其手中的長劍化作一道流光朝前激『射』而去。

    劍光劃過之處,其冰晶凝結而出,隨意,冰晶又化作冰屑灑落滿地。

    兩道劍影在虛空中相撞,周圍的空間震『蕩』開來,顯化出了道道默黑的空間扭曲痕跡。

    劍影漸漸暗淡起來,許彬暗道一聲不好,其身形再次朝前踏出一步,瘋狂的運轉體內的真氣,手中的長劍從未停頓的朝前揮去。

    劍氣匯聚在一起,一時間,這許彬難得占據了上方,攻勢越發淩厲起來。

    見此,葉晨輕微搖頭,手指以緩慢無比的速度緩緩的落下,隻是須臾間,一道強悍之極的劍氣噴『射』而出,周圍的罡風立刻瘋狂的朝那劍氣湧去,隻是眨眼間的功夫,一柄數百米長巨劍淩空劈落,兩者匯聚在一起,一道轟鳴聲驟然響起,兩道劍影立即泯滅掉。

    空間浪『潮』如『潮』水般席卷開來,葉晨橫跨出數步,持劍,起劍,出劍。

    這簡單利落的一劍儼然成為葉晨身體的本能,穿過那空間浪『潮』,穿過那氣勁浪『潮』,葉晨的身形直接在許彬身前浮現而出。

    天地間仿佛隻剩下這一抹令人心醉的劍光,而這劍光卻摧毀了許彬僅存的鎮定。

    在這一劍之中,許彬感到了一股久違的氣息,那是屬於死亡的氣息。

    “退!”強忍住胸前翻滾的血氣,許彬接連踏出數步,企圖躲避葉晨這一劍,並且手中的劍器揮舞而出,赫然脫離許彬的右手,朝前激『射』而去,企圖攔住葉晨的身影。

    身影如微風般飄忽不定,葉晨直接將這激『射』而來的劍器忽視掉。

    咻咻!這劍器一連穿過好幾道殘影,直接的落到了地麵上,數道醒目的劍痕浮現而出。

    雨劍技,追求的便是速度的極致!

    這一劍蘊含了葉晨的意境,以及葉晨對武道的執念。

    縱然許彬後退的速度太快,也快不上這一抹閃逝而過的劍光。

    白光消散,淩厲的劍氣至劍尖處浮現而出,劍氣破開許彬的防禦,準確無比的刺進許彬的心髒處。

    血劍洞穿了許彬的整個胸脯,其生機正在快速的在許彬身上流失著,抬起頭,許彬清明的眼神變得渾濁起來,無力道:“你到底是何人?”

    這一劍洞穿了許彬的整個心髒,這許彬必死無疑。

    聞言,葉晨抽出長劍,淡淡道:“我徒弟不是誰都能娶的了,你沒那資格!”

    聞言,許彬眼瞳猛然一縮,眼中浮現出一絲難以置信之『色』,這少年郎是林芷韻的師父?

    “當初殺死吳長老的便是你!”苦澀一笑,許彬終於知道當初吳起隆會隕落在一名不經傳的小輩中。

    身影搖搖晃晃,許彬慘然一笑,渾濁的雙眼內出現了一絲清明,乞求道:“這擒拿林芷韻皆是因我貪念而起,我倒是希望你能夠放過寒冰宗!”

    言畢,許彬身影便如斷線的風箏朝地麵落去,滾熱的鮮血染紅了滿地殘雪。

    全場陷入了猶如死一般的寂靜,那些氣勢洶洶的寒冰宗弟子更是麵如死灰,宗主便這麼隕落了?

    許彬的屍體無力的落在地麵上,眾多賓客皆是駭然的望著葉晨,這少年郎居然將許彬誅殺了?

    盡管不太敢相信,不過,眼前這具屍體卻足以說明了一切。

    林芷韻始終安靜的站在高台之上,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這個結果,在葉晨出現之後,林芷韻便料到。

    數名世家長老皆是複雜的望著林芷韻,眼中閃過一抹隱晦的炙熱之『色』。

    玄冰血脈,對於任何想要武道的人來說無疑是一種致命的誘『惑』,然而葉晨這恐怖的實力前,他們隻能將這種欲望隱藏起來。

    “殺了這豎子,為宗主報仇!”數道冷喝聲響徹而起,寒冰宗弟子如『潮』水般從四周冒出,持劍,紛紛朝葉晨衝去。

    氣勢匯聚在一起,這些寒冰宗弟子的修為雖不是很強,然而匯聚在一起的氣勢還是極為恐怖的,特別是幾名寒冰宗長老。

    對此,葉晨隻是淡淡望了一眼,身形躍出,長劍揮舞,一身武袍獵獵作響。

    數百道劍影至虛空之中浮現而出,隨著葉晨一劍劈落,這數百道實質化的劍影激『射』而下。

    “百劍齊下!”聲勢浩大無比,一舞劍器動四方,觀者如山『色』沮喪,在這數百道劍影之下,整座寒冰山仿佛都震動起來。

    咻咻!這些橫衝而來的寒冰宗弟子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劍影橫穿過寒冰宗弟子的胸脯,血『液』瘋狂的朝外噴『射』著,染紅了滿地的雪花。

    在死亡的麵前,人『性』的劣根還是占據了上方,先前還高喊要為許彬報仇的寒冰宗弟子,各個神情駭然的朝後退去。

    特別是那幾名寒冰宗長老,滿臉驚駭之『色』,令這些長老感到絕望的是,一股恐怖的威壓將他們的身形緊緊鎖住。

    這些長老隻能強行去抵擋這些劍影,在絕對實力麵前,幾人的反抗顯得如此慘白,數具頭顱拋天而起,鮮血四『射』。

    其餘的寒冰宗弟子們再也壓製不住內心的恐懼,紛紛轉身朝來時的方向奔去,但是就在他們轉身的那一那,鋒利的劍影便劃破了他們的胸脯,數百具屍體同一時間倒落在地,這一幕無疑成為了靚麗的風景線,那些世家長老皆是打了個寒顫,這些少年未免太狠了。

    長劍揮舞,葉晨不時的朝四周揮出一劍,淩厲的劍氣沒入四周的閣樓,一道道慘叫聲隨之響起。

    先前看上去氣勢恢宏的宮殿,如今儼然化作了廢墟,那些未逃出來的寒冰宗弟子皆是被壓在其中。

    身形輕飄飄的落在林芷韻身旁,葉晨輕微一笑,道:“再等待片刻便可!”

    聞言,林芷韻婉然一笑,對於周圍那血腥的一幕,林芷韻隻是淡淡一笑而已。

    一時間,現場倒是寂靜的可怕,數名世家長老實在難以忍受這沉默給他們帶來的心理壓力,出聲道:“閣下,今日之事皆是由寒冰宗引起,我等隻是前來恭賀,如今許彬已經死於閣下之手,若無事,我等先行告退!”說完,這名老者對著葉晨輕微一拜。

    聞言,葉晨轉身,望著下方的眾人,輕微搖頭道:“既然來了,那麼又何必離去!”

    寒風吹來,葉晨這平淡的聲音令眾人如置身於冰窖般的感覺。

    

Snap Time:2018-01-22 04:36:31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