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九十五章決然


    第五百九十五章  決然

    第五百九十五章 決然

    寒風出來,吹『亂』林霸那原本便淩『亂』的長發。

    在此刻,林霸才發現自己全身已經被冷汗所浸透,在葉晨周圍,林霸感到莫名的寒意。

    殺意浮現而出,在葉晨的周圍浮現出點點冰晶。

    冰晶灑落滿地,葉晨眼眸微低,望著林霸,淡淡道:“你可知寒冰宗的位置!”

    “寒冰宗位於雷動城西方的冰原之上!”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林霸虛弱道。

    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林霸猛然抬起頭,這小子莫非是想獨闖寒冰宗?

    “冰原之上嗎?”葉晨輕聲喃喃道,其怒『色』如『潮』水般從他的眼中退去,這個時候的葉晨才是最可怕的。

    轉身,葉晨對著下方人群中款款走來的蘇妃暄道:“妃暄,我去救你師姐,你在林家等待便可!”

    蘇妃暄是個明事理的女子,聞言,乖巧的點頭。

    “寒冰宗!”一抹冷笑至葉晨的嘴角處浮現而出,葉晨腳步微踏,其身形化作一道長虹掠過天際。

    由於事情緊迫,葉晨便不再隱藏實力,將速度提高最大,一道道殘影在虛空中浮現而出。

    其身形所過之處,這雷動城的城民皆是打了個寒顫,駭然的望著那消逝的劍光。

    寒冰山,望上去猶若巨劍一般的筆直,徒峭的山峰直『插』雲霄,遠遠望上去,這寒冰山便如一柄利劍,橫『插』在冰原之上。

    遠遠地望去,便能在這寒冰山上感受到一股鋒銳無匹,似乎要劈天裂地的驚人劍意。

    周圍群峰林立,寒氣如『潮』水般在山峰之間流動著。

    這寒氣足以令那泉水瞬間凍結成寒冰,然而這寒意卻驅散不了今日寒冰宗的熱鬧。

    寒冰山上,其雄偉壯觀的閣樓林立,望上去,這些閣樓倒是如宮殿一般。

    這些閣樓到處張燈結彩,整個寒冰宗上下熱鬧非凡,到處都是人影。

    今日是寒冰宗宗主納妾之日,雖然這事情比較急促,而且隻是納妾而已,但是寒冰宗還是將這盛會舉辦的異常濃重。

    盡管這個消息僅僅是昨日傳出而已,不過今日,寒冰宗還是迎來一批批賓客。

    這些賓客身份無一不顯赫無比,大多數都是一些世家的長老。

    寒冰宗宗主許彬,此刻正在滿臉笑意的望著下方恭賀的賓客,輕微點頭。

    這徐彬已經到了而立之年,再加上修習的功法所導致,徐彬那一頭長發如雪般潔白。

    居於高台之上,許彬臉上閃過一絲笑意,眼神頗為炙熱的望著坐在一旁的倩影。

    玉椅上,林芷韻神『色』淡漠的望著天際,眼神如水般淡漠,此刻,她身體完全被一股氣勁壓製住,動彈不可。

    恭賀聲不絕於耳,許彬始終一笑對之,端起酒杯,許彬轉過臉,望著林芷韻,淡淡道:“無論如何,過了今日,你便是我的小妾!”

    聞言,林芷韻始終不理會許彬,自從昨日被擒到寒冰宗之後,林芷韻便從未說過一句話,因為,她知道說了也是枉然。

    “雪飄於天空,融化於地,過了今日,我便如這白雪般!”林芷韻神『色』平淡,臉上倒無驚慌之『色』。

    至始至終,沒有人發現在林芷韻的嘴中含著一顆用薄片包裹住的丹『藥』。

    這顆丹『藥』是一種毒『藥』,隻要丹『藥』被咬開,那麼這丹『藥』便化作一團毒氣,以林芷韻身體為病原體,朝四周擴散開來。

    這種毒無味無『色』,然而其毒『性』卻恐怖無比,加上這人群如此密集,那麼毒氣一旦擴散開來,那麼死傷必然無數。

    “生命短暫,那麼我便讓自己短暫的生命如流星般耀眼!”在寒冰宗派人去林家時,林芷韻便做好了準備,而先前那所謂的『自殺』,隻是她的計劃之一罷了。

    望著下方那些賓客的嘴臉,林芷韻心中沒有任何的憐憫。

    見林芷韻不理會自己,許彬不介意一笑,他想要的便是得到林芷韻體內的玄冰靈氣而已。

    “再過片刻,這儀式便舉行!”許彬淡淡道,朝兩旁的弟子吩咐道:“吩咐下去,這宴會正式開始!”

    兩名弟子領命,躍下高台,數刻之後,其鞭炮的劈啪聲在寒冰宗上下響徹而起,無疑,這宴會正式開始了。

    各種各『色』的酒菜被端上酒桌,其酒香夾帶著誘人的菜香飄『蕩』在山澗之間,場麵是熱鬧非凡。

    寒冰宗山腳處,一整批寒冰宗弟子持劍而立,各個神情羨慕的望著上方,竊竊私語聲不絕於耳。

    “今日宗主大婚,而我等居然要在此駐守山門,真是掃興!”

    “也是,今日宗主大婚,何人敢來***,這宗門內的那些長老倒是擔心過頭了!”

    “少說幾句,免得那些長老聽到話又要挨罵了!”

    咻咻!正在這些寒冰宗弟子正在竊竊私語時,其尖銳的破風聲在天際處響起。

    這些寒冰宗弟子尋聲望去,不知何時一道虛影緩緩的朝他們走來,臨空而行,必然修為不亞於氣武境武者。

    “你是何人,今日是我宗主大喜之日,閣下可有請帖!”為首的一名中年人喝道,然而當他瞧見這道身影的主人時,少許錯愕之『色』浮現而出。

    “好年輕的氣武境武者!”當瞧見那張清秀的臉龐,中年人輕聲喃喃道。

    抬起頭,葉晨目光淡漠的望著下方的這些寒冰宗弟子,喃喃自語道:“寒冰宗!”

    “閣下是何人!”雖然詫異這氣武境武者的年輕,中年人還是出聲問道。

    劍指微抬,葉晨隨意的朝前點出一指,其淩厲的劍氣激『射』而出,僅僅眨眼便淹沒了這些寒冰宗弟子。

    劍氣洞穿了這些人的胸脯,血『液』瘋狂的朝外噴『射』著,染紅了滿地的雪花,這些寒冰宗弟子至今不知道為何這少年郎要出手擊殺他們。

    抬起頭,葉晨感受著林芷韻的氣息,輕微鬆了一口氣,其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朝那氣息所在之處『逼』近。

    許彬隨意的說了些開場白,其下掌聲如雷鳴般響亮。

    酒過三杯之後,許彬起身,真氣在指尖浮現而出,控製著林芷韻的身形,兩人並肩而立。

    淡淡望了林芷韻一眼,許彬站在高台之上,對著下方的眾人拱手道:“今日,我許彬感謝眾位的捧場,而此刻,我希望大家能夠做個見證,我今日與林芷韻姑娘將結成連理,今生不離不棄!”說此,許彬對著下方輕微一拜,同時,許彬利用真氣控製了林芷韻的身形。

    神『色』淡漠,林芷韻依舊望著虛空,抵抗住背後那股恐怖勁道,眼中閃過一絲決然之『色』。

    “師父,看來芷韻終究抵抗不住命運,隻是有些遺憾,不能見到你!”林芷韻在此刻笑了,笑的很美。

    就算許彬也不得不承認,這林芷韻笑起來很美。

    在此刻,林芷韻已經做好準備,準備咬破包裹住丹『藥』的薄片。

    背後那股力道越來越大,林芷韻的身形稍微朝前傾去,正林芷韻欲咬破那薄片的時候,她猛然抬起頭,望著高台的下方。

    那一道清瘦的身影浮現而出,並且這道身影在她的眼中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

    咻咻!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一道劍光如長虹般朝高台之上激『射』而去。

    天地間仿佛隻剩下這一抹白光,令人沉醉!

    心頭猛然一震,許彬腳步微踏,正欲拉住林芷韻朝後退去,卻發現一股恐怖的威壓席卷而來。

    “退!”此時若去拉林芷韻,那麼許彬必要接下這一道劍光。

    但是這道劍光內卻蘊含著令許彬心悸的力量,對此,許彬隻能退去。

    在許彬退出數步的時候,許彬眼瞳驟然一縮,在他的視線中,一道單薄的身影在林芷韻身旁浮現而出......

    

Snap Time:2018-01-20 09:37:06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