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九十二章仙女散花


    第五百九十二章 仙女散花

    第五百九十二章 仙女散花

    “劫淨殺!”冷喝聲響徹而起,那六股波動匯聚在一起。

    身形一滯,葉晨略顯錯愕的望著那激『射』而來的劍光,原來先前那一劍隻是為了這一劍做準備。

    棋局中最常用的便是布局,從而設計局中局,從而形成環環相扣。

    無疑,棋劍便是利用這種思路,將葉晨立於一死局之中。

    後退的速度受到這股禁錮的阻礙,葉晨身形猛然止住,如今不能後退,那麼便前進。

    “這一劍倒是有點意思!”葉晨輕聲喃喃道,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葉晨不退反進,朝前邁出數步。

    砰砰!一陣沉悶聲驟然響起,那激『射』而來的劍光徒然止住,其爆鳴聲也消散掉。

    而葉晨的身形卻紋絲不動,眾人順著那長劍望去,少許錯愕的神『色』皆是浮現在眾人臉上。

    在那淩厲的劍尖處,兩根修長的手指浮現而出,視線順著手指望去,赫然是葉晨那張清秀的臉龐。

    看著那修長的手指,其上卻沒有任何的痕跡,眾人實在難以想象出,葉晨是如何抵擋住這淩厲的一劍。

    “好恐怖的肉體!”相望一眼,武宗幾人輕歎道,唯獨肉體強悍方才承受的住棋劍這淩厲的一劍。

    身形紋絲不動,葉晨平淡的望著自己的手指,其手指輕輕的朝著劍刃處一彈。

    砰!沉悶聲驟然響起,一股無形的波動以葉晨為中心朝四周擴散開來。

    噗!鮮血順著棋劍的嘴角處滴落,棋劍身形的朝後退出數十步,方才止住身形。

    抬起頭,棋劍臉『色』慘白的望著眼前那道單薄的身影,隨著葉晨右指一彈,棋劍發現自己和劍器之間的聯係被切斷。

    “好厲害,居然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發現淨殺的弱點!” 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棋劍輕聲喃喃道。

    這淨殺大眾化來說便是以靈魂力禦劍,因此,棋劍與長劍之間的聯係便是靈魂力。

    葉晨見識了數千種武技,其眼界遠遠超過同輩人,絲毫不亞於那些老不死。

    因此,葉晨倒是能夠立刻看出這淨殺的巧妙之處,從而將之擊破。

    身形徒然旋轉起來,棋劍的身形激『射』而出,數十米的距離眨眼既至,棋劍猛然握住長劍,同時一掌朝前拍出。

    見此,葉晨腳步微踏,右指輕輕的往劍刃出一彈,同時朝後退出一步,避開那激『射』而來的氣勁。

    劍『吟』聲響徹而起,一股巨力從劍柄處傳來,棋劍臉『色』微變,其右臂一甩,長劍立刻脫離葉晨的指尖。

    砰砰!在這股巨力之下,棋劍的朝後退出數步,臉『色』震撼的望著葉晨,這小子的肉體未免太變態了。

    葉晨同樣朝後退出一步,臉『色』平淡的望著棋劍,眼中浮現出了一絲期待之『色』。

    這武天宗的劍技倒是有可取之處,特別是幾種劍技相互配合起來,從而產生新的劍技。

    “看來我不出全力是不可能『逼』出你的實力!”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棋劍頗為凝重道。

    “或許!”葉晨淡淡道,目光同樣凝重的望著棋劍。

    一股雄厚的氣息正從棋劍的身上浮現而出,不斷攀升著,在這股氣息前,葉晨感到體內的真氣流轉居然變得緩慢起來。

    “好強的氣場!”葉晨輕聲喃喃道,其全身的真氣瘋狂運轉起來,湧出體外。

    起劍,棋劍橫跨出一步,然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棋劍的身形赫然化作八道身影朝四周激『射』而去,同時,手中的劍器揮舞起來。

    無論葉晨退於何處,皆是處於棋劍的包圍圈之內,不可逃脫。

    八股恐怖的威壓臨身,葉晨抬起頭,目光橫掃而過,然而卻未發現棋劍的蹤跡。

    “仙女散花!”冷喝聲響徹而起,虛空中的那八道身影赫然朝葉晨頭頂上方聚集而去,匯聚在一起,棋劍的身形也再次浮現而出。

    長劍再次脫手而出,化作一道長虹朝下方的葉晨激『射』而去。

    然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這長劍原本便是有一枚枚棋子聚集而成,在這時候,這長劍化作了無數枚黑白子。

    黑白子布滿了虛空,詭異的旋轉著,望上去,這黑白子倒像一朵朵飄落的花瓣。

    劍氣在黑白子上彌漫著,在麵對這密密麻麻的黑白子,葉晨身形急速的朝後退去。

    “躲避嗎?”棋劍輕笑道,其劍指快速的朝前點去,黑白子再次幻化出更多的數目。

    “這一劍技能倒是有意思!”見四周皆是棋子,葉晨反而止住身形,左右雙指並指為劍,快速的朝前點去。

    砰砰!爆鳴聲響徹不斷,葉晨的身形如那寒風般飄忽不定,其指尖點落之處必定引起空間一陣『蕩』漾。

    化風訣的精華被葉晨體現的淋漓盡致,劍指點出,其一道劍光便劃過天際。

    砰砰!最令人感動詫異的則是,葉晨每一次點出,必然夾住數枚黑白子,同時,黑白子被葉晨甩出,朝棋劍『射』去。

    風神指!罡風在葉晨指尖浮現而出,罡風撲捉棋子的軌跡,洛神指夾住棋子。

    到最後,葉晨自己都忘記了點出多少指,這漫天的棋子皆是紛紛朝棋劍激『射』而去。

    臉上再也難以保持先前的從容,棋劍頗為狼狽的躲避著這些棋子,其劍痕至棋劍的身上浮現而出,鮮血四『射』。

    長發雜『亂』的披在雙肩處,棋劍強忍住傷勢,右手一拂,這些棋子再次化作長劍。

    握住長劍,棋劍正欲後退,然而一道單薄的身影卻在他身前浮現而出,一枚黑子也浮現而出。

    棋劍抬起頭望去,赫然是葉晨,而一枚黑子正在懸浮在他的眉心和葉晨的指尖之間。

    見此,棋劍輕微一歎,提起的長劍無力的垂落下來,輕歎道:“我輸了!”

    在這寂靜的場合內,棋劍的輕歎聲顯得如此響亮。

    聞言,葉晨抬起的劍指同樣落下,那枚黑子化作靈氣消散掉。

    棋劍眼中閃過一絲錯愕之『色』,見此,葉晨輕笑道:“所有的棋子都已經被你抵擋住,這枚棋子是我自己所幻化出來的,一點威力都沒有。若你先前出劍,那麼勝負還未定!”

    說完,葉晨便轉身,不去理會滿臉錯愕的棋劍,徒步朝蘇妃暄走去。

    “妃暄!走吧!”葉晨眼眸微抬,對著蘇妃暄淡淡一笑,徒步沿著山道走去。

    聞言,蘇妃暄點頭,緊隨在葉晨身後,直到兩人的身影被風雪所淹沒時,棋劍方才反應過來,抬起頭望著葉晨的背影,灑脫一笑道:“原來你我之間的差距不僅僅在於修為,眼界的差距,在全局的掌控力方麵以及心智方麵,我皆是不如你!,你倒是有資格作為我的目標!”

    瞥見棋劍那灑脫的笑容,武宗等人輕微一笑,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從失敗的陰影中走出來。

    “或許劍神門要崛起了!”身形一躍,武宗留下這一句令琴宗幾人目瞪口呆的話語。

    冷冽的寒風中,葉晨帶著蘇妃暄徒步離開武天宗,轉身望著那武天山,葉晨輕微一拜,輕聲喃喃道:“這劍帖之事已經結束了,也該回劍神門了!”

    轉身,葉晨望著蘇妃暄道:“妃暄,你便我隨我去劍神門!”

    輕微點頭,在蘇妃暄看來,這葉晨去哪,他便去哪。

    眼前浮現出一張清秀的臉龐,頓了頓,葉晨繼續道:“不過再去劍神門前,我們得去雷動城一趟,去見你師姐!”

    說完,葉晨淡然一笑,轉身,徒步走進風雪之中,不知,芷暈如今過的如何?

    婉然一笑,蘇妃暄背負著古琴,緊隨在葉晨身後。

    

Snap Time:2018-01-20 21:23:45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