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九十一章劫殺淨殺


    第五百九十一章 劫殺!淨殺!

    第五百九十一章 劫殺!淨殺!

    望著葉晨的背影,棋劍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起身,朝前邁出一步......

    “師尊!”對著武宗一拜,棋劍恭敬道:“弟子有一請求!”

    聞言,武宗若有深意的望了葉晨的背影一眼,淡淡道:“說!”

    “按照往年的規則,宗門內的大師兄都要挑戰劍神門使者,盡管這劍帖已經接下了,但是我希望能夠與他一戰!”棋劍的語氣極為堅定。

    聞言,葉晨倒是止住身形,轉身,若有深意的望著棋劍。

    抬起頭,武宗並未直接回答棋劍,反而是望著葉晨道:“你意下如何呢?”

    “隨意!”葉晨淡淡道,其目光也落在棋劍身上,這是葉晨第一次認真打量著棋劍。

    棋劍給人的感覺好比一文弱書生,然而葉晨卻在棋劍的體內感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

    “既然他都答應了,那麼你便與他一戰,不過,這比鬥要點到為止!”武宗淡淡道,右手微抬,輕微一揮。

    站在棋台之上的武天宗弟子紛紛朝四周退散開來,武宗以及琴宗四人也朝後退出一步,將舞台留給棋劍以及葉晨兩人。

    “弟子遵命!”棋劍對著武宗幾人輕微一拜,旋即便轉身,平淡的望著葉晨。

    對於葉晨來說,答應這棋劍的挑戰,僅僅隻是為了見識下武天宗的武技以及功法罷了。

    而對於棋劍來說,他挑戰葉晨,僅僅隻是為了一個答案,一個追求的答案而已。

    背對著蘇妃暄,葉晨柔聲道:“妃暄,等待我片刻!”

    聞言,蘇妃暄乖巧的退於一旁,美眸在葉晨的背影上流轉著,一絲憂慮之『色』浮現而出。

    “無礙!”葉晨淡淡道,隨意的揚起的酒壺,喝了一口溫酒,徒步朝棋台走去,躍上棋抬,兩人相對而立。

    望著前方這位比自己小了數十歲的少年,棋劍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輕笑道:“首先,多謝你沒拒絕我的挑戰!”

    “嗯!”葉晨應了一聲,其氣息一直鎖住棋劍。

    無論對手是強者,還是弱者,葉晨始終謹慎對待,唯獨如此,方才避免陰溝翻船。

    而眼前的這棋劍其實力不弱,在葉晨的感應中,這棋劍儼然是假魂武境武者。

    “希望這一戰能夠給我一個答案!”棋劍的笑始終那麼灑脫。

    “什麼答案!”聞言,葉晨若有深意的望了武宗一眼,淡淡道。

    “你我之間的差距!”棋劍沒有理會其他人怪異的神『色』,繼續道:“我自幼便在武天宗長大,師尊他們也說我是武天宗數千年難遇的天才。對此,我便越發的勤奮,認真的研究棋藝,隻為了解開天地人三棋。在你未來前,我一直認為自己是最優秀,對此,我心中未免產生了自滿,,不過在你破解天棋的時候,我知道,自己以前一直錯了。所以,我想知道你我之間的差距,我需要一個目標,一個讓我追逐的目標!”

    聞言,葉晨倒是認真的望了棋劍一眼,這棋劍倒是灑脫,當眾承認自己不如人。

    見此,武宗幾人暗自點頭,棋劍能夠如今的地步,除了他天賦以及勤奮,最根本的便是因為他的心態。

    知道差距,然後奮起直追!暗自點頭,在麵對棋劍這番話後,葉晨不禁對眼前的這青年產生了少許好感。

    一身武袍獵獵作響,棋劍握住身後的長劍,其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

    三尺青峰,其長劍看上去倒是有點怪異,赫然是用一枚枚棋子疊合而成。

    一股淩厲之氣在長劍上彌漫著,握住長劍,棋劍朝前踏出一步,其爆鳴聲隨之響起。

    未握住長劍的棋劍看起來如一書生,那麼握住長劍的棋劍便是一鋒芒畢『露』的武者,戰意在棋劍身上彌漫而出。

    這股戰意彌漫而出,攪動著周圍的風雪,這股戰意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武宗幾人也有些詫異的望著棋劍,沒想到,棋劍居然有著強的戰意。

    感受到棋劍的戰意,葉晨心中也不禁浮現出了戰意,一身武袍獵獵作響,滿頭長發隨風飄『蕩』著。

    兩股戰意在半空中相遇,其一道波紋擴散開來,那飄落的白雪詭異的懸浮在半空中,一動不動。

    “為了知道你我的差距,希望你別留情!”棋劍輕笑道,在此刻,他依舊能夠如此從容的談笑風生。

    “嗯!”葉晨隨意的朝前邁出一步,迎上棋劍的威壓,身形紋絲不動。

    叮!劍『吟』聲響徹而起,一道劍光如長虹橫跨整座棋台,直接激『射』到葉晨身前。

    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那劍光居然穿過了葉晨的身形,然而卻未見血腥的畫麵。

    劍光消失,葉晨的身形也消失掉,這時,眾人方才了解到這是殘影。

    感受背後傳來的氣息,棋劍腳步微踏,以右腳為支柱點,身體旋轉起來,手中的長劍朝前接連點出數下。

    劍氣在劍尖彌漫著,在棋劍的刻意為之下,這劍尖的點落之處連接起來赫然是一六邊形。

    而葉晨便在這六邊形的中間,六股威壓在周圍浮現而出。

    “劫殺!”棋劍冷喝而出,六股劍氣朝中間的葉晨激『射』而去,居然起到了一禁錮人速度的作用。

    這劫殺原本隻是棋局中的一種下法而已,然而武天宗卻巧妙的將之演化成一門劍技。

    武技演化成殘局,棋局的下法演化成一門劍技,這武天宗將萬法歸宗這句話體現的淋漓盡致。。

    見此,葉晨倒是神『色』平淡,棋劍這一劍倒是與劍連指有些相似之處。

    身形一滯,葉晨倒是未退反而前進一步,左手抬起,一指朝前點去。

    洛神指!刺骨的寒氣幻化成一柄劍影,隨著葉晨劍指的點落,這劍影和那劍氣同時泯滅掉。

    見一劍未起到作用,棋劍倒是未止住攻勢。

    長劍脫手而出,棋劍的身形徒然旋轉起來,一股靈魂力波動彌漫開來,其劍氣瘋狂的在棋劍和那長劍之間浮現而出。

    抬起頭,葉晨淡淡的望著那一幕,劍指再次朝前點去,企圖切斷棋劍與長劍間的聯係。

    不過棋劍早有準備,身形快速旋轉從而產生冷冽的罡風。

    偌大的棋台上,其白雪紛紛被卷起,葉晨這一指無疑被那罡風化解掉。

    “淨殺!”平淡的聲音響徹而起,那脫離的長劍快速的旋轉起來,周圍的劍氣儼然以螺旋化在長劍四周環繞著。

    棋劍身形止住,並指為劍,同樣朝前點出一指,長劍便化作一道流光朝葉晨激『射』而去。

    這淨殺同樣也是棋局中的下法,顯然,武天宗同樣將此演化成一門劍技。

    一股劍意彌漫開來,棋劍已經將自身的意境感悟融入這一劍之中,因此,這一劍也變得無比恐怖,僅僅劍上蘊含的威壓便讓四周的武天宗弟子感到心悸。

    抬起頭,在麵對這一劍時,葉晨臉上罕見的流『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右腳猛然朝地一踏,葉晨身形急速的朝後退去,化風訣被葉晨施展的淋漓盡致。

    然而這一劍在棋劍的控製之下,依舊直『射』葉晨,劍激『射』而出的速度絲毫不亞於葉晨後退的速度。

    “完全被他給鎖定!”葉晨暗道,其目光落在遠處的棋劍身上,這時候,葉晨注意到,那棋劍的嘴角處居然浮現出了一抹笑意。

    “劫淨殺!”平淡的聲音響徹而起,先前,棋劍用長劍所點的虛空處激起一道波紋,這波紋擴散開來,赫然朝葉晨湧去。

    “什麼!”六道波紋匯聚在一起,一股劍意彌漫而出,先前那種禁錮的感覺又浮現而出,葉晨的身形後退的速度不要一滯......

    

Snap Time:2018-07-17 05:53:46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