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九十章接劍帖


    第五百九十章 接劍帖

    第五百九十章 接劍帖

    白子落在棋盤之上,轟鳴聲驟然響起。

    其恐怖的劍意浮現而出,然而葉晨卻不理會,劍指再次抬起,接連點落數下。

    接連九下,九枚白子雜『亂』的落在棋盤之上,那九股彌漫而出的劍意匯合在一起,形成一股恐怖的威壓。

    對於這股威壓,葉晨臉『色』一如既往的平淡,相對於四代的那些劍意,這股劍意實在弱了點。

    不過雖如此,葉晨還是運起真氣,數道洛神指點出。

    劍影匯聚在一起,劍氣與劍影相遇沒有引起爆鳴聲,反而是同時泯滅掉。

    倒是葉晨的身形接連朝後退出數步,胸前血氣一陣翻滾,其血跡順著嘴角滴落滿地。

    白子落在棋盤,整道殘局的局勢完全發生了變化。

    白子大幅度的覆滅掉,然而其黑子同樣付出了一定的代價。

    武宗幾人皆是難以置信的望著那儼然『亂』成一堆的棋盤,這小子居然將黑子構成的劍陣盡數破去。

    若先前能夠破去『迷』心劍陣是因為運氣使然,那麼這幾道劍陣無疑說明了葉晨的實力。

    “毒辣的眼光!超高的膽識!”琴宗輕聲喃喃道,這小子還真讓人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既然他能夠明白先去破劍陣,想必他已經做好破殘局的準備,或許他還真的能破解掉天棋!”棋宗輕笑道,轉身望著書宗道:“書師弟,或許你自己那瓶百果釀也不保了!”說此,琴宗幾人也是輕笑而出,想起書宗先前那得意的笑容,琴宗幾人嘴角的笑意便越濃。

    “若說我們幾人之中,其眼光之毒辣的莫過於武師兄!”畫宗無奈道。

    “的確,搞得最後我們每個人都要獻出一瓶百果釀,哎!”琴宗也是輕微一歎,頗為幽怨的瞪了武宗一眼。

    聞言,書宗臉『色』一沉,輕微搖頭道:“此時斷言倒是有些過早,能夠破劍陣是一回事,破解殘局又是另一回事!”

    聞言,琴宗幾人則是一笑,或許那個小子還真的能破解殘局!

    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葉晨其目光一動不動的落在那棋盤之上,眼中浮現出一絲沉思之『色』。

    現在少了那劍陣的幹擾,這殘局的局勢完全呈現在葉晨眼中,令葉晨凝重的則是這殘局中設下的局,環環相扣,無懈可擊。

    “金雞獨立!”目光順著黑子來回掃動著,葉晨輕聲喃喃道:“倒脫靴,嘖嘖,這完全是局中局,一局連著一局,動一子便牽扯到全局!”

    數十道局構成了一大局,每道局之間的精密聯係讓這棋局無懈可擊。

    劍眉微皺,葉晨完全陷入沉思之中,直接坐在雪地之上,任那風雪砸落在自己的身上。

    見此,琴宗幾人也是安靜下來,深怕打擾到葉晨的沉思,倒是書宗鬆了口氣,幸虧這小子無法解局。

    每落下一子,葉晨便要猜測這黑子之後的走向,以免讓白子落入局中。

    然而令葉晨無奈的是,這樣想來,到最後又要回到最初的那一個局,這完全是一個死循環。

    循環不斷,這便是葉晨唯一糾結的問題,接連一夜,葉晨都困於這個問題之中。

    見此,書宗這才大大鬆了口氣,這天棋最妙的無疑有兩點,其一便是劍陣,其二便是局中局,這劍陣可破,那局中局倒是不一定。

    清晨,天『色』灰蒙蒙的一片,直到天地間那一縷曙光傾灑而下時,那朝陽方才漸漸升起。

    冬日的白雪在這朝陽之下,難得有融化的趨勢,這柔和的陽光灑落在葉晨身上。

    身上一陣暖意,葉晨睜開雙眼,起身,望著東邊的那朝陽,心中一片祥和。

    突然,葉晨身形猛然一震,轉身,難以置信的望著那殘局,眼中盡是錯愕之『色』。

    “珍瓏,珍瓏!”葉晨輕聲喃喃道,目光快速的在殘局之上掃『射』著,當這殘局和記憶中那副殘局完全一樣時,葉晨方才平複內心異樣的情緒。

    珍瓏棋局!前世,武俠小說中最著名的棋局,做為一名資深的武俠『迷』,老金的小說,葉晨自然讀過數遍。

    其中,那天龍八部麵最著名的棋局莫過於這珍瓏棋局。

    前世,葉晨便琢磨過這珍瓏棋局,他依舊記得書中的那句話:“執白先在二三路自緊一氣,隨後黑棋倒撲拔掉白棋十六子,然後白棋一斷,即可將黑棋八十目吃掉。”

    然而令葉晨感到錯愕的是,前世的棋局為何會出現在此。

    當一種藝術演化到巔峰的時候,或許便有相通之處,葉晨也隻能以此來解釋這個現象。

    “既然是珍瓏棋局,那麼便好辦!”葉晨嘴角微揚,一抹笑意至嘴角處浮現而出。

    瞥見葉晨嘴角的笑意,書宗有種不安的感覺,這小子莫非找到破解的方法?

    劍指微抬,葉晨執白在二三路自成一氣,如葉晨所料,這黑子立刻將十六子白旗拔掉。

    在局勢上來看,葉晨無疑是死局。

    “死局!”棋劍輕微一歎,不得不承認,葉晨的棋藝不錯,然而卻還未達到破解天棋的地步。

    倒是琴宗幾人難以置信的望著這一幕,這天棋變化不定,若有人破解一盤殘局之後,那麼便有新的天棋產生。

    因此,這副殘局也是武宗幾人第一次見到,葉晨這一子同樣讓他們感到莫名其妙。

    “武師兄,看來這次你倒是看走眼了!”書宗輕微鬆了口氣,輕笑道。

    聞言,武宗臉上也浮現出一絲錯愕之『色』,旋即輕微搖頭,道:“這盤棋還未結束!”

    “還未結束?”琴宗一愣,從局勢上來看,這盤棋已經分出結果了。

    聞言,葉晨抬起頭,對著棋台上的眾人淡淡一笑,劍指微抬,其白子再次朝前點出!

    結果,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隨著葉晨這白棋一斷,周邊的那些八十目黑子紛紛被吃掉。

    一道悲憫的劍『吟』聲響徹而起,至棋盤之上浮現出的威壓徒然消失不見。

    這浮現而出的棋盤化作道道光點消散開來,雪花再次飛舞起來,其冷冽的寒風也開始咆哮著。

    在這棋盤消失之後,眾人心頭皆是感到一陣輕鬆,然而其內心卻不如那麼輕鬆,被震撼的情緒所充斥著。

    這天棋居然破解了?至今,書宗臉上依舊掛著難以置信的表情。

    全場陷入了猶如死一般的寂靜,眾人皆是滿臉震撼的望著下方那道清瘦的身影。

    倒是武宗陷入沉思之中,回想起葉晨先前的那般殘局,以及葉晨破解殘局的方法,足久之後,武宗方才感慨道:“好妙的一局,好妙的破解方法!”

    武宗的感慨聲將眾人拉回現實,不管眾人相不相信,眼前的這一切卻告訴眾人,這天棋已經被破解了。

    書宗嘴角一陣抽搐,這葉晨一破天棋,那麼他不僅僅要失去四瓶百果釀,同樣也要付出一瓶百果釀。

    五人中,心情最後的無疑是武宗。

    隨手嘴塞了顆丹『藥』,葉晨帶著蘇妃暄朝前邁出數步,踏在棋台之上,對著武宗一拜,淡淡道:“接劍帖!”

    最後一枚劍帖在葉晨手中浮現而出,葉晨握住劍帖,右手一甩,劍帖化作一道流光朝武宗激『射』而去。

    右手微抬,武宗隨意的朝前一抓,握住那劍帖,感受著劍帖中蘊含的劍意,輕微點頭,對著葉晨道:“我武天宗接下這劍帖!”

    “此次多謝前輩!”葉晨輕微一拜,這一拜是謝武宗給他感悟劍意的機會。

    對此,武宗點頭,淡淡道:“是你天賦極佳,無需多謝!”

    轉身,葉晨對著蘇妃暄道:“還堅持的住嗎?”

    至葉晨上武天宗以來,已經有一月有餘,這一夜,葉晨從未休息,這蘇妃暄也是如此。

    聞言,蘇妃暄輕微點頭,見此,葉晨便對著武宗一拜,旋即便帶著蘇妃暄朝來時的路走去。

    望著葉晨的背影,棋劍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起身,朝前邁出一步......

    

Snap Time:2018-07-17 07:30:25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