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八十九章劍陣


    第五百八十九章 劍陣

    第五百八十九章 劍陣

    此話一出,書宗四人皆是錯愕的望著武宗。

    “怎麼,不願意!”武宗淡淡笑道,其目光一直落在葉晨身上。

    聞言,琴宗三人皆是望著書宗,書宗輕微一笑,道:“武師兄要給我送百果釀,那我為何不要呢?”

    淡淡一笑,武宗並未說些什麼,抬頭望著那天際,眼中閃過一絲笑意。

    不過經過這一事,琴宗心中皆是浮現出少許疑『惑』,莫非這小子真的能破解天棋。

    武天宗的弟子也是滿臉狐疑望著下方的那少年,那少年真的破解的了天棋?

    冷冽的寒風吹刮而來,葉晨的眉心處多出了一層薄薄的冰霜。

    葉晨這一站便是一天一夜,然而在麵對這無懈可擊的殘局時,葉晨依舊未找到切入點。

    “無論是走哪一步,必定都會引起黑子的殺招,白子必定全局覆滅!”葉晨輕聲喃喃道,徒步而來,葉晨始終保持著一顆平淡的心,然而在麵對這天棋時,葉晨心中罕見的浮現出煩躁的情緒,這情緒一出現,葉晨再也保持不住先前的淡然,來回走動著。

    “局中局,殺中殺!”最令葉晨感到無奈的是那棋子構成的劍陣,若他下子必定會引發那劍陣。

    而蘊含在劍陣中的劍意必定會爆發起來,縱然以葉晨如今的實力要壓製住那劍陣也是極為困難。

    一直便注意葉晨的書宗輕微鬆了口氣,在他看來,如今的葉晨已經失去了先前的淡然。

    唯獨保持一顆平靜的心方才掌控局勢,而這一點,葉晨將這體現的淋漓盡致,然而,這一刻,他卻平靜不下來。

    見那來回走動的少年郎,棋劍輕微一歎,望著那雜『亂』的殘局一眼,輕微一歎。先前他也和如今的葉晨一般,在麵對這玄奧無比,而又無可下手的殘局時,他的心也是不能平靜,最後才隨意的出了一子,在出那一子之後,他就注定破不了殘局。

    “前後的反差的確有種讓人無法平靜下來!”棋劍暗道一聲。

    腳印在石桌前浮現而出,葉晨的目光依舊落在那棋盤上,然而其情緒卻如那雜『亂』的棋子般。

    清眸微抬,望著葉晨,蘇妃暄眼中閃過一絲錯愕之『色』,保重古琴,隨意的坐在一山石之上,撫琴。

    低轉清婉的琴聲響徹而起,在這琴聲之下,葉晨的身形止住。

    轉身,葉晨略顯『迷』茫的望著蘇妃暄,眼中時而清明,時而『迷』茫,變化不定。

    琴聲安寧無比,這琴聲仿佛將人帶到了一安靜的小湖處,那飄落的枯葉落在平靜的湖麵中激起一道道水紋。

    聽著這琴聲,武宗幾人皆是暗自點頭,這女娃琴聲倒是不錯,能夠將情歌融入琴聲之中。

    琴聲依舊響徹著,然而葉晨卻始終呆呆的站在原地。

    而葉晨這一站便是足足一夜,而這琴聲也是響徹了一夜,蘇妃暄那清秀的臉龐看起來有些憔悴。

    連續撫琴一夜,這對於蘇妃暄來說無疑是一種煎熬。

    日月星辰輪轉著,待到天地間第一縷曙光灑落在武天山的時候,葉晨的身形突然動了。

    茫然的神『色』如『潮』水般從葉晨的眼中退去,一抹笑意至葉晨嘴角處浮現而出。

    “妃暄,可以了!你也累了!”朝前邁出數步,葉晨身形躍落在蘇妃暄的身旁,右手微抬,按住琴弦,輕笑道。

    蘇妃暄雖然啞了,然而卻聽的見,聞言,蘇妃暄婉然一笑,配合蘇妃暄那憔悴的神『色』,這笑倒是讓人心疼。

    右手微抬,葉晨右手按住蘇妃暄的額頭,其真氣在葉晨的手心處浮現而出,最後湧入蘇妃暄的體內。

    蘇妃暄那慘白的臉『色』也漸漸紅潤起來,見此,葉晨方才輕微一笑,轉身,朝那棋盤走去,臉『色』再次恢複先前的那般淡然。

    見此,武宗幾人皆是暗讚一聲,能夠立刻調整心態,此子倒是不錯。

    “記得當初我麵對天棋的劍陣時,也是足足三天回才調整好心態!”書宗暗道。

    原來,這殘局之上的黑子構成了一『迷』心劍陣,隻要葉晨集中注意力破解這殘局的時候,那麼必定會受到這劍陣的影響,從而被左右其情緒。

    不僅僅葉晨被這『迷』心劍陣影響過,縱然武天五宗那五人曾經也是如此,棋劍也是如此。

    嘴角微揚,葉晨望著眼前的殘局,輕聲喃喃道:“這劍陣倒是有意思,居然能夠不經意間便影響到人的情緒!”

    劍指微抬,其劍氣在葉晨的指尖處浮現而出,幻化成白子的模樣。

    “既然隨便落子都能引起黑子的殺招,那麼這一子就需要落的意義,先破掉這劍陣!”葉晨劍指點落,其指尖的白子滑落開來,快速的落在黑子的中間。

    葉晨這一子開其他人看來無疑是一死棋,完全是斷送了白棋,不僅僅如此,葉晨這一子將周圍的三枚白子同樣斷送掉。

    因此,葉晨下的這一子讓武天宗弟子感到莫名其妙,皆是詫異的望著葉晨,莫非他已經放棄了?

    倒是武宗幾人神情一楞,頗為錯愕的望著葉晨,他居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注意到『迷』心劍陣,並且將之破解掉。

    一股清脆的劍『吟』聲徒然響起,周圍的那些黑子表麵湧出淩厲的劍氣,其一股淩厲的劍意也是浮現而出,瘋狂的朝葉晨『射』去。

    在葉晨下這一子的時候,葉晨便料到這一手會引起黑子的殺招,其身形快速的朝後退去,劍指微抬,快速點出。

    洛神指!寒氣在葉晨的指尖彌漫著,其劍氣幻化成一柄巨大的寒冰劍影。

    然而這劍影在這股劍意前顯得如此無力,劍影轟然破碎開來,其劍氣也激『射』至葉晨的身前。

    砰砰!葉晨再次點出數下,在此刻,他發現自己還是小覷了這股劍意的威壓。

    劍氣相撞發出一陣轟鳴聲,葉晨的身形也是的朝後連退數步,其血跡順著嘴角滴落滿地。

    在滿地殘雪的襯托之下,這血跡倒是顯得極為醒目。

    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葉晨目光一動不動的望著那棋盤,詭異的一幕發現了,那幾枚白子雖然被滅掉,然後周圍的一枚黑子同樣也被白子吃掉。

    缺少了一枚黑子,這『迷』心劍陣自然也破了,見此,棋劍眼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這『迷』心劍陣居然要這樣破?

    這數枚黑子的中間便是『迷』心劍陣的關鍵所在,看上去,葉晨這一子完全是送死,然而卻巧妙的將『迷』心劍陣破去。

    “毒辣的眼光!”武宗沉聲道,他沒想到葉晨眼光如此毒辣,這麼快便找到『迷』心劍陣的關鍵之處。

    “記得當初我麵對這『迷』心劍陣時,唯一的方法便是閉上雙眼,以免受到『迷』心劍陣的影響,這小子倒是夠牛叉,直接將劍陣破去!”書宗感慨道。

    既然『迷』心劍陣被破去,葉晨便不懼其餘的數道劍陣。

    快速的思考著這其餘幾道劍陣的關鍵之處,又是一天,葉晨一動不動的望著這殘局。

    先破劍陣,解殺招,這殘局自然也就破解,這便是葉晨的念頭。

    星光透過雲層灑落在棋盤之上,一抹笑意至葉晨嘴角處浮現而出,輕聲喃喃道:“原來是這樣!”

    “這小子要有所舉動了!”閉目養神的眾人猛然睜開眼睛,等待著葉晨的變化。

    右手微抬,真氣在葉晨指尖浮現而出,幻化成白子。

    “就是這!”目光落在最右上角的邊界處,葉晨右指轟然點去......

    

Snap Time:2018-04-21 06:10:35  ExecTime:0.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