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八十八章破地棋接天棋


    第五百八十八章 破地棋,接天棋

    第五百八十八章 破地棋,接天棋

    白子至葉晨指尖浮現而出,隨著葉晨劍指的變化,這白子轟然砸落在棋盤之上。

    將自身的劍意蘊含在殺招之中,從而達到以殺止殺的目的。

    局勢漸漸開始扭轉起來,在葉晨布滿數道殺招之後,整個棋盤之上赫然浮現出一股劍意。

    這股劍意淩厲無比,儼然是葉晨的劍意。

    既然殺招已經布置完,葉晨便開始將黑子引入自己設置的局中。

    黑子和白子交鋒,其棋盤內的那股劍意也浮現而出,一時間,兩股恐怖的劍意彌漫開來。

    在這兩股劍意之下,周圍的雪花紛紛彈開,眾人皆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

    步步為營,局勢漸漸開始傾向葉晨這一方,在第一百七十子的時候,這白子完全占據了優勢。

    “當殺招起不到原先的作用時,那麼這殺招便『蕩』然無存!”葉晨輕聲喃喃道,右指微抬,轟然朝下落去。

    手中的白子砸落在棋盤之上,這彌漫著恐怖威壓的棋盤轟然破碎開來,這一地殘局儼然已經被葉晨破解開來。

    破解殘局之後,葉晨並未繼續前進,反而是坐下來,靜靜感悟著這棋盤內的劍意。

    劍意萬千,然而正如莫澈所說,萬法歸宗,這劍意自然便是萬劍歸宗。

    雙目緊閉,葉晨不僅僅感悟著這劍意,同樣感悟著這殘局內蘊含的殺招,在某種程度上來講,這殺招同樣是一種武技的延伸。

    棋台之上,這偌大的棋台安靜的隻剩下寒風的咆哮聲。

    眾人皆是難以置信的望著那暗淡無光的棋盤,儼然,這殘局已經被葉晨所破解。

    錯愕的以及震驚的神情如雨後春筍般在眾人的臉龐之上冒出,特別是琴宗三人,眼中盡是複雜之『色』。

    “這小子居然以這種方法破解了地棋?”琴宗輕聲喃喃道,他沒有料到葉晨能將布局的技巧控製到如此地步。

    “巧妙的布局,對劍意的理解,精密的心思以及全局掌控能力!”棋宗輕微搖頭道:“這少年郎太可怕了!”

    “棋如人生,這少年能夠準確的把握每一子的走向,僅僅這一點,我們武天宗的弟子就很難辦到!”畫宗輕歎道。

    聞言,書宗眼中閃過一絲讚同之『色』,說實在話,葉晨能夠破解這地棋也是讓他感到意外。

    不過想起百果釀那誘人的味道,書宗眼中就閃過一絲炙熱,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道:“看來百果釀必定是屬於我的了!”

    聞言,棋宗三人皆是咬牙切齒的瞪了書宗一眼,這老小子的眼光何時變得如此毒辣。

    在琴宗四人看來,這葉晨的實力就算不錯,也不會逆天到能夠將天棋破解。

    這天棋難住了武天宗無數代的天才,更何況隻是一個外宗人士呢?

    對此,琴宗三人皆是輕微一歎,特別的瞧見書宗嘴角處的笑意,三人嘴角便一陣抽搐。

    倒是武宗眼中閃過一絲異彩之『色』,其目光落在葉晨身上,眼中浮現出一絲期待之『色』。

    待到天明的時刻,葉晨方才再次睜開眼,起身,徒步朝前走去。

    這最後一道棋盤與葉晨足足有數十米,然而這數十米卻讓葉晨走了足足數分鍾。

    每踏出一步,葉晨便感受到那棋盤內所蘊含的劍意。

    止步,葉晨若有深意的望著這頭頂上方的虛空,在葉晨的感應中,這天和眼前這棋盤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每踏出一步,葉晨便感受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威壓。

    “這一殘局倒是有點意思!”嘴角微揚,葉晨輕聲喃喃道。

    天棋,其猶如頭頂的這一片虛空般,星辰灑落,黑白子雜『亂』的落在棋盤上。

    望著近在咫尺的棋盤,葉晨眼中浮現出一絲凝重之『色』,這棋有點詭異。

    “難得你能走到這!”一直沉默不語的武宗開口出聲道,聞言,葉晨抬起頭,對著武宗等人行了個劍禮,淡淡道:“是嗎?”

    “依舊是那一句話,讓你能夠走到棋台!那麼這劍帖,我武天宗便接下了!”武宗淡淡道。

    聞言,武天宗之人皆是流『露』出怪異的神『色』,破解這天棋?

    “莫非武師兄是不想接下這劍帖,那豈不是得罪了劍神門!”書宗暗道。

    幾人相望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憂慮之『色』,這武天宗雖強,然而麵對劍神門這龐然大物,依舊不夠看。

    聞言,葉晨輕微點頭,其注意力完全轉移到眼前的棋盤上。

    棋子看似雜『亂』的落在四周,然而葉晨卻注意到這黑子隱隱約約間構成了一陣法。

    劍氣在這些黑子表麵彌漫著,這完全不是一盤棋,儼然是無數道劍陣融合。

    “武技,劍陣,劍意,這盤棋倒是有點意思!”葉晨感慨道,對於這道棋局的人,葉晨是越發的感到敬佩。

    無論是對劍道的理解還是對武技的理解,這一點便足以令葉晨感到佩服。

    “棋如人生,人生如棋,棋錯一步,那便是滿盤皆輸!”武宗淡淡道。

    “人生如棋,我願為卒!”聞言,葉晨淡淡道,若有深意的望了武宗一眼。

    說完,葉晨便不再理會武宗,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這棋盤上,足久之後,葉晨方才閉上雙眼。

    不得不承認,這盤殘局的難度出乎葉晨的意料,特別是那構成的劍陣。

    在腦海中模擬出這殘局的畫麵,縱然以葉晨如今的靈魂強度,模擬出這殘局也是極為吃力的一件事情。

    冷汗在葉晨的眉心處浮現而出,足久之後,葉晨方才睜開眼,眼中閃過一絲無奈之『色』。

    對於先前的那些殘局,葉晨都能夠有跡可循,然而,眼前這殘局卻讓葉晨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無論是從布局,還是後招,這殘局可以說的上天衣無縫。

    “真是一盤無懈可擊的殘局!”葉晨輕聲喃喃道,揚起酒壺,隨意的飲了一口。

    眼眸微眯,葉晨安靜的望著眼前的這盤殘局,眼中浮現出一絲沉思之『色』,這殘局越難,隻能挑起葉晨的興趣。

    “武師兄,若他破解不了天棋,那麼我們當真不收劍帖?”見葉晨正在沉思,琴宗低聲道。

    “那是自然!”武宗淡淡道,其目光落在葉晨身上,眼中流『露』出一絲期待之『色』,這個小子還會給人帶來驚喜嗎?

    “若是因此得罪劍神門,那麼對宗門豈不是不利!”書宗低語道,縱然他們這等強者,在麵對劍神門這龐然大物時,依舊感到一陣無力。

    “他們就這麼肯定這小子破不了天棋?”轉過身,武宗輕笑道。

    聞言,琴宗四人臉上皆是浮現出一絲錯愕之『色』,莫非這武宗一直認為那小子可以破解的了天棋?

    “這天地人三棋是我武天宗的立宗之本,古往今來,宗門內無數天才皆是止步於地棋,這小子能夠破解地棋便讓我們感到詫異,隻是,這天棋,我認為這小子破解不了!”琴宗搖頭道,聞言,書宗難得點點頭,道:“的確,縱然當初我等四人也止步於地棋,如今方才破解的了這天棋!”

    這天棋之難出乎意料,在場的琴宗之人也是六七十歲的時候才破解這天棋,在他們看來,這破解天棋不僅僅需要天賦,更是需要經驗,而這經驗便需要時間的積累。

    “你們就這麼肯定?”武宗淡淡笑道,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笑意。

    望了棋劍一眼,琴宗低聲道:“師兄先前也說過,這少年雖不錯,然而卻不上棋劍,棋劍都未曾破這殘局,何況是此子!”

    輕微搖頭,武宗望著書宗道:“要不這樣,我賭他能夠破解天棋,若我贏了,你們那幾瓶百果釀便是我的,若我輸了,那我也交出一瓶百果釀!”

    此言一出,書宗四人一陣嘩然,錯愕的神情浮現而出......

    

Snap Time:2018-07-16 17:01:20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