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五百八十七章天地人三棋(下)


    五百八十七章 天地人三棋(下)

    五百八十七章 天地人三棋(下)

    天地為棋盤,眾生皆是為棋子。

    這天地人三棋便是依照這理念而形成的,縱然是皇無雙麵對這天地人三棋內的殺招時,也要退避三分。

    書宗見葉晨始終閉目著,卻遲遲未動手,臉上不禁浮現出一絲無奈之『色』,這小子該不會止步於人棋吧。

    琴宗幾人倒是暗暗鬆了口氣,滿臉笑意的望著書宗。

    雪地之上,葉晨身形輕微漂浮而起,離地麵足足有數米之高。

    數小時之後,葉晨徒然睜開雙眼,若有深意的望著眼前的棋界,右指微抬,其劍氣至指尖浮現而出,幻化成白子。

    目光淩厲的在棋盤之上來回掃動著,最後,葉晨的目光停落在最邊角處的空格上。

    劍指點出,其白子轟然砸落在上麵,幾乎同時,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

    砰砰!黑子浮現而出,聯合周圍的黑子對數枚白子進行劫殺,與此同時,一股恐怖的劍意彌漫而出。

    這股劍意猶如實質化似的,恐怖的威壓朝葉晨席卷而來。

    在這股威壓之下,周圍的雪花紛紛朝四周彈開,對此,葉晨暗歎一聲:“糟糕!”

    在這股劍意彌漫出後,葉晨便知道,自己這一步已經引起了黑子內所蘊含的殺招。

    麵對這股恐怖的劍意,葉晨絲毫不敢小覷,並指為劍,其劍指飛快的朝前點出數指,七道指影重合在一起。

    劍連指!劍氣在葉晨指尖彌漫著,兩股劍氣相互在虛空中碰撞,一道無形的空間波動擴散開來。

    砰砰!一道沉悶的響聲響徹而起,葉晨起身,身形的朝後退出數步。

    一絲血跡順著葉晨的嘴角滴落,抬起頭,葉晨若有深意的望著這棋盤,臉上浮現出一絲凝重之『色』,僅僅隻是一殺招便如此可怕。

    以葉晨的理解,這殺招隻是最小的殺招而已。

    棋台之上,琴宗幾人拍打著書宗的肩膀,輕笑道:“書師弟,看來這個賭,我們是平手!”

    聞言,書宗輕微搖頭,道:“那倒不一定,他還未放棄!”

    聞言,琴宗幾人輕微搖頭,這老書還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

    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葉晨再次雙目緊閉,其心神完全沉浸在眼前這棋盤之中。

    站在風雪之中,蘇妃暄略顯『迷』茫的望著那棋盤一眼,旋即便隨意找了一石椅坐下,解下身後的古琴,將之排放在身前。

    此舉倒是引起了武天宗等人的注意,特別是琴宗的目光,一直落在師妃暄的身上。

    修長而又詳細的玉指在銀弦之上撥動著,那低轉清婉的琴聲響徹而起。

    漫漫棋道上,這低轉的琴聲流轉著,武天宗弟子皆是安靜的傾聽這琴聲。

    琴宗輕微點頭,輕聲道:“這琴聲倒是不錯!”

    葉晨的耳畔同樣響徹這琴聲,睜開雙眼,葉晨望著天際,輕聲喃喃道:“蒼生為棋嗎?”

    誰拿浮生『亂』了流年,誰又拿流年『亂』了蒼生,葉晨輕聲喃喃道:“既然蒼生為棋,那麼我便『亂』了這蒼生,以求一線生機!”

    劍指抬起,葉晨快速的朝前點出數下,這完全是隨意的落下幾子而已。

    劍『吟』聲再次響徹而起,數股劍意浮現而出,恐怖的劍氣如此『潮』水般席卷而來,速度之快,僅僅眨眼便將葉晨的身形淹沒掉。

    劍指微抬,葉晨快速的朝前點出數指,身形同時朝後退去。

    砰砰!爆鳴聲響徹不斷,仿佛和這琴聲形成了一曲交響曲。

    在那劍氣消散之後,葉晨的身形在十米開外浮現而出,一抹殘紅至嘴角處滴落。

    不過葉晨倒是未去注意,其注意力完全放在眼前的棋界上,這一盤棋被葉晨那幾指給『亂』了,正是因為『亂』了,葉晨終於找到了白子的一線生機。

    蒼生『亂』,生機現!葉晨快速的思考著白子下一步走向,數息之後,一抹自信的笑意至葉晨嘴角處浮現而出。

    “此局可破!”抬起頭,葉晨身形躍出數米,其劍指微抬,連續點出數指,白子落下,在第一百五十枚白子落下時,這彌漫著劍氣的棋盤轟然破碎開來。

    先前那股恐怖的威壓消散掉,葉晨並未繼續前進,反而是閉上雙眼,靜靜感悟著這股劍意。

    棋台之上,此刻儼然陷入了如死一般的寂靜,倒是書宗先反應過來,輕笑道:“琴師兄,他未放棄,那麼便有一線生機,不是嗎?,三瓶百果釀注定是我的!”

    這人棋儼然已經破解,數刻之後,葉晨方才睜開雙眼,朝前邁出數十步,走到倒數第二座棋盤前。

    如果先前那一座棋盤給葉晨一種高山的感覺,那麼眼前這座棋盤給葉晨的感覺便如山脈般。

    隨意飲了數口酒,葉晨其心思再次沉浸在這棋盤之中,這設局猶如有了魔力似的,深深吸引著葉晨。

    “人棋可破,倒是這地棋那就未必了,要知道,當初棋劍也是琢磨了數月方才破解了這地棋!”見葉晨皺眉,琴宗輕笑道。

    “,一切都未定,依舊是那一句話,隻要他不放棄,那麼便有一線生機!”書宗輕笑道。

    聞言,棋劍倒是認真打量起下方那道清瘦的身影,這後者的年齡出乎他的意料,實在太年輕了。

    觀這殘局,黑棋占據了上方,在黑子那滴水不沾的包圍圈之下,白子隻要落得四麵受敵的下場。

    這黑子的包圍圈猶如天羅地網般,不可擊破。

    師妃暄的琴聲依舊著,然而此刻,葉晨忘記了這琴聲,這風聲,隻剩下眼前這棋盤。

    星空為棋,那麼星辰便是棋子!抬起頭,葉晨睜開雙眼,呆呆的望著這布滿星辰的虛空,久久不語。

    無數種落子的方法在葉晨心頭浮現而出,然而又被葉晨自己否定掉。

    日月星辰的轉變是萬古不變的定理,直到數小時之後,葉晨方才輕聲喃喃道:“螻蟻尚且能夠撼天,何況是白子呢?”

    起身,在眾人的目光中,葉晨隨意的朝前點出一下,其白子落在棋盤上。

    一股恐怖的威壓席卷而來,葉晨卻絲毫不在意,以兩白子構成寬成四氣,然後施展擒拿妙手,盡管葉晨這樣做會導致白子的大量覆滅。

    然後葉晨深信,隻要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在犧牲了數十枚白子後,葉晨終於將白子從黑子的包圍圈中突擊而出。

    然後葉晨再次利用僅存的白子構成了數道劫,布置了數道環環相扣的局。

    這一月以來,葉晨不知道自己破解了多少道殘局,其棋藝自然漸長,最重要的是,葉晨學會了如何將自身的劍意融入設置的局中,從而埋下殺招。

    葉晨僅僅這一手便令武天宗等人感到震驚,特別是琴棋書畫四宗,眼中盡是詫異之『色』,這小子怎麼會這一招。

    “可怕的天賦以及理解能力,這小子!”武宗搖頭,輕微歎道。

    “破解這殘局的方法並非是將殘局的破掉,而是將這殘局化作自己的局!”葉晨輕聲喃喃道,此刻,他現學現用,這一月,葉晨也將自身布局的能力磨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既然不能突破這殘局的殺招,那麼便以反其道而為,以殺招破殺招!

    琴聲不知何時已經停了,連那風聲也變得小聲起來,整個山道飄『蕩』的隻剩下那棋子落下的爆鳴聲。

    在這一刻,那一道清瘦的身影深深的印在了武天宗弟子的腦海中,不可揮去,不可抹滅!

    

Snap Time:2018-04-25 14:56:21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