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八十六章天地人三棋(上)


    第五百八十六章  天地人三棋(上)

    第五百八十六章 天地人三棋(上)

    其餘三人那苦澀的笑意與書宗得意的笑形成鮮明的對比,三人皆是咬牙切齒的瞪了書宗一眼。

    對此,書宗倒是不在意的聳聳肩,喃喃自語道:“三瓶百果釀夠我喝數月咯!”

    聞言,三人嘴角一陣抽搐,棋宗搖頭道:“書師弟,你倒是對他頗有信心!若他沒走到這,那麼這個賭約也就是平手,不是嗎?”

    聞言,琴宗與畫宗皆是輕笑而出,道:“的確,那小子能不能走到這還是個未知數。書師弟此刻便斷言未免太早了吧!”

    轉身,望著抱成一團的三人,書宗淡淡道:“此刻,你們也隻能用這樣的理由來安慰自己,,那小子肯定能走到這,我對他有信心!”

    話畢,書宗轉身,靜靜的望著下方那道清瘦的身影,眼中閃過一絲擔憂之『色』。

    這漫漫棋道之上,越往後麵,其殘局便越難。

    盡管先前葉晨有著九子破殘局的壯舉,然而書宗還是有些擔心,畢竟那些殘局是在太難了。

    漫漫長道之上,葉晨徒步前進著,雙目緊閉,對於那些殘局,葉晨始終以一顆平淡的心對待。

    破解殘局,感悟劍意,這一幕幕在葉晨不到上演著。

    這些棋盤之上蘊含的劍意大部分相同,然而令葉晨感到佩服的則是,這劍意居然能夠幻化出千萬種姿態,呈現出不同的韻味。

    風雪依舊在咆哮著,望著眼前的殘局,葉晨劍指快速的點出,僅僅數十指便將眼前的殘局破解掉。

    一如既往,破解殘局之後,葉晨站在原地,感悟著棋盤內所蘊含的劍意。

    劍意變化萬千,時而如那暴風雨般猛烈,時而如那春風般輕柔,在葉晨的感悟之中,這劍意呈現不同的姿態。

    雪花輕柔的從葉晨的臉龐敲落,葉晨睜開眼,抬起頭,望著那如魔鬼般猙獰的夜幕,久久不語。

    風有著不同的姿態,微風,旋風,罡風,暴風,那風便是以不同的姿態來呈現出生命的風采。

    “而這劍意同樣以不同的姿態來呈現出他的意境!”葉晨輕聲喃喃道:“這劍意便是意境的姿態,是意境的延伸!”

    足久之後,葉晨方才從感悟中蘇醒過來,低下頭,望著那卷起滿地殘雪的寒風,淡淡一笑。

    眼眸微低,葉晨繼續朝棋道之上緩緩前進著。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而眼前的這棋道絲毫不亞於一條蜀道。

    一手握著酒壺,葉晨徒步前進著,任那殘局如何凶險,如何玄奧,葉晨始終以一顆平淡的心來麵對,臉『色』始終那麼平淡如水。

    棋台之上,望著那道清瘦的身影,一直沉默不語的武宗突然開口道:“做為一名武者,最重要的便是保持一顆平淡的心,唯獨如此方能不被紅塵的欲望所牽扯住。而做為一名棋手,最重要的便是保持一顆平淡的心,唯獨如此方能懂得何時棄子,何時出手!”

    說完,武宗若有深意的望著棋劍,淡淡道:“棋劍,你在棋道上的天賦比他強,然而你有一點不如他,那麼便是你破解這些殘局的時候無法保持一顆平淡的心!”

    “心中隻是惦記著快速破解殘局,又如何真正享受到這些殘局所帶來的快樂呢?”武宗指著被風雪所籠罩的山道,輕聲道:“這一點,你不如他!”

    聞言,棋劍對著武宗輕微一拜,回想起先前自己破解殘局的日子,的確,那時候自己隻想著如何破解殘局,未曾享受著殘局帶來的快樂。

    “這個世界上最難的無疑便是保持一顆平淡的心,這紅塵滾滾,有些人因為名,因為利,因為『性』,都忘記了最初的念頭!”武宗轉身,望著棋劍道:“棋劍,你當初學棋可是為了這殘局?”聞言,棋劍抬起頭,對著武宗再次一拜,道:“弟子受教了!”

    見棋劍聽懂自己的話,武宗欣慰一笑,其目光再次落在棋道上那兩道身影上。

    “此子倒是能夠淡然的看待這一切!”武宗輕微一歎,此子的反應完全不像一少年,猶如一經曆多事的智者。

    天氣漸漸放晴,刮了數日的風雪難得停止下來。

    棋道之上,那兩道朦朧的身影在眾人的視線中若隱若現。

    時間對於眾人來說如那飄落的雪花般,沒有刻意去留意,一月時間便如指尖流沙般,悄然流逝。

    殘局變化萬千,漫漫棋道之上,棋盤連綿而出,到最後,葉晨自己也忘記了到底破解了多少道殘局。

    一絲絲感悟在葉晨的心頭流淌著,天地間的第一縷曙光灑落在葉晨身上,抬起頭,葉晨望著棋台上那些身影,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

    漫漫棋盤,如今才殘局隻剩下眼前的三道殘局,破了這三道殘局,那麼此次劍帖之行也結束了。

    越靠近這棋台,這上麵的殘局便越發的恐怖,那環環相扣的布局讓人為之驚歎。

    在葉晨注意棋台的時候,武宗幾人同樣望著那幾十米開外的身影,眼中盡是錯愕以及震驚之『色』。

    縱然是武天宗弟子能夠將殘局破解到如此地步的也不出十人,更何況是這外宗人士。

    武天宗弟子望向葉晨的眼中盡是敬佩之『色』,想要讓人感到敬佩,那麼便在他最擅長的領域內令他折服。

    瞥見下方那兩道清瘦的身影,書宗臉上的笑意更濃。

    而琴宗三人則是滿臉苦澀,這葉晨實在太變態了,居然能夠走到這一步。

    “琴師兄,看來你們那三瓶百果釀可要準備好了!”書宗抬起頭,輕笑道:“此次我倒是要感謝那小子了,白白的了三瓶百果釀!”

    聞言,琴宗三人皆是為之氣結,書宗這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

    “書師弟倒是高興過早了!”棋宗指著下方那三座棋盤,輕笑道:“先前那些殘局,他能夠解破,然而眼前這殘局,那就不一定了!天地人三棋的威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聞言,書宗嘴角處的笑意立即凝固住,目光微凝,略顯沉重的望著下方的三座棋盤。

    天地人三棋,這三道殘局分別是天棋,地棋,人棋,這三道殘局是武天宗的立宗之根,往屆,欲成為武天宗宗主,那麼便要破解這三道殘局。

    這三道殘局內蘊含了武天宗三名創始人的劍意,其殘局也是他們親自布置。

    正是因為了解這天地人三棋,書宗方才懂得這殘局的可怕之處,稍有不慎,那麼必定引起殘局麵的殺招,輕者重傷,重者死亡。

    “那少年都走到如今的地步,這人棋和地棋難不住他!”書宗輕笑道,在他看來,葉晨必定將止步於天棋。

    “那麼便讓我們拭目以待了!”畫宗輕笑道。

    徒步在風雪中前進,止步,葉晨對著棋台之上的武天宗五宗五人輕微一拜,其目光至身後的眾人身上掃過。

    “這武天宗弟子修為倒是不錯!”葉晨暗自點頭,其注意力也轉移到身前的這棋盤之上。

    這道殘局名為人棋,僅僅瞥了數眼,葉晨臉上便浮現出一絲凝重之『色』,這道殘局內蘊含的殺招令他為之忌憚,特別是那股恐怖的劍意。

    “好厲害的殘局!”葉晨輕聲喃喃道,雙目緊閉,退於一旁,沉思著。

    同時,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棋盤上彌漫著一股恐怖的劍意,由劍氣構成的棋界浮現而出,黑白子灑落在上。

    睜開雙眼,葉晨目光一動不動的望著這棋界,腦中不斷飛快的計算著下一步的走向。

    盡管是在寒冬,葉晨的額頭處罕見的浮現出了少許汗水......

    這道殘局麵那環環相扣的設局令人為之驚歎,特別是殘局內蘊含的殺招,無論葉晨走哪一步,必定會驚動殺招,從而令白子全軍覆滅。

    第一眼看來,這局完全是一盤死局。

    無數道落子的方法在葉晨腦海中浮現而出,葉晨不斷推測這些落子的走向。

    然而還是未有結果,閉上雙眼,葉晨輕聲喃喃道:“這局莫非真的是死局!”

    直接坐在雪地之上,這是葉晨破解殘局以來,第一次遇到的讓他束手無策的殘局。

    見此,琴宗幾人皆是對著書宗淡淡一笑,笑而不語......

    

Snap Time:2018-04-20 20:13:22  ExecTime: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