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八十四章九子破局


    第五百八十四章 九子破局

    第五百八十四章 九子破局

    棋劍五年拜入武天宗,自幼便習武,琢磨棋藝,方才有至今的修為。

    這也是為何武天宗等人詫異的原因,葉晨這廝僅僅九子便解開了這殘局。

    “劍神門這少年郎倒是不錯!”難得誇獎人的書宗再次輕歎道。

    正所謂,術業有專攻,這劍神門最擅長的則是劍技,劍道,並非棋道,然而這少年郎卻能在棋道上取得如此高的造詣。

    倒是棋宗瞥見門下那錯愕以及詫異的神情,淡淡一笑:“一道殘局並不意味著什麼,這棋道上最不缺的便是殘局,漫漫棋道,不知他會止步於何處!”

    “棋道如劍道,若有毅力便能在這條道路上走下去!”一直沉默不言的畫宗輕笑道。

    “正所謂術業有專攻,劍神門傳授之道為劍道,我敢斷言,此少年必將止步於五十個殘局之內!”琴宗輕微搖頭,感慨道。

    “哦!琴師兄是這樣認為的?”畫宗不太同意的搖搖頭,道:“我倒是認為這少年不會止步五十個殘局,至少止步於一百殘局!”

    “第一道殘局,那少年郎僅僅隻用了九子便解開,由此可知,這少年郎其實力必定不凡,琴師兄,畫師弟,你們兩個未免也太小瞧他了!”書宗頗為不讚同琴宗以及畫宗的話。聞言,棋宗同樣一笑,淡淡道:“的確,這少年郎在棋道上造詣頗高,不會止步於一百殘局,倒是有可能止步於兩百殘局!”

    “哈哈!棋師兄,你這猜測與他們兩位而言,也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劍指微抬,書宗指著下方的最後一道棋盤,淡淡笑道:“我倒是認為,他會止步於此!”

    聞言,琴宗,棋宗以及畫宗眼中皆是閃過一絲錯愕之『色』,旋即便輕微搖頭,這畫宗之言未免太過了。

    “書師弟,你倒是挺看好這少年!”琴宗輕微搖頭,顯然頗為不讚同書宗之言。

    “未免你我師弟不如打個賭如何!”畫宗提議道,眼中閃過一絲異彩。

    聞言,琴宗以及棋宗皆是下意識的望著書宗,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同聲道:“此言甚好,不知書師弟可有信心參與呢?”

    聞言,書宗無奈的搖搖頭,笑罵道:“你這三個老不死的,又打著我那幾壺白果釀的注意!”

    “師弟此言差矣,我可是不單單打你的注意,同樣打他們的注意!”琴宗搖頭輕笑道。

    百果釀是一種珍酒,五人也是機緣巧合得到了幾壺,不過,平時幾人對這百果釀寶貝的狠,每日都是小飲一杯而已。

    聞言,畫宗同樣開口道:“這個提議倒是不錯,我參與!”

    “這等好事自然少不了我,我也參與!”棋宗頗為自信的望著下方的棋道,輕笑道。

    “若誰輸了,便取出一壺百果釀給贏的那一方!”琴宗轉頭望著書宗,道:“書師弟,你認為呢?”

    “此舉可行!”雙手負背,書宗倒是對自己的判斷極為自信。

    “看來,書師弟是要將百果釀拱手讓給我等了!”棋宗拂著下巴的胡須,大聲笑出。

    站在五人身後的武天宗弟子皆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這還是往日嚴厲無比的五位師祖嗎?

    笑而不語,書宗並未與三人爭論這個問題,轉身,望著武宗,道:“武師兄,你認為呢?”

    聞言,雙手負背的武宗轉過臉,望著書宗,笑而不語,其目光落在下方的最後一道棋盤上,眼中浮現出一絲沉思之『色』。

    見此,書宗倒是無奈的聳聳肩,其目光朝山腳處望去,臉上不禁浮現出一絲錯愕之『色』,在他們說話的時候,葉晨居然沒有繼續前進,反而是站在原地!

    “那少年郎既然破了殘局,卻為何不繼續前進?”書宗疑『惑』道,聞言,其餘三人也是搖頭,對葉晨此舉頗為不解。

    “或許先前在解局的時候受了傷,正在療傷!”琴宗道。

    聞言,其餘三人想了想,旋即點頭。

    漫漫長道之上,兩道清瘦的身影在山道上傲然而立著,那咆哮的風雪將兩人的身形淹沒掉。

    如墨長發在葉晨的背後隨風飄『蕩』著,那冰冷的雪花無聲的敲落在葉晨的臉龐上,葉晨雙目緊閉,其體內的玄冰訣運轉起來。

    破開這第一道殘局之後,葉晨並未繼續前進,反而是站在原地,靜靜感悟著這棋盤內所蘊含的一絲劍意。

    一絲感悟流淌在心頭,足久之後,葉晨方才抬起頭,一抹笑意至嘴角處浮現而出。

    葉晨望向這條棋道的眼神也隨之改變,這些殘局中蘊含的劍意雖大多數相同,然後其中如何將劍意融入殘局中的玄奧以及劍意本身便值得讓葉晨感悟。

    這棋道並非是棋道,在葉晨看來,這棋道同樣也是劍道。

    握著酒壺,葉晨隨意飲看一口,背對著蘇妃暄道:“妃暄,走吧!”

    說完,葉晨便徒步朝十米開外的第二座棋盤走去,蘇妃暄緊隨在後。

    如今,葉晨的一舉一動都牽扯著眾人的注意,見葉晨朝第二座棋盤走去,武天五宗倒是不再討論,時刻注意著葉晨。

    黑白棋子雜『亂』的落在棋盤之上,待到葉晨走進那棋盤時,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劍氣浮現而出。

    一道由劍氣構成的棋盤至虛空之中浮現而出,劍氣幻化成黑白棋子灑落在上麵。

    心神微凝,葉晨的目光在棋盤之上流轉著,眼中流『露』出一絲沉思之『色』。

    這每一道殘局對於葉晨來說不亞於一場廝殺,這解局的過程中不僅僅要考慮到整體的布局,同樣也要考慮到細節。

    數息之後,葉晨雙目緩緩緊閉,其一棋盤的畫麵浮現在葉晨的腦海中。

    如果將星空比喻成棋盤,那麼漫天的星辰的便是黑白子,葉晨在腦海不斷模擬出無數種下子的結果,便猜測黑子接下來的走向。

    眼前的這盤殘局,其黑子灑落四周,白子困於中間,黑子占據了極大的空間,葉晨若想從外圍壓迫黑子,從而令黑子不攻而破,然而黑子卻能首尾呼應,因此,此舉不行。

    風雪飄『蕩』著,冰冷的雪花輕柔的從葉晨的臉頰處劃過,那雪花的冰冷之感令葉晨越發的冷靜下來。

    睜開雙眼,葉晨望著眼前這劍氣幻化而成的棋盤,眼中閃過一絲沉思之『色』:“若我以白子從外壓迫黑子,那麼勢必會受到黑子倒脫靴式的抵抗,那時候,黑子首尾呼應,我便四麵受敵,此局也就完了!”葉晨輕聲喃喃道,輕微搖頭,否定了先前的想法。

    雪花輕飄飄的從葉晨的眼前飄落,一陣微風拂麵而來,那飄落的雪花再次朝天空飄去。

    見此,葉晨眼中浮現出一絲亮彩,輕聲道:“逆向思維!”

    “既然外圍不行,那麼便內圍突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今,隻需數步,白子便能構成寬一氣劫,那時候,黑子必然覆滅!”劍氣在葉晨指尖浮現而出,幻化成一枚白子,葉晨目光飛快的在棋盤之上流轉著,劍指點出,其白子轟然落下。

    轟鳴聲響徹而起,蘊含在殘局中的劍意爆發開來,其一枚黑子同樣浮現而出。

    沒有絲毫的停頓,葉晨仿佛預料到黑子的走向,在黑子浮現出之後,葉晨劍指便點出。

    砰砰!九道清脆的轟鳴聲響徹而起,在第九道轟鳴聲響起之後,這劍氣幻化而成的棋盤轟然破碎開來......

    一絲錯愕的神『色』至眾人臉上浮現而出,這第二道殘局無疑被葉晨破解開來。

    依舊是九子破棋!

    

Snap Time:2018-07-17 21:30:47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