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八十二章棋道


    第五百八十二章 棋道

    第五百八十二章 棋道

    平淡的聲音響徹天際,在這一刻,那琴聲,風聲仿佛都消散掉。

    天地唯獨剩下這道聲音,響徹不停,盤旋在武天山之上。

    聞言,武天五宗臉『色』皆是輕微一變,抬起頭,朝前邁出數步,朝下方望去。

    幾人的目光仿佛穿越了空間似的,在那武天山的山腳處,兩道清瘦的身影浮現而出。

    風雪之中,葉晨與蘇妃暄徒步而來,止步,葉晨抬起頭望著眼前這形狀頗像古琴的武天山,眼中閃過一絲沉思之『色』。

    盡管仍然未上山,然而葉晨卻在這座山上感受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大勢。

    這大勢完全是武天宗數千年積累下來的,一條漫漫長道從山腳處蔓延而出,仿佛一條盤曲的巨龍似的。

    在這條長道之上,葉晨居然感受到了數股劍意的存在。

    起身,葉晨其喝聲飄『蕩』而出:“劍神門落霞峰隨風奉峰主之命,前來拜訪貴宗!”

    數息後,葉晨便感受到數股強悍的氣息傳來,仿佛感受到武天五宗的目光,葉晨抬起頭,同樣朝山道的盡頭處望去。

    在那,葉晨感受到了數股強悍的氣息,特別是那五股氣息,令人心悸。

    其中,那五股氣息中有四股氣息是屬於假魂武境巔峰,而另一股氣息最強,儼然是魂武境。

    “比起劍穀以及連雲宗,這武天宗的實力明顯比較強!”靈魂力蔓延而出,葉晨感受著這武天山上的氣息,輕聲喃喃道。

    盡管隻是五人的目光而已,然而這也足以給人一種莫名的威壓。

    !蘇妃暄朝後退出數步,臉『色』有些慘白,見此,葉晨朝前站出一步,目光也變得淩厲起來。

    長道的盡頭處,武天五宗臉上皆是浮現出一絲錯愕之『色』。

    特別是琴棋書畫四宗,眼中流『露』出一絲震驚之『色』,在這少年身上,他們感受到一股威脅的氣息。

    而這後者的年齡又是出乎武天五宗的意料,相望一眼,五人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震驚之『色』。

    輕微搖頭,武宗輕微一歎道:“原來已經過去了數年,這劍神門又來送劍帖了!”

    “時光飛逝!”書宗同樣一歎道:“不過,此次來的劍神門使者其實力倒是不錯,而且還如此年輕!”

    聞言,身後的武天宗弟子以及棋劍臉『色』皆是一變,這書宗從來未誇獎過人,今日居然會誇獎一外宗人士。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畫宗淡淡一笑,其目光下意識的朝棋劍望去,整個武天宗弟子,也唯獨棋劍能跟他比擬。

    “師兄!既然劍神門使者已經來了,那我便按照往日的規矩處理吧!”琴宗輕微一拜,對著武宗道。

    聞言,武宗輕微點頭,不過當瞥見下方那漫漫長道時,武宗眼中閃過一絲精光,輕笑道:“不過,此次要多加些考驗!”

    “多加些考驗?”其餘四宗皆是一愣,按照往年的規則,隻要這使者能夠將門內最強的弟子打敗,那麼武天宗便接下劍帖,並無其他考驗。

    “比起其他宗門,我武天宗並不格外注意武技上的修煉,因此,我宗的功法也是偏溫和那一方麵。與人比鬥並非我武天宗所擅長之處。”武宗淡淡道,其身形緩緩漂浮而起,當空臨立,其沉厚的聲音飄『蕩』而出:“本座為武天宗宗主武宗,首先,本座代表武天宗歡迎劍神門使者的到來!”

    說完,武宗的身形便化作一道流光朝下方躍去,見此,其餘四宗緊隨在後。

    安靜的站在風雪中,其武宗那沉厚的聲音傳來,聞言,葉晨猛然抬起頭,朝上方望去,那五道長虹浮現而出。

    劍光劃過天際,五道身影浮現而出,赫然是武天五宗五人。

    抬起頭,葉晨平淡的望著這突然出現的五人,這五人在表麵看來和尋常的老人沒有區別,然而葉晨卻能感受到這五人體內那股令人心悸的力量。

    比起劍穀以及連雲宗的宗主,這五人身上倒是少了武者的淩厲之氣,反而多出了書生獨有的儒雅氣質。

    在葉晨打量五人的時候,五人同樣在打量著葉晨,這少年郎氣質倒是獨特,多出了幾許出塵的味道。

    在五人目光之下,蘇妃暄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威壓,身體不由自主的朝葉晨靠去。

    見此,葉晨朝前站出一步,擋住五人的視線,對著五人行了個劍禮,拱手道:“劍神門落霞峰弟子隨風見過五位前輩!”

    縱然麵對一宗之主,葉晨的表現依舊如此不卑不亢,見此,五人皆是暗自點頭。

    “無需多禮!”武宗淡淡一笑,眼中閃過一絲暗讚之『色』,輕笑道:“想必,你此次前來是替劍神門送劍帖!”

    “正是!”葉晨取出劍帖,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

    見那一枚浮現在葉晨手中的劍帖,武宗輕微一歎,數千年以來,這劍神門還是如此強勢。

    “既然你送劍帖,那麼落霞峰峰主也告訴你送劍帖的規則了!”武宗淡淡道,雙手負背,一身武袍獵獵作響。

    聞言,葉晨輕微點頭,淡淡道:“晚輩知曉!”

    轉身,武宗指著身後這條漫漫長道,道:“隻要你能夠走完這條山道,那麼,這劍帖,我武天宗便接下了!”

    此話一出,站在武宗身後的其餘四人臉『色』皆是輕微一變,他們四人沒有想到,此次師兄給這劍神門使者的考驗會是如此。

    聞言,葉晨神情一怔,順著武宗所指的方向望去,漫漫長道已經被白雪所覆蓋住,令人詫異的則是在那長道上排放著一座座棋盤,數十米便有一座棋盤。

    最令葉晨感到詫異的則是,在那棋盤之上,葉晨居然感受到了少許淩厲的劍氣。

    黑白棋子看似雜『亂』的落在棋盤之上,最令葉晨詫異的則是,那棋盤之上毫無一片雪花。

    “本座便在這條山道的盡頭等待,若你能徒步走完這條山道,那麼本座便接下劍帖!”武宗淡淡道。

    收回目光,葉晨沉思了數刻,旋即對著武宗一拜,道:“敢問前輩,這山道之上的棋盤?”

    “唯獨你破了那殘局方才前進,若破不了,那麼便無法前進!”武宗淡淡道,轉身,武宗望著那漫漫山道,頓了頓,繼續道:“棋道上的武天宗弟子立刻去棋台等候,若是無本座的允許,誰也不能踏進這棋道!”武宗的聲音沉厚無比,如那寒風的咆哮聲似的,響徹在這條漫漫長道上。

    數息後,數十股氣息浮現而出,數十道劍光劃過天際。

    聞言,葉晨若有深意的望著這山道已經棋盤,嘴角處浮現出一絲笑意。

    這倒是有意思,落霞峰有道名為劍道,這武天宗同樣有道,名為棋道。

    “那麼晚輩便依前輩所言!”拱手,葉晨淡淡道。

    見此,其餘四宗眼中皆是流『露』出一絲錯愕之『色』,這小子的反應未免太平淡了吧。

    武神大陸崇尚武力,因此,武風大盛,文風儼然落幕下去,因此,大部分武者皆是隻知修習功法武技,對於那些文弱書生所學的琴棋書畫皆是不屑學之。

    然而武天宗卻不是如此,武天宗已經將琴棋書畫融入到武技之中,而這棋道之上排放的殘局皆是玄奧無比。

    縱然讓那些大儒前來解棋也要花很長時間,更何況,這些殘局暗含殺機。

    “你倒是自信!”武宗輕笑道,眼中閃過一絲暗讚之『色』,無論身處何地,隻要堅信自己,那麼一切事皆有可能解決。

    “自信是成功的鑰匙,不是嗎?”聳聳肩,葉晨淡淡道。

    “本座便在棋台處等候了!”武宗對著葉晨二人道,轉身對著其餘四宗點頭,旋即便拂袖而去。

    五道劍光再次劃過天際,足久之後,葉晨方才收回目光,若有深意的望著腳下的這條棋道......

    

Snap Time:2018-07-18 09:03:28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