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八十一章武天宗


    第五百八十一章 武天宗

    第五百八十一章 武天宗

    武天宗雖以武命名,然而其修煉方式卻與眾多宗門不同。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武天宗是文武兼修,其門內弟子不僅僅修煉武道,同樣揮筆灑墨。

    因此,在當今皇楓國的朝堂之上倒是有眾多官員是武天宗的弟子。

    不僅僅如此,武天宗的弟子還在其他帝國為官,因此,在皇楓國中,這武天宗的聲望也僅次於劍神門。

    縱然麵對武天宗,這皇族也極為客氣。

    武天宗所在的山脈為武天山脈,經過數千年的演變,這山脈倒是成為了魔獸的聚集地。

    不過頗為有趣的則是,這武天山脈內棲息的魔獸皆是一些溫順的魔獸,因此,山脈中倒是很少見到魔獸廝殺的畫麵。

    悠揚而又低沉的琴聲如微風般,拂過了武天山脈的每一處,那一山,那一石,那一樹。

    清婉的琴聲響徹不停,一名名武天宗弟子的身影隨處可見。

    有些人抱琴立於峭壁之上,周旁放著少許香爐,獨自撫琴。

    有些人則是坐於山林之中,不顧地上冰雪傳來的冰冷,安靜的撫琴,這琴聲倒是吸引了眾多的魔獸。

    令人詫異的則是,這魔獸皆是乖巧的站著原地,顯然沉浸在琴聲之中。

    這撫琴的有了,自然不會缺少對弈,一些年輕人或者老者坐在山石之上,其身前排放著一石桌,上麵,黑白棋子布滿。

    沒有殺戮,沒有廝殺,沒有冷喝聲,整個武天山脈呈現出一副安詳的畫麵。

    兩道身影至風雪之中浮現而出,一身武衣獵獵作響,赫然是葉晨與蘇妃暄。

    葉晨抬起頭望著這雖被寒意所籠罩的武天山脈,雙目緩緩緊閉,一陣陣悠揚的琴聲從風中飄『蕩』而來。

    琴聲柔和,如仙樂般響徹不停,其琴聲雖然眾多,然而這些琴聲始終給人一種安寧的感覺。

    望著武天宗,蘇妃暄眼中閃過一絲『迷』茫之『色』,雙目同樣緊閉,靜靜傾聽著這琴聲。

    琴聲響徹天際,飄『蕩』在這連綿不絕的山脈內,葉晨與蘇妃暄兩人皆是站在原地,任那風雪擊打著自己的臉龐。

    在這連綿不絕的山脈中,一座山峰倒是顯得極為突出,顯得格外靈氣。

    山勢雖不如劍穀峰以及連雲山,然而卻給人一種秀氣的感覺,比起周圍那些矮小的山峰,這座山倒是有鶴立雞群的味道。

    最令人詫異的則是這座山的形狀看上去倒是像一架古琴,盡管隻望著那座上,卻讓人感到一陣安寧。

    而武天宗的宗門便是在這座山之上,這座山也被命名為武天山。

    一條漫漫長道如一隻盤曲的巨龍般,盤曲在武天山上,繞著武天山,一圈又一圈。

    白雪覆蓋住了那漫漫長道,令人詫異的則是一座座石桌排放在這長道之上,劍痕布滿了石桌,構成了一棋界。

    黑白棋子灑落在這石桌之上,顯然是一道殘局。

    若將這條長道比喻成星空中那條璀璨的銀河,那麼這石桌便那銀河旁邊的星辰般,錯落有致。

    而一道道身影則是在這漫漫長道上前進著,停步站在石桌旁,望著這殘局發呆。

    一股股玄奧的波動在這些石桌上彌漫開來,遠遠望去,一名名雪人站在這石桌旁。

    這條山道蔓延而上,直到武天山的最巔峰,其石桌也是蔓延而出,遠遠望上去,不計其數。

    在武天山上,其屋舍林立,這屋舍並不華麗,可以說的上樸素,炊煙縷縷,飄『蕩』而出。

    在這條長道的盡頭處站著數十道身影,這些人身上皆是覆蓋著一層白雪,此處安靜的隻剩下寒風的咆哮聲。

    為首的則是五名老者,這五人一襲寬鬆的青『色』大衣,滿頭白發,麵『色』通紅,在這五人身後站著一些中年人以及青年人。

    這五人便是武天宗的武天五宗,分別是武宗,琴宗,棋宗,書宗,畫宗,而這武宗便是武天宗宗主。

    五人安靜的站在風雪之中,其目光落在下方一道挺拔的身影處。

    不僅僅的五人的目光如此,其他人的目光同樣如此,皆是落在下方那道挺拔的身影上。

    風雪之中,這道挺拔的身影顯得如此醒目。

    一襲青衫,如墨長發隨意的披在身後,這一人的神『色』並未因為眾人的目光而有所改變,而是完全沉浸在眼前的棋盤中。

    此人長相頗為俊秀,其臉『色』卻有些慘白,不知的咳嗽數聲,呈現出一副病怏怏的樣子。

    咳嗽聲被風的咆哮聲淹沒掉,青年其目光一動不動的望著身前的棋盤,黑白棋子錯落有致,那飄『蕩』的雪花還未觸及棋盤便被彈開。

    黑白棋子看似雜『亂』的布滿棋旁,然而仔細一看便會發現這些棋子的位置仿佛符合了某種規律。

    正所謂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葉一如來,一砂一極樂,一方一淨土,一笑一塵緣,一念一清靜。

    而這一棋便是一世界,青年的心神完全沉浸在這殘局之中,無法自拔。

    青年的目光時而『迷』茫,時而清明,右手突然抬起,他這一動立刻引起眾人的注意,屏住呼吸,眾人皆是等待著青年的下一步動作。

    寒氣『逼』人,其白『色』真氣在青年的雙指尖浮現而出,最終形成了一枚白子。

    右手再次抬起,青年右手化作一道流光,其指尖快速的朝那棋盤點去,那白子落在棋盤之上。

    砰!一道轟鳴聲響徹而起,原本平靜的棋盤突然震動起來,恐怖至極的劍氣在棋盤上麵流轉著,彌漫而出。

    砰砰!在這股劍氣之下,青年身形的朝後退出數步,臉『色』越發慘白起來。

    劍氣籠罩著棋盤,其劍氣最終化作了一枚黑子,詭異的浮現而出,落在棋盤上。

    一抹殷紅至嘴角處浮現而出,擦拭掉嘴角的血跡,青年朝前踏出數步,再次站在那棋旁前,望著那棋旁苦思。

    眾人也沒出聲,靜靜的望著青年,在將近半小時之後,青年右手再次抬起,一如先前,其真氣在雙指尖浮現而出,一枚白子浮現而出。

    青年略顯遲疑的望了棋盤一眼,旋即目光一凝,右指轟然落下。

    砰砰!轟鳴聲再次響徹而起,真氣所化的白子落在棋盤之上,棋盤上的白子皆是震動起來,一股恐怖的威壓彌漫而出,令人心悸。

    與此同時,一股驚人的劍意在棋盤內浮現而出,仿佛要破開這雲霄似的。

    這股劍意化作一枚黑子,浮現而出,落在棋盤上,瞬間,這棋盤的一些白子盡數破碎開來。

    同時這股劍意猶如實質化般,朝青年湧來。

    威壓臨身,青年身形朝後退出數步,跌落數十道台階,如墨長發也是淩『亂』的飛舞起來,一抹血跡至嘴角處浮現而出。

    目光略顯暗淡的望著那棋盤,青年黯然一歎,對著台階上方的武宗,微微一拜,道:“師傅,弟子無能!”

    聞言,眾人皆是輕微一歎,無疑,這青年又失敗了。

    望了棋盤上的殘局,武宗跨步而出,如雪的長發隨風飄『蕩』著,望上去,這武宗倒是如一尋常老人。

    右手微抬,武宗隨意的朝前一拂,一股柔和的氣勁浮現而出,最終注入青年體內,青年那慘白的臉『色』也有所好轉。

    望著眼前這位被喻為武天宗千年難遇的天才弟子,武宗淡淡一笑,道:“棋劍,為師當年也是到了不『惑』之年方才將這棋局解開,而你僅僅要到而立之年罷了,來日方長,隻要你慢慢琢磨,終有一天,你必然會解開棋局!”

    棋劍,武天宗武宗的大弟子,聞言,棋劍輕微一拜,道:“弟子明白!”

    見自己這天才弟子並未失敗而失去信心,武宗方才一笑,正欲出言,然而一道平淡的聲音卻在天際處響徹而起:“劍神門落霞峰隨風拜訪貴宗!”

    

Snap Time:2018-07-20 03:32:51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