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七十三章連雲宗


    第五百七十三章 連雲宗

    第五百七十三章 連雲宗

    在這一刻,那咆哮的寒風仿佛也停止了似的。

    連雲宗弟子皆是目光炙熱的望著葉晨,而地上那具魔獸草蛟的屍體卻未能引起他們的注意。

    這些連雲宗弟子的修為皆是不弱,數十道目光匯聚在一起無疑是一種巨大的威懾。

    緊隨在葉晨身後的蘇妃暄,神情一怔,臉『色』略微有些慘白。

    蘇妃暄隻不過剛剛修煉而已,又如何承受的住這股莫名的威壓。

    察覺到周圍氣氛的變化,葉晨抬起頭,神情平淡的望了連雲宗弟子一眼,旋即繼續前進。

    “站住!”冷喝聲驟然響起,兩名中年人從人群中徒步走出,同時,原本散在四周的連雲宗弟子立刻將葉晨以及蘇妃暄包圍起來。

    “有事?”見此,葉晨淡淡道,依舊不緊不慢的朝前走去。

    聞言,其中一名中年人從懷中掏出一副圖紙,其紙上畫的赫然是葉晨以及蘇妃暄。

    見此,兩名中年人皆是一陣狂喜,右手一揮,連雲宗弟子立刻引上來。

    見這群人蠢蠢欲動,葉晨一陣冷笑,氣勢稍微流『露』而出,壓的所有人臉『色』通紅。

    然而這些人自然也不會輕易放棄,各個朝前踏出一步,氣勢匯聚在一起,一時間,倒是和葉晨的氣勢相抵抗著。

    淡淡一笑,葉晨帶著蘇妃暄繼續朝前走去,每踏出一步,葉晨身上便流『露』出一絲殺氣。

    以葉晨那恐怖的靈魂力,僅僅一眼便能感受到中年人手上的圖紙為何物,而且,這些人身上流『露』的氣息和那王林極為相似,顯然,這些人是連雲宗之人。

    在葉晨身上的殺意浮現出後,所有人都感覺彷如置身於冰窖之中,異常難受。

    淡淡一笑,葉晨撤去身上的殺意,這殺意一去,眾人仿佛從水中爬出,全身上下都被冷汗浸透。

    “把我當成獵物了嗎?”停下腳步,葉晨抬起頭,望著為首的兩名中年人,淡淡笑道。

    聞言,兩名中年人都有種怪異的感覺,在此刻,他們才意識到,眼前的這少年始終給自己一種危險的感覺。

    見兩人未回答,葉晨輕微搖頭,喃喃自語著:“有時候,獵物反而會變成獵人,不是嗎?”

    平淡的目光掃『射』而出,四周的連雲宗弟子居然無人敢直視葉晨的目光,下意識,眾人皆是朝後退出數步。

    “當捕殺獵物的時候,那麼便要做好被獵殺的準備,不是嗎?”葉晨右手微抬,隨意的朝前虛空中一點,一道無形的空間波紋在指尖處散開。

    這波紋如水紋般朝四周散開,當觸及這些連雲宗弟子的時候,赫然化作了淩厲的劍氣。

    望著這近在咫尺的劍氣,連雲宗弟子皆是心神巨震,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這些劍氣直接洞穿了他們的頭顱。

    眼神變得極為渙散,至今,這些連雲宗弟子都不知道自己何時死去

    十幾具屍體無力的倒落在雪地之上,白雪紛飛,僅僅數息的時間,這些屍體上便覆蓋了一層白雪。

    望著為首的兩名中年人,葉晨淡淡一笑,這兩人是葉晨故意留下來的,因為他要弄清楚一些事情。

    兩名中年人滿臉驚駭之情,在此刻,他們才意識到,原來獵人與獵物的位置已經對換了。

    葉晨右手隨意的一握,一名中年人被淩空被抓來,旋即砸落在葉晨的腳下,俯視著這名中年人,葉晨淡淡道:“這張圖紙是王林所畫?”

    聞言,中年人沉默不語,見此,葉晨倒是沒有說些什麼,右腳微抬,右腳直接踩在大漢的右手上,骨頭破碎的聲音在風雪中顯得異常響亮,緊伴隨的是大漢那非人的慘叫聲,葉晨絲毫不理會,右腳再次踩上了大漢左手,又是一道骨頭破碎聲。

    直到數腳後,這中年人方才將此事的由來說出。

    原來,王林回到連雲宗之後,就以高額的獎賞在門派內分布了追殺令。

    在說出最後一句話後,這名中年人已經氣喘籲籲,見此,葉晨倒是沒有繼續折磨,右指微點,其劍氣立刻洞穿了中年人的頭顱。

    僅存的最後一名中年人如今全身已經被冷汗所滲透了,慘叫一聲,立刻轉身逃離。

    然而剛剛轉身的時候,其淩厲的劍氣便至,劍氣消散的時候,地上又多出了一具屍體。

    蘇妃暄始終在一旁靜靜的望著這一場毫不費力的廝殺,懂的現實無情的她早就習慣了這世界的生存規律,弱肉強食。

    “看來,這次連雲宗之行倒是比劍穀有趣多了!”葉晨輕聲喃喃道,背對著蘇妃暄道:“妃暄,走吧!”

    “嗯!”輕輕應了一聲,兩人繼續徒步前進著,待到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風雪中時,一小簇紫『色』火焰浮現而出,直接將這些屍體焚燒成灰燼。

    連雲宗,相比劍穀峰那巍峨的山勢,連雲宗倒是多出了幾分秀氣。

    連雲山,四周終年環繞著雲層,連雲山高達六千多米,其山腰處便是那濃濃雲層,每當傍晚的時候,這些雲層皆是被染成了金黃『色』。

    在連雲山上,其精致的樓宇連綿不絕,坐落有致,望上去,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連雲宗弟子在劍穀三宗中算的比較多,因此,這連雲宗往日倒是極為熱鬧。

    陣陣喊聲響徹著整座連雲山,在連雲宗一座閣樓之上,一道挺拔的身影傲然而立,其一身武袍獵獵作響,赫然是王林。

    以往,那邪魅的笑意已經被寒意所取代,王林靜靜的望著下方翻滾的雲層,臉『色』極為陰沉。

    在從榕城逃竄出來後,王林便迫不及待的回到連雲宗,不得不說,葉晨出手極為恐怖,盡管隻是輕易一擊,便令王林接連在床上躺了數天。

    不過因為如此,王林倒是瘋狂修煉起來,王林天天賦本就不錯,因此,數十日的苦修,其修為倒是有點進步。

    瞥見自己胸前的那劍痕,王林目光便越發的陰沉,輕聲喃喃道:“不管你是誰,既然得罪了我,那便要付出代價!”

    在數日前,王林便在門派內發布了高額獎賞,王林深信以連雲宗的實力,要找出葉晨並不算太難。

    雙目緊閉,王林坐在山石之上,直接開始修煉起來。

    在遠處那陡峭的山壁之上,站立著三人,其中為首的一名老者便是連雲宗的宗主王通。

    而站在王通身後的兩名老者便是當日保護王林的那兩名武者,其中一名老者低聲道:“宗主,為何不派人去誅殺那少年郎!”

    望著雙目緊閉的王林,王通淡淡一笑,道:“那為何要去誅殺那少年郎呢?”

    聞言,兩名老者神情皆是一怔,見此,王通輕微搖頭,笑道:“難道你們沒有舉得,林兒從榕城回來之後,對於修煉更加刻苦了!”

    這一點,兩人倒是知道,輕微搖頭,繼續望著王通。

    “壓力永遠是前進的動力!林兒好不容易多了名對手,我又怎麼能去除掉這對手呢?”王通輕聲道,頓了頓,繼續道:“那少年郎的身份查出了嗎?”

    “在我等護送少主離去之後,那少年郎也離去,因此,倒是沒有查出些什麼!”老者道。

    聞言,王通輕微點頭,喃喃道:“一定要將那少年郎身份查出,雖然不能動那少年郎,不過那少年郎身後的宗門倒是可以動,,我王通的兒子又豈是他可以教訓的!”

    兩名老者皆是輕笑而出,這王通還是不變,一如既往的護短。

    “哦!對了,聽說那劍神門的已經將劍帖送與劍穀了,想必,接下來便是我連雲宗!你們準備下!”說完,王通身形便如微風般,消失不見。

    聞言,兩名老者皆是一怔,這劍神門的使者終於要來了嗎?

    

Snap Time:2018-07-18 11:12:13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