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七十二章洛神出劍帖歸


    第五百七十二章 洛神出,劍帖歸

    第五百七十二章 洛神出,劍帖歸

    天空中白雪紛飛,這寒意仿佛要將整個世界凍結住。

    而蘇韻的身影卻如流光般激『射』而來,那傾瀉而出的火焰融化了那無盡的雪花。

    抬起頭,望著那越來越大的身影,葉晨淡淡一笑。

    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葉晨輕微朝後退出一步,收劍,右手負背,左手微抬,並指為劍。

    葉晨始終未動,直到蘇韻的劍光將要觸及葉晨的時候,葉晨身形方才動了,起舞弄清影,彷如一舞者,風吹仙袂飄飄舉,猶似霓裳舞衣曲,整個空中都是葉晨那白如雪花的身影。身影一頓,右手中指微微向前一指,一指刺出,瞬間,忘我意境爆發,這一指融入了葉晨的意境。

    洛神指,在這一指中已經看不到風神指的味道,而是真正的洛神指。

    一股玄奧的波動在指尖彌漫開來,一舞劍器動四方,觀者如山『色』沮喪!

    葉晨的一指帶著追求的忘我意境觸及了馬仲懿手中之劍的劍尖,在觸及劍尖的時候,一道清脆的劍『吟』聲在眾人的腦海中響徹而起。

    沒有想象中華麗的一劍,就這一指,周圍的火焰消散化為烏有,一股怪異的力量從劍尖出傳來,蘇韻如斷線的風箏落去台階之上,仿佛被強行推移了一般,身體雖然不動,然而雙腳在地上劃出兩條寸深的腳印,血跡順著嘴角滴落在台階上,直到滾落數十台階後,蘇韻的身形方才止住。

    “滴答滴答!”血滴順著蘇韻嘴角滴落在冰麵上的敲打聲狠狠的響徹在劍穀弟子的耳中,許多女子都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那個單膝著地的人是她們往日意氣風發的大師兄。

    葉晨隨意的收回一指,胸前血氣也是輕微翻滾著,不過憑借著修為,葉晨將翻滾的血氣壓製住,神『色』平淡。

    而這個時候,那響徹不停的琴聲也悄然隨風散去,抬起頭,美眸流轉,蘇妃暄靜靜的望著那道身影。

    葉晨朝前踏出一步,身影如落葉,輕飄飄的落於蘇韻麵前,淡淡道:“這一劍倒是不錯!”

    葉晨這平淡的一句話無疑摧毀了蘇韻那顆高傲的心,同樣摧毀了劍穀的高傲。

    “叮!”劍斷,人倒,身影緩緩倒地,一雙眼神空洞的望著那蔚藍的天空,自諷著:“本以為施展秘法後足以將你擊敗,看來我還是小覷你了!”

    站在台階之上,老者灑然一笑,輕笑道:“溫室的花朵又如何經的住暴風雨的洗禮呢?”

    聞言,蘇韻身形一震,略顯『迷』茫的望著老者以及葉晨,旋即對著葉晨輕微一拜。

    自從被稱為劍穀第一天才之後,蘇韻追求劍道之心漸漸的被虛名所影響,而如今,葉晨通過這一指無疑讓他醒悟過來。

    不顧周圍詫異的眾人,葉晨微微一笑,掏出劍貼朝老者扔去,淡淡道:“這劍帖?”

    劍帖在葉晨的控製之下,輕飄飄的朝老者『射』去,然而蘊含在劍帖上的威壓足以將四周的人『逼』退。

    一時間,眾人紛紛朝兩旁退開,隻剩下老者站在原地。

    右手微抬,老者右手隨意的朝前一握,抓住那激『射』而來的劍帖,瞥了一眼,淡淡道:“這劍帖,我劍穀接下了!”

    聞言,葉晨淡淡一笑,轉身對著蘇妃暄道:“妃暄,下山!”

    聞言,蘇妃暄婉然一笑,起身抱住古琴,緊隨在葉晨身後。

    一步一個台階,人生朝那巔峰衝去,一步一個台階,無論上山還是下山都是強者必須經曆的,葉晨並未施展身法,如常人般,一步步的走下去。

    飄『蕩』的黑發遮蓋住了葉晨的臉龐,但是卻遮擋不住的背影,劍穀之人心中一陣無奈,葉晨輕輕的來,卻打破了劍穀天才不敗的神話,又輕輕的走,自始至終麵對自己等人的破罵,始終一笑置之,這就是強者。蘇妃暄抱著古琴,緊隨在葉晨身後,兩道同樣清瘦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在風雪之中。

    蘇韻目光閃爍,咬著唇,朝逐漸消失在視線之中的身影大喊道:“那一指何名!”

    “洛神!”冷冽的寒風帶著葉晨的話語吹遍劍穀弟子之耳。

    望著那消失的身影,老者灑然一笑,自語道:“劍神門!”

    劍穀峰腳下,葉晨停下腳步,轉身望著身後這巨大的虛影,輕聲喃喃道:“這劍穀的實力倒是不錯,隻是不知那連雲宗的實力又如何!”

    想起連雲宗那王林,葉晨的嘴角處便流『露』出一抹冷笑。

    轉身,葉晨對著蘇妃暄輕笑道:“妃暄,如何,是否習慣了這武者的世界?”

    聞言,蘇妃暄先是一愣,旋即婉然一笑,見此,葉晨輕微一歎,望著那天際,輕聲喃喃道:“這武者的世界是用鮮血鋪成的,我不知道你能否在這樣的世界中適應下來!”

    “走吧!”輕微搖頭,葉晨轉身,身形消失在風雪之中。

    聞言,蘇妃暄雙目堅定的望了天際一眼,旋即自信一笑,緊隨在葉晨身後。

    連雲宗距劍穀數百,而皇無雙又沒規定何時將劍帖送到各個宗門,因此,葉晨倒是不急。

    接連幾天,葉晨與蘇妃暄兩人皆是步行趕路,途中,葉晨除了指導蘇妃暄一些武道的修煉外,主要是傳授一些琴藝上的技巧。

    同時,葉晨也不忘自身的修煉,不斷的練習著洛神,風神,火神三指。

    漫天雪地之中,兩道清瘦的身影緩緩在白茫茫的世界中前進著。

    隨著對意境感悟的加深,葉晨對於意境越發的收放自如。

    風雪敲打著葉晨那單薄的衣紗,葉晨徒步走在前方,雙目緊閉。

    而蘇妃暄則是抱著琴,緊隨在葉晨身後,耳旁寂靜的隻剩下那風的呼呼聲。

    右手並指為劍,手指不斷的在胸前變化著,在葉晨前方的道路上,時而罡風陣陣,時而鋒芒之氣四『射』,時而白雪紛飛,顯得異常鬼異,指尖跳動的次數越發的鬼魅起來,倘若有人再次便會望洋驚歎,完全不見葉晨的手指,隻剩一片手影。

    抬起頭,望了前方一眼,對於這一幕,蘇妃暄早就已經習慣了。

    冰天雪地之中,一路行來,葉晨倒是很少見到其他人的身影,然而此刻,在遠處,數十道身影正在飛舞著。

    一陣陣廝殺聲從遠處傳來,抬起頭,葉晨略顯『迷』茫的望著前方,旋即繼續埋頭朝前走去,蘇妃暄緊隨在後。

    這顯然是兩方人馬正在廝殺,而在地上則是躺著一具魔獸屍體,赫然是四階魔獸草蛟,草蛟身上的內丹極為昂貴,顯然這雙方是因為爭奪這草蛟屍體而出手。

    不過兩方人馬雖然在廝殺,然而下未下死手,這些人身上穿著同一樣式的武袍,顯然是同一宗門的弟子。

    在武袍的背後繡著一朵飄『蕩』的雲彩,如果熟悉連雲宗的人見此,必定認出來這些武者是連雲宗弟子。

    兩方人馬正在廝殺著,然而在這咆哮的風聲中,一陣陣沉穩的腳步聲響徹而起,這腳步聲在此刻顯得如此刺耳。

    幾乎同時,兩方人馬皆是停下手來,尋聲望去,在那,兩道清瘦的身影緩緩浮現而出。

    男子俊逸,女子清秀,這兩人一出現便立刻引起注意,停下腳步,葉晨望了地上的魔獸屍體以及眾人後,並不理會,繼續前進著。

    葉晨如此,蘇妃暄自然也不會去理會這些人,連望都沒望,直接跟在葉晨的身後。

    先前還在廝殺的眾人倒也沒有去阻止葉晨的步伐,盡管在他們看來,葉晨和一文弱書生沒有區別。

    然而在葉晨正走出數步的時候,數道驚呼聲也隨之響起:“是他!少宗主懸賞之人!”

    這道驚呼聲如晴天霹靂般,頃刻間,先前還安靜的眾人立刻『騷』動起來,極為默契的聚集在一塊。

    連雲宗弟子那炙熱的目光在葉晨以及蘇妃暄身上來回流轉著,那目光,仿佛正在看著自己的獵物般。

    

Snap Time:2018-06-19 06:42:41  ExecTime: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