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七十一章熱身結束


    第五百七十一章 熱身結束

    第五百七十一章 熱身結束

    兩道雪花輕輕的從葉晨的手指尖下滑落,在滑落的那一那,葉晨劍指猛然夾住那下落的雪花。

    劍指牽扯,葉晨左手速度的朝前甩去,其兩片薄弱的雪花立即化作劍器般,激『射』而出。

    雪花四周包裹著劍氣,所過之處,一陣尖銳的破風聲便隨之響起!

    砰砰!恐怖的劍風產生,攪動這方圓數十米內的雪花。

    玄冰真氣在雪花之上流轉著,兩片雪花停止了移動,落在那旋轉的風雪中。

    突然,那旋轉的風雪變成了一片麵積足足有著上百平方米的冰牆,葉晨四周皆是被冰牆所包圍著。

    這些冰牆把九道劍影的去路阻斷掉,蘇韻的臉上絲毫沒有擔心的樣子,這些冰牆不足以抵擋住自己的攻勢。

    那道看起來堅硬無比的冰牆在頃刻間就化作了滿天的碎片,散落到整個台階之下。

    那破碎的冰片從葉晨臉頰旁劃過,這碎片劃斷幾許長發,葉晨伸出手握住飄落的黑發。

    咻咻!冰屑過後便是數道激『射』而來的劍影,葉晨腳步微踏,恰好避開這激『射』來的劍影,其如雪的白衣之上多了一道淺痕。

    在劍影劃過的那一那,葉晨感到了一股淩厲無比的劍氣以及劍意,那是蘇韻的劍意。

    神情一怔,葉晨略顯『迷』茫的望著蘇韻,以往葉晨隻知將劍意融入劍招之中,卻忘了劍意本身便是劍氣和意境的結合物。

    “原來如此!”葉晨輕笑而出,若有深意的望著自己手中的劍器,輕聲道:“以往我倒是理解錯了!”

    一股玄奧的波動在葉晨彌漫著,葉晨漸漸的進入了自己的意境之中,其許久未漲的靈魂力在此刻也開始波動起來。

    琴聲依舊在響徹著,蘇妃暄抬起頭,美眸流轉,望著那道清瘦的身影,婉然一笑。

    蘇妃暄深信沒有事情可以難倒那道身影,沒有事情可以!

    琴聲隨著思緒而發生變化著,整個山道的半空中一直響徹著這低轉清婉的琴聲。

    “撲!”謝敏輕笑而出,輕聲喃喃道:“那少年郎居然在這個時候發呆!”

    然而輕笑而出,謝敏便注意到現場的氣氛有些怪異,特別是自己的那些師兄,神情極為凝重。

    老者以及其餘劍穀弟子皆是望著葉晨,在此刻,他們感到了一絲壓抑,來自靈魂上的壓抑。

    “意境我也有!”不再壓製體內的真氣,其氣勢立刻爆發起來,玄冰真氣如『潮』水般席卷而出,整個虛空都輕微顫抖起來。

    假魂武境,葉晨第一次將實力展現出來,玄冰真氣冰寒至極,其冰屑紛紛在葉晨四周浮現而出。

    由於這冰屑的襯托,此時的葉晨彷如雪中的精靈,傲然獨立,淡淡的看著蘇韻,眼中沒有一絲喜『色』或者怒『色』,淡淡道:“不可否認你實力不錯,然而,這點實力不夠!”

    “狂妄的小子!”隨處可聞的破罵聲絲毫不影響蘇韻,蘇韻第一次握住身後的劍器,長劍出鞘,蘇韻淡淡道:“言語有時候很慘白,而結果有時候卻最有力!”

    “好!”蘇韻的反擊立刻引起劍穀弟子的喝彩,大聲的為蘇韻加油喝彩,此刻蘇韻身上的氣勢再次暴漲,朝假魂武境巔峰『逼』近。

    漫天飄『蕩』的雪花仿佛凝固住似的,其炙熱的火屬真氣在蘇韻身上浮現而出。

    冰雪化作水汽蒸發掉,整個山道之上仿佛被白氣所籠罩住。

    劍氣在葉晨的指尖跳動著,如那風中的火焰不斷變化著形狀,時而如含苞待放的花蕾,時而如秋天的菊花,這控製劍氣的技巧讓周圍的喝彩聲緩緩的降低下來。

    緩緩沉浸心神,葉晨的靈魂力在身體周圍飛舞著。

    一股壓抑的感覺在蘇韻心中蔓延著,麵對此刻的葉晨,蘇韻有種麵對那巍峨大山的感覺。

    壓抑,無比的壓抑,蘇韻知道倘若自己不動手的話,接下來,其攻勢必定不複先前那般淩厲。

    蘇韻冷哼一聲,反手握住劍柄,低『吟』一聲,身影如鬼魅般的朝葉晨襲去。

    見葉晨身形紋絲不動,蘇韻冷笑而出,這少年郎倒是夠自信。

    “比鬥中,最重要的便是時刻注意對手!”蘇韻手中的劍器化作了一團虛影,在眾人的目光中,蘇韻手中之劍漸散發出熾熱的火焰,火紅的烈焰中,逐漸向外延伸出一道形若劍狀的六尺劍氣,嘶嘶的爆鳴聲也在周圍響徹而起,其周圍的白氣為之翻滾著,隨著劍器而扯動。

    蘇韻持劍淩空朝葉晨劈落,氣劍頓時緩緩『射』出,這一道劍氣速度最慢,但是所過之處,空氣中『蕩』漾起淡淡的漣漪。

    一道無形的空間波紋彌漫開來,在這一劍之下,空氣猶如凝固一般,其恐怖的威壓朝葉晨壓去。

    葉晨抬起頭望著虛空中那劈落的劍影,眼中流『露』出一絲凝重之『色』,這一劍,威力倒是不錯。

    但是葉晨卻始終未躲,冷眼旁觀,雙手朝前拂去,一陣清風徐徐而過,如那春天的微風拂過綠芽。

    火焰順著氣劍四周蔓延而出,見此,葉晨嘴角處浮現出一絲笑意,輕聲喃喃道:“火嗎?”

    轟!震天的轟響幾乎傳遍了方圓許的地方,葉晨的身影被那火焰所淹沒,地上的冰層蒸發成水汽朝上空飄去,眾人都難以置信的望著那被白氣所覆蓋的人影,低聲道:“那小子,幹嘛不躲避!”錯愕過後,謝敏幾人便歡呼而起,顯然,葉晨此舉在他們看來和送死沒有區別。

    蘇韻這一劍在劍穀也是極為出名,名為焚劍!

    焚盡世間萬物,憑著這一劍,縱然劍穀穀主也不敢小瞧蘇韻這一劍。

    不過為首的老者以及那些修為高的劍穀弟子,皆是警惕的望著那白氣,因為他們知道,那少年郎絕非這麼簡單。

    白氣緩緩散去,一陣咳嗽聲狠狠的響在謝敏的耳旁,小嘴張的大大的,望著站在白氣之中的葉晨,黑『色』長發零散的披在雙肩,武士服上麵也出現了破洞,嘴角處不知何時已掛著血跡。抬起頭,葉晨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望著蘇韻,淡淡道:“隻有這些嗎?”

    蘇韻眼中神光流轉,流『露』出熾熱的戰意,各種思緒不停閃過,淡淡道:“倘若我使出那一劍,你必死無疑,你可敢!”

    “我可敢?”葉晨輕聲喃喃道,轉頭望著手中的血劍,葉晨身上的武衣被無形的劍氣激『蕩』得獵獵作響。

    “也就是說,你若使出那一劍,我便必敗無疑嗎?”抬起頭,葉晨輕笑道。

    “嗯!”一股莫名的波動在蘇韻身上彌漫著,其體內的真氣暴漲著,顯然,蘇韻是施展了某種秘法。

    “一劍敗我!”葉晨輕微搖頭,道:“那我也一劍便足以敗你!”

    聞言,此次劍穀弟子倒是沒有人出聲罵葉晨狂妄!

    “既然如此,那便得罪了!”隻見蘇韻長劍一揮,熾熱的劍氣傾瀉而出,幾乎在一那,劍氣就帶著被強烈扭曲的灼熱空氣朝葉晨激『射』而來。

    同時,蘇韻的身影如那鬼魅般的在天空中舞動著,一劍一劍劈出,熾熱的紅芒就如烈日一般,劍穀弟子都拭目以待,看這穀外之人如何接下大師兄的最強一劍。

    紅『色』的火影帶著蘇韻最強一劍淩空落下,葉晨笑了,笑的很燦爛,很溫暖。

    始終,葉晨便從未出劍過!

    他答應皇無雙送劍帖的原因,其一是因為皇無雙的指導之恩,其二是他想見識其餘宗門的劍技。

    既然,見識過了,那這熱身也該結束了......

    

Snap Time:2018-07-19 16:01:51  ExecTime: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