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六十九章劍穀


    第五百六十九章  劍穀

    第五百六十九章 劍穀

    白雪紛飛,其山脈完全被積雪所覆蓋住。

    瑞雪兆豐年,其山村樸素的村民倒是開始播種起來。

    整齊有致的田野連綿不絕,兩道清瘦的身影立於一亭子內,亭子周邊便是那田野。

    在整個田野的上空響徹著一陣悠揚的琴聲,琴聲低轉清婉,響徹不停。

    這琴聲赫然來自那山亭處,亭中,一少年撫琴,一女子安靜的站於一旁,臉上一片陶醉之『色』。

    白衣如雪,薄弱的輕紗將這女子襯托的更加清瘦。

    柔順的長發下垂下來,擋出了女子兩臉頰,望上去,這女子倒是多了幾分出塵氣質。

    寒風仍然如一隻咆哮的魔獸般,武衣,衣裙獵獵作響,足久之後,這琴聲方才消散掉,睜開眼,葉晨望著眼前氣質截然不同數日前的蘇妃暄,淡淡一笑,並未出聲。

    數刻之後,蘇妃暄方才從葉晨的琴聲中蘇醒過來,這個時候,葉晨才輕笑道:“有人寄情於物,有人寄情於劍,而琴者則是寄情於琴!”

    “唯獨將自己的情感融入琴聲中,這樣才能讓自己的心產生共鳴!”起身,葉晨將古琴遞給蘇妃暄。

    聞言,蘇妃暄陷入沉思之中,旋即對葉晨婉然一笑。

    離劍客來那一事有數天時間,這幾天,葉晨倒是發現了這蘇妃暄在琴道上的感悟比自己還要強悍,稍微一點便能領悟。

    值得一提的是,在前幾日,葉晨便將這蘇妃暄收為徒。

    有時候,葉晨無奈的想道,自己雖然是個武者,不過看起來倒像個琴師,第二夢向自己學琴,這蘇妃暄也是如此。

    並不打擾蘇妃暄的沉思,葉晨走出山亭,望著那漫天的飛雪,眼中浮現出一絲沉思之『色』。

    在自己所收的三個徒弟中,第二夢無疑是最單純的,而林芷韻無疑是最堅強的,而蘇妃暄無疑是最懂得人『性』的。

    三人的經曆雖不同,然而卻有個共同點,身上皆是有些殘疾。

    “芷韻身上的玄冰血脈倒是個問題,而妃暄這喉嚨自幼便是如此,一時間倒是沒有解決的方法!”在風雪中漫步著,葉晨輕聲喃喃道:“還有小夢兒的雙腿!”

    山亭之中,蘇妃暄停止了沉思,抬起頭,卻未見葉晨的身影,眼中不由閃過一絲驚慌之『色』。

    目光慌張的朝四周掃去,當瞧見風雪中那道身影時,蘇妃暄方才鬆了口氣。

    自幼便過著顛簸流離的生活,或許因為見過了太多醜陋的事情,蘇妃暄才看過了太多人『性』的醜惡以及無情。

    正是因為如此,蘇妃暄極為感激自己的師傅。

    “妃暄,該趕路了!”葉晨溫和的聲音在風中飄『蕩』而來,這數日,葉晨倒是傳授了蘇妃暄葉家的風神訣,因此,蘇妃暄也能勉強承受住這冷冽的風雪。

    起身,抱著古琴,蘇妃暄款款朝葉晨走去,最後,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風雪中,消失在山道盡頭處。

    劍穀所在的位置與榕城相距不是很遠,若以葉晨的速度,足以在一日內趕到。

    不過為了照應蘇妃暄的傷勢,葉晨倒是不急著趕路,直到七日後,葉晨方才趕到這劍穀。

    劍穀,雖然名字後有個穀,然而宗門所在位置並不是個山穀,而是數座山峰,統稱為劍穀峰。

    在數個小時前,葉晨便看到了那劍穀峰的虛影,此刻,兩人儼然站在這劍穀峰山腳下。

    站在劍穀峰下,葉晨看著這劍穀主峰高山,正處寒冬,整座劍穀峰都披上了一層白『色』的外衣,陣陣梅花香不絕於鼻。

    嘴角泛起一絲微笑,葉晨手掌一翻,劍帖玉書頓時出現在手中,輕聲喃喃道:“劍穀,終於到了!”

    蘇妃暄安靜的站在葉晨身後,這幾天,葉晨倒是對蘇妃暄說了要去劍穀送劍帖,而令蘇妃暄吃驚的是,師傅居然是劍神門的弟子。

    想起劍神門在帝國中的地位,蘇妃暄也不由鬆了口氣,想必王林也不敢輕易找劍神門的麻煩,除非他找死。

    “妃暄,一會兒你便緊隨在我身後!”握著劍帖,葉晨一步踏上了這劍穀峰的山道石階。

    沒有動用一絲的真氣與身法,就這樣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地,葉晨向著這劍穀峰山頂而去。

    每踏出一步,葉晨身上的氣勢便增強一分,卷起台階處的白雪,遠遠的望去葉晨全身都被雪花所包裹。

    劍神門對帝國內強悍的宗門送劍帖,間接便是對這些宗門展示實力,因此,葉晨倒是沒有故意收斂起自己的氣勢。

    劍穀峰的山巔處,坐落著劍穀宮,宮前,數名中年人將一名紫『色』長袍的老者拱衛在當中,那名老者緩緩的睜開雙眼望著山腳處,淡淡道:“劍穀弟子聽令,煉武境武者以上趕往山門處!”老者的聲音飄『蕩』在整座山峰之中,幾乎同時正在修煉的劍穀弟子紛紛蘇醒過來,疑『惑』的望了劍穀宮一眼,旋即便朝山門處趕去。

    葉晨同樣聽到老者的話語,嘴角掛著淺笑,然而心中卻是一驚,這聲音的主人很強。

    停下腳步,葉晨抬頭望著天際處奔襲而來的數道劍光,全身的氣勢也再次提升著,看來,送劍帖倒沒有想象中那麼輕鬆。

    數道劍光落地,一字排開,『露』出被劍光包裹的身影,為首的便是剛才那名老者,而身後則站著數百名武者,但是無一不是煉武境以上的修為。

    葉晨離老者依舊有數百道台階,葉晨仰望著老者,看著老者身上的衣著,以及身後數十人躬身的樣子,也能夠猜測出這麼老者的身份,暗道:“很強!”

    老者身上彌漫的氣息,葉晨隻有在皇無雙幾人身上感受到,顯然,這老者必定是魂武境武者。

    輕微一歎,葉晨不著痕跡的望了那虛空一眼,在數十年以來,這些宗門倒是很少在帝國內走動,正是因為如此才造就了世家林立的局麵。

    然而比起這些真正強悍的宗門,葉晨方才發覺,無論是葉家,還是帝都五大世家,以前皆是有種坐井觀天的感覺。

    老者站在那,便如身後那劍穀峰巨大的虛影般,給葉晨一種巍峨的感覺。

    “劍神門落霞峰弟子隨風,奉峰主之命,前來拜訪前輩!”麵對這老者,葉晨依舊不卑不亢道。

    葉晨沒有動用任何的真氣,其聲音卻如同滾雷一般連綿不絕,一道清晰的近乎無形的聲浪朝著老者傳去。

    見此,老者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之『色』,這少年郎莫非便是落霞峰的首席弟子,後者那張年輕的臉龐大大出乎老者的意料。

    “何事!”絲毫不弱於葉晨的聲音從上方飄出,葉晨不由一震,血氣一陣翻滾,淡淡道:“送劍貼”

    送劍貼,老者臉『色』不由一變,看來這劍神門又要舉行五峰大比了,轉頭望著身後的數十名弟子,隱藏眼的驚訝之『色』,淡淡道:“送劍帖,你劍神門送劍帖,那我劍穀為何要接受呢?想必你來前,落霞峰峰主也告知你這送劍帖的細節了!”

    “來了,要發難了嗎?”葉晨輕微一笑,傲然而立,淡淡道:“這劍帖,劍穀非收不可!”

    “你倒是信心十足!”老者淡淡道,背對著身後幾人,道:“古劍奇陣!”

    咻咻!數十道身影掠出,劍光落在下方的台階處,赫然是十七名劍穀弟子,這十七人形成一個嚴密的劍陣,老者的意思很明顯便是讓葉晨破陣,否則便不接劍貼。

    劍陣是從劍技演化出來,變化莫測,通常都是一些護宗弟子才修煉的。

    葉晨頷首一笑,收起劍貼,緩緩的朝天空望了一眼,淡淡道:“這趟旅行終於變得有趣來了!”

    葉晨右腳往前一踏,氣勢再漲直到氣武境,緩緩的從背後抽出長劍,此刻陣陣的劍『吟』聲響起!

    背對著身後的蘇妃暄,葉晨輕笑道:“妃暄,你退後點!”

    聞言,蘇妃暄輕微點頭,望了上方那些身影一眼,退於十米開外,坐在山石上,將琴置於雙腿上。

    蘇妃暄那修長而又纖細的玉手撥動著銀弦,其琴聲響徹而起......

    

Snap Time:2018-01-18 23:34:17  ExecTime:0.279